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爱情悖论 中篇之二

作者:somenights
更新时间:2022-08-02 09:30
点击:707
章节字数:553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所以,花音你是已经下定决心要去进修生物医学PhD了吗?”


“嗯,我已经决定好了,而且世界上最大的海洋馆也在那里,一定能看到很多珍稀的水母吧。”


“可以说真不愧是花音吗?”


“嘿嘿~”


“说起来,花音也接收到我们这届花咲川的年级聚会邀请了吧,要去吗?”


“去呀,千圣ちゃん呢?”


“我还不确定,要先看看最近电影宣发活动的行程表。”


“千圣ちゃん是个大忙人啊。”


白鹭千圣一边搅动手边的咖啡,一边温温柔柔的和她最好的朋友聊天。她们之间已有两个月不曾见面,所以这次一定好好跟进彼此的生活状态。


看着松原花音挖了块芝士蛋糕送进口中后脸上幸福的表情,白鹭千圣思绪一转,假装自然地问起:“瑞穗ちゃん是组织年级聚会的人,她曾拜托过我试着去联系纱夜ちゃん,但是我是到最近才知道纱夜ちゃん半年前就回国了,而且也不知道她目前的联系方式,话说瑞穗ちゃん有拜托过花音吗?”


“呼诶?瑞穗ちゃん倒没有跟我提起过。”松原花音用勺子戳了戳脸,“不过......我想我应该可以帮千圣ちゃん向纱夜ちゃん传达聚会邀请。”


如果白鹭千圣有条尾巴,那此时一定高高翘起了。


“哦?我都不知道纱夜ちゃん跟花音还有联系呢。”


“不是啦,是......是纱夜ちゃん同千圣ちゃん你一样也是医疗中心的会员哦,纱夜ちゃん的私人医生就是我的导师。”


“怪不得呢,半个月我曾在一次宴会上碰见过纱夜ちゃん,她现在看上去似乎身体欠佳,确实是要多多关心健康。”


松原花音眉头却有些蹙起,不由停下了进食的勺子,无意识地用其慢慢压着盘子里的蛋糕碎屑。


“怎么了吗,难道纱夜ちゃん的身体有什么难言的重疾吗?”


“这......也不是啦。”


“哦?难道花音不愿意告诉我吗?”


松原花音和白鹭千圣是从高中时期就十分亲密的朋友,其间无所不谈,推心置腹。在松原花音面前,白鹭千圣可以卸下身上种种身为“国民情人”的艺人包袱,清清爽爽的当回“白鹭千圣”自己。


松原花音的确是觉得她和白鹭千圣间并不会有所谓秘密可言,但这是属于冰川纱夜的私事还是让她有点难为情。


但千圣ちゃん又用这么真挚、令人怜爱的目光看着她的话......


“好吧......其实纱夜ちゃん在我们医疗中心正在进行信息素惰化。”


“信息素惰化?”


“就是指在不切除Alpha颈后腺体的情况下,麻痹腺体使它失去正常功能,不能对外界Omega信息素作出被动反应。”


“还能有这样的事?”


“这也是近几年才从国外引进的技术,但现阶段还是对身体损耗极大。”松原花音语气有些郁郁,似乎是为了向白鹭千圣解释为何冰川纱夜看上去身体亏损,“我的导师其实很不赞成纱夜ちゃん再继续进行这个手术,Alpha颈后腺体本就是身体内分泌系统的重要一环,再多进行几次惰化手术,到最后身体的免疫系统可能都会崩溃。”


尽管白鹭千圣事先对此事已有些猜测,但当松原花音把事实原貌告诉她的时候,她还是不免感到震惊。


这个对ABO世界抱以失望的女子,竟然能为了她心中期许的面貌做到如此地步吗?


哪怕是以自己的身体和性命为代价?


