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爱情悖论 下篇(完结)

作者:somenights
更新时间:2022-08-02 10:09
点击:6230
章节字数:908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安妮作为冰川纱夜的特助,她可能比冰川纱夜的亲人还要了解她平时的生活节奏——冰川纱夜信奉工作与生活的平衡,一方面她在工作中遵守一丝不苟、甚至严谨到有些神经质的准则态度,但她在空余时间里,却意外的会用音乐和美食来调节情绪和压力。


安妮曾不止一次替冰川纱夜去乐器店取回保养好的吉他,也不计其数地帮她捎回快餐店的汉堡薯条——是的,像其他了解冰川纱夜的饮食倾好的人一样,安妮也惊讶于严于律己的冰川纱夜竟然对垃圾食品情有独钟。当然,除了喜爱油炸食物之外,冰川纱夜也很享受在羽泽咖啡店品尝一杯浓香意式的静谧午后时光。


这就是安妮所了解的冰川纱夜,与世界上绝大多数把“性”当作重要娱乐方式,甚至人生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的Alpha和Omega们不同,“性”这个字眼似乎完全和冰川纱夜不相干。


“每次遇上发情期就放假七天,一年便是休了八十四天,多少的时间因此被浪费了,这可真是创造负价值的绝妙事情呢。”


安妮清晰地记得冰川纱夜对另类事假作出过的评价,和她反讽时的冷淡轻蔑语气。


安妮印象里的冰川纱夜就一直都是清清冷冷的,“静”与“理”是用来形容她的最恰当的两个字,放纵沉浸在信息素狂欢的确和冰川纱夜一贯的面貌风格不符,所以她其实能理解冰川纱夜在一众对疯狂交配趋之若鹜的AO中成为一个异类怪胎。


只是戏剧化地,世间的有些人与事,即便有着长年累月的惯性积累,但当故事开始正式翻页时,便会命运般地迎来改变。


安妮作为几乎与冰川纱夜形影不离的助理,最近她敏锐地发觉冰川纱夜一向固定的生活节奏开始出现错拍。


譬如说,冰川纱夜有时会向司机要来车钥匙,下班后独自驾车离开;或者,往常无比看重会议的冰川纱夜现在竟然会蹙着眉头暂停会议,出门去接以往绝不会去接的电话;更甚者,一向对AO闲聊时的荤话不假辞色的冰川纱夜今天竟然因为办公室一位火辣Omega的大胆言语而耳尖泛红了......


安妮相信她自己的眼睛,她的上司那时绝对红了耳。


那位Omega同事当时怎么调侃自己的配偶来着?


说什么“束缚”,还有什么“强制”,安妮光是回忆一下就脸颊发热。


然而即使是这样的热烈程度,放在以前也绝对不可能让一个大冰块破功。


综上所述,安妮可以百分百地肯定她那矜矜业业的好上司,最近一定跌入了令人眼花缭乱的恋爱“陷阱”中。


安妮瞥了眼此时正坐在办公桌前转着一个包装精致的礼品盒玩的冰川纱夜。她知道那个礼品盒里装的是件价值不菲的私人定制,她本人刚好有幸见证了定制过程,原本她还以为老板是做来给自己使用,但现在瞧她那老板一贯冷淡的脸上竟然染了几分纠结色彩......


安妮内心“喔”了声,这件礼物的未来主人,想必就是她目前还不曾见过面的上司伴侣。




......



“白鹭さん,生日快乐。”


白鹭千圣笑着接过冰川纱夜递来的礼盒,但她的眼神却一直凝在坐在对面的碧发女子的面庞上。


昏暗环境中,餐桌对面的丽人隽美脸庞在烛光映照下仿佛平添了几分温润,唇边在递出礼物时抿出一道腼腆的弧度,是令人向往的模样。


“我可以现在拆开吗?”


