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一瞬的花火、最喜欢的你(上)

作者:若生缘
更新时间:2023-04-07 17:19
点击:313
章节字数:724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1

此起彼伏的蝉鸣冲击着我的耳膜,翻涌的热浪扭曲了我的视线。

打着遮阳伞的我行走于艳阳之下,独自承受着整个夏天的盛绽。

平日里令人赏心悦目的长发如今成了升温的帮凶,内衣里面也不出所料地被捂出了许些细汗。这种黏哒哒的体感是夏天的常态,却又让人无论怎样都习惯不了。

盛夏总是不饶人的,就再忍耐一下吧。

毕竟,离委托人指定的地点也不远了。

树荫摇曳,柏油路上投下的叶隙也随之变得忽大忽小。热风的吹拂,又几尽要让人陷入窒息。我正打算在行人稀少的坂道上加快脚步,余光却恰巧瞥见了电线杆下正出售冰镇饮料的自动贩卖机。

天气实在热得让人发昏。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喧嚣,热切地向我索求着水源。

犹豫了一下,我还是停下了脚步。

追求工作完成的效率确实是我的习惯,但对于正常的生理需求也不能置之不理。

投入硬币,贩卖机发出了欢愉的提示音。我没有过目其他商品,只是将瓶装冰水之下那发亮的按钮,下意识地按了两次。

啊……

机器的出货口发出了“嘭、嘭”两声闷响。

……买多了呢。

我伸手探进出货口,最终只摸出了其中属于我的那一瓶。

与外界格格不入的温度从手掌传来,令人格外舒服。将瓶身不断贴向其他裸露在外的皮肤,清凉的感觉逐渐传遍全身。

至于……本该属于千束的那瓶水,就权当是送给有缘人了吧。

拧开瓶盖,我开始“咕嘟咕嘟”地啜着冰水。沉浸在冰水入喉的快感里,等回过神,瓶内的水竟已不知不觉地消去了一大半。

稍微有点不好意思。

我偷瞄着朝四下看了看,还好附近并没有人在。

要是这副丢人的样子被别人看见了,我绝对会头也不回地快速逃离这个地方。

不过话说回来……如果千束还能与我一起执行这次的委托的话,在看到我直接一口气干掉大半瓶水后,她会露出什么样的表情呢?

呼——

唇间倾吐着冰冷的呼吸,脑海里却莫名其妙地勾勒出千束偷笑着我的神情。

当炎热感随着冰水的摄入而消退了些,随之而来的是便是挥之不去的寂寞。

这种寂寞……是空缺的副驾驶位、是烈日下的一路死寂、是习惯性地购买却又递不出去的那瓶水。

明明在DA的时候,我从来就没有渴望过谁的陪伴。

只是像一匹不合群的孤狼那样凶狠着、撕咬着、猎杀着,便是我那乏善可陈的人生的……全部内容了。

自动贩卖机玻璃上倒映出我的身影。

腋下夹住的遮阳伞、手中喝了一半还没拧好瓶盖的冰水、微微有些忧郁的神情……即使身上依旧穿着Lycoris的制服,镜中的自己却仍让我有种难以言述的陌生感。

那个杀伐果断的井之上泷奈,也许早已在某个角落偷偷沉睡起来了吧。

拧紧瓶盖,将遮阳伞再度打开。我重进步入了太阳的领域下。

我本不介意烈阳,“娇生惯养”从不是和Lycoris匹配的词语。

只是当千束捧着我的脸,一脸嗔怒地嚷着“泷奈你这么好看的脸怎么能不防晒”的时候,我便暗自决定了。为了她,让自己多增添这么一分娇气也无妨。

哈,千束……

从什么时候开始,你在我心里的份量就变得与众不同了呢?

这注定是个没有答案的问题。

不过……即使没有你的陪伴,我也会像你一样饱含热情地对待每一份委托。“Lyco Reco的工作就是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这句话我可一直都记在心里呢。

所以你也不用担心。

就好好休息一下吧,千束。

2

今天的委托人,算是一个神秘又独特的家伙。

以往的委托人总是乐意开诚布公地与Lyco Reco详谈。他们大多数人要么打来电话,要么发件到电子邮箱……而直接来咖啡店面谈的也不在少数。

可独独这个委托人,只丢了一封信在Lyco Reco的店门口,还没附有任何联系方式。除了按要求前往信上提及的地址,好像就真没有其他方式能联络上他了。

其实,这种委托大可称得上是可疑了。只不过,经过Lyco Reco的大家反复研究之后,这份看起来不太靠谱的委托最终还是被我们接下了。

这封信里如同小学生般歪歪扭扭的字迹、过于客套的敬语、还有意义不明的红色爱心印章……无论怎么看,都不像是出自哪方危险分子的手笔。

要形容的话,就像是有关小学女生的恋爱委托……大概那样的感觉?