她作为Omega尚且只是用抑制剂作为消极对抗手段,但没想到冰川纱夜却在这条道路上走得更远,到了有些极端的地步。


其实白鹭千圣比谁都了解松原花音,花音是个不擅长拒绝别人的孩子,但她永远保有她的底线和准则,即使白鹭千圣是松原花音最好的朋友,对于泄露她人秘密这件事松原花音本不会做。


但秘密的主人公和泄露秘密的对象此时都面临着类似的困境......


这是顺水推舟。白鹭千圣明白的。


白鹭千圣和松原花音彼此心照不宣。




......




藤原樱子签售会现场。


白鹭千圣足足提前了一个小时赶到目的地,她用帽子眼镜口罩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坐在属于她的座位上。


从会场里尚还一片稀稀落落,等到一个小时后几乎座无虚席,白鹭千圣右手旁一直空着的位置终于迎来了它的客人。


这位踩点到达的人手挽长风衣脚踏皮靴,身上似乎还带着室外的寒冷,坐在她身旁的白鹭千圣隐隐能闻到从右手边传来的不知是香水还是体香的淡雅芬芳,令人感到惬意舒适。


或许,这股香只是名叫“冰川纱夜”。


白鹭千圣突然想起这又是一个冰川纱夜自高中后七年以来的变化。高中时哪个花咲川的学生不知道风纪委员的身周总是弥漫着厚重的信息素屏蔽剂的味道,那股强烈的人工味道让本就严厉冷淡的风纪委员愈发显得不近人情。


但是曾对冰川姐妹过往隔阂有所了解的白鹭千圣知道,冰川纱夜即使总爱板着她本是隽美清雅的脸,气质也有些清冷生硬,但其实内心世界的感情色彩十分丰富,甚至到了纠缠绕结的地步,是个会想很多的孩子。自尊心有时让她很要强,但自卑感有时又使她显得脆弱。


现在摆脱了信息素屏蔽剂的冰川纱夜身上散发出来的味道的确更加自然,恰好与她如今消去了几分冷厉的气质外貌和谐融为一体。


剧场里,藤原樱子签售会已经开始,台下的书友们根据座位编号排队上台与藤原樱子握手签名。


签售会同时也是书友们的讨论会,此时台下各处都响起或高或低的交谈声。


“好巧呢,纱夜ちゃん。”


冰川纱夜之前并没注意到坐在她旁边的是一位认识的人,此时陡然听到一道温雅的声音,不免眉头高挑惊讶地转过身:


“白鹭さん?”


“是我。”


白鹭千圣摘下墨镜,将口罩往下扯了扯,可以看到她的几缕灿金色的发丝被压在帽檐下。


“那的确是很巧。”冰川纱夜笑了笑,“从上次白鹭さん对作品的解读就可以看出你似乎对藤原樱子颇为赞赏,只是没想到你会抽时间来这次的签售会。”


白鹭千圣明白冰川纱夜的言外之意,现在她的确正处于繁忙的电影宣传期中,每天的行程表都排得非常满。只要是稍微关注过一些媒体新闻的人,没有谁会不知道当下炽手可热的国民艺人白鹭千圣在此次新作中化身热爱冒险的精灵,即将踏上一段魔幻之旅。


“我可是特意为这场签售会推空了今天下午的时间,毕竟这里有更加吸引我的事呢。”


“看来白鹭さん真是藤原樱子的忠实铁杆粉丝。”


白鹭千圣抬手微掩了声轻笑,似乎觉得冰川纱夜的说法很有趣。


“那么,纱夜ちゃん,继续跟我说说你对藤原さん作品的看法吧,上次我可是很遗憾没能听到你的完整见解呢。”


“诶,上次......”


冰川纱夜眼睛往下一瞥,回想起她当时差点在白鹭千圣面前语气失控,不禁脸上有点发热。


“好吧,白鹭さん,如果真的要让我说实话.......”冰川纱夜顿了顿,转而眺望起剧场台前排成一列的队伍,似乎脑海中正在组织合适的措辞。


        “我其实一直为此很困扰......在我们的世界里,人类足足花了数万年才从茹毛饮血的原始人时代进化到今天,从结构单调的氏族部落演变成如今蕴含语言、文学、艺术、宗教、国家等意识形态的的多元社会......”


