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雨夜

作者:若生缘
更新时间:2023-01-20 17:06
点击:441
章节字数:390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远方昏黄的路灯光被雨色晕染开,变成了虚幻的圆点。我只手撑着伞,默默地与形形色色的人擦肩。

淅淅沥沥的雨声、雨滴击伞的“哒哒”声、断断续续的交谈声、汽车的鸣笛、清晰可闻的风啸。

被夜雨浸润的世界里很嘈杂,各式各样的声音不绝于耳。

被夜雨浸润的世界也很安静,让我没由来地产生了一种被整个世界所遗弃的寂寞。

这种挥之不去的寂寞感,是出于……

我的脑海中突兀地闪现出某次,曾与她一起从Lyco Reco回家的记忆片段。

千束脚步轻盈,朝我分享着不知从哪听来的、用谐音梗编出的冷笑话。她表情夸张得很到位,遗憾的是笑话本身的笑点实在是太难找了。所以当时的我,并没有很捧场。

就因为这个,千束像个分享在校日常却没有被同伴搭理的赌气小孩一样。趁着我不注意,偷偷摸摸地朝我的屁股踢了一脚后,再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我自然是用狠狠的一脚回敬了她。

其实刚出腿的时候我就有点后悔,因为察觉到自己大概是用力过猛了。即使屁股上都是软肉,我也怕把她弄得太疼。可这一脚踢都已经踢出去了,我也只能硬着摆出一副嫌弃的表情来盯着她。

她不恼。她只是捂着自己的屁股,像个没事人一样蹦哒了两下。没心没肺的笑容看起来不像是有示弱的样子,眼睛里还不加掩饰地流转着令人又无奈又好笑的狡黠。

“泷奈,你好狠的心呐!”

她说。

彼时的她的笑,如同被棒球击中的镜子般散成碎片。温馨的日常回忆,被今天的夜雨摧残着,一点一点地分崩离析。

是啊。

是因为这样人声沉寂的雨夜里,我的身边……缺少了她那熟悉的吵闹声呢。

我如同幽魂般,继续飘荡在这条前往千束家的路上。

时至今日,米卡店长已经不再允许她去Lyco Reco咖啡店上班了。依千束目前的身体状况,已经很难再支持她每天来回往返所造成的消耗。

在医生完全束手无策的情况下,待在家里节约能量已经是穷途末路之下的最优选择了。哪怕她的心脏还能再多利用剩下的电力运转一小时,我们找到解决办法的希望就会更增添一分。

回到了DA的这些天里,我将自己的潜能压榨到了极致。不必要的活动都已舍去,只要是疑似与真岛、吉先生、亚兰机关有关的一切任务,我必定会申请参与其中。就算不休息也没关系,对于任何可能令千束活下去的契机,我都不会放过。

毕竟千束她……已经没有那么多时间可以浪费了。

以前的我从不敢想象,自己居然会这么自然而然地习惯了某个人的陪伴。和我搭档的Lycoris们来了又去,就像是拿无数只相同的鞋子去随便配成一双。无论我被调去哪里,DA的工作总是能照常进行,我也不会和那些搭档有过任何多余的交集。

我从没觉得谁在我心里的地位是特殊的……直到我遇见了锦木千束。那个超级自来熟,又绝不让人觉得讨厌的家伙。

她潜移默化地影响着我,让我第一次萌生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

那是友情吗?

不不不。

是喜欢吗?

好像又不是那么一回事。

还是说……爱?

我不知道……我甚至都不太说得清楚爱究竟是什么。可我的脑海里浮现出的,却尽是这样的词汇。

现在,她要走了。

无可奈何地丢下我,一个人先走了。

明明我并不是一个害怕孤独的人。

明明在没遇到千束之前,那么多年我也都靠一个人熬过来了。

随着雨意渐浓,一把小小的伞渐渐开始遮不住我的全身。雨滴的冰冷不断刺激着我裸露的小腿,而路上的积水也从脚底无情地向上输送着寒意。

是袜子被浸湿了。

但我尚能跳动的心脏,远比不适的体感要更加难受。

呵,还是真奇怪啊……即使是在伞下藏得这么深,我的眼睛也会被这恼人的夜雨所打湿吗?

