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爱情悖论 上篇之二

作者:somenights
更新时间:2022-08-02 09:07
点击:1090
章节字数:522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晚宴结束后,白鹭千圣却没有像原计划一样立马赶回自己家睡觉,这是因为弦卷财团作为举办方主动邀请宾客们留住一晚,并表示将以万岛酒店的顶级室内温泉和套房相招待。


此次晚宴聚集了来自各界的有名人士,彼此间在平常时候见一面的机会并不多,再者,白鹭千圣与四位队友久别重逢,下次再见面起码得等到她的电影正式杀青,于是白鹭千圣在思考了片刻后,最后还是决定应邀在万岛酒店留住一晚。


虽说她的发情期将至,她本不该如此冒险......但她想她已经备好了抑制剂和阻隔贴,应该是不会出什么意外。


此时温泉内。


“啊啊,真舒服呢,疲惫好像都被抽走了。”


丸山彩闭着眼靠在池边,一副懒散的模样,似乎下一秒就要滑进水里。


“彩さん的脸现在好红,不要泡过头了啊。”大和麻弥有些担忧地提醒Pastel*Palettes的队长。


若宫伊芙挪到丸山彩身边,抬手碰了碰额头确认温度。


“如果我们不说,彩ちゃん肯定最后会晕在温泉里吧!”


丸山彩听到冰川日菜的嘲弄,不由皱起了脸,“我知道了啦!”


白鹭千圣笑吟吟的看着成员们相处的样子,心里温热。


上次大家坐在一起泡温泉是什么时候了呢?都是好几年前了吧,在一家允许混浴的私人温泉里。


Pastel*Palettes五位成员的第二性别并不都是一样的,其中只有白鹭千圣和冰川日菜两人是Omega,其他三人皆是Beta,然而此时五人都泡在一个池子里,除了因为酒店内提供给Beta的池子数不够多,Beta只能跟身体构造相近的性别将就,即女Beta可以去Omega池,男Beta可以去Alpha池,追根溯底还是因为社会的普遍现象就是对Beta的条件缺乏关注。Beta明明是占据了全世界百分之九十人口的最普遍群体,但是在很多时候却表现得像是边缘人物。尽管近十年越来越多的Beta开始进入了“主流”视线,但有时大环境就是如此刻薄,刻薄到白鹭千圣时常羞愧于她曾占据的额外资源。


“日菜ちゃん,纱夜ちゃん这次回来是要长期定居了吧?”


“嗯嗯,这次姐姐不会再走了。”


“说起来纱夜ちゃん真是好厉害啊,现在这个年纪就成为了xx基金的掌舵人了。”


“姐姐当然是十分优秀的啦!”


“唔,对了,那个我想起来......瑞穗ちゃん拜托过我,看能不能联系到纱夜ちゃん,日菜ちゃん可能也听说过,我们这届的花咲川学生想在年底举办一次聚会......”丸山彩语句间显得十分犹豫,还有几分难言的困惑。

  

        “就是,嗯,日菜ちゃん你觉得我应该去询问纱夜ちゃん吗?”


       尽管丸山彩语焉不详,但了解几分往事的Pastel*Palettes成员都心知肚明丸山彩的顾虑是什么,一时之间原本温馨的气氛突变得有些凝滞。


一向爱闹心大的冰川日菜此时也轻轻蹙起眉头,一双上挑的桃花眼也压了下去,看上去跟她的姐姐冰川纱夜更像了。


丸山彩尝试着开口说出她的看法:“其实啊......我并不觉得当时的纱夜ちゃん很过分,毕竟她那个时候也很被动无助啊。”


“不,彩ちゃん你不懂,那件事对姐姐的影响......”冰川日菜说着竟罕见地叹了口气,“还是不要去问了,她是不会去聚会的。”


关于花咲川的年级聚会,跟两人同级的白鹭千圣自然也是知道的,上次在工作场合偶然碰见关谷瑞穗,也曾被她拜托去联系冰川纱夜。


而至于冰川纱夜当时的“那件事”,知情的人只了解是因为一位Omega在图书室里发情期骤至,幸运的是当时图书室里的人并不多.......然而,这事坏就坏在那为数不多的人里包含了一位Alpha,而这Alpha正是冰川纱夜。


那次事故的结局听说是冰川纱夜和那个Omega一齐被送进了急诊室,还有在场的另外七、八个Beta受到了轻伤。


事情的真相大体就是如此,不过却并不是最完整的,事实上,那天一齐被送去急诊室的,除了图书室内的一A一O,还有路过图书室门外被暴动的Alpha信息素引发得立马进入亚发热状态的白鹭千圣。


只是,这块真相碎片连丸山彩和冰川日菜也都不知道。




——




白鹭千圣裹着浴袍走在酒店走廊上,许是泡温泉时间太长的后遗症,白鹭千圣感到自己身体有些发热,还有些飘飘然,只是脑袋却十分沉重。


白鹭千圣抬手轻按了下自己的太阳穴,完全没察觉到她颈后的腺体已经微微膨胀起来,一丝丝夺人心魄的小苍兰信息素正缓慢溢出。


怎么会这么远呢......


