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爱情悖论 中篇之一

作者:somenights
更新时间:2022-08-02 09:07
点击:758
章节字数:720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上午九点。


白鹭千圣不情愿地睁开双眼,紫宝石般剔透的眸子里掩藏着疲惫和复杂,而后慢慢从被她弄的一片狼藉的床铺中坐起身。


揉弄着太阳穴,白鹭千圣轻叹了口气。


她昨夜睡得很不舒坦——


在她那该死的腺体终于品尝到它最中意的信息素后,以往空窗期里没有好好打理的欲念像是报复她似的,那股来自身体內处、刻在基因里的汹涌渴望促使她根本停止不了抚慰自己,她的腺体依然叫嚣着让她把客厅里的Alpha唤进来吞腹吃掉,但白鹭千圣的自尊心绝不会允许她这么做。在一次又一次地攀上高潮后,欲念直至深夜才有所缓解,然而缓解却不等同彻底消灭欲望,就连后来昏昏入睡后的梦里也不安稳,梦中尽是一些疯狂**的画面......而更令人难堪的是,那个在梦里被她骑在身下操弄的性幻想对象正是那道雪柏木香信息素的主人,那位看过她一生中最不体面的姿态后却淡然离去的冰川纱夜。


白鹭千圣掀开被子,看着泥泞不堪的下身,心情跌到了最低谷,随手抽了几张床头纸巾草草地拭去腿间黏腻后,翻身下床赤着脚走向卧室的洗手间。


待一切清理完毕后,白鹭千圣捋了捋吹干后有些蓬松头发,熟练地用一截白色丝带在脑后束起一股,轻吐了口气,推开卧室门走进客厅。


不出意外的,白鹭千圣在客厅看到那道碧色的女子身影。


在客厅中坐了一宿的人听到开门声,转头看向卧室方向,她金碧色的眸子克制礼貌地上下观察了遍白鹭千圣——此时的白鹭千圣已经已经重新戴上了她身为完美艺人无懈可击的面具,即使身着淡色浴袍,也难掩从内而外散发出来的光芒。


于是冰川纱夜轻声开口道:“白鹭さん,早上好,看来你已经解决问题了。”


白鹭千圣内心翻了个白眼,脸上神色却不改,浴袍下白皙紧致的小腿迈动间走向客厅的主沙发坐下,而后自然交叠起双腿。只有她自己知道她的腿心依旧在难耐地跳动,她郁闷发现,在看到碧色长发的严肃美人后,昨夜梦中的一些情色画面开始不受控制的在她脑海中来回闪现。


白鹭千圣第一时间并没开口说什么,只是静静看着冰川纱夜。相比冰川纱夜之前礼貌的暗中打量,白鹭千圣的视线可以说是肆无忌惮。


渐渐有些扛不住那仿佛审判的目光,冰川纱夜的身躯似乎不自然起来,她垂下双眼避开和白鹭千圣直接对视,把原本平摊在膝盖上的书籍轻轻合上,悄然挺直了坐了一夜后有些酸痛的背脊。


冰川纱夜的小动作自然逃不过白鹭千圣的眼睛。


白鹭千圣内心此时不禁有些感慨,七年的时光或许是改变了冰川纱夜很多,但她的一些本质仍然还在,她依旧如同过去的高中风纪委员般奉行礼仪和规矩,好比现下,极有分寸地守候在属于客人的侧手单人沙发,一坐能坐一宿;又比如昨夜,她明明已经允许她以Alpha的身份上她的床,但这人却仍抱守着尺度——妥当地抱起她,妥当地让她翻身露出后颈,妥当地注进信息素。若不算后者,冰川纱夜对她的物理接触甚至连白鹭千圣以往的宴会拍档都比不上。


白鹭千圣瞥了眼冰川纱夜腿上的那本书,正是她昨日在餐桌上看到的藤原樱子的新作,《日落之前》,同时也是《日出之前》的续作。


白鹭千圣回想起昨晚在走廊上碰到冰川纱夜时,她手里似乎也正是握着这本书。


于是她思考了片刻,终于开口道:“那么,悠太和直美如约在京都重逢了吗?”


