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蜂鸟篇第二十章 融进夜色的光芒

作者:jia2360
更新时间:2022-01-28 11:59
点击:483
章节字数:287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蜂鸟篇第二十章 融进夜色的光芒

*******************


你,有一双昏暗的眼睛

你要认真凝视黑暗

唯有在真正的黑暗中

才能发现从未有人见过的光芒


贝拉弗《来自深渊》


******************

「上埜小姐,跟据记录你自从三年前从长野医院出院後就没有再覆诊过,我希望你明白这个中的风险」医生推了推眼镜,语带责备。


「我明白啊……」上埜遥不自在地调整了一下坐姿。


背後的目光刺得她浑身不舒服。

她超级後悔让小锻治健夜在陪她回家前,一起听医生解释出院摘要和注意事项。


「这次的X光检查显示左肺上方那吸入性呛伤导致的纤维化面积在短短两年间增加了两倍。结合那场火灾遗留下来的其他後遗症,接下来的走向实在不乐观。虽说你现在还年轻,身体还承受得住,可是一旦身体机能退化,情况就会急速恶化。」


听着苦口婆心的相劝,上埜遥有点敷衍地应答,尽量避免显得太不耐烦。


医生感觉到了她的不耐,话峰一转「而且我也希望你停止再滥用安眠药和止痛药,你要知道警察差点就从药物驾驶方面调查这次意外了。」


「一旦罪成,这可不是被罚停驶半年和扣留载具能解决的」


「诶??!呜……不是吧?」上埜遥欲哭无泪地哀叹


「即使不提这场意外,你的肝功能指数也比交际喝酒的同龄人更不理想。以你的年龄来说,长期依赖这些药物也不是办法。」


「这……我知道了,我会注意的」上埜遥一副乖巧的模样应允。


在背後默默注视这一切的小锻治健夜无声地叹息


她深知这个乱来的後辈肯定没打算改。


*******************


咔嗒丶咔嗒


这次意外让上埜遥的义肢有点变形,她走路时有点一拐一拐的,右脚踝的关节位置发出奇怪的声响。


上埜遥住的公寓位於有点老旧的街区,路灯疏落,小巷狭窄,计程车无法驶进去,被夜幕彻底笼罩的两人慢慢在宁静的街道中并肩而行。


气氛有点尴尬,两人心照不宣地没打算开口,不想让有机会发生的争吵在寂静的街区回响。


小锻治健夜一手帮她提袋子,一手挽着她的手臂怕她会摔倒,只是刚才听见的大量资讯还在脑袋中嗡嗡作响,压得心头闷闷的不舒服。


她知道几年前有场火灾夺去上埜遥的双腿,却没想到那场灾祸在她身上刻下那麽多伤痕。


现在想来,她根本对她的搭档一无所知


——『她们之间还剩下多少时间?』


不祥的感觉化成初秋的寒意钻进小锻治健夜的背脊,恐惧如冰冷的锁链缠紧脖子,她的手指不由得攥紧。


「到了哦」欢快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手中的胳膊轻轻挣脱了她的束缚「这里离Pleasing Chickens很近吧?看到远处那个蓝白色招牌没有?那就是Pleasing Chickens街角那家便利店哦!」


「诶?嗯……」


融进夜色的话语听不出一丝阴霾


坏掉的街灯所带来的黑暗被公寓透出的亮黄色灯光破开,暖融融地打在小锻治健夜的脸上。


「小心脚下」上埜遥把一块横躺在路中心的滑板轻轻踢开。


「滑板?」她的腿……能玩这个?


「这是我卸下义肢之後坐上去代步用的,是我在北海道旅行时农家的人教我的」上埜遥漫不经心地解释,打开客厅的电灯开关,暖黄色的灯光霎时由刺眼的炽白光线代替「这个比轮椅要方便,也比较便宜」