我加快了脚步,想要从雨中逃离。而千束的“1号藏身处”,也已经近在眼前。即使曾被真岛突袭后,她还是不曾放弃这个温暖的小窝。

“又没人打得过我。”

千束曾自信满满地那么说过。而现在,她不搬走的理由似乎又多了一个。

我还有Lyco Reco的各位,都极力想把千束劝进医院里去住。可她就是死活不肯,就像是我从见过的那些,打死也不去幼稚园的执拗孩。

“病房看着又压抑又有股难闻的味道,外面还都哭哭啼啼的,我才不去嘞!只有我辛辛苦苦布置的小屋,才是最幸福的嘛~啊对了,泷奈!下次从DA回来的时候,要来‘藏身处1号’和我一起,看一整夜千束推荐的超棒电影吗?”

我这就来了哦,千束。

收起雨伞,步入了楼道之间。声控的灯随着我沉重的脚步声,一层一层地亮起。

越是靠近千束所在的楼层,我的脚步就越是慢下来。

是近她情更怯吗?

是吗?不是吧。

我只是无法将“在DA忙碌了这么久,甚至牺牲了最后见你的时间,都没能救下你”这种不甘、这种无能、这种令人绝望的事……

要通过我这个当事人的嘴,去告知已经这么不幸的她。

我做不到……

而且……明明、明明我都这么努力了……

我已经看不清前方的楼梯,只能感觉泪珠顺着我的脸颊滑落。

那些泪滴炸落在地上,已经教人分不清哪些是伞尖点出的雨痕,哪些是我没出息的泪渍。

夜雨……其实也好。

“我的脸被雨给打湿了”,一会儿就这么和千束解释吧。

踏过一级又一级台阶,就算脚步放得再慢,也还是会抵达她的门前。

正如每一个故事,终会有个结局。

我按响了门铃,忐忑地等待着门内人的回应。

千束……她这次见到我,会露出什么样的表情,又会说些什么呢?

我无法平静下我的脉搏。

“啊,泷奈——!你你你为什么这么久都没有音讯?都快寂寞死我了!”

她的话,有可能这么说吧?

还有可能……

埋怨的、生气的、撒娇的……在脑内不断模拟着她的反应,好久好久我才回过神来。房间内并没有传来任何声音,也没有丝毫要开门的迹象。

我心里骤然生出了一种不详的预感。

“千束?千束?”

我更加焦急地猛摁着门铃。

还是没有回答。

我记得……千束和我说过因为她有时会忘带钥匙,所以这里的备用钥匙是在……

跪在地上,粗糙的地面磨得我膝盖生疼。我无暇顾及自己脏不脏,摸到门口地毯下嵌在地里的那把钥匙后,直接破门而入。

“千束!”

无视了空空荡荡的房间,我直奔那堵墙下隐藏的世界。

“千……”

哈啊。

明明在DA训练时都能稳稳地维持住呼吸,现在却喘得这么厉害。

但幸好……

我定定地望着戴着耳机缩在沙发的短发女孩,心中长舒一口气。

千束只是睡着了,穿着睡裙,和往常一样没形象地流着口水。看她嘴角的微笑,像是又做了一个好梦。

多睡会儿觉也好。

毕竟,她再也不适合那么肆无忌惮地四处疯跑了。

空调呼呼地吹送着暖风。而室内却光线昏暗,似乎是经过了特意的调试。电视的大屏幕上投影着叫不出名字的电影,影片的声音却被压得很低。茶几上摆放着一杯助眠的牛奶,她已经喝掉了半杯。