冰川纱夜唇瓣张张合合,原本清质的声线好似染上了几分难言的感性。


“当我们终于从精神世界里的一片荒芜走到后来的百花齐放,我们的肉体却可悲的一直被困在了最初停滞不前,信息素是‘永不出错’的定义Alpha和Omega们肉体的唯一凭证。”


“可是我在想,定义我们身份的究竟应该是外在的容器,还是容器内的盛物呢?”


白鹭千圣明白发出疑问的冰川纱夜并不需要她来作答,因为冰川纱夜的内心早已经有了她自己的答案。


冰川纱夜沉默了几秒。


“我从小便知晓我与日菜的不同,她是个期待惊喜、向往奥秘的孩子,而我则更倾向把控有规律的现象,去理解那些可以被理解、具有理性的事物。”


“但是,后来我分化成了Alpha......”


“你能够想象这对我的人生造成了多么巨大的影响吗?从分化的那一天起,我这个人就仿佛被劈成了两半,一半叫作‘冰川纱夜’,一半叫作‘Alpha’,这两者之间不能互相理解,更做不到互相接纳。”


“所以,藤原樱子的作品里所构想的并不依靠碾压一切的信息素,只凭借后天的吸引力也能擦碰出爱情火花的世界,让我无比惊羡,尽管都说‘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但悠太和直美在初见的那一晚经历了多少富有哲理和见解的人生谈话,仿佛一生的浪漫都在那一夜被抽光,以至于后来九年的生活磨砺也不能让他们忘却那一晚,是这种程度的感情......”


“相比只是因为信息素的匹配度高而无意识发生亲密关系,然后由别人告知我那就是属于我的‘爱情’,反而是藤原さん构筑的世界更能让我去理解、触摸和感受,因为那里代表的不仅仅只是爱情或者某一种感情,而是我所期许的人性与人格的真正体现。”


白鹭千圣静静听着冰川纱夜缓缓讲出她的所思所想,这期间她随着她语气的起伏,时而点头认同,时而应声接受。在冰川纱夜投来寻求回应的目光时接住她,又在冰川纱夜的目光放远时陪她一起眺望剧场里的每一个角落。


然后,她问出了最后一个问题:


“你认为藤原さん笔下的男女和我们世界中的Beta有区别吗?”


冰川纱夜无声笑了笑,然后道:“尽管我无比希望我的性别是Beta,但我得说Beta和单纯的男女仍然区别很大,我们这个世界已经被ABO的理论教化浸透了,人们首先是Alpha、Omega和Beta,然后才是男与女,没有信息素存在的Beta间的爱情并不会被主流文化去褒扬和美化,明明Beta占据全世界百分之九十的人口,她们却依旧是社会里的边缘群体,甚至就连她们自己的意识形态里也接受了她们是‘工蜂’的角色,所以我说我们眼前这个ABO社会是有缺限的,与藤原さん设想的只有男与女的世界不一样。”


白鹭千圣沉默了半晌。


世间所有的偶遇都是蓄谋已久。


在与松原花音那次的谈话后,她便开始精心策划这场“偶遇”。金融领域和娱乐圈并不是没有业务交际,哪怕是作为高中同学,她们之间也会有更多别的见面场合,但白鹭千圣认为她和冰川纱夜间再不会有比藤原樱子的签售会更加适合的“偶遇”场所了。


她来此就是为了寻找那个特别的答案,而此刻,她终于找到了。


“纱夜ちゃん,我有一个请求,或许你能够答应我吗?”




......




冰川纱夜走在酒店的走廊上,为了此行她也像上次白鹭千圣一样将引人注目的头发藏进深色针织帽内,还同样戴了个黑色口罩。


毕竟,她是来这帮助国民艺人白鹭千圣度过发情期,如果被拍到那可就不好了。


“2508......是这间么?”冰川纱夜拿出口袋里的房卡作对比。


确认正确的房间号后,冰川纱夜刷开房门,利索地闪身进去。


室内的换气扇发出低低的工作声,看来白鹭千圣也已经到达了。


冰川纱夜脱下厚重的大衣挂在门口的衣帽架上,然后扯下针织帽让一头柔顺的碧色长卷发披肩而下。


她走到卧室门口,礼貌地敲门。


“白鹭さん?”