冰川纱夜怔了下,微微张开双唇,一声困惑的“诶”即将脱口而出。在方才紧张的等待时间里,她设想过白鹭千圣或羞恼、或冷静的开场白,但绝没预料到白鹭千圣会转而询问起藤原樱子さん笔下的角色和剧情。


她沉默了几秒。


“......不......不过悠太和直美后来的确重逢了,只是并不像约定那样半年后于京都重逢,而是过了整整九年,在悠太的东京站签售会上。”


而后冰川纱夜似乎感到有所不妥:“抱歉,白鹭さん,我刚刚稍微向你剧透了。”


但她又转而轻声赞叹道:“第二部确实和第一部一样精彩,甚至犹有过之,悠太和直美经过了九年的成长再次相遇后的化学反应依旧令人惊叹,藤原さん在人情世故方面的造诣的确深厚。”


藤原樱子,一位冷门的幻想小说家,在《日出之前》里她便构想了个世间不存在ABO之分,只有“男性”和“女性”存在的虚拟世界。不过与其说藤原樱子是个幻想小说家,倒不如说她是个典型的浪漫派,《日出之前》便是个精湛的爱情故事:故事里悠太和直美在火车上不期而遇,两个年轻人素不相识却令彼此怦然心动,他们在京都共度了一个美好的夜晚,但在日出之前,出于种种的不得已,他们不得不和对方告别,两人相约半年后一定要在京都重逢。


白鹭千圣曾逐字逐句阅读《日出之前》不下十次,这本书不像是传统的记叙性故事,而是通篇的对话,白鹭千圣作为演员在阅读的时候,两个角色之间的交流——伴随着他们迥然不同的世界观碰撞与融合——就仿佛电影般在她的脑海里上映,其中蕴含的哲理与世故甚至比主角间的爱情还要吸引人,这本书可以说是深受她的喜爱。


白鹭千圣发觉在她提到《日落之前》后,冰川纱夜的话语比预料中活跃了些,脸上也开始浮现出明显的变化,原本端正到一丝不苟的静美面庞此时泄出一些私人情绪。


“说起来,藤原樱子さん笔下的男女,他们的爱情诞生于精神层面上的高度交融和学识认知方面的互相倾羡,于我们所处的这个标榜信息素匹配程度决定真爱与否的世界来说,真是令人惊异又予人震撼呢。”


白鹭千圣一边缓缓说着,一边仔细观察冰川纱夜脸上的神色变化。


比起昨晚发情期失控丢尽体面,然后无论怎么开场都会处于劣势的尴尬局面,白鹭千圣显然更喜欢掌握主动,像阅读对方一样揣测出她们的所思所想,而她方才有意提出对藤原樱子作品的主观评价,就像是用一张试色纸,去试验冰川纱夜的反应。她隐约感到,或许她能借此窥探到这位表面上并不热情,甚至相当冷淡的高中同学的内心世界一角。


而现在,白鹭千圣很满意对面那张清丽面容上所出现的表情——


此时碧发丽人眉头微微皱起,双眸眨动间,让人不由联想到平静的碧湖上泛起涟漪,就连原本有些苍白的面庞上也爬上些许红润。


之前白鹭千圣的话仿佛导火索般点燃了一些久久埋藏在她心里的思考,那一瞬间她似乎有很多话想说,但最后她只是语气缓慢却又隐隐咬牙切齿地说:


“何止是令人震撼,我们这个有缺陷的社会简直令人恐惧,想想吧,Alpha和Omega们......”


叮叮,叮叮。


门铃声虽然悦耳却劈断了冰川纱夜后面的话。


在叮咚声中,被掐断话语的冰川纱夜有些怔然,后知后觉她方才已多言了——对方还并未与她相熟到可以在其前随意发表她那些批判。


于是她抿了抿唇,转而站起身来主动向白鹭千圣提议:


“我去卧室里等待?”