“当然。”


白鹭千圣从华美的天鹅绒盒子里捧出一块从外观看来就十分讲究的精巧腕表,她抬眼对上那双金碧色的眼眸。


冰川纱夜适时开口解释道:“感觉不论我送什么给最受欢迎的广告宠儿,最后要么变成竞品弄巧成拙,要么你的合作方早已送过更好的礼物,所以我想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定制是肯定是不会出错的。”她的语气貌似一本正经很有考量,但是倏而话头一转,又意有所指道,“至于送腕表的意义,是希望白鹭さん能在这块世界上最精准之一的腕表的帮助下更好地把握时间,贯彻‘守时’原则。”


白鹭千圣有些忍俊不禁,她当然听出了冰川纱夜煞有其事的语气里的弦外之音,只是那埋怨的意思在她看来基本和别扭的撒娇无异。


为人处世滴水不漏的完美艺人却在冰川纱夜面前落下个“不守时”的糟糕印象,对此白鹭千圣可能都懒得辩解,她非常大方地承认这的的确确就是她的“责任”——


不论是她请求冰川纱夜帮忙提供临时标记的第一次“约会”,足足提早二十四小时到达酒店将整个房间织成密不透风的小苍兰信息素捕捉网;还是后来在第二次“约会”她故意算错热潮时间,让冰川纱夜在开车来接人的时候,她便恰好立刻进入发情期,以至于Alpha又稀里糊涂地竟然在地下车库里赔上了自己的肉体,深入帮助已经等不了的Omega解决生理问题。


然而,如果前提是有人故意“不守时”,那又岂是一块精准的腕表所能解决得了的呢?


至于冰川纱夜这边,事实上冰川纱夜现在回想那次车库经历都不免后背冒冷汗,她们实在是太大胆了。白鹭千圣那时刚好结束一个行程,电视台的人和粉丝甚至还从离她们不远处的地方经过。尽管轿车的单向玻璃足够挡住所有有意无意的窥探视线,但不时有人路过于她而言还是有些太过刺激了。处在这样一个情况下,那一天两人在车厢里做得十分激烈甚至可以说是惨烈,仿佛濒临死亡,仿佛没有明天。


或许是她的血液里本就流淌着叛逆的因子吧,不然她也不会为了抵抗Alpha的繁殖本能不惜做到自损身体机能的地步。她曾一度对这个糟糕的由信息素来定义一切的世界非常绝望,但如今竟能遇到一位有着与她一样的理性、也有着相似叛逆的Omega——终于,她一直以来所默默背负却被人视作异类的悲观想法可以与人互相品尝,她耻于见人的模样也总算寻到了一面镜子,能够将那不堪的欲望窝藏在不见天日的深处。她们像是互相舔舐伤口的野兽,帮助彼此苟延残喘,但又在世间继续奋不顾身地挣扎着。


假如说第一次和白鹭千圣厮混到床上可以全部推卸到这个狡猾的Omega设计她,但到后来的第二次,她心底很清楚是她主动配合白鹭千圣,与她“演了场紧张刺激的对手戏”,再到后来的第三次,第四次......直至现在。


她们就这么心照不宣的过来了,她们是彼此的“共犯”。


只是,两人即使做着最亲密无间的情事,她们的关系却一直没有一个明确的定义或结论。


冰川纱夜自问,她们算是情侣吗?然而除了床底间的狂言浪语,她们之间从未明确宣下过什么爱。


那么是床伴吗?可若仅仅是床伴的程度的话,她不会是白鹭千圣今天唯一邀请的客人。


娱乐圈的顶流白鹭千圣如果要开生日会,她的邀请恐怕没有人会拒绝,然而现在在白鹭千圣的私宅里与她一同吃烛光晚餐的人,只有冰川纱夜,只有她。


白鹭千圣将腕表重新放回收纳盒中,将它拨在一旁,重新将视线投向对面的碧发丽人身上。


作为在演艺圈打磨多年的天赋选手,白鹭千圣运用眼神传达情绪的能力可以说是出神入化。此时她犹如紫宝石般的双眸在眨动间,她的伙伴就已心领神会。


这是一种泛着情涩的邀请。


冰川纱夜推开椅子站起身,绕过餐桌将今日身着白色连衣裙的金发Omega拦腰抱起,转身上楼向卧室走去——她欣然接受了这份邀请。


白鹭千圣将脑袋乖巧地靠在冰川纱夜瘦削的肩膀上,手指却活泼地把玩着她垂在耳旁的碧色柔软发丝。


她一直很喜欢冰川纱夜这头冰冰冷冷的发色,与她的气质和名字十分相符。


今天冰川纱夜来见她显然特地做过了造型,以往不太明显的自然卷在卷发棒的固定下,形成了勾得人心痒痒的大波浪。上身是白色丝绸衬衫,搭配上剪裁得体的黑色包臀裙,再加上略微透出肉色的黑丝袜。其实这完全和干练的职业装无异,但白鹭千圣知悉这是带有冰川纱夜个人色彩的蓄意勾引。毕竟,这种极贴身的包臀裙,如果外边看不出内裤的边缘痕迹,那她内里必定配的是一条布料极少的丁字裤。


