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轮回

作者:若生缘
更新时间:2023-04-07 15:57
点击:393
章节字数:410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1

在病床上,在微光里。名为锦木千束的少女,安安静静地停止了呼吸。

她的脸上没有痛苦。就只如每天晚上的酣睡时,还藏着含混不清的梦境。

在剿灭真岛的战争中,这位史上最强的Lycoris与她抗命而来的最佳搭档立下了汗马功劳。

真岛不是个容易被解决掉的小角色。但那两位传奇般的Lycoris却用精湛的战斗素质以及心有灵犀的默契配合,合力将真岛从旧電波塔上直接击落。

至少已经暴露在民众眼里的DA,对外的说辞是这般。旧電波塔的英雄在十年后,又一次在相同的地方捍卫了东京的和平。

可还有一件事却不被大众所知晓。那时同样坠毁的,还有一颗无比精妙的人工心脏。像那种远超现在医学水平的科技造物,其制作时间漫长得令人难以想象。

锦木千束终究没有那么多时间慢慢等下去了。

人这一生,终究是走在不断和他人离别的路上。搭档、朋友抑或恋人,无论是由什么关系来链接,都逃不开这既定的宿命。

而她,只是回到了彼岸花盛开的地方。


2

锦木千束死后的第一年,世界似乎并没有变化太多。

只是在电视上,新闻再也不会大肆吹嘘日本国内的“绝对安全”了。

对于这样的现实,民众们似乎并没有想象中那么不能接受。倒不如说,一直处于零犯罪率的社会里才让他们觉得有种不真实的诡异感。

井之上泷奈坐在“BonBons”甜品店的露天座位,小口地品尝着名为“覆盆子希腊优格瑞可塔德式松饼”的甜点。虽然这东西的名字又长又拗口,但味道是真的无可挑剔。

这一点,她早就已经知道了。

对街的电视里,正报道着一起由Lycoris治安特别行动队所整治的毒品走私案件。领队的春川风希首席一脸不情愿地接受了采访,草草说了几句有关守护国家的官话便也没了下文。

将以前DA的行事作风,和现在收编进警察体系的特别行动队的行事作风作比较,真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不过,现在Lycoris的体系究竟变成了什么样子,也不是她一个因为抗命而被逐出一线的人需要操心的事。

泷奈叉住一块松饼把它送入了嘴里。抬起头,看着蔚蓝天空中的一道航迹云慢慢由清晰变得模糊。

心若苦涩,就连松饼的甜味也好似变得不再芬芳。

这世界看上去总是一成不变。可一旦世界让世人感觉到了它的变化,便总能以迅雷般颠覆一个人的一生。

至少对于井之上泷奈而言,比起作为DA刽子手的前半生,过去的两年内实在发生了太多的事。

相识、亲近、思恋、最后离别。喜悦与悲伤、兴奋与不甘、感激与愤怒、期望与绝望……有太多的感情在那段时间爆发、燃尽,以至于现在的她已然消耗尽了此生几乎全部的情绪,心若坚冰。

虽然这位美人的眉间偶尔还会流露出许些情绪,可那也只会是恒久的哀伤。

一年了啊。

她已经离开一年了啊。

泷奈总是会回想起为千束举办葬礼的那一天。万里无云,阳光明媚。比起电影中常常演绎出的雨中离别,这种天气,倒还真算契合她那一向乐观活泼的性子。

殡仪馆的人不知所经手的灵魂曾是旧電波塔与延空木的英雄,只是以对待每一个离世者的尊重与祝福去进行葬礼的流程。

野草熙熙攘攘,飞鸟扑向朝阳。

泷奈静静地目送着千束已化作飞灰的躯体,被通体黑色的盒子所承载,被郑重地送入了土地里。

在葬礼结束的瞬间,她仿佛觉得自己的内心里有什么极其珍贵的东西,也永远地被埋在了厚重的时光里。

那一天,井之上泷奈并没有哭。


3

锦木千束死后的第三年。

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井之上泷奈曾一度认为自己终究是个薄情的人。

明明在千束仍有一线生机的时候,她内心各种各样的执念还那么鲜明可见。如今的内心却空落落的,好像已经什么也不剩了。

思念还有吗?