“请进。”


但冰川纱夜进入卧室后却吓了一跳,房间内浓郁的小苍兰信息素铺天盖地像是要淹没了她,饶是她已经接受过信息素惰化手术,也被房间内浓度极高的高等级Omega信息素弄得有些不安。


“抱歉,白鹭さん,我应该更早过来。”


此时空气中汹涌的小苍兰信息素源头从宽大的双人床上探起头,白鹭千圣原本晶莹剔透如紫宝石般的双眸已经被情欲熏成了浓郁的紫,傲人的灿金色头发也湿成缕缕粘在酡红的脸颊旁。


“不用抱歉,你过来吧。”


冰川纱夜当然不用感到抱歉,因为她们此前约定的就是这个时间,是白鹭千圣掐准她的发情期提前一天到达酒店,然后让她的信息素彻底盛满这个房间。


冰川纱夜感觉她再在这个房间里待下去,可能会不太妙,于是她快步走向床边,像她一个月前操作的那样,将白鹭千圣翻过身,撩开她颈间的长发,然后附身轻咬住那块肿胀的腺体,注射进适量的Alpha信息素。


就在微弱的雪柏木信息素出现的那一瞬间,灌满整间的小苍兰信息素几乎要沸腾了。


白鹭千圣可以感受到可口的Alpha信息素正于她的腺体部位向四周扩散,她难耐地仰起头,尽管冰川纱夜双手已经离开不再碰她,她还是控制不了越来越激动的喘息。


“好了,白鹭さん,我就在隔壁房间等待,有事便短信联系我。”


冰川纱夜现在只想快速离开这个房间,她隐隐约约感觉到她正在逼近一个危险的阈值,本来已经被深度麻痹的腺体竟然有复苏的迹象。


“过来......我有话......要对你说。”因为喘息,白鹭千圣连短短的一句话也说不好。


“什么?”


冰川纱夜毫无防备的将耳朵靠近枕边。


白鹭千圣瞧见那人微微泛红的耳朵,不禁笑哼了声,它的主人还没意识到它已经开始显现出一些生理特征。


“再近些。”


冰川纱夜虽然疑惑什么话需要靠这么近来说,但还是顺从地靠近过去。


此时两人之间已经是相当暧昧的距离。


然后......


白鹭千圣突然抬头狠狠地一口咬住近在咫尺的Alpha颈上腺体,瞬间注射进足以使世界上所有的Alpha都疯狂的高等级小苍兰信息素,然后趁着冰川纱夜吃痛发愣间,一把把她拽进床铺压在身下。


看着身下那张细致如画却呆愣住的美丽脸庞,白鹭千圣轻笑了声,好似胜利的征服者在品尝美味猎物前的赞叹。


她俯下身伸出粉舌舔了下冰川纱夜的眼睛,白鹭千圣非常喜欢这双眼睛,它们在阳光下本该显现出耀眼的金碧色,此时在昏暗的房间内反而像是温润的翡翠。


此时那双眸子里杂糅着不理解和一片混沌,这是因为眸子主人的身体内正经历着剧烈的变化,属于Alpha的本能正在过量的顶级Omega信息素的攻击下开始苏醒,那瞬间的冲击足够把她意识都冲散。


白鹭千圣感受到一个灼热硬挺的东西正顶在她的腹部,她终于如愿以偿,快乐地捏了捏冰川纱夜的脸庞:


“正是因为纱夜ちゃん是如此的令人中意,我才不能放任纱夜ちゃん就这么破坏自己的身体,然后走向死亡。”


“放心吧,你所恐惧的另一半像是‘野兽’的自己,就由我来驯服。”



PS: 文中涉及的《日出之前》和《日落之前》出自The Before Trilogy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