“你又轻了。”冰川纱夜看着怀里的人,轻声说道。


“下一部电影的角色需要。”白鹭千圣挪了挪脑袋的位置,仿佛有些不舒服,“你才是太瘦了,肩膀的骨头搁得慌。”


冰川纱夜沉默着没有应声。


白鹭千圣知晓的,尽管两人之间默契的形成合作关系,但冰川纱夜还是没有放弃继续进行信息素惰化,只是从以往的一月一次,减少到三个月一次,所以即使冰川纱夜的气色比以往好了很多,但她也再没回到她高中时身材美观匀称的模样。在一众Alpha中,她还是偏瘦了。


大概这也是为什么,此时白鹭千圣的后颈已经若有似无地释放出一丝丝小苍兰信息素,但冰川纱夜仍然可以冷静自若。若是回到完全健康的顶级Alpha状态,恐怕白鹭千圣现在早已经被按在餐桌上,在高匹配度的Alpha信息素影响下脑子里只剩野兽的交配繁殖本能了。


然而这是属于冰川纱夜的坚持,尽管心中疼惜,但她也理解冰川纱夜的这份坚持。


白鹭千圣被珍惜地放在柔软的大床上,而后她拉着冰川纱夜一齐陷进被褥里,两人唇齿交缠。


空气中渐渐弥漫出另一道雪柏木的气息与原本孤单的小苍兰信息素起舞。


冰川纱夜被深度麻痹的腺体此刻终于慢慢复苏,一点点的释放出Alpha信息素回应捕捉伴侣的信号。


不过,即使AO信息素已经开始交融,在她们彻底陷入发狂之前,仍然有着足够的时间进行一些别的交谈。


“你下部电影还是和那个蠢货一起合作吗?”


“哪个蠢货?”


“你知道的,那个自以为是哗众取宠的小丑。”


白鹭千圣笑了笑,将正在她脖颈间亲吮的冰川纱夜拉起来,双手捧住她的脸颊直视那双犹如翡翠的好看眼睛,柔声道:“纱夜ちゃん是在吃醋吗?”


略微下垂的翡翠双眸此时轻轻眯起,她的主人选择避而不答:“我猜他现在肯定不敢再随意在你面前放出信息素撒野了。”


冰川纱夜口中的蠢货指的是和白鹭千圣合作了上部电影的另一位男Alpha主角,两个月前这人在一次私人宴会上了自作主张地释放出他的高等级信息素,像是开屏的孔雀一样向白鹭千圣展示着自己的羽毛,只可惜他的这场唐突的求偶因为眼神中不经意流露出的低劣征服欲让白鹭千圣十分扫兴,更不用说最后被路过的冰川纱夜撞见,后者瞬间释放出的绝对顶级的Alpha信息素压制得他根本直不起腰,让他最终在心爱的人面前颜面尽失,活像个小丑。


“这是系列电影,不好中途另换主演,不过不会再有第三部了。”白鹭千圣也自顾自地接上自己的话题,解释道,“所以不要吃醋。”


冰川纱夜凝视着身下精致柔美的Omega,沉默了几秒,这次她没有再继续躲避话题,低声说道:“我并没有嫉妒他,他根本不足以配上白鹭さん。”


说完,冰川纱夜低下头,重新埋在白鹭千圣的后颈处,深吸了口已经十分浓郁的小苍兰信息素,忍不住轻轻舔了下Omega腺体。


“我好喜欢......你的信息素。”冰川纱夜喃喃道。


白鹭千圣不禁呻吟出声,耐不住似的扬起天鹅颈,处在标记边缘的绝顶快感让她快要抵抗不住理智的消退,她不由开始感到焦躁。她双手摸下去帮助Alpha褪下那条贴身的包臀裙,果然不出她所料,Alpha的内里只有一条布料可怜的丁字裤。


闷骚。


白鹭千圣撑着最后的理智,喘息着说:“下个月藤原樱子的《午夜之前》正式出版,我拿到了两张阅读会的票。”


“藤原樱子さん本人也会出席阅读会吗?”冰川纱夜口中衔住已经硬起来的红果实往外扯,话语含糊不清。


“呃嗯......是的......”


