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青璃(甜甜甜!)

作者:是柠青哟
更新时间:2023-03-23 08:50
点击:517
章节字数:679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先说明一下,23与24是影子小姐视角,25是青儿视角,26开始第三人称~

小甜饼来啦~请务必看到后半段哟!

第一小段高潮情节就此结束,后几章先铺一些甜甜淡淡的校园日常,但从未说过本文只是简单的校园文哟~




23.

为什么,我还困在这里?


不是说好不再只当影子了么?


不是早已决定,要成为自己的勇气,成为自己的救赎了么?!


可为什么只能困囿在这具影子中,看着一切发生却无能为力??


藏于怀中的小刀猛然刺出,燃尽身体的所有力气,却被女人轻而易举地接住。


她的手松开我的咽喉,握住了刀刃。


趁着女人松手愣神之际,我推开她逃了出去。


……

可我又能逃到哪里去呢?


逃离那片废墟,沿着来时公园的小径,一路折返。


我跌跌撞撞地跑着,身体愈发沉重,空气在胸腔中一点点变得稀薄。


可我不能停下,不可以停下。


沉默的世界仍看不见旁人的踪影,周边的树影朦胧如潮水般褪去。


只有夜空中一轮明月,无悲无喜地俯视着,用最纯粹的光辉,将黑暗中狼狈前行的人影照得无处遁形。


路永远望不见尽头。


女人追了过来,紧随身后,就如同这场,永远逃不开的噩梦。


身体再也支撑不起过载的负荷,脚步踉跄,我摔倒在了地上。


再也跑不动了。

很快,我就会被她杀死吧,或者说,被所谓的命数杀死?


可我不想死。

我还没有看到世界的色彩……

我也想……救自己啊……



24.

这是走马灯吗?

人濒死前所看到的……一生的回忆。


浮光掠影从眼前一闪而过,沙滩的简笔画,桌上的小蛋糕,还有……眼前少女清丽的容颜。


她看起来狼狈极了,跪坐在地上,乌发凌乱,泪水顺着脸颊流淌而下,刻出一道深深的泪痕。


我的瞳孔骤然一缩……出来了,我从她的影子中出来了。


少女定定地望着我,眸光混沌而清明。

她忽然痴痴地一笑,指尖抬起,触碰我的脸颊。


“影子小姐,我又梦见你了呀。”

“今晚你也来了呢……”


“可我马上就要死了……”她明明是笑着的,眼眸弯弯,睫羽上却挂着欲坠的泪珠。“你能活下来吗,影子小姐……?你还在的话,可以替我去看……这个世界的色彩么……”


“不会死的。”

如初遇那般,我执起她的手,与她十指相扣。

指尖的滚烫,跳动的脉搏,远比这孤寒、混乱的世界要真切……


“青儿。”

指尖紧紧相扣。

“这个世界的色彩,我要同你一起去看。”


“这是……誓言。”


“所以,接下来……全部交给我好么?”


“把身体、灵魂,一切都托付给我。”


一点一点地……身体逐渐靠近。

她的眼眸是青碧色的琉璃,倒映出世间最纯澈、最无瑕的月光。


“我来拯救你。”


我吻上了她的双唇。



25.

“……好。”

光景崩塌于眼前,我对她说。


影子小姐,我将我的一切都托付给你。


思绪渐渐飘散,身体被掌控。


所以,我们约定好了。


此生,只作自己的月光。


生死提携,永不背弃。



26.

少女凭空消失了。


楚云泽远远望着,没有行动。双手低垂,握过刀刃的掌心渗出缕缕鲜血。


她们对“影子”研究过很多,知道被影子所完全掌控的物或人,会进入另一种维度,成为外人眼中的“非实体”,只可触,但不可闻,不可视。

但是,这种掌控是单向的,绝对的。意味着……被掌控者完完全全属于影子,身体、灵魂以至于生死,都可以被肆意操控。


“掌控”的实现需要被掌控者心魂的交托,楚云泽从前觉得,绝不会有人自愿将一切献出,甘心成为傀儡,即便那是另一个自己。


可她眼前闪过的是少女决然的双眸,听见她铿锵的话语:

“我只相信……我自己!”