如果真是这种委托,千束绝对能处理得比我好得多。虽然我和她都不曾有过恋爱的经验,但仰仗她那渊博的阅片量,无论是解决恋爱问题还是对待小朋友,她处理起来总是天赋异禀般的得心应手。

不过,Lyco Reco可不能总是只依赖她一个人啊。

我也一样。

过度依赖某人不是Lycoris的作风,更不是我的作风。

所以当她不在的时候,对于那些战斗之外的委托……我也该独当一面了,不是吗。

烈日依旧。

经过了十几分钟的跋涉,我终于抵达了委托人给出的地址。

在贩卖机买来的水已经喝完了。废瓶子被好好地丢进了可回收垃圾桶,没有给这座被DA守护着的城市增添半点麻烦。

摸出了委托人的信,我仔细分辨着上面的每一个歪歪扭扭的字。在确认了地址无误后,我才开始正式打量起这家出乎我意料的店面。

用汉字书写的名为【和の風】的牌匾,外墙斑驳的油漆,还有简单古朴的木门……这些是它最醒目的特征。在木门旁灰白掺杂的墙面上还吊着个小红筐,大概是当作邮箱来用的吧。

店门不大。但透着大开的木门向里看去,却会发现里面别有洞天。与店门大小全然不匹配的诺大空间里,分类整齐地陈列着各式各样的老物件。

很有年代感的地方……这家店的氛围和委托信的风格出入很大。

委托人的地址,真的没有给错吗?

抱着这样将信将疑的态度,我迈步踏进了这家老店的店内。

“啊,客人您好!请问您有什么需要吗?或者说,想随便看一看也可以?如果见到不认识的商品,可以随时招呼我来介绍哦!”

本以为像这样的老店面,都是些不做吆喝的买卖。结果我才刚一踏进店门,就被热情地招待了。

我收回了打量店内那些和服、女儿节玩偶、鲤鱼旗等等各式传统物件的目光,转而把视线聚焦到了柜台前的女孩身上。

她身着样式可爱的粉色和服。年纪估摸起来,应该和我差不多大。如果是作为这家看起来就像是老店的管理者来说,这位女孩实在有些年轻得不可思议。

所以说,她会是店主的女儿吗?这封字迹稚嫩的委托信……难不成就是她写的?

但我实在难以将那足以气死任何一位国文老师的笔迹,和眼前这位外表温顺的少女联系起来。

“不,我来这里不是来买东西的。”我迟疑着回答道,“我只是想问问……你们这里有没有人向Lyco Reco咖啡店寄出过一封委托信?”

“啊,那您一定就是井之上泷奈小姐吧!”

她怎么知道我的名字?是通过Lyco Reco在SNS上发布的文字和照片吗?

“事实上,那也是我的一位顾客……”

“泷奈!”

和服女孩正欲向我解释些什么,但一声更高昂的呼喊打断了她的发言。

熟悉的“Takina”,在这几个月里已经深深地烙印在我的脑海深处。辨认出这声呼喊,我只在一瞬之间。

“……千束?”

只不过,千束她今天……

不是因病休假了吗?怎么会在这里?

我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果然看见了刚从更衣室窜出来,那明明踩着木屐却还能健步如飞的锦木千束。

看着她直直地向我冲来,我的心里倏忽涌现出一种难以言喻的欢愉。就像是心仪的物件在丢了很久后突然失而复得,这种奇妙的感觉大抵如此。

此时的她,身上穿着的竟然是一件红白相间的浴衣。红是一朵朵错落有致的盛绽的山茶花,白则是铺在山茶花之下的奇迹般的白雪。

像是春与冬不可思议的交融。在我眼里的千束,就是美得这么如梦似幻。

千束的头发也没有像平时一样披散着,而是用红色的头绳扎起了两个短短的小辫子。比起平时英姿飒爽的形象,这发型倒是显得她年幼了一些,也可爱了不少。

这套浴衣本身就完美地贴合她的气质,再搭配上了甜美可人的笑靥,千束整个人由内到外地洋溢着一股独属于夏季的浓烈气息。

我恍了恍神。这样美得失真的她,似乎只应存在于我思念着她的梦境里。

她把Lycoris训练来的平衡能力用来踩着木屐跑步上,冲到我面前稳稳地站定。能做出这种大材小用的事,她也算是独一份了。

“怎么样,泷奈?你看看,我穿这一身有没有很好看?”