“不必,你就留在此处,是我的经纪人来了,她知道我们的情况。”


白鹭千圣站起身来准备去开门,内心有些遗憾方才无下文的交谈。


冰川纱夜张了张口,但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重新坐了下来。


经纪人进门口后颇为热络地招呼着,手里还提了两份食盒,显然早有准备,只是冰川纱夜总觉得经纪人频频瞄向她的考究目光,像是在看什么稀奇动物。


“千圣ちゃん已经与我沟通了事情的经过,这次真是多亏冰川さん帮忙啊,我让酒店打包了一些早餐,想必你也饿了,一起来吃吧。”


冰川纱夜确实感到饥肠辘辘,也知道经纪人邀请自己进餐后肯定还有别的话要说,于是也不推拒,与白鹭千圣一样掀开了食盒开动筷子。


食盒里是清淡的菜粥和几样精致的糕点,都还温热着。


进食的过程中两人都不再言语。


经纪人耐心地守候在一旁。


待两人吃个七七八八放下餐具后,经纪人轻轻嗓子佯嗑了声,恰到好处地搬出之前早已打好的腹稿:“首先,我代表我们团队再次感谢冰川さん的诚心相助,千圣ちゃん在特殊时期里发生失控,让这种事发生是我们的疏忽,幸好在关键时刻有冰川さん在场......”


白鹭千圣适时的接上话题:“我才是更应该亲口感谢,纱夜ちゃん,谢谢你。”


说着白鹭千圣朝冰川纱夜抿了个感恩温和的笑。


她在第三人在场时终于可以不尴尬地说出感谢的话,虽然她仍有些腹诽冰川纱夜抛下一个对其发出邀请的发情期Omega让她独自处理性欲——毕竟她也从来不是什么保守的人,即使平白记上一笔风流账,反而是求欢被拒更令她觉得打击丢脸——不过也的确得承认,冰川纱夜的做法帮她规避了可能被永久标记的风险。


“我本就与白鹭さん相识,这是我应该做的。”


“不不,冰川さん请一定让我们想个方式表达感谢,不然我们实在难以心安。”经纪人受宠若惊般的连忙摆手,但之后语气又倏然一转,再次变得诚挚道,“此外另一件事是,我们也恳求冰川さん可以替我们保守这个秘密,你知道千圣ちゃん所从事的工作十分需要她保持正面良好的大众形象,而因为发情期失控差点引起公共骚乱这事......”


“不用担心,我理解的,事实上,我与白鹭さん昨晚只是在走廊上‘碰巧相遇’,然后‘寒暄’了一会,对吗,白鹭さん?”冰川纱夜微微转身,向白鹭千圣温和问道。


白鹭千圣也十分自然地接过冰川纱夜递来的球,轻弯了眼眸笑着点头。


经纪人左右看了看两人对视的和谐融洽局面,有些讶异竟如此简单地解决了问题。虽然在来之前,以她所掌握的外界对冰川纱夜的评价,便有预想冰川纱夜绝不会以此事作为要挟谋取利益,但冰川纱夜方才巧妙又不失风趣的应对,很难不让人在内心对冰川纱夜加重几分钦服。


果然不愧是近年来声名鹊起的风险投资人呐,与各色人马打过交道的经纪人暗暗想着。


很多人都以为在风投领域内驰骋靠的是狼性和敏锐的洞察力,殊不知恪守原则、绝不因眼前诱惑而随意抛弃制定好的长期计划才是在投资届长盛不衰的根本原因。


“如此,我想我该离开了,助理正在楼下等我,谢谢早餐款待。”冰川纱夜低头看了下表,适时提出告退,然后又补充道,“白鹭さん,下次我再向你赔罪。”


待冰川纱夜的身影消失在关上的门后,经纪人咀嚼起冰川纱夜最后的话,感觉似乎有哪里不对劲。


“赔罪?赔什么罪,千圣ちゃん你虽然相貌气质皆佳,但我瞧冰川纱夜也是个不可多得的气质美人,你们之间谁占谁便宜还不好说嘞。”经纪人开玩笑揶揄道。


白鹭千圣此前只对经纪人说过是冰川纱夜帮助她度过了发情期,但并未详细言明中间过程。


当然现在白鹭千圣也不会对此多作解释,只鼻间轻哼了一声。


经纪人见此“大惊”:“难道是她的标记程度太深?!千圣ちゃん你之前短信里不是说几天就可以消退吗?”