大概也是有的。

但那种思念浓郁吗?

泷奈却说不清。

这三年来,她白天是一名咖啡店的服务员,晚上则为了DA的情报部门而工作。咖啡店的名字自然不叫Lyco Reco,情报工作也不再需要她打打杀杀。

抛却了枪的神枪手,生活得就如一名从小就在正常家庭中的女孩一般。工作、下班、以及溜一溜家里那只名为“千束”的金毛犬……这便是她简单到无趣的人生轨迹。

按理说,用于思念的时间应该有很多才对。

可井之上泷奈却很少、很少在脑海里回想和锦木千束有关的一切。

在绝大多数时间里,她只是一丝不苟地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顺带着回绝那些慕名而来的男男女女的示爱。

这样的自己,真的还有心吗?

机械心脏,其实应该镶嵌在自己的血肉里才更为合适吧?

泷奈也曾这样深深地憎恨着自己。

对于千束,自己真的就可以那么绝情吗?哪怕是在她的葬礼上,连一滴眼泪也流不出来来?即使是生活在这么安逸的环境里,也不愿去想起她?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可以这么冷血。

这种无解的自我质疑,直到某个下着大雨的深夜才得到了解答。

那时。

缩在被子里的长发女孩,正面无表情地观看着屏幕中的生死离别。而当影片结束之时,恪尽职守的时针已经指向了零点。

她呼了口气,从沙发上坐了起来。

外面的大雨聒噪得很,家里的“千束”却睡得很香。饥饿感突然攀上了胃部,大抵是因为晚上没胃口而吃得太少了。

泷奈记得冰箱里还冷藏了晚上没吃完的咖喱饭,在微波炉里热一热还能当做是简单的宵夜。

她的行动力一向一流,直接就杀到了冰箱旁。打开冰箱门,将盛着咖喱的冰冷盘子直接取在了手上。

盯着已经冷掉的咖喱饭,泷奈的脑海里突然蹦出了一个奇怪的想法。

我……是不是已经很久没吃过咖喱饭了?

傍晚因为无端而来的心神不宁,泷奈并没有去深思这个问题。现在仔细一想,她才感觉她自己好像已经有整整三年都没吃过咖喱了吧。

三年……三年。

三年。

手中的盘子自然地坠落在地板上,粉身碎骨。那些四散的玻璃碎片,划伤了跌落在地的女孩的脚踝。鲜血汨汨地不断涌出,把飞到她脚上的饭粒都染成了彼岸花的颜色。

会熬夜看电影的,那本不是自己。

会在深夜偷吃夜宵的,那也不是自己。

还有咖喱,那也是她曾说过的。

“泷奈做的咖喱最好吃了,吃一辈子都不会腻!”

她的笑靥在记忆里,至今仍清晰可辨。

而明天……就又是她的忌日了。

井之上泷奈放空了身体,任由自己贴在冰冷的地板上。

她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她总是不去回忆那些与千束一同经历的过往。或许只有那样,才能用拙劣的方法来欺骗自己,骗自己千束依然活在世上的某个角落。

视线逐渐变得模糊。回忆与泪水一同涌出来,一发不可收拾。从小声的啜泣,最终到无助的哭号。井之上泷奈一直哭到没有力气,像是将这三年来的全部忍耐,都哭进了今夜的大雨里。

雨还在下,带来了更多无计消除的悲伤。它们彼此交错着,如海啸一般狂暴地将她深深淹没。


4

锦木千束死后的第六年。

世界从不会因为一个人的死亡而停转,人也不能永远沉浸在失去一个人的悲伤里。至少,有时候显示看上去像是那么一回事。

人人都在传,咖啡店里那个面如冰霜的漂亮女服务员最近是越来越爱笑了。但要究其原因,大家却是众说纷纭。

其中,可信度最高的猜测当属“井之上小姐已经交上男朋友了”。

掐指算来,井之上泷奈也已经23岁了。对于这样一位年轻貌美、踏实肯干的女孩儿来说,一直找不到男朋友倒是件稀罕事。如今看她心情越来越好,显然是有了搞对象的苗头吧。

不过,猜测始终是猜测嘛。

如今看井之上小姐的身边,好像也确实没见有什么男人围着她。所以所谓“名花有主”一说,还得打个大大的问号。

而身为被讨论的热点井之上泷奈,今天却是一脸愉悦地拎着一辆遥控汽车,摁响了自己家的门铃。

“外面是谁?”