千束一边询问着我的感觉,一边兴致高涨地在我面前转了好几圈。

爱美是女孩的天性。这一点,就连最强的Lycoris也不例外。她身姿灵动,如轻盈的红白色蝴蝶在我面前翩翩起舞。而在身后赤色的可爱大蝴蝶结,就当作是她平日里秘而不宣的翅膀。

平心而论,她这副模样确实比平日穿着Lycoris制服的样子要可爱得多……但我现在,还不能夸赞她的话语直接说出口。

在突然见到千束的惊讶与窃喜过后,还有一笔账要好好算一算呢。

“所以你,不打算给我一个解释吗?”

我刻意把语气放得很平淡。

听出来我语气里的不愉快,千束脸上的笑容立马就怂怂地收了回去。

“就,这封委托信其实是我写的……用左手写的。”

哦,难怪字能丑成那种样子。

我静静地看着她,没有说话。

见状,千束看似无辜地眨了眨眼,接着道:“我只是想给泷奈一个惊喜才装病的……怎么样,你看我装得像吧?”

像,实在是太像了。

她居然还敢提起这件事。

一回想起早上跟她打电话,听到这家伙有气无力的声音时,我的心急、我的担心、我的嘘寒问暖……我就气不打一处来。

而且、而且我还答应过千束,解决完委托就马上赶去她家照顾她……结果呢,这算什么?像个傻子一样,被她骗了个彻头彻尾?

我按捺着心中翻涌的情绪,只是继续用波澜不惊的目光审视着她。

“好啦,我摊牌啦!对不起泷奈大人!我知道你现在在生我的气,但我的本意其实真的、真的只是想带你去看一次花火大会而已,绝对没有故意让你担心的意思!一切都是我考虑不周,请原谅我!”

见我的态度没有丝毫转变,千束也慌了神,赶紧闭上眼睛双手合十,弯着腰朝我道歉。她似乎才发现,用“生病”作为借口来骗我会让我有多生气。

我盯着千束的脸,她这副眉头紧缩的样子实在是少见。再配上她此刻的装束,倒透露着一股十足的可怜劲儿。不知情的人,还以为是我在欺负她呢。

我没有立即理会她的道歉,而是反复咀嚼着她口中提到的一个词汇。

花火大会。

我是……听说过的。好像是大家都聚在一起,共同欣赏在夜空绽放的烟花。虽然我从没参与过这样的盛典,但听网上说,那是在盛夏里存在的最浪漫的东西。

所以说,千束费尽心思用假的委托信把我引到这里来,其实就是为了带我去一次花火大会吗?

还真像是她能干出来的事。

“哪里的花火大会?”

听见我略带清冷的回复后,千束偷偷摸摸睁开了一只眼。大概是见我的表情不再那么凝重了吧,她才放心地站直了身子。只不过她的语气,还是有那么些底气不足。

“今晚在大阪淀川,有一场盛大的花火大会。我想,泷奈应该从来没有参加过这种庆典吧,所以才萌生了一定要带你去玩一玩的想法。可是,一来是我疑心你会不会因为工作要拒绝掉这个提议,二来也是想给你个惊喜,于是……”

“于是就用委托信把我骗来了这里?”

我接过话茬,不留痕迹地揶揄了一句。

“对对……不不不是!”

千束刚想点头,却还算机灵地意识到了不妥。她猛地摇起头的样子,让我莫名地有一点点想笑。

“说是‘骗’就不好听了嘛。其实,我更愿称这封信是只写明了地址的邀请函。”

“……下次想用信的方式来邀请我,请至少端端正正地把内容写清楚,不要让我辨认得那么费劲。”

“嘿嘿。那不是怕,泷奈认出来我的字迹后拒绝掉这份委托嘛……啊!对啊!泷奈既然已经接下了我发布的委托,就应该从始至终地好好完成,是这样吧?”