这是她首次在小锻治健夜面前提及有关自己的残疾的话题。


「呐你知道吗?在北海道这个农业大国,由於长期跟大型动物和重型机械打交道的关系,失去肢体的人比你想像中要多哦~」


听着在工作时也间中会冒出来的豆知识,小锻治健夜把东西放下後走到上埜遥身边,跟她一起把散落在茶几上的牌谱大致收好。


——散落一桌的丶没能实现的梦想。


还算宽敞的公寓有点老旧,木地板佈满磨蚀刮花。小锻治健夜留意到四周的家具很少,角落放着几个行李袋。


这里不像家,倒像旅人暂宿的旅馆。

可是,出乎意料地温暖,也许是因为身边的人在有点腼腆地介绍自己的住处丶有一搭没一搭地找话聊。


「现在也很晚了,你要在这睡一晚吗?」轻松平常的语气还是找不出一丝晦暗「你明天还要回Pleasing Chickens吧?从这里走过去只要十分钟路程哦!」


「可以吗?那打扰你了」总觉得,被看穿了。


即使她不提起,小锻治健夜也不放心让这个乱来的後辈背负着这种伤势独自一人。


更不想让属于两人的时光有任何缩短的可能


「遥」小锻治健夜尽量不让语气带上谴责的意味「为甚麽要逃避身体上的问题?」


『来了吗……』上埜遥的眼神黯了一黯


「你指甚麽?」


「为甚麽一直不覆诊?」


「因为那只是浪费时间罢了」上埜遥理直气壮地说道「肺叶纤维化是一个不可逆的过程,往後这些已经伤痕累累的组织还有癌变的可能。这些变化是没有药物或疗程可以阻止的」


「那,为甚麽我还要花仅剩的时间去倒数?」她好笑地问道


这名优秀的棋手实在太过擅长敛去自己的情绪,顶尖雀士无法读懂她的表情和话语


「可是,一直放着不管的话,你的身体…….」


要是她只是自暴自弃地说晦气话还好对付点

偏偏她只是平静地敍述事实,就跟她说那些豆知识时没两样。


「你知道我在火场中被困了多长时间吗?」


危险的气息一闪而过

小锻治健夜眼神一凛,安静下来


「从那天起,我再也无法入睡」

「你也有过这种经验吧?在环境陌生的旅馆酒店会睡不着觉」

「不是枕头被单不舒服的原因,也明白自身的处境非常安全。可是,置身於陌生的温度丶味道中,总有种隐隐的不安,让你无论如何就是无法入睡」

「我,就是置身於这种状态,从三年前起,一直」

「你也明白我身上的恶运吧?不会强烈到让我完全和不了牌,但就是无论如何都没办法摆脱」

「跟这种创伤後遗症导致的失眠很像啊。可是如果……」

「如果用药物能轻易克服这困境的话……」


『所以才滥用安眠药吗……』小锻治健夜的手指不由自主地收紧,压皱了手中的纸张。


上埜遥半眯起眼睛,轻轻吁一口气


「晚上睡不着丶下雨之前双腿会发疼丶天气乾燥转凉早上会咳嗽气促,这些症状虽说很烦人但都不致於太严重,在药物帮助下我还是能像正常人一样生活……我还年轻,我还忍受得了」

「我也明白,随着时间流逝,这些问题会愈来愈严重,甚至可能有其他并发症出现」



「那,我只希望……在一切变得无法忍受前结束」


她一派轻松地笑了


『原来,我一直换不同地方,跟不同的对手对局,就是因为这个吗……』

『为了随时有心理准备,不留遗憾地……』


上埜遥不是在自暴自弃丶也没有在逞强

而是真真正正地,打从心里轻率地看待自己的生命


小锻治健夜发现自己的指尖在颤抖

被那个毫无掩饰的笑容刺得发痛


温热的掌心覆盖上那微凉的指尖

这是上埜遥第一次主动牵起她的手


「别把我当作病人啊」她无奈地说,语气有一丝不加掩饰的失望「我一直以为小健是能把我当普通人看待的人」


「那你也别太乱来啊……」小锻治健夜顿了一顿,凝视眼前的牌谱,语气冰冷「你,还是不打算退赛是吧?」


「小健,说过还有下次比赛机会这种话呢……」上埜遥淡淡地开口


「呐,要是我在这场车祸中丧生了呢?」她歪着头,露出毫无机心的灿烂笑容「你还说得出『还有下次』这种话吗?」


小锻治健夜瞳孔一缩,心脏漏跳了一拍,手像触电似的猛地缩回去。


两人份的怒气,慢慢浸润整个空间。

****************


我一直…我一直想要找到光

但是在黑暗中,好不容易才找到的,能够触及到的东西

到底还是黑暗

可是,这片黑暗是多麽温暖啊……


「只属於我的,温暖的黑暗」

「我绝不会让给任何人」


维洛艾尔可《来自深渊》


****************

TBC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