白鹭千圣的声线已经染上了情欲的沙哑,她低头向下看去,伸出手帮忙冰川纱夜进入自己。


“那么我很期待......”


说罢,两人终于将理智抛却一边,彻底沉沦进对彼此肉体的攻城略地之中。这场激烈的性与欲的狂欢里,亲吮和撕咬,爱抚与蹂躏,已然不分彼此。


当褪下理性的外衣,冰川纱夜和白鹭千圣都是极具侵略性的肉食者。




......




藤原樱子的阅读会其实并没有什么严格的规矩,读者们拿到当天出版的第三部《午夜之前》后便可以在阅读室内随意找处惬意舒适的沙发坐下,开始捧书阅读。


冰川纱夜和白鹭千圣早早便来到了会场。


为了今日长时间的阅读,冰川纱夜此时秀挺的鼻梁上戴了副银边细框眼镜,衣着也是舒适宽松的白色衬衫,敞开后内搭一件深色tank top,下配一条紧身浅蓝牛仔。她身旁的白鹭千圣与冰川纱夜的穿着一般无二,只是头上戴了个黑色鸭舌帽,帽檐压低遮住了半张小脸,然而这般简朴的掩饰并不足以掩盖大明星由内而外散发的光芒,反而因为是在室内所以更加吸睛。此时已经有些读者认出了这位“国民情人”,尽管频频侧目,但也并没有多加声张。


还有的人同时认出了白鹭千圣身旁的冰川纱夜,他们倒是会心一笑,内心暗忖果然之前xx基金的掌舵人和当红影星暗生情愫的绯闻并不是空穴来风。


“说起来,纱夜ちゃん,你认为在三部曲的终章里,悠太和直美会引来怎么样的结局呢?”白鹭千圣翻开扉页,在开始阅读前向身旁人询问道。


冰川纱夜抬眸望了眼坐在不远处的作者本人,此时藤原樱子正摆弄着笔记本。


她思考了片刻,慎重答道:“我希望他们度过了感情圆满的一生。”


白鹭千圣注意到了冰川纱夜的用词,她说的是“希望”,而非“认为”。


“说实话,我预测不到藤原さん会如何安排最后的结局,但是,我个人希望他们之间能收获最圆满的爱情。”


白鹭千圣点了点头,她可以感受到冰川纱夜的这份期望——冰川纱夜眼里悠太和直美的爱情寄托了她对非信息素定义的感情的向往,是人性和人格的最佳解读。如果连这份爱情都不能善终,那么爱情本身恐怕也太令人失望了。


说罢,冰川纱夜抬手抚了下刘海,露出光洁的额头,然后低下视线正式将所有注意力沉浸在书本之中。


白鹭千圣凝望着身边神情专注的碧发丽人,内心却轻轻叹了口气,她自己也说不清道不明这种五味杂陈的情绪。她心中已经有种预感,《午夜之前》应当不会延续前两部的浪漫主题。




......




“悠太和直美的第二次相遇是在过了九年的东京签售会上,这次他们没有再错过彼此,于是他们结了婚,往后又有了一对双胞胎女儿,他们幸福美满地过上了家庭生活......”


“可是这时我在想,究竟什么才是爱情呢?随着时间岁月的侵蚀和雕琢,当初的恋人们早已不是他们刚爱上彼此的年轻模样,最初的那份悸动被永久埋藏在回忆里,往后再敲不出绝对相同的心动讯号。”


“于是为了维持一段漫长的夫妻关系,伴侣间就需要不断地加入新的浪漫和怦然,让他们一次又一次地再次爱上彼此,所以说啊,即使是心动也是会渐渐成长的。”


“然而,人一生的能力何其有限,但一生有时又是如此漫长,即便伴侣双方都为了保护他们的爱情作出过不懈的努力,但这份热情终究也有被掏空的一天。”


“所以,我故事里步入中年的悠太和直美,他们会开始为家务和生活中的柴米油盐发生摩擦,甚至后来有人在爱情长跑中偷了个懒,放纵过一次肉体出轨,再到如今他们各自的工作也开始和家庭出现矛盾,悠太觉得为了他的写作,全家应该搬到大阪,但直美也有属于她个人的职场抱负,并不愿意就此放弃离开东京总部......”


“他们当初令彼此着迷的迥然不同的世界观和人生观,在此刻却变成捅向彼此的利刃,因此,在我的第三部里,他们之间爆发了一场非常激烈的争吵,两人都觉得这次绝对和对方闹翻了,夫妻关系是再也维持不下去了......”