“墨墨……这也是你看见的么……”楚云泽喃喃自语。

她们决绝的……想活下去的信念。


“可是我已经无法停手了。”

“我想停下。”

“但不能停下。”


“她们……必须死。”


她进入空间之前,就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准备。

空间的唯一出口处停了一辆重型卡车。即便因为任何因素,目标逃离了。

检测到出口空间波动的瞬间,只要发动引擎,向前撞去……


一切就结束了。


在空间中,她感知不到她们的存在,但只要先行出去,诱导她们跟着她的步伐,从唯一的出口走出。

那时候,只要够快地撞上去……车身宽大,对方绝不会有任何活下来的可能。



27.

影子小姐横抱着少女,收敛脚步声,向前走去。


即便女人看不见她们,她也必须小心翼翼。与其它物体摩擦发出的声音是可以被听见的,但还好她已经习惯了走猫步。

猫咪踏着轻缓的步伐,走在小径上,声音比月光还要轻微。


女人消失在了前方,她猜测那也许是空间的出口。


怀中的少女不知何时已经醒来,正望着她,傻乎乎地笑。

她似乎也明白不能说话,所以不发一语,只是甜甜地弯起双眸,对着影子小姐笑。


影子小姐歪头想了想。

她并不非常了解“掌控”的能力,但声音也是通过空气振动以波的形式传播的,如果稍微掌控一下周身空气,是不是也能做到让说话声只在她们之间传播?


她闭眼凝神,试着做了做。

稍后,睁开清明透彻的一双凤眸,影子小姐也对着怀中少女甜甜笑起来。


“现在可以说话啦。”


少女搂着她的脖颈,眸光茫然。


“青儿。”


“影子小姐……”她跟着尝试开口,确定了可以说话。

于是少女小脑袋靠近了些,枕着影子小姐的锁骨,软声开口:


“你回来啦~”


“嗯……”


月光弥漫下的公园空寂无人,明明方从死神手中捡回性命,明明此刻也并未脱离险境,可看着日思夜想的少女近在眼前,紧紧依偎,突然就好似什么也不在乎了。


“有时候会觉得,只叫你‘影子小姐’的话,会显得有些生疏。而且,你也不只是我的影子呀,才没有什么影子与主人之分,你就是我。”


影子小姐愣愣听着,心中的小鹿忽然蹦得很快,很快。

她有预感,有什么将要降临,陪伴她的一生。


“所以,那晚之后,我左思右想,给你取了个名字。”

“你看呐,我叫‘璃青’,那就叫你‘青璃’吧。”

“这是‘共轭’的名字,代表着我们共轭双生,永为一体。”


“好……”

青璃呢喃着,这是她赠予她的名字。


“青璃。”


“嗯。”


“璃儿。”


“我在。”


青璃,青璃……她记住了。


她明白这个名字的重量

往后此生,她是她,她是她的双生,她是她的……唯一。



28.

这里便是女人消失的地方。

平平无奇的空地,根本不会引起任何人的注意。想来她们进来时也是这样,无知无觉地踏入死亡陷阱。


“来时,前方停了一辆重型卡车,我觉得很违和。”璃青纵然身体已疲惫不堪,思绪却很清明。

虽说可以用装运材料来解释,可至少她走过的地方,都没有施工的痕迹。


“只能从这里出去了。”青璃道。

她们已经没有别的选择。继续留在空间探索别的出口,希望渺茫,况且长时间停留,会发生什么,谁也不清楚。

若真如她们想的那样,卡车会撞过来,但这么大的空地,只要及时判断撞来的方向,还是有可能避开。并且外面的空地上倘若有行人走过,恰好挡在她们身前,青璃直觉觉得,女人不会宁杀无辜地撞过来。


“青儿,你害怕吗?”


害怕么……怎么可能不怕呢。

她再如何坚毅,也不过是十七岁的少女。

她所视为日常的,是秋光和煦的教室,是晨露,是晚风……而非生死堆砌,绝望与挣扎……


方才的绝境仍历历在目,挥之不去。可她依旧会眨去眸中泪花,微笑着搂紧身前少女。


“有你陪着我,还有什么好怕的呢?”


出发了,往前踏出……最后一步。



29.

