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蜂鸟篇第二十二章 最後谁愿缠绕到天国?

作者:jia2360
更新时间:2022-02-01 12:56
点击:544
章节字数:228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蜂鸟篇第二十二章 最後谁愿缠绕到天国?

**************

(标题出自陈奕迅《一丝不挂》歌词)

***************


你可有驯养猛兽的觉悟?

磨平它的尖牙,剥下它的利爪

用锁链把它牢牢捆住,动弹不得

任由它用血红的双眼死盯着自由的苍穹

忍下它发泄的咆哮,承受它暴躁的噬咬

当你厌倦了,想要放弃

却发现锁链早已陷进它的血肉,缠紧你的心脏,无法分离

你一放手,它便会被残酷的大自然处死

它一离开,你便会被无尽的孤独吞噬。

只能互相折磨

直到彼此断气为止


呐,你有驯养野兽的觉悟吗?



***********************


「呐,你知道吗?据说二人麻将的天和概率有大约11%哦~」上埜遥欢快地说着,把手机摊在麻将桌面,边看规则边把万子和风牌挑出来「小健有玩过二人麻将吗?」


「没有」小锻治健夜冷着脸坐在对面,冷淡地听着兴致异常高昂的上埜遥介绍规则


——完完全全一副心不甘情不愿的样子


上埜遥活动了一下右肩膀,把义肢卸掉,微笑着打开配牌「可惜,是剩下那89%的配牌吗?」


「………」小锻治健夜抬眼盯了她一眼,默默打出一张牌。


『这副愁眉苦脸打牌的样子很有小健初出道的风格呢』遥好笑地摸牌丶出牌「自摸,呃……要不就别算点棒了吧?反正最低的役也有混一色」


「……随便」顶尖雀士还是一脸不耐烦地冷冷应答。


——可是即使是那麽不愿意,小锻治健夜此刻还是乖乖坐在牌桌边,按上埜遥的规则来打每一张牌。


仔细想想,这大概是两人第一次同桌对局


两人打了大概五局左右,冰冷的怒气凝固在沉寂的空气中,上埜遥轻轻叹息,边拿着配牌边小心翼翼地尝试打破僵局「差不多也该冷静下来了吧?」


「我对你而言,真的有做到这个份上的价值吗?」


「我觉得值得,这就够了」小锻治健夜冷淡地说,睫毛轻颤,把手牌摊开「没有出牌的必要,天和」


『终於啊……』


「要怎麽做你才肯听我的?」小锻治健夜不带感情地询问。


——雷打不动的顽固


『啧,真难搞』上埜遥边拿配牌边暗暗埋怨。


手牌还是老样子,两向听的三暗刻。

和不了的漂亮配牌

她需要的牌,正被对家握在手里

要怎麽让她放手呢……

不,不可能放手的吧?而且二人麻将规则中不允许鸣牌


「不去兼职丶戒掉止痛药和安眠药丶乖乖覆诊丶尽量活久一点,待在Pleasing Chickens让小锻治雀士包养,这些就是你的条件?」上埜遥嘴角挂着淡淡的讽刺微笑。


小锻治雀士打出一张牌,安静地抬眼看她。


她不是没听出她语气中的冷嘲热讽


「呐,既然你想要自作主张地控制我的人生,那……」上埜遥摸进一张牌,想了想,还是直接把那张牌打出「用你的『未来』来换,这样也很公平吧?」


「我可以答应你。不过,我有条件」

「为了我。再一次,攀上世界顶峰吧!」


「这次把世界第一的宝座,攻陷给我看看啊!」上埜遥冰冷地半眯眼睛,敛去了笑容,恶狠狠地开口「怎麽样?回答我啊!小锻治健夜」


——带上毫不掩饰的恶意向她袭来


小锻治健夜不为所动地死盯着她。一字一顿坚定地说

「………一言为定」


上埜遥的指尖心虚地一抖,随即攥紧拳头不让对方看出她的动摇,若无其事地继续打出牌。


——明明那麽讨厌别人推她出去战斗


偏偏上埜遥无法看清她在想甚麽,这位顶尖雀士还是那麽一脸淡然波澜不惊地继续打牌。


——凝滞的空气缠得叫人窒息


「为甚麽要为了我做到这个地步?」上埜遥终究忍不住开口「你跟我,说到底只是隶属同一家俱乐部而已」


「我的生命,从来就与你无关吧?」她用不渗杂恶意的语气,把残忍的事实若无其事地翻出,一如初见那时一样。

「我既不是你的家人,也不是……恋人,为甚麽要那麽执着?」


小锻治健夜幽深的眼眸中看不见动摇,读不出情绪。


『没关系』

『我早就习惯你的残忍了』


「如果能成为你的家人或恋人,我就有资格干涉你的人生了麽?」王者用不带感情起伏的语气询问


上埜遥想要摸牌的手完全停了下来,心跳猛地加速,头皮发麻。

『她在……说甚麽啊?』


「无所谓」彷佛还嫌她的心思不够乱似的,小锻治健夜淡漠地继续说下去。


尽管上埜遥拼命叫自己别抬头,她最终还是忍不住陷进那双冰冷而深邃的蓝眸中。


「队友也好丶挚友也好丶恋人也好丶甚至是更进一步的家人也好」

——只要能待在你身边

「只要你肯不放弃你自己」

「要我用甚麽身份留在你身边我也不在乎」

——即使彼此之间只剩下扭曲的承诺


背脊发凉

四周寂静无声

像被拖进无尽的深渊

身边只有绝望的黑暗

只剩下自己狂躁紊乱的心跳还有——

平静而固执的低语


「该你摸牌了」

她完全,甚麽也做不了


「遥,该你摸牌了」

对家淡淡地重覆了一次


我是应该感动的对吧?


连自己也放弃了的生命

被人小心翼翼地捧在手心珍惜着


可是……

上埜遥想要摸牌的手无力地放在牌桌上,动弹不得。

现在,只感到倦怠的脑袋被升腾而上的怒气倏地灌满

『成为更进一步的家人甚麽的……』

这是……


『这已经不是表白了』


「我说,这已经算是求婚了吧?」上埜遥尽量轻轻带过,试图把过於沉重的承诺变成玩笑。


「如果你想这麽理解的话,随你」而小锻治健夜卻模菱两可地冷冷回答


「随我?」上埜遥挑起眉,离开麻将桌往她爬去,毫不客气地揪起她的衣领。


毕竟再怎麽拼命装作成熟稳重,她还是那个只有21岁,冲动暴戾的小鬼。


强行压制住的野兽终於冲破牢笼


「呐,如果是恋人的话,那就是说,我做任何恋人范围内的事情也都是天经地义喽?」与嘴上轻快开朗的语气相反,上埜遥脸上带着轻蔑至极的笑容。


「嗯」虚张声势摆出赤裸裸的威吓,换来的只有一声漫不经心的肯定。






——宁静的丶叫人发狂的挑衅






上埜遥使劲往前一拉,倾身向前——


「咔啪—」正确来说,这完全算不上吻。


上埜遥只是,鲁莽又粗暴地撞上去,结果碰磕到对方的牙齿,还擦破双方的嘴唇,些许血腥味在彼此的口腔中蔓延。


她没想过,小锻治健夜竟然完全没打算躲开。

****************

TBC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