“不过同时我也在思考......即便是残酷的现实,难道就一定要以惨淡的结局收尾吗?哪怕感情已经有了不可泯灭的瑕疵裂痕,但或许也总能找到修复的方法——只要前提是两人都愿意付出代价去修复——所以最后悠太还是追上了不久前摔门离家的直美,用一个幼稚的、惹人发笑的小把戏向直美传达举白旗投降的意思,而直美也显然不是第一次见这个把戏了,但她依然配合着悠太去扮演一个傻子,最终作出她的让步。”


“这个故事就此在两人仿佛一如从前的轻言细语中结束。”


“这也是为何我给这个三部曲冠名‘日出,日落,午夜’,比起‘开苞,绽放,凋零’这个不可逆的生命轨迹,我想‘圆满’的爱情或许便是一种循环,假如两个爱人都愿意在某些时刻装傻,尽管他们知道永远不可能还原最初的心动但还是拼尽全力去尝试,就像那个幼稚的‘小把戏’是独属于悠太和直美他们修复关系的开关,那么这样的一段长期感情,在普通的芸芸众生中又何尝不是一次成功的爱情长跑呢?”


藤原樱子娓娓道来的轻柔嗓音回荡在阅读室里。


结束了一天阅读的读者们围坐成一圈,一齐安静听着作者本人以分享她的写作心路历程作为今日的结语。


此时阅读室的氛围有点低凝,谁能想到以书写浪漫出名的大师却在今日撰写下一个“不那么浪漫”甚至有些令人哽住的结局。


在座的读者们开始稀稀落落地感叹起藤原樱子无愧是“幻想大师”,不仅构造了个不存在信息素的神奇世界,还在其中撰述了一段不存在信息素的深刻爱情故事。


读者中还有几位Beta,此时他们的眼眶有些湿润,在书外的世界里,他们的所思所想所感从来不被强势的主流文化所关注,毕竟这个世界里定义人文、主导未来的权利从来都被攥在少数稀有性别的人手中,然而在书内,他们却找到了珍贵的心灵共鸣,这个故事越是不完美有瑕疵,他们便越感同身受,这又如何不令他们感动落泪呢?




......




冰川纱夜和白鹭千圣牵着手并肩走在渐入深夜的街道上,此时路上已经基本看不到别的行人,只有偶尔一辆轿车在马路上飞驰而过。人行道旁的暖黄灯光笼罩在两人头上,将她们的影子和心事都拉得很长很长。


“嗯......这也是我认为的彩ちゃん、麻弥ちゃん和伊芙ちゃん身上的珍贵之处......作为Beta有的时候她们的情感来得更为纯粹与真实,不受信息素影响的热爱在绽放的那一瞬间是那么的耀眼,令人无法不钦羡她们卓越的生命力。”说着白鹭千圣叹了口气,似是有些落寞,“她们的成功比我的成功更加来之不易,也更加没有‘水分’。”


冰川纱夜听着身旁白鹭千圣一些藏着低落心情的絮叨,不由紧了紧握在掌心的柔软纤细的手。


“假如我不是Omega,假如我没有引人遐想的小苍兰信息素,假如我不是诞生在这个世界,那么我还会是现在的我吗,我还能成为受人喜爱的演员白鹭千圣吗?”


白鹭千圣仿佛是自问一般,可是冰川纱夜却无法放任她的疑问不管不顾。


于是冰川纱夜停住了脚步,迎上白鹭千圣扭头看来的眼神。


冰川纱夜按住此时有些娇弱的肩膀,将人掰正面对自己,然后抬手摘下她头上的黑色鸭舌帽,让一头璀璨的柔顺金长发顺着肩膀披下。


碧发丽人捧着金发女孩的脸颊,语气缓慢却坚定无比地对她说:“不要作那些无谓的假设,无论是不是Omega,无论有没有信息素,白鹭さん都会一直保有最珍贵的那一部分永不改变,正是因为拥有这一部分,你永远是你,永远是白鹭千圣,是站在我面前的白鹭さん,这点可不是换个皮囊、换个世界就可以磨灭掉的。”


说着,冰川纱夜笑了笑,一向锋利的眉也在笑意中变得温柔,她凝视着怀中的娇艳容颜,轻声道:“况且,这是我自出生以来,第一次感恩我的Alpha身份,它的确有很多不好,它令我变得不理智,像是一头粗鄙的野兽,它让我变得不像是我自己......可是是在种种不好中,它唯独有一点好......”