今日是中秋节假的第二天。


晨曦曙光揭去夜幕的轻纱,将生机蕴于万物。

而后顺着帘窗罅隙,悄悄溜入静谧的出租屋内。


迎着第一缕破晓晨光,青璃睁开了双眼。

只待意识稍稍回炉,她便望向了怀中少女。


小屋内惬意而安谧,只听见少女轻软的呼吸声。

阳光轻攀上她的眉宇,在纤长浓密的眼睫下,投射出一小片圆弧状的柔软阴影。


青璃怔怔地望了许久,才想起揉了揉酸痛的脖颈。

这猫猫昨晚非要粘着她讨要膝枕,青璃便也宠溺地让少女枕着自己大腿。

这一枕就是一夜,现在她浑身上下没有一处不酸疼……


不过……她很开心,很开心。

她们活下来了。


青璃轻抚着少女柔顺的乌发,等待思绪完全清晰了,回忆起昨晚最后的故事:


昨夜,月色浓郁。

往前踏出最后一步,时空扭曲、褪色。下一瞬,她们回到了原来的公园,眼前是万家灯火灿然,还有……直袭而来的黑色巨兽。

青璃方才意识到,能够全身而退的猜想是多么荒谬。

自始至终,她们都是弱小的猎物。


青璃只记得她抱着青儿,向右跳出了一步。

卡车车身宽大,铺天盖地,她们避无可避。

眼看着即将粉身碎骨——它转弯了。


或许卡车在一开始便偏离了方向,又或许是在最后一秒。


最终,疾袭而来的卡车堪堪擦过她的衣袖。

她们摔倒在地上,轰鸣声接二连三传来。


回眸看去,卡车撞倒路边的树丛。

然后……坠入深不见底的湖中。


青璃并不知道这是失误,亦或是其它的干扰。


但是……倘若女人不曾有过一丝犹豫与动摇,她们连从空间出来的机会都没有。


不论如何,总之,她们活下来了。


回忆终止。


青璃再度垂眸,怀中少女不知何时已经醒来。


少女穿着可爱的猫咪睡衣,扯着她的衣袖望向她,眼神小动物般乖巧清软。


然后青璃就听见小动物般可爱的少女说:


“你谁呀?”


青璃:“……”

瞧给孩子宠得,睡醒不认人了都。


青璃捏了捏少女白嫩的脸颊,棉花糖软乎乎的,手感十分好。


“我是你姐姐。”


少女嘟起唇,反驳道:

“胡说,我没有姐姐。”

“我只有一个妹妹……不对,我也没有妹妹,呜呜呜,我只有一个蠢弟弟。”


少女的嗓音软糯糯的,带着一丝轻哑。

青璃眉头一挑,感觉不对,于是手掌贴向少女的额头。掌心滚烫,果不其然,发烧了。

她叹了口气,心脏揪疼,这只笨猫猫平日里就不看气温,穿衣多少看心情,昨夜又经历了这种事,难免生病。


“呀,我想起来了!你是巧克力!!”巧克力是她们给学校花坛里猫猫取的名字。

“咦?不对呀,你比巧克力白好多呢。”少女疑惑地歪歪头,努力思索,“啊~我懂了,你是奶糕!”


青璃:“……”

孩子烧傻了呢,得赶紧给这小傻瓜找温度计去。


她敷衍道:“啊对对,我是奶糕。”


“才不对!你为什么和我长得这么像呀?我又不是奶糕!”小傻瓜摆出思想者的手势,脑袋上顶着大大的问号。

“难不成……你真是我姐姐。”


“哼,知道就好,乖乖躺着别动。”青璃掀开被子正要下床,却被小傻瓜捏住了衣袖。


“嗯?”她回眸看去,少女摆出一张委屈猫猫脸,小眼神湿漉漉地粘着她。


“姐姐要去哪儿?你不要你的妹妹了嘛……”


她的心一软,到底是自己的不告而别,才让青儿受了这么多委屈,以至于生病发烧。

于是执起少女纤嫩的手掌,安抚地捏了捏,柔声哄道:

“乖~你生病了,姐姐现在去找温度计给妹妹量体温。”


“哦……好叭。”少女看着她离去,抱起手臂沉思。

“难道我竟是小说中的美惨强,得了不治之症,姐姐现在要去给我找天山雪莲……”


青璃听到身后的嘟喃声,简直哭笑不得。

平日里她清雅冷飒的青儿,怎么一发烧就变成了沙雕又粘人的小可爱了呀。


在客厅找到温度计,提着药箱,她回到房内,对少女道:

“青儿,把衣服脱了。”


青猫猫:“!!”

“你……你要做什么!”少女花容失色,抱着怀中兔兔玩偶向后缩去。

瑟瑟发抖.jpg


“你说呢,嗯?”


