第8章 我即是我的光

作者:In_qing柠青
更新时间:2023-01-27 19:58
点击:124
章节字数:515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19.

女孩跑走了。


收回凝滞的笑容,我垂眸看向物理试卷的最后一题。

浙江卷改编,运动学力学压轴题,多过程动态平衡。啧,难怪,听这蠢材物理老师讲题,不把自己绕晕才怪。


在白纸上写完解题步骤,顺便画了个v-t图以示说明。

做完这一切,我拿着纸张走到女孩位置上,突然又觉得有些好笑。


没礼貌的家伙而已,我回应得这么认真做什么?

轻哼一声,我将白纸揉成球,丢入了她的桌兜里。


无视旁观同学的瞳孔地震,我径直走回了座位。


……


往后的日子,淡然若水。

学校与家间的两点一线,刷题,刷题,亦或眺望窗外云海翻涌。

影子小姐的出现与消失,恰如水面上惊起的风波,可哪怕曾有惊涛骇浪,如今也只余一丝涟漪。


那天下午,我收到了一盒包装精美的糖果,与一封信。粉色的信笺,落款处是清秀娟丽的小楷——庭雪。

但我并未拆封,同往常女孩子们寄予我的信一样,我连同糖果一起,原封不动地归还原处。


一直以来,我其实明白,我很受女孩子们的喜欢。

想起许久之前,一位扎着辫子的小姑娘,跑到我面前,倾诉她对我的爱慕。

我问她,为什么喜欢我呢。


她说,在她们体育课请假,坐在草坪上忍受生理痛苦的时候,是我抱着暖融融的猫咪幼崽,轻轻放在了她们身前。

她说,在物理老师明讽暗PUA她们理科班女生,物理思维不行,权靠语文英语拉分时,是我打了他的脸,成为物理单科第一的不落之星,上课时当着物理老师的面把他出的白痴卷子揉成球丢进了垃圾桶里。

她说,我纵然孤僻寡言,也亦是明媚张扬。从不羁于世俗镣铐,借火提灯,孑然前行,逆流而上,从不沉默。

她说,我既温柔体贴,又独立自强。在她囿于囚笼,挣扎无助的那段时光里,我是她的仰慕,她的目标,她的……光。


我猛然垂落眼睫,不敢再直视女孩星河璀璨的双眸。

此后,我再也没有勇气拆开她们的信件。


因为我明晓,我远没有她们想的这般美好。

而生来明媚璀璨,满怀希望与毅勇,违逆世间恶意,逐流而上的,应是她们。


世间万象之于我,从来只是黑白的胶卷,毫无色彩的放映于眼前。

我看不见人间的喜悦,亦窥不见人间的悲哀。


生性放浪形骸,旁人的闲言碎语、歧视、谩骂甚至仇恶,纵如暴雨般敲打在身上,我的情绪却也没有丝毫起伏,只觉得好笑。


可她们……其他女孩子们却并非如此。她们本是盛阳之下的花朵,绚烂美好,却身陷囹圄。世俗嫉恶,是生为弃婴名为招娣、是短裙招来的肮脏、是狭隘课堂横行的旧思想、是婚姻生育的陈规、是充满歧视,越走越窄的理想殿堂,是发声却被限流下架,被扼住的咽喉……

她们身陷囹圄,却也义无反顾,燃着炬火,打破一切枷锁与束缚,照彻黑暗,燃尽肮脏。

经寒浸雪,她们依旧明媚如初,开朗可爱。

带着少女的心绪,怀抱万千,向往光明与美好。


无情无念,我从未感受过这一切,觉得自己没有资格去论评,亦没有资格去高高在上地,回应一封封信笺中,那满载的倾慕、爱意或是其它……

因为我从来不是谁的光。


可我还是想告诉她……


牵起小姑娘的手,久违地,我扬起一抹笑容。


“谢谢你的喜欢。”

“可是,你早已成为自己生命的光了。”


“所以,我希望”

“你能够更爱自己。”




20.