“不是。”


“那......难道是她昨晚不知轻重弄疼了你?”说着经纪人就伸出手要检查白鹭千圣身体上的痕迹。


“当然也不是!”白鹭千圣没好气地拍掉经纪人的手,“好了,我现在要回家了,开始享受我的七天另类假期。”


经纪人收敛了点点头,然后翻出日程表,按照程序在放假前预先交代白鹭千圣休假后的工作。


白鹭千圣一边听着一边应声。休假回来后她就要迅速投身剧组,不过至多再用一个星期补拍些镜头,她的那部电影就可以杀青,之后便是按计划配合电影宣传和Pastel*Palettes的团队回归。


“最后,提醒你一声,我已经帮你预约了半个月后的体检,我们必须要想办法解决你发情期的问题,发情期失控这种事决不能再发生第二次。”


这次白鹭千圣沉默了片刻,但最后还是颔首表示接受。


她已经依托抑制剂“假冒”Beta活了三年,本以为可以永远这般下去,但上天仿佛与她开了个玩笑,她的身体耐受性竟是如此脆弱,如今已不再允许她继续目前的生活方式。昨夜的失控大概便是她的基因和肉体对她发出的警告,这次势必要将她掰正回到自然规律上。


是呀,既然她承了Omega的好,事业和演技都因此不同凡响,那也该是她受Omega的不好,困囿于这副皮囊的原始欲望。


白鹭千圣此刻突然想起刚离开不久的冰川纱夜,这个似乎同样对ABO世界持悲观态度的Alpha,昨夜却在她信息素的逼迫下仍然冷静自若......


她到底是如何做到的呢?


其实,在白鹭千圣的内心深处,她清楚地明白她认为昨夜十分丢脸的真正原因,并不仅仅是她明明作为顶级Omege却遭到求欢被拒,这只是安慰她自己的场面话;真实的原因是在当时那个混乱的场面,冰川纱夜却仍旧能保持住她理智的“人性”,两相对比下,愈发映衬出她的原始“兽。性”是那么粗鄙不堪。


如果下次见了面,一定要好好问问她,问她究竟是如何做到抵抗住Omega的信息素。




......




“白鹭さん,你得知道在这个世界上不可能有Alpha能做到抵抗住你的信息素,你的Omega信息素等级之高、侵略性之强是我生平仅见,而且根据遗传学来说......”


“总之,只要白鹭さん愿意,没有哪个Alpha会不臣服在你的信息素之下,在其中挑选个你中意的,往后的发情期还是尽量少用抑制剂。”


白鹭千圣面无表情地听着私人医生手攥她的体检结果苦口婆心地劝,医生尤其在“尽量少”上加重语气,要不是以白鹭千圣的身份和地位并不是谁都可以随意教她做事,私人医生恐怕都要直接痛斥命令她“赶紧找个Alpha活命吧!”


私人医生又开始了他长篇大论的遗传学说,白鹭千圣一边听他滔滔不竭,时不时配合回应一两句,一边内心却在琢磨另外的事。


的确,按照生物遗传学的逻辑,生物为了让自身基因在自然竞争中生存概率更高,越是高等级的Alpha,易感期越是容易被触发,甚至是低级别Omege的信息素也能对高等级Alpha造成影响。通俗点来讲,仿佛Alpha这个性别的潜意识里就在鼓励高级Alpha不停地“播种”、“广撒渔网”,以此来占据生存竞争中的优势。


而Omega则不尽相同,来源于Omega怀胎十月的独有生理特征,怀孕相比射精是时间周期更长、投入成本更高的一项基因传承活动,所以与“广撒渔网”的高等级Alpha相反,Omega在怀孕前对Alpha的资质甄选更加挑剔,所以相应的,越是高等级的Omega越难被低级Alpha的信息素影响。


除了能够保持冷静理智外,甚至还能形成生理压制,譬如说白鹭千圣以往还不常用抑制剂的时候,就嗜好在床上用她顶级Omega信息素压迫Alpha,抖S般的欣赏那些Alpha即使已经憋得满脸通红也根本射不出来的窘样。