“还能做什么……孤女寡女的……”少女脸含羞怯,耳尖通红。


青璃:“?”


“可是……我们不是姐妹嘛……”

“不可以……骨科什么的,哒咩。”


青璃:“……”

“我只是想……”


还没说完就被少女打断了。

“那也不行!我是良好市民,而且我……我还没成年呢……妈妈如果知道一定很生气~”


??怎么还唱起来了?

“妈妈如果知道一定笑岔气。”她也要笑岔气了,这笨猫什么脑回路!再强调一遍,她们是正经人,她们没有瑟瑟,不然过不了审!


受不了啦!青璃上前一步,趁着少女还在自我陶醉中没反应过来,搂过她,手伸进了衣领缝隙。


“喵呜呜!凉凉凉!呜喵!杀猫啦……唔……”

青璃连忙用另一只手捂住少女的嘴,笨蛋,吼辣么大声干嘛啦!


指尖难免触碰到圆润的娇软,她眼一闭心一横,用最快的速度将温度计塞进了少女的腋下。

而后缩回滚烫的指尖,只感觉浑身上下都燥热了起来。


“笨蛋。”她转过脸去没敢再看少女,嘴上却不饶人,“好好夹住,掉了姐姐就把你吃掉。”


“哦……”青儿也红着耳根转过脸去。

早说嘛……这么凉的手直接伸进来,就算她现在脑袋一团浆糊,笨乎乎的,但也不能这样欺负她呀。


两人一时都没有看对方。


青璃绞着手指,十分懊悔,她也觉得自己刚刚太冲动了。青儿还在生病呢,她的手向来偏冷,直接伸进去……

反思了一会儿,她冷静下来,转过脸去想要道歉。


少女却在这时凑了上来。

她如同一只猫儿般乖巧地坐着,双手撑在大腿内侧。一双凤眸儿从下至上看着青璃,亮晶晶的,姝丽间又带着几分软糯可爱。


“我想起来了,你是璃儿。”

她们就这么鼻尖相抵,呼吸相缠。


青璃的小鹿在心尖上怦怦乱撞,绯红自耳尖染上了面颊。


“璃儿~嘿嘿。”她就这么唤着她的名字,恍若昨夜她赠予她名字时那般。


“嗯……我在。”青璃搂住少女的腰身,郑重地,珍重地回答。


这是她毕生所寻的至宝呀,她又怎么舍得欺负呢。



30.

39.2摄氏度,有些严重。

青璃又抱着青儿温存了会儿,随后轻柔地让她枕在抱枕上,自己下床备药。


青儿靠在床上好奇地瞧来瞧去,见青璃把一堆奇奇怪怪的药丸摆着她面前,顿时不好奇了。

她有语凝噎:“可以不吃嘛……璃儿~”


“不可以。”


见撒娇都没有用,青儿干脆摆烂,开始撒泼打滚:

“就不吃!不是白象的我不吃!”


青璃顺着她道:“任何挑食的猫猫终将被绳之以法。”


“呜呜呜……”


还好她早就料到这种情况,右手握着药丸,左手呈上,变出了各色糖果。

“一颗药奖励一颗糖~”


可恶鸭,被狠狠地拿捏了!

糖果的诱惑显然无穷大,青儿比较了一下正无穷和负一百万,最终妥协了。


青璃于是看到少女贴近,红润姣好的双唇间探出一小截粉嫩,卷走了药丸。

掌心一抹湿润的触感,她的指尖轻轻颤抖。

这笨蛋……完全把自己当成小猫咪了。

但是,过于可爱了呀……真是的,她可从来不知道自己发烧后会变得这么软萌。


于是两分钟后,一边是喜滋滋拆着糖果的少女,一边是捂着烧红脸颊默念清心咒的璃儿。


“小猫咪,吃完糖后该乖乖睡觉了。”


“!才不要,明明刚起床没多久!”


青璃很是无奈,什么鬼呀,明明这小家伙生病发烧了,为什么精力比她还旺盛!

她揉了揉酸痛的大腿,道:

“那青儿想做什么?”


“我要!玩游戏!”


青璃:“……”好妹妹,你还是玩我吧……

但自家养的宝贝还能怎么办呢,宠呗。


于是青儿接过递来的手机,兴奋地点开了mc图标。


青儿:“这期视频中,我的五只逻辑猫将尝试阻止我通关我的世界……”

璃儿:“……怎么还带著名台词。”

青儿:“看呐!一只野生的蜘蛛,击败它掉落蜘蛛眼,蛋白质是牛肉的六倍!”