“我回来了。”


声音没入寂静的出租屋中,没有回应。

我早已习惯,推门而入,月光从窗前漏下,照彻狭隘的空间,疏疏如残雪。


我并未开灯,目光落于窗边地面,是一地残破的玻璃碎片。


眼睫轻轻一颤,我上前,将它们一片一片收纳于盒中,珍重地放在了书桌旁的柜子里。

没关系,我说,哪怕再也拼不回猫咪的形状,我也会永远留存着它们。


黑暗中手机震了震,响起空灵的乐声。

我愣怔片刻,才想起这是电话铃声,点了接通。


“妈妈。”

“璃璃,放学回家了吗,最近过得怎么样?”

“嗯,一切都好。”

“头疼的毛病呢?如果很不舒服一定要去医院,不用为家里省这点钱。”

“嗯嗯,已经好多了,不怎么疼了。”

“哎……问你什么总是说好,妈妈也不知道你的情况到底怎么样。有问题一定要说,妈妈不担心你的学习,只希望你身体健康,平平安安,好吗?”

“嗯……我明白了。”


“过几天就是中秋节了,你也不回来吗?”

“不回了,学校这边连国庆只有三天假。”

“诶……好吧,对了,马上也是你弟弟的生日了,妈妈给你转点钱,你给他发一个红包吧。”

“哦……那你记得把他微信号推给我。”这傻子上次群发表白,忘记把我取消勾选了,我很是无语,截个图发给妈妈,顺手把他拉黑了。

“好好,那就这样先说好了……”


……

挂了电话,我躺在床上,伸手想捉住一缕月光。

家庭呀……明明妈妈的关心话语散去不久,我却感觉,那离我也很远、很远。

大概我的心,早就被藏在了漂流瓶中,顺着无垠的大海,飘荡出很远、很远了……


我松开手,任凭月光从指尖流逝。

睡觉吧。

纵然一无所有,明天的日光照旧升起,我也依然会生活下去。




21.

撑着脑袋,电脑看累了,我便也会想着出门走走。


时维中秋,普天同庆。

公园里人流熙攘,携手而行。火树银花,彩灯相接,恍若银河从天边倾泻而下。

可我到底还是看不懂他们的热闹,再绚丽的彩灯,在我眼中只亮了一瞬,而后千篇一律。


路上违和地停了一辆重型卡车,大概是装运铺路的材料。我绕过它,拐进了公园的一条小径。

小径旁行人一二,提灯而过。


远离了喧闹,我的思绪也逐渐发散,沉醉在这片月色之中。


我又想起她了,影子小姐。

这个坏蛋,明明一去不返了,却总还骗我想着她。


即便那个夜晚已然是个虚无的梦,可或多或少,我还沉浸在梦中。

我曾无数次的思考,影子小姐对于我而言,是个什么样的存在呢。

兴许我是那喀索斯的水仙,凝望湖面中的倒影,那便是我的影子小姐。

那……我爱着我自己么?


……不知道。

可我知道的是,从影子小姐出现的那一刻起,我们的心绪便是相通的。所以我毫无芥蒂地接纳了她,坦诚相待,尽管那是个诡谲离奇,颠覆科学的存在。

可我知道的是,她对我的欺负、得寸进尺,全源于我的宠溺与放纵。她能窥见我的喜怒哀乐,明晰我的挣扎与倔强,在我黑白的世界中,增添缤纷色彩。

可我知道的是,她拥有我的骨血与爱恋,将我来补全。

若有人能够将我救赎,成为我的月光,那也……

一定是我自己。



沿着小径,漫无目的地行走着,我来到了公园深处。


银光流淌过沙滩,是月色下的琉璃之海。


瞳孔轻轻一缩。

我竟然又回到了这里。

我和影子小姐……初遇的地方。


但秋千前的简笔猫咪早已被风雨吹散。

我拾起一节枯枝,如同数天前的那个傍晚,画下一只猫咪。


这是明月最为圆满的时刻,月光洒下清辉,盛进杯光。


心念一动,我回眸望向了身后。


“影子小姐。”我轻声开口。

“你在么?”