那么,如果按照遗传学的逻辑延伸,在高中时白鹭千圣曾被冰川纱夜的信息素诱发得进入亚发热状态,这便说明她的Omega信息素恰好遇上了与之匹配的高等级Alpha信息素,进而向她的身体发出讯号去主动猎捕那位Alpha的基因,以此来保证高质量后代。


这也是为什么白鹭千圣实在想不通冰川纱夜作为一个与她级别对等的Alpha,在半个月前的那个夜晚竟然能做到对她的信息素视若无睹。按理来说,冰川纱夜就应该像她在高中图书室仅是被一个普通Omega就能引得发狂一样,变成彻底失去理智只剩交配欲望的野兽才对。


私人医生终于结束了他一大通的道理和说教,他怀着紧张的心情,用希冀的眼神望向对面的白鹭千圣。


“好的好的,我明白了,我会听取你的意见,去寻找个适合的Alpha。”


白鹭千圣看着私人医生一副自己不答应下来,就不让自己走的样子,只好温声向私人医生保证。


“如果你能和解那真是再好不过,你的身体真的不能再承受抑制剂的负荷了。”


医生终于松了口气。


白鹭千圣的内心却轻叹了口气,其实她对找个Alpha伴侣这事并不是万分抗拒,否则她以往也不会有过几段和Alpha的亲密关系。


她只是......


只是有的时候她也想要证明些什么罢了,证明她除了是个Omega之外,还有独属于“白鹭千圣”本人的内在。


只可惜才不到三年,她就要向命运屈服。


“那么医生,我们下次再见。”


“慢走,我们下次再见面时就该开始管理你的暂时标记了。”


医生向白鹭千圣眨了眨眼。




......




白鹭千圣退出她的私人医生办公室,站在走廊上四处望了望,在考虑是该回家休息还是约朋友出来逛逛,她的电影两天前正式杀青,但在开始电影宣传前还有段空闲时间。


现在想起来她已经快两个月没见到松原花音了,而松原花音正好就在这座高级医疗中心作为助理医生工作。


正在思忖间,白鹭千圣突然瞥见一抹碧色拐进走廊尽头的一间房间。


那抹碧色分外眼熟,是她常见的冰川日菜的发色。


只是,那道身影好像并不是短发......


鬼使神差的,白鹭千圣踱步到那个房间门口,此时门已被关上,白鹭千圣看了眼旁边的牌子,上面写着:Alpha信息素管理室。


是冰川纱夜吗?


但冰川纱夜会来这里,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这座高级医疗中心的服务对象就专门针对权贵Alpha和Omega。


白鹭千圣想了想,从包里掏出手机,给松原花音发了条短信:


“花音,我今天刚好来医疗中心了呢,我们下午一起吃顿饭吧?[heart]”


然后,白鹭千圣寻了个离此间不远的长椅上坐了下来,待坐下查看手机时,松原花音已经回复了消息。


“嗯嗯好的,千圣ちゃん,我下午四点下班。[love]”


白鹭千圣看着手机屏幕笑了笑。


她拉紧了脸上的口罩,并压低头上的棒球帽,倚靠在长椅上等待着。


还没等到松原花音下班,倒是那抹碧色的身影先从Alpha信息素管理室走出来。


从白鹭千圣所在的长椅位置能够看到从室内走出的人的正脸,果然不出她所料,那人正是冰川纱夜。


只是她怎么回事......


白鹭千圣皱起眉头,冰川纱夜的脸色竟然比宴会上时还要苍白,她印象里匀称修长的身段此时更显羸弱,若没有护士搀扶,她恐怕要随时摔倒一样。


冰川纱夜到底在里面经历了什么?


白鹭千圣内心升起一团疑惑,但她并没有跟着冰川纱夜离开这层楼,而是坐在长椅上继续等待松原花音。


半个小时后。


松原花音站在楼梯口向走廊里眺望,在看到长椅上那个娇小身影后,加快了脚步走了过来。


“千圣ちゃん,好久不见!怎么不去休息室,坐在这里等待呢?”


高级医疗中心当然会给客人提供舒适的休息区。


“因为休息室里人太多,怕被认出来嘛。”白鹭千圣扬起温和的笑容,和好久不见的挚友来了个拥抱,“这么久没见,我可是有好多问题想要问你呢。”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