在这样昏昏欲睡的环境里,也无怪乎她睡得这样安详。

正想把电视关掉,却在瞥着屏幕时发现眼前正上演着“两人拥吻”的经典桥段——只不过一人是女孩子,另一人还是女孩子。

我起了些兴致,用遥控器点了下暂停,在详情中看见了这部片子的全名——

《爱人,我终将离开你》。

什么烂片。

我关掉了电视,走到了千束的身前蹲下。如果是以前的她,应该能立即感觉到我的靠近。但现在,心脏缺失的电力已经让她变得太过迟钝。

我静静地看着她长长的睫毛在微光下轻轻颤动,看着她用鼻子缓缓地呼吸。时间仿佛在此刻静止,整个世界就只有我和熟睡的她,在不歇的雨中永恒。

但“仿佛”,终究也只能是“仿佛”。

小心翼翼地摘下千束的耳机,因为好奇她在看电影时还要听的歌究竟是什么,于是把它戴在了自己的头上。温柔又有些伤感的女声,在耳畔轻轻唱着:

【ふたりの想い出かき集めたなら

把两人之间的回忆全部收集起来,

また泣けてきちゃう 寂しさ溢れて

又一次快哭了出来,寂寞满溢。

最後の恋だと信じて願った

我相信这是最后的恋情,

あの日々にウソはなかった

那些过往,绝对不是谎言。】

呼……

现在的我,还真是格外听不得这种歌呢。

摘下耳机,关掉随身听,我把它们轻轻地放上茶几上。这样,再没有什么东西能打搅我抱起她了。

睡在沙发上是不行的,千束。

左手放于千束的肩胛骨下,手指收于她的左腋下,右手则放于腿弯处。我深呼一口气,一把将面前的睡美人给抱起。

她……好像比我想象中的还要重一些。

不过对于在DA饱受力量训练的我来说,这点重量还不算什么。

只是这样抱起千束,她却依然可以沉浸在睡梦之中……该说情况已经糟到极点了吧。

把千束安置在她的软床后,我又偷偷地抹了抹眼泪。还好这一切千束都不知道,不然一直哭啊哭啊的,显得我多像个爱哭鬼一样。

但你应该不知道吧,千束。我的眼泪,不曾为其他人流过哦。

我替她掖好了被子,省得她半夜被冻醒。借着窗外那摇曳的昏黄路灯,我再一次端详着她那甜美的寝颜。

为什么都已经这样了,你还能露出这样的表情呢?

但是我没办法提问,也问不出口。现在我能做的,就只有这样默默地注视着她。

愈发噪杂的雨声,加剧了我内心的痛苦。可竟在这时,我的大脑却不受控制地被点燃,进而产生了一个疯狂的想法。

我想起了刚刚瞥见的那幕电影画面。

我看向了千束那沉睡的、水润的粉唇。

我慢慢地靠近她,她却毫无防备。每离她更近一寸,我的心脏就跳动地更强烈一点。当我们即将鼻尖相触时,心脏更是快要停摆了一样。

我吻了她。

嘴上那柔软的触感几乎让我窒息。

仅仅是几息的时间,我便离开了她的唇。她似乎也意识到了什么异样,无意识地发出了一声“嘤咛”。

我如同缺氧了一般大口吸着气,心跳依旧久久不能平复。随之而来的,是排山倒海般的失落。

看着她现在如此嗜睡的样子,我的泪腺再也绷不住了。而泪水一旦决堤,就不会再停下来了。

我慌忙地逃出了千束的藏身处。我也不清楚自己为什么要如此狼狈地逃开,甚至都不曾亲口告诉她我来过。

但是,千束一定会知道我是来过的。

我抓着雨伞却没有打开,径直冲入了雨幕之中。过路的几个行人,都用惊讶、好奇与不解的眼神打量着我。

我没有理睬他们的目光,只是突然觉得一阵乏力。放空了身体,我不设防地朝着地上汇聚而成的雨流倒去。

痛。

能感觉到背后Lycoris的制服,已经被污水所浸透。我的长发,现在应该已经也乱糟糟的了吧。

但是无所谓了。

我轻轻闭上眼睛,任由今夜的大雨将自己彻底淹没。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