默默地盯着千束窃喜的模样,我发现自己还真没有理由去反驳她这句话。

“按理来说,的确是这样的。”

“好耶,可以和泷奈一起去花火大会咯!为了今天,我早就订好了下午的新干线车票了~不过,在那之前……”

千束突然窜到了我的身后,一股不大不小的力道从背后传来。我没有抵触,半推半就地被她推向了前方。

“得让泷奈也变得漂亮起来才行啊!”

浴衣和花火大会啊……对于Lycoris而言,这份安逸是否太过奢侈了呢。

不过至少现在的我,也并不能算是一名纯粹的Lycoris吧。

我微微偏过头,看向满脸喜悦的少女。

她的笑容是如此纯粹。从来不含一丝一毫的违心,正如她本人一样。

永远活泼、永远乐观、永远热忱。

在这一瞬,我的脑海里只有一个想法。

我想和她一起去看烟火。

这种冲动无关乎任务,只关乎本心。

3

列车在轨道上飞驰。

窗外的田园、河流、建筑……一切都尽收眼底,却又转瞬即逝。

我望向窗外,但并不是在看风景。新干线的车窗上隐约地倒映着我此时的模样,那是我并不熟悉的自己。

深蓝色的浴衣上,点缀着藤蔓以及不知名的红白色花朵。束腰和背后的蝴蝶结采用了和浴衣相配的白色,这一点便与看起来格外热烈的千束截然不同了。而一直以来披散着的一袭青丝,方才也被店中的少女弯弯绕绕着给绾了起来。

我以前从没接触过盘发。可从那位少女反复的编发过程中,我大概也明白了,这并不是种适合日常出行的发型。

望着镜像的自己,我忽然有种自己已然褪去了青涩的感觉。

端庄、温婉、娴静……这些形容词,本不该属于我这样一名杀人不眨眼的刽子手才对。

盛夏的浴衣和精心准备的新发型,竟然能有如此神奇的魔力吗?

“哦呦,泷奈是不是又看自己看呆了呢?也是,毕竟泷奈刚换好浴衣的时候,可爱得我都忍不住想扑上去了呢!怎么样,像是这样超可爱的自己,根本就没办法不喜欢对吧?”

同样穿着一身浴衣的千束,在我身旁的座位毫不吝啬地夸赞起了我。我承认,这样的自己好像确实还……挺可爱的。

但是自己承认自己的可爱,与坦诚地接受千束的夸赞相比,还是后者要更为困难一些。

“……没有,我只是在看风景罢了。而可爱这种形容词,对于Lycoris来说也是不必要的吧。”

我不知道自己有没有脸红,只觉得双颊有些发烫。

“欸……泷奈你又忘了我说的话啦?只要没穿着制服,就不算是Lycoris。无论是千束还是泷奈,今天都没有额外的使命。”

说着,千束笑眼盈盈地指了指她自己,又指了指正看向她的我。

“所以啊,如果想要变成什么与众不同的样子,亦或是想要做些平日里做不成的特别的事,自然是要趁着今天难得的机会,痛痛快快地去大干一场啦!”

说到最后,千束已然忘乎所以地振臂高呼起来。

我隐约记得上一次和她一起坐列车的时候,她也有类似的行径吧——那次,她是正因模仿黑客而激动不已。

她还真是一点也没变呢。

从其他方向投来的或好奇或欣赏的视线,多少让我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于是我果决地伸出手,一把将她拽回了位置上。

“这是在列车上,不要说话这么大声。而且你的用词……什么‘大干一场’,我们又不是去剿灭黑帮。”

为了避免一些不适合被他人听见的话泄露出去,我刻意压低了自己的声音。

“哼哼。因为在我心里,和超……超棒的搭档一起去看烟火,也是件不逊于剿灭黑帮的很酷的事情啊!”

“那种事不是用酷来形容的吧……”

“嗯?那……就是浪漫咯?”

不知为何,当浪漫这个词从面前的女孩口中吐出时,我心里倏忽涌现出一种莫名其妙的强烈悸动。

“其实酷也有,浪漫也有。”千束那亮闪闪的眼睛眨了眨,接着道,“酷就酷在,筹备这次和泷奈的出行,让我久违地有了种强烈的激动和期待……啊啦,就像是以前第一次开车那种很刺激的感觉?”