家里传来了有些奶里奶气的声音。

“Chisato,是我哦。泷奈姐姐~”

虽然已经很克制了,但泷奈还是不自觉地将尾音上扬了起来。

“泷奈姐姐!我今天都想死你啦!哇——!是我最喜欢的超级跑车!”

随着一声欢呼,门应声而开。家里窜出了一个微黄短发的小女孩,一下子就环抱住了泷奈的膝盖。

“乖,乖啊。泷奈姐姐也想死你了。这跑车,是姐姐送给乖孩子的特别礼物哦。”说着,泷奈将手缓缓抚过独属于孩子那过于柔软的短发,“怎么样,今天Chisato有好好地看完姐姐买给你的绘本吗?”

“有!”

小女孩兴奋地回应道。随后她又“哒哒哒”地跑回房间里,再高举着一本《猜猜我有多爱你》毛毛躁躁地冲了回来。

“泷奈姐姐!我爱你,就像从这里到月亮那么远!”

说着,小女孩眨着那如同红宝石一般绮丽的眼睛,将双臂平展得很长很长。

井之上泷奈却被眼前的这个小家伙给逗笑了。她把双手从Chisato的臂下穿过,轻轻松松地把小女孩给举了起来。

她亲吻了小女孩的额头,旋即流露出封藏已久的微笑:“那我爱你就一直到月亮那里,再从月亮上回到这里来。”

“姐姐,原来你有那么爱我哇!”

女孩咯咯地笑着,泷奈的思绪却不自觉地飘到了几个月前。

作为从一线退役下来的DA成员,除了做情报工作外,偶尔也需要为Lycoris注入新的血液。

换言之,就是要去孤儿院寻找符合条件的被弃女孩。未来的Lycoris资质如何,也是要经过这些前Lycoris们进行初次筛选的。

可是,井之上泷奈却万万没有想到。在这次去的幼儿园里,她遇见了和那个已经离世的女孩如此神似的孩子。

白色偏金的短发、红色的头绳、明亮的红色眼睛、在孤儿院里闲不下来的行为……一切的一切,都太像了。

井之上泷奈本从未信过轮回转世之说。

但这一次,信一回也无妨。

这么想着,她来到了正搭积木的小女孩身边,蹲下身轻声问:“你好,你能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吗?”

小女孩闻声转过头来,并不怕人。她的小眼睛兴许是因为好奇,总显得格外有精神。

“姐姐……我叫锦木千砂都。”

她说。

泷奈的心在一瞬间活络了起来。

这一刻,她才惊讶地发现,原来那些曾经以为已经消逝了的兴奋、激动、狂喜等情绪,还真真切切地存在于自己的体内,只是实在埋藏得太深太深了。

“千束……真的是你吗……我还以为你、你已经……”

千砂都不太明白,为什么眼前的这个大姐姐突然就泣不成声。在她被父母抛弃的这几年来,她已经逐渐学会了隐藏自己。像是哭这种行为,一定是在非常非常难过的时候才能那样去做的。

姐姐现在很难过吗?

千砂都伸出她肉嘟嘟的小手,轻轻地替蹲着的泷奈抹了抹眼泪。眼前的这个姐姐,让她有种莫名的亲切感。就仿佛,她们本就该是一家人一样。

她就是不想看见这位姐姐哭。

“C、Chisoto,姐姐想问问你……你以后,愿意和姐姐一起生活吗?”

在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后,泷奈很快擦干了自己的眼泪。只是那微微颤抖的哭腔,还是暴露了她内心的激动。

“我喜欢姐姐!我想和姐姐一起生活!”

千砂都稚嫩的小脸上,绽放出了格外甜美的笑脸。

那是锦木千束死后的第六年。

那也是井之上泷奈,遇见锦木千砂都的第一年。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