白鹭千圣脚步虚乏,踉踉跄跄地往前走着,一时没注意,在转角处和另一人撞了正着。


“抱歉,不小心撞到你了。”白鹭千圣赶紧拉开身位道歉,抬头后才愕然发现,被她撞进怀里的人她是认识的。


        冰川纱夜。


冰川纱夜刚刚终于解决了堆积的工作从助理房间出来,没想到在拐角处跟人撞了个满怀,她审视着眼前显然状态有些不对劲的金发少女,不由皱起眉峰,鼻翼轻轻翕动间嗅到了一股微弱的属于Omega的小苍兰信息素,她稍微偏头查看了下白鹭千圣的颈后,果然看见了已经微微鼓起的腺体。


“你怎么进入发情期了,你的房间在哪,我送你回去,有带抑制剂吗?”


一连串的发问惊醒了本来还有些发怔的白鹭千圣,在听到“发情期”后她瞬间睁大了眸子,她立马抬手触摸后颈处的腺体,那里正发热发鼓,此时她才反应过来,她现在的身体状态可不就是进入发情期的预兆吗?


一个是进入发情期的Omega,一个是天生会被Omega信息素吸引的Alpha,如果放在一起,会怎么样呢?


        白鹭千圣在高中时就切身体会过这种后果,如今面对同样的人......


刻在记忆深处的紧张让白鹭千圣瞬间往后弹射了几步,可处在发情期里的Omega四肢发软,还没再多挪几步她就跌坐在地。


冰川纱夜看着眼前防备心十足的Omega,脸上肌肉出现一丝僵硬,而后她抿紧双唇冷静道:“不用担心,我不会对你多做什么,你的房间号是多少,我送你回去,你不能再在走廊里多待了。”


白鹭千圣当然清楚她目前的处境已经不容她在公共场合逗留,多待一秒都是多一分危险,她皱眉看着眼前人,按理来说几乎不可能有Alpha能抵抗得住她信息素的诱惑,国民对她Omege性征的盛赞并不是空穴来风,但冰川纱夜除了脸上表情有些焦急外,似乎就是不为所动般地杵在原地,既没有本能地释放出Alpha信息素回应发情期Omega,两腿之间也很平静。


若不是白鹭千圣相当确信冰川纱夜是个Alpha,她一定会以为面前这人根本是个感受不到信息素的迟钝Beta。


“60B......我的房间号。”


尽管白鹭千圣还保持着疑惑态度,但她知道她不能再拖下去了,她已经听到远处传来一些躁动。


“还好,离这不远。”


冰川纱夜走上前双手一捞把白鹭千圣从地上抱起,然后健步如飞的赶向目的地。


接着刷卡,进门,开灯,开启房间封闭模式,打开换气扇,一气呵成。


待躺到床上时,白鹭千圣终于松了口气。


“你的抑制剂在哪?”


“那边的包里......”


冰川纱夜翻找了下,在夹层里找到Omega抑制剂,然后走近床边拉过白鹭千圣的手臂拍了拍,十分熟练的将一管抑制剂推进她的静脉里。


感受着抑制剂在血液里流淌,白鹭千圣心中的石头缓缓落地,虽然不知道一个Alpha是怎么抵抗住她的顶级信息素,但白鹭千圣还是清楚冰川纱夜帮她解决了个大麻烦,道谢是有必要的。


“这次真是多亏了你,谢谢......”


“没事。”回答她的依旧是有些冷淡的平和声线。


白鹭千圣现在终于有功夫打量起冰川纱夜。


冰川纱夜穿着酒店提供的丝绸睡衣,那头碧蓝色长卷发柔顺地搭在瘦削肩膀旁,居家的样子让她看上去比平时少了几分凌厉。此时她站在暖黄色的灯光中,周身被烘托出一种似乎温柔的氛围。


“喝点水吧。”冰川纱夜扭开瓶矿泉水递给白鹭千圣。


白鹭千圣确实感到口干舌燥,于是也不做扭捏,就着冰川纱夜微微倾斜的手腕小口小口地喝水。


喝完水后白鹭千圣又重新陷进柔软的大床里,她凝视着天花板,感觉身体里还是有火苗在蹿,有些难受。


“......能帮我开下空调吗?”


冰川纱夜环视了圈房内,在茶几上找到遥控板,“滴”的一声打开空调。


“我会通知白鹭さん的经纪人过来,如果没有什么事的话,我就不多作打扰了。”冰川纱夜顿了下,又开口叮嘱道,“白鹭さん下次请务必小心一些。”


说完,冰川纱夜便转身朝门口走去,但在手搭上门把时,她听到身后传来有些沙哑的声音:


        “你等一下.......”


“我可能......还需要再注射一支抑制剂。”


冰川纱夜微愕转头,看到躺在床上的金发Omega正微微喘气,脸颊上晕染着情欲的酡红,浴袍带子也有些松开了,隐隐露出潜藏在下的白皙肌肤。


冰川纱夜抽了抽鼻子,果然嗅到空气中的小苍兰信息素不减反增,就连排气扇都有些压不住了。她有些不舒服地拧起双眉,赶紧翻出包中剩下的最后一支抑制剂,如上次一般拉过白鹭千圣的手臂就要往里注射,但针头进入了血管之后,冰川纱夜突然发现她按不动活。塞了,凝眸一看,管身上正亮着一点红灯。


这是......