身后空空荡荡,只有月光下的倒影。

……



22.

继续向前走着,秋夜月色愈发清冷,人影稀疏。

有些奇怪……明明穿过这条路,前方便是繁华的商业街,此刻却仿佛越走越偏僻。


直至周身空无一人,我停下了脚步。


猛然回头看去,身后道路上,原有提着灯笼的点点行人,现在也……消失了……全部消失了。

空寂无声的公园,连风声都泯灭了


危急感从心底窜出,来不及再观察四周,我重新迈开步伐,向着街道的方向奔去。

很奇怪……明明仍是熟悉的旧环境,可置身其中,我却感觉不到……活人的气息。

明明几分钟前一切安好,为什么会……


公园的侧门在眼中一点点放大,我一路狂奔着,湖边的水榭、眼前的小道、门口的保安亭……一个人也没有。

侧门近在咫尺。

我加速冲了出去。


光影在瞬息间变幻。


我脱力地扶住街边栏杆,抬眼望去——


中秋佳节,繁华的闹市街道。

孩童将手中灯笼抛起,情侣们拿着相机对月拍照,店员捧着月饼推销……


只是我再也没有等到他们的下一步动作。


时间被按下了暂停键,一切定格在了此处。


我茫然地望着他们。

灯笼静止在空中,仿佛再也不会落下。

一下秒——


时间蓦然炸裂开来,圆滚的灯笼落下,转瞬变得干瘪无光,接住灯笼的男孩身形迅速拔高、皮肤老化、黑发变得苍白,火光闪过,然后……化成了灰烬,落入盒中。


“怎么回事……为什么……”心跳一滞,我颤抖着转头,望向了那对情侣。


女生突然推开了搂着他的男生,转身牵住别人的手,穿上婚纱,那婚纱下一瞬变成了白衣,中年妇女胸口插着一把匕首,倒在了家中。


时间被安上加速的发条,我每望向一个人,他们的一生快进般呈现在我的眼前……直至死亡。


悲苦的、恐惧的、嫉妒的、欢欣的、疯癫的、麻木的……

有人被亲友谋杀、有人与良人终度一生、有人立下壮志却一生逃避、有人出生起便活在仇恨的阴影中……


人间百态,众生万相,七情六欲,刹那间从眼眶涌入,在脑海中横窜,然后,炸裂……


即便对情绪的感知再淡漠,我在那一刻……也近乎癫狂……

无知无觉间……已经跪在了地上。

精神好似已经混沌了,眼底空洞,淌下一滴泪水。


我漠然地闭上了双眼。

……

喧闹声消弭。

一切重归静止。


再度睁开双眼时,眼前是一片废墟。

火光冲天,爆炸声在耳畔轰鸣。

废墟中冲出一位少女,乌发青眸,身影纤弱。

那是我的模样……


少女怀抱着一只黑猫,一瘸一拐,向我走来。


前方横亘着一道裂缝,底下是无穷的深渊。


“不要……不要再往前走了。”我嘶哑着嗓音,向她喊道。


可少女恍若未闻,一步一步,靠近了悬崖边。


近了,我才发觉,她的双眸变成了黯淡的灰色。

她早已看不见了,世界从此永远失去色彩。


她失去了一切。


“不要……不要……不要!!”


少女空洞着双眼,朝着我的方向,轻轻一笑。

她将黑猫抛了过来。

随后,纵身一跃,被深渊吞没。


风声乍起,片刻后,世界归于沉寂。


我抱着怀里的黑猫,听见虚弱的“喵喵”声。

可看向它时,猫咪的身体也逐渐老化,化成白骨,最后剩一缕飘散的青烟。


掌心空空荡荡,什么也不剩了。


明月孤寂地悬于头顶,照彻这废墟一片。


……

“这个世界的时间,停滞在了某一处,观测者,也就是你的到来,让时间坍缩,重新开始加速流动。”


女人的声音从身后响起,随后是脚步声,她来到了我的面前。


“……为什么要让我看到这些。”