璃儿:“这可不兴吃呀……”

青儿:“哇呜!是可恶的僵尸,看我滴豌豆射手!”

璃儿:“宝贝,是不是串台了……而且说好的速通呢你怎么在这儿打怪呀!”

青儿:“呜喵!终于来到地狱啦,前方就是猪灵堡垒,这次我一定会活着回来哒,我媳妇还等着我回家包饺砸呢!”

璃儿:“宝宝醒醒,你没有媳妇儿。”(什么?你说她就是她媳妇?哼,得装一装,进展不能太快了!)


然后她就看着一定会活着回家的青儿jio滑掉进了岩浆。

左下角显示:超级无敌强大帅气的猫猫试图在岩浆池中游泳。

璃儿:“……”噗哈哈,她才没有笑(


青儿:“呜呜呜!怎么可能呜呜呜……我不是穿着附魔合金套嘛……怎么这么快就结束了”

璃儿看着少女绯红的眼尾,有点心疼,却不得不打破她的幻想:

“宝宝,有没有一种可能,这是新档,我们没有附魔合金套?”

青儿:“不可能!绝无可能!”


“好好好……诶乖乖你别哭呀,我们有我们有……”璃儿哄了好一会儿,又开创造调了一套合金套出来,才把小哭包哄开心了。

然而脑袋糊糊的小可爱此刻根本不懂该怎么玩游戏,穿着满级装备提着剑杀进去把堡垒里的猪灵砍光了。

猪灵:?我没有惹任何人。

酣畅淋漓地杀疯了,少女才想起来自己在干嘛……

青儿:“……”

青儿:“布响玩辣……”


小姑娘扑进青璃怀里嘤嘤嘤,青璃哭笑不得,扮演邻家知心姐姐安抚了一会儿。

“乖宝宝,现在可以去睡觉了吗?”


“不要不要就不要!”此刻她就像一只娇纵的公主猫,仗着姐姐的宠溺肆无忌惮。

青璃还能怎么办呢?行叭,你可爱,按你说的做。

“打开哔哩哔哩,我要看罗辑驾驶长安汽车薄纱三体人!”


璃儿:“……”

璃儿:“快到饭点了,看些清淡的叭。”


“对哦。”青儿点头称是,小脑袋急转弯。

“那打开绿江文学城,我要听璃儿给我读小说~”


于是璃儿打开绿色软件,看着主页歪歪斜斜写着:

《冷艳美1的追妻之路》

《穿书后我成了哭包诱受》

《双子姐妹的甜甜小剧场》

……

她横竖觉得不对劲,仔细看了半天,才从字缝里看出满页都写着“羞耻”二字。

这真的是能读得出口的吗啊喂!

话说她口味还挺全的……


璃儿找了个完美的借口:“青儿,没有绿江币了,再氪金这个月只能吃土了……”

青儿:“呜呜呜,好叭。”


青儿:“阿拉!那我们可以去b站上看!”

少女原本清泠泠的嗓音染上轻哑,又娇软着语气,如同含着棉花糖:

“我想看水仙文~”


水、水……水仙??

璃儿小脑瓜嗡嗡地也快要宕机了,这笨猫猫知不知道她在说什么呀!


但她还是禁不起青猫猫的撒娇,打开b站搜索栏搜索:百合 水仙

结果寥寥,果然是冷到北极圈了!

但她瞥到一位id是“是柠青哟”的作者居然写了几百万字的水仙文!


璃儿:“!”

先收藏,以后偷偷看!

但是她又看到这位作者不但更新缓慢,而且总是挖坑不填!

璃儿:“!”

璃儿:“青儿,文文倒是有,但是作者是个鸽子精。”

青儿:“什么……最讨厌可恶的鸽子了!”


这次她们站在了同一战线上,果断把鸽子作者拉黑了。


可怜无辜的柠小青:“?”





高冷少女(×)

沙雕萌妹(✓)

大家猜猜青儿床上有几个抱枕~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黑化鸡歌
黑化鸡歌 在 2023/04/09 11:34 发表

标题:甜甜甜

草,文风大变化,对作者精神状态表示堪忧

太阳风漂流
太阳风漂流 在 2023/02/09 04:59 发表

标题:甜甜甜

好好好 甜甜甜 不过梗含量超标了啊喂

显示第1-2篇,共2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