冰川纱夜惊愕抬起头,正好与白鹭千圣对上视线,此时她那对如紫宝石般的剔透眸子已经被熏烤成深邃的紫,显然正经受着情欲的折磨。


冰川纱夜不禁感到一阵涩然,但还是艰难开口陈述出双方都知道的事实:“白鹭さん的身体状况已经不容再注射抑制剂了。”


目前这种情况是抑制剂生产方对使用者的一种底线保护措施,平常哪怕会对身体增加负荷,抑制剂还是能够正常注射的,但红灯一旦亮起,这就表明人体已经濒临崩溃,再多一点抑制剂都会造成不可逆的巨大生理损害,严重的甚至可能致死。


白鹭千圣喉咙间发出了声似乎痛苦的呜咽,眼眶也浸出了泪水,不知是因为生理反应还是因为这个坏消息。


此时房间内沉默下来,只有换气扇低低的工作声。


“我帮白鹭さん打119......?”冰川纱夜尝试建议。


尽管现在房间里小苍兰Omega信息素已经浓郁到任何一个进来的Alpha都会瞬间失去理智,但匪夷所思的,冰川纱夜依旧是那副冷静严肃的模样,白瓷般的肌肤不染一丝欲红,周身的气味除了淡淡体香外十分干净。


白鹭千圣咬紧了后槽牙,Omega发情期渴望交配的本能正烧灼着她的理智,让她现在满脑子想的都是抓个Alpha的东西填满体内的空虚,不论是谁的都行。


透过泪光白鹭千圣凝睇着床前有些难为情的碧发美人,她并不知道她此时盯着冰川纱夜的目光就像准备狩猎的凶猛雌兽。她不禁有些怨念地想,如果冰川纱夜像上次一样干脆就此失去理智就好了。两个发疯的人互相索取,总比现在她一个人在别人淡定的目光之下身体却如此放荡渴求要更加“体面”。


她心里清楚,她这种情况,打了119恐怕医生也无能为力。


过了片刻,白鹭千圣似是最终妥协了。


“你不就是Alpha吗?我允许你了!”白鹭千圣半是愤恨半是狼狈地命令道。


        这是相当赤裸的邀请。


随后她闭上了双眼,不愿再去看冰川纱夜听后是什么神色。


        她已经足够丢人了。


没有被满足的发情期Omega有多难受,冰川纱夜是知道的,但此时她有些难为情地蹙起眉,她的确是Alpha没错,然而她现在已经不能......


思考再三,冰川纱夜还是勉强开口道:“这样吧,我可以用信息素临时标记你,但其他的事情就需要白鹭さん自己完成了。”


已经做好准备等人压上来的白鹭千圣听后震惊地睁开双眸,眼中满是不可置信。等等,什么叫作,需要我自己完成?


冰川纱夜却没多作解释,而是直接采取了行动,她抬手将白鹭千圣轻轻翻了过去,纤细手指抵在白鹭千圣发肿的腺体上温柔摩擦,将汗珠拭去。


Omega的重要部位被别人如此对待,引得白鹭千圣身体一阵颤抖,几乎就要仰头呻吟出声。


而后,冰川纱夜俯身轻轻咬住了金发Omega的腺体,尖牙刺破腺体表面,注射进属于她的Alpha的信息素。


尽管冰川纱夜的信息素一闪即逝,但正处在发情期中的Omega还是瞬间捕捉到了那微弱的气味。


时隔七年,白鹭千圣再次闻到了当时让她立马陷入亚发热状态的雪柏木香。


敏感的腺体终于品尝到了它十分中意的信息素,让白鹭千圣终于按耐不住地轻吟出声,似痛苦又似快乐。


“好了,剩下就需要白鹭さん自己解决了,我会守候在客厅,如果需要更多的信息素请叫我。”冰川纱夜站起身,犹豫了一下,但还是礼貌询问道,“如果白鹭さん还需要一些道具,我也可以下楼帮你带回来。”


听到这,白鹭千圣简直都快要被气笑了,她没再搭理冰川纱夜,而是径直拉开自己的浴袍,一手抚弄胸前,一手径直探到已经泛滥成灾的地方,当着冰川纱夜的面就开始取悦自己。


        已经不会更难堪了不是吗?


冰川纱夜看到眼前香艳的一幕,像是被灼伤了一样赶紧移开视线,她不自然地抚了下发尾,不敢再多嘴,默默退出了房间。


于是,冰川纱夜就这么端坐在客厅里的沙发上,默然听着卧室内呻吟声断断续续直到半夜才结束。


她中途曾考虑过是否应该回自己房间把她的笔记本电脑带过来继续处理公务,但最后还是打消了这个想法。


所幸,白鹭千圣并没有再唤她进去。


确实是过于尴尬了,冰川纱夜想。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