冰川纱夜微微俯身,让她们贴着彼此的额头,“它让我在面对白鹭さん时,总是无可避免地心动,不论是初见,还是现在,抑或是在未来的几十年后,这颗心都会像第一次被你吸引时一样,热烈地鼓动着。”


“或许沧海桑田、事过境迁之后,我早已变得和当初的自己相差甚远,但我对你的这份爱,永不过期。”


“所以,不要排斥你Omega的身份和信息素。”


白鹭千圣听懂了冰川纱夜的意思。


她缓缓绽出了个明媚的笑容。


“我可以理解成纱夜ちゃん刚刚向我表白了吗?”


“当然......那么请问白鹭さん愿意作我的女朋友吗?”


“我的回答是......”


白鹭千圣踮起脚,吻上了冰川纱夜的唇。


“以后请多多关照。”




......




白鹭千圣当然理解冰川纱夜的意思。


会消逝的爱情固然美丽珍贵,引人心碎,但多少人穷其一生所求也不过“永恒”二字。


她和冰川纱夜,先是“白鹭千圣”和“冰川纱夜”,然后才是Omega和Alpha。信息素于她们而言只是天赋,而不是定义全部人格的不二标准。


冰川纱夜最后与她所一直厌恶的“天赋”达成和解。


而她,也是如此。





后记:


2022年8月总算是把《爱情悖论》完结了。上篇是在去年年中上传,中篇则是在去年年末,那时我说下篇应该很快就会出来,结果一鸽就鸽到了今年八月,中间连wland的域名都更改了......真的对当时期待这文后续剧情的朋友们感到非常抱歉。


其实说起来当初选择用wland也是无奈之举,实在是lofter审核不通过,我也不明白我这么清水剧情向的ABO为何就是过不去,平白让人多费功夫才能看到这篇文。本来sycs就是邦邦冷门中的冷门,除了喜爱此cp的人愿意去上wland,恐怕大多数路人即便感兴趣也因为要多费道程序而划走了。很诚心地,我个人非常希望能有更多的人知道sycs这对cp有多妙。可惜啊,lofter非得给我来这么一遭,嗐。


重新说回“我觉得sycs这对cp很妙”,这是起源于我眼里的纱夜和千圣相比邦邦其他一群小女孩,她们身上都有着更加成熟的性格,官方剧情里“心事重重”的两人可以被想象延伸出很细腻乃至敏感的内心世界,而这点也就很方便在同人创作里去制造冲突,进一步刻画人性形象。于是在《爱情悖论》这个ABO世界观里,我把纱夜和千圣分别设定成Alpha和Omega,这两者也算是此类题材中非常常见的主角性别了,然而这个故事的矛盾点就在于她们身上都萦绕着股吹不散的自厌气息。纱夜是个极有自尊心的人,不论是在妹妹前很看重“姐姐”这个年长身份,还是一直以来在同龄人中都承担着秩序维护者的风纪委员角色,如果有朝一日她变成一到发情期就堕落为会伤害他人的原始野兽Alpha,我想她必然接受不了这样糟糕的自己。同理千圣,也是个很骄傲的角色,于她而言顶级Omega的身份反而会变成套在她身上的另一道枷锁,千圣本就对扮演角色和白鹭千圣本人之间的辨别有所负担,再加上我的设定里她对ABO世界内的边缘beta抱有十足的同理心,我想她大概也是会生出些逃避心理的吧。只不过相比直接走极端的纱夜,千圣更可能会选择一种现实派的消极抵抗方式。


以上,就是我想象的整个故事的初始框架。因为我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关注邦圈了,且这篇文被拖得间隔时间也有点夸张,希望我对角色的解读不至于过于ooc,也希望整体的剧情可以连贯。说了这么一大通,本质还是因为纱夜和千圣的人设化学反应太妙了,她们身上有着旗鼓相当的“故事感”。当然,还有很重要的一点,两位角色光是从外貌来看就已然十分相配了。


最后,不得不提,想必了解Before Trilogy的人也很容易看出《爱情悖论》里有太多这套经典三部曲的影子,这是我十分敬佩的一套影视作品。现在想想当初我加入Before三部曲的元素可真是有够狂妄自大的,姑且希望读者们能看出我为了最后圆场所作的努力吧。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