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蜂鸟篇第二十一章 来啊相互伤害啊

作者:jia2360
更新时间:2022-02-01 11:57
点击:847
章节字数:207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蜂鸟篇第二十一章 来啊相互伤害啊

******************

(作者表示这标题起的愈来愈沙雕了(捂脸)

*******************


小锻治健夜那头被压制在胸膛内的怪物冲破锁链破茧而出


「别再虐待自己了,这种事只是……」愤怒的嗓音染上颤抖

——快住口……

「你怎麽努力,都只是徒劳无功而已」平时温和软弱的藏蓝眸填满愠怒

——别再说了……


永世七冠的王者,忍不住把残忍的真相粗暴地摊开。


「这场比赛,你根本不可能夺冠」

身为顶尖雀士的她无论怎麽看,结论也只有这一个。


「就凭你现在的实力,是没办法跟她们抗衡的,这点你也很清楚吧?」

「只是为了参赛经验的话,用得着这样硬撑着上场吗?」


「不在这场比赛中拿点成绩,你认为以我在那场双人赛的成绩,接得到工作吗?」无视她难得爆发的怒火,上埜遥一脸平淡,以事论事地分析「现在兼职得停一段时间了,Pleasing Chickens付给我的薪水只够勉强维持日常开支,房租要怎麽办?还有义肢也在意外中变形了,近期我得买一副新的,这个很贵啊……即使没有这笔开支,我的积蓄也不多了,没了摩托车的话打工的选择和工资也更少,也不知道下一次比赛能交出怎麽样的成绩。」


「我已经,没有别的选择了」

「不管出於甚麽理由,这场比赛我非去不可」


小锻治健夜咬咬下唇,还是按捺不住开口

「我来付……这还不行吗?」

「名衔……我拿到过多少名衔你也不是不知道吧?」

「麻将协会每年都会给我一大笔奖金,只要我再多接一点工作的话,两个人的生活费也不成问题」


「诶?!」如她所料,上埜遥一脸震惊地看着她,不解地问「为甚麽?」


——可能,空有荣誉的孤独,就是刻进灵魂深处的,我的诅咒了吧?


小锻治健夜闭上双眼,深吸一口气。


『那好啊…….』

『乾脆,把一切都……』


「你不是想知道我得到Grandmaster 这个名号时,在想甚麽吗?」小锻治健夜露出诡异的笑容,叫人不寒而栗「我只觉得一切与我无关」


她的眼底完全没有笑意,只有一层浓重浑浊的悲哀。


「我坐上牌桌的理由并不重要,我喜不喜欢对局也无所谓。只是,既然我有这个能力取得胜利的话……」

「我愿意用我的力量,去满足身後的期待。所以我坐在牌桌边,仅此而已。」


然而…..

当期待积累得沉重

当回应也变得厌倦


「在跟热爱麻将的小慕啊小咏她们对局後,我看见她们身上那种耀眼的光彩……」

「我忽然不想再打麻将了」

「牌桌旁的位置,是属於她们这种人的」


「那场双人赛,我根本就不是想去打牌」

「我只是想拯救Pleasing Chickens而已」


我从那副四暗刻单骑听牌看出来了啊

你是抱有希望和斗志在下注

不受绝望的困局和我的请求所束缚

全力地享受着那场对局

相比之下,我坐上牌桌後只感到愤怒而已

对於好不容易,愿意站在我身边的人被欺负的愤怒。


小锻治健夜带着冷酷的笑意,欣赏上埜遥那惊愕的表情。


「呐,遥。你大可以不用想那麽多」

「我愿意供养你,是因为我有这个能力。」

「在那之後打不打麻将,在大赛上交出怎麽样的成绩。都随你,我不在乎」

「我只是,想要你留在Pleasing Chickens。别再去打零工丶好好休息,戒掉止痛药和安眠药。乖乖去覆诊,别再逃避身体上的问题。这……不过份吧?」

「呐,我愿意用我能力范围内的金钱,去换取你的生命」

「你…….怎麽看?」


温和的话语,冰冷的笑容,毫无笑意的蓝眸,与那双注满错愕的紫色视线相互交错


上埜遥低下头闭上眼睛,身体微微颤抖,看不清表情。


——她果然是恶魔

——同时也是个骗子


『啊啊……果然』

『生气了吧?』

『可是,我啊,可不会让你逃———』


「反正今晚也睡不着,来打麻将吧!」彷佛刚才的一切只是幻觉,上埜遥重新抬起头,带着愉快的表情开口


「………」

「………」


「哈?!」有预想过各种状况,但小锻治健夜完全没有预期她会如此回答。

拥有永世七冠名号的王者被彻底带进上埜遥的节奏中,她下意识瞄了一眼墙上挂钟,凌晨一点。


「现在!?」

「嗯,现在」

「在这种情况下!?」

「嗯,正是这种情况」

「可是……」顶尖雀士还在慌忙寻找各种理由,去证明此刻有多荒谬「我们只有两人啊?!」

「那就打二人麻将」这个人仍然不以为意地回答


小锻治健夜难以置信地凝视眼前的疯子


「好歹我们也算是职业雀士吧?」上埜遥走到被塞在一角的麻将桌旁,努力想要把它拉出来「试着用麻将来谈谈吧?」


——我啊,再也不会让三年前病房中那场争吵重演了。


似乎是用力过猛牵扯到了断裂的肋骨,上埜遥痛得浑身一颤,面色煞白,但仍一声不吭深呼吸压下痛楚,想要继续把麻将桌拖出来。


『你……!!』小锻治健夜瞳孔一缩,带着凌厉的气势往她走去。


她也不清楚到底自己想要做甚麽。

想要拉开她丶甩她一巴掌丶还是想抱紧她?


心疼丶不甘丶愤怒丶不解……各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在胸腔内翻涌,小小的公寓被冷洌的压迫感注满。


上埜遥抬头看她,真挚坦率的眼眸中看不出一丝恐惧或阴霾。


最后真正抵达她身边时,她觉得自己被那道明亮温暖的眼神一下子抽乾所有力气。


於是她最后只能伸手帮忙把麻将桌拉出来放好。

*************

TBC


作者吐糟:

“想要拉开她丶甩她一巴掌丶还是想抱紧她?”

作者表示小孩子才做选择!Why not both ???全部顺序来一遍才是正常流程好吗?!


还有各位注意到了吗?锻神再回答了一遍前几章遥桑问那两条问题:「我能不能赢下职业联赛?」还有「你得到Grandmaster名衔时在想什么?」

前几章中锻神虽然没有说谎但也没有正面回答问题噢(=゚ω゚)ノ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a060606b
a060606b 在 2022/01/30 06:28 发表

是傳說中的"用麻將對話"~哈哈哈哈哈~

快A上去啊!小健!XDDDD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