“浪漫的话就好形容多了,因为是和泷奈一起去嘛!”

提起“浪漫”,就会联想到“情侣”这个词语……至少千束给我推荐的电影里总是如此。我呆呆地望着她眉毛弯弯的笑靥,竟一时也不知道该回复些什么好了。

“啊!请给我两份铁路便当!”

“谢谢!”

千束的脑回路总是有点与众不同的。

当我还在思索她的话中是否有什么蕴藏着什么深意时,却发现她已经热情又礼貌地向乘务员购买了两份便当。

这大概,便是没有隐意的表现了吧。她并没有在期待着我回应些什么。

其中的一份便当连带着一次性的筷子,都被千束强硬地塞到了我的手上。淡淡的余温从手掌扩散开来,诱人的香气也钻进了我的鼻子里。

现在确实是该吃午饭的时间了。

而那一边,千束的动作真是出人意料得快。当我还在感受着便当的温度时,她已经迅速地拆开了筷子的包装袋。

“这次我们要坐很久的车。所以泷奈,可不允许你再喝果冻饮了呦。”

她顽皮地将筷子对准了我。筷子在虚空中轻夹了两下,也唤醒了我几个月前营救胡桃那次任务的记忆。

“本来就没有带果冻饮的计划。这次的任务,我可没料到会是这样的发展。”

“嗯嗯。出其不意,这正是我想看到的效果嘛。”千束收回了筷子,装模作样地点了点头,“以前的委托,总是让尽心尽力的泷奈桑给一手策划完了。但今天我的委托,你只要好好地跟着我走就绝对没问题!”

紧接着,她又庄严地宣布道:“很好。那泷奈接下来要做的就是——和千束一起吃饭!”

是吗。

我听话地打开了手中的便当,夹起了一片香菇放入了嘴里咀嚼。

铁路便当的味道和我自己做的菜是两种不同的风格,不过确实称得上是美味。有关这一点,我早在几个月的那趟列车上就已经知晓了。

只不过……

“来,泷奈,张嘴——”

那时千束夹着半只水煮蛋向我喂来的样子,却逐渐和我眼前正发生的画面完美重合了起来。

“欸,不是。这次我是有便当吃的。”

看着又一次被她送到嘴边的水煮蛋,我下意识地朝后仰了仰。

“那又有什么关系嘛。”

她一边反驳着我,一边不依不饶地把手中的筷子凑得更近了些。

“我记得很清楚。泷奈说过的,这个水煮蛋很好吃的呦~”

这副我不吃下去就不罢休的模样……真是拿她没办法呢。

我微微张开嘴,任由她把筷子伸进了我的嘴里。水煮蛋的味道同记忆中一样好吃,正如我面前的女孩一样不曾改变。而收回了筷子的她眯着眼睛,显然是一副很满足的样子。

“怎么样,还是很好吃对吧?”

“确实很好吃,只不过……”

又一次被她这样投喂,总感觉有点不甘心。

“只不过什么?”

她歪了歪头,一脸好奇。

我没有回答,只是默默地拣起了一块肉片送去了她的嘴边:“也尝尝我这份里的东西吧,她给你的两份便当是不一样的。”

我本以为,千束会像我一样对送上口的食物有所犹豫。但事实证明,她好像并没有那些过于扭捏的羞涩。

“这次轮到泷奈喂我了吗!好,那我就不客……嗯姆嗯姆,这个超好吃耶!!泷奈,我还要我还要!”

是啊,她可是锦木千束呢。

我不自觉地微笑着,用筷子又夹起了一片肉:“好吃那就多吃点吧。”

她望着我嗷嗷待哺的样子,总让我联想起某些情感热烈又憨态可掬的大型犬。和她待在一起的时候,无论是怀着什么样的心情都能得到治愈。

忍不住变得温柔,忍不住变得率性、忍不住变得更像一个普通的女孩子。

我想,我确确实实是被她改变了。有人可以依赖的感觉,有人可以陪伴在身边的感觉,好像要比我想象中的更令人着迷。

诸多想法,都深藏心底。

我只轻轻地开口说了一句话,却好似用尽了我对其他人所能付出的全部温柔。

“千束。来,现在轮到你张嘴了哦。”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