呢喃着开口,我的眸光失去了一切温度,越过她,望向对面的废墟。


女人只手捧着我的脸颊,轻柔抚摸。


“第一次,是个父母双亡的小女孩,她孤苦伶仃,受尽欺凌,祈祷着神明能将她救赎。于是我让她见到了梦中的神明,神明告诉她,人死后去往净土,享受生前未有的幸福。最后她自杀了。”

“第二次,是个妻子身亡,万念俱焚,终日抑郁的青年男子。我让他看见了他的妻子,于是他义无反顾,追随着亡妻落崖而死。”


我静默地听着,睫羽低垂,身体轻颤。

“你知道么。”她的声音极轻,“影子的主人,都是些生无可恋的人们,世界在他们眼中,向来没有光彩。”

“可他们或多或少,都有所信仰。”

“所以我可以实现他们的信仰,让他们……幸福地死去。”


她的手攀上我的脖颈,轻轻收紧。

“可我翻遍了你的所有资料,观察了你许久,也找不到任何,能让你托负之物。”

“一个人什么也不曾拥有,什么也不曾信赖依靠,是什么,能让你留在这个世界上呢。”

她低低地笑了笑:“所以,我想,干脆就让你看看,这个世界的未来吧。”


“世间百态,转瞬即逝,归于尘土,又有什么值得留恋的呢?反正你也感觉不到情绪,对么。”

我挣扎着抬眼,对上了她那双暗红色的眸子,看穿一切般。


“即便是未来的你,也不会从这个世界看见哪怕一丝的色彩,最终坠入深渊。”


“过去如此,未来亦是如此,既然这个世界对你而言,不存在色彩,那为什么……还要活下去呢?”

“不如就在这里……死去。”


女人的手蓦然收紧。咽喉被扼住,我剧烈咳嗽着,气息游离。


“所以……你便是这般……裁决他人的生死?”

“所以你就无辜了么……?不管是……咳……女孩还是青年,不都是被你杀死的么!?”


女人的手松了松,她抿唇道:

“我知道。”

“我从来没有为自己的罪孽推脱过。”

“只是你们必须死,这便是命数。”


“命数……命数?”

“哈……哈哈……”

泪水决堤而下,我却笑得身形轻颤,手缓缓摸向衣兜。


“要让你失望了。”

“我可以选择在万念俱灰时自杀,也可以选择被所谓命数捉弄而死。可我哪个也不想选。”


泪痕印上面颊,我笑着,又剧烈咳嗽起来。

“咳咳……我生来便有活下去的权利。黑白的世界呈现眼前,可我即便从来看不到色彩,感受不到悲喜……”

“也未曾有过一刻想要轻率了结自己的生命。”


“生来无情又如何……?我自始至终,从来都在竭尽全力地追寻……想要拥有哪怕一分属于自己的喜欢与喜悦。”

我想起花坛里的猫咪,知道了那种天真可爱的小生物,或许能够唤起自己名为“喜欢”的情绪,我便执着地收集与猫咪有关的物品——

那是伞下的猫咪贴纸;

那是别着的猫咪徽章;

那是纵然破碎,依旧被珍藏的猫咪杯子。


哪怕这些全部都消失殆尽了,我还有她呢……

是呀……我还有她呢……

我的影子小姐。


“过去怎样又如何?未来怎样又如何?命数怎样又如何?”

“纵然一无所有,我只知道我会竭尽全力地活下去,竭尽全力地……去寻找属于我的色彩。”


“我从来不用依靠其他。”

刀光从衣兜中飞跃而出,在女人愣怔之际,狠狠刺向她的眸中。


“因为我不信神,不信他人,更不信命数。”


“我只相信……我自己!”










本章主旨:任何人皆为自己的光

黑猫是未来的璃青小姐抛向自己的勇气与希望,她抓住了,便再也不会放手。


对水仙的感触,诞生了这章,这便是我对我的爱呀~


影子小姐马上就要回来啦,下章糖分超标警告!不写糖浑身难受呜呜!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