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Chapter 3 未婚妻 (fiancée)

作者:realsoul
更新时间:2022-01-15 01:17
点击:261
章节字数:739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尤希奇幻架空][ヒスユミ] 轉職失敗的我被流放到森林裡展開甜蜜生活 (希斯特利亞生日賀文)


Chapter 3 未婚妻 (fiancée)


POV:肯尼˙阿克曼 / 希斯特利亞


※※※※※※※※※


王座廳。


偌大的廳室中,無數壁畫被掛在牆上作為裝飾,無數大貴族的旗幟高懸著,其中最顯眼的乃是雷斯家族的號角女神旗。王座廳的中央,華麗的王座拔地而底,而羅德˙雷斯正高坐其上。


作為皇帝的貼身侍衛,肯尼˙阿克曼的位置就在皇帝的後方。


肯尼冷眼看著擠滿廳室的重臣們。這些傢伙大多是趨炎附勢之徒,自從羅德繼承烏利的位子之後,就把他不喜歡的傢伙一個又一個地逐出了皇宮與皇城,只留下這些小人。


羅德˙雷斯只想聽他喜歡聽的話,所以那些酒館中的留言入不了他的耳。這個又矮又肥的傢伙肯定不知道今年全境因乾旱歉收,而與魔族戰爭的稅賦使得物價進一步飆漲,皇城裏面的貧民窟已經幾乎到了人人相食的地步。不過這關肯尼什麼事?他才沒有閒到為這些死老百姓發聲。


大臣們一一上前覲見皇帝,稟報近況,阿諛奉承,然後退下。千篇一律,無聊到肯尼都想睡了。大多時候,皇帝陛下皆保持沉默,由發言官代為發言,大祭司、大魔導士、大德魯伊在一旁幫腔。偶爾,作為繼承人的長女弗利妲˙雷斯也會出聲。


無趣之事來了又去,肯尼大多左耳進右耳出沒多加注意。值到最後一個覲見皇帝陛下的使者到來,肯尼才稍加回神。


「……前線失利,戰線正在後退,」跪在地上的軍官報告著,「陛下,我們需要更多支援。」


大魔導士薩尼斯嘖了一聲,「這太荒謬了。勇者在幹嘛?」


「勇者大人的隊伍仍繼續前進,但是攻勢屢屢受阻,」軍官報告,「據稱……自從克莉絲塔大人離隊之後,勇者他們———」


「大膽!」大祭司尼克以權杖重擊地面,「你竟敢稱那妖女『大人』?」


「請……請原諒我。」軍官趕緊改口,「自從妖女離隊之後,勇者大人們的攻略進度便慢了下來……」


大德魯伊開口,「我們派出了替補那妖女的馴獸師,也追加了牧師。怎麼還會這樣?」


「根據報告,主要的原因是替代者無法跟上小隊節奏,而且……」


「而且……?」


軍官頓了頓,「據報,替代者沒有辦法做出夠像樣的飯菜,」他說道,「『遊俠』莎夏大人的肚子完全填不飽,總是唉聲嘆氣,影響到了士氣,然後就……」


「太可笑了!」大德魯伊道,「尼克大祭司!做菜難道不是牧師的基本技能嗎?」


「什麼話!做菜明明就是馴獸師該學習的吧!」


堂堂大祭司與大德魯伊就在王座廳上吵了起來。「都別吵了。」皇帝忽然開口,兩人隨即閉嘴。「該死的,一群廢物,給我直接把廚師派到前線去。」他擺了擺手,「都下去。」


軍官領了命,趕緊退下。羅德˙雷斯冷眼看了看群臣,「沒事了的話,就退朝————」


「報———」一名傳令兵忽然跑了進來,跪在地上,「啟稟陛下,五指王國的使者請求覲見。」


大祭司皺眉,「五指王國?什麼東西?」


大魔導士解釋,「在南邊興起的小國家。國家雖小,但是製作的交通工具卻很厲害。」他說道,「但是他們為何要來見陛下?難不成是魔族入侵,所以來請求支援?」


皇帝示意之後,五指王國的使者進入,簡單行禮之後便呈上了羊皮紙做成的卷軸。訊息?肯尼不知道,但總有種討人厭的味道。一種謊言的味道。


羅德看著卷軸,注目良久,隨即抬起頭來看向肯尼。「你有任務了,阿克曼。」他說道,「去把那個妖女從大森林帶回來。」


※※※※※※※※※※※※※※


克莉絲塔


種族:人類


職業:龍儀姬


技能:『治癒LV10』、『大治癒LV10』、『聖治癒LV4』、『傷害減弱˙強LV10』、『防禦壁LV9』、『聖光LV6』、『辟邪LV6』、『毒識別LV9』、『毒無效LV8』、『腐蝕無效LV7』、『麻痺無效LV5』、『藥物合成LV8』、『龍語LV6』、『龍之血LV1』、『龍之夢LV1』


稱號:『魔物的甘霖』、『勇者的隊友』、『窺夢者』、『廚師』、『匿名者』



尤彌爾


種族:龍類


職業:古龍˙幼


技能:『龍鱗LV9』、『龍之血LV10』、『龍怒LV4』、『龍焰LV10』、『龍之威壓LV7』、『毒耐性LV5』、『雷耐性LV3』、『斬擊耐性LV2』、『飛行LV10』、『兇惡眼神LV10』、『人語LV4』


稱號:『古代種』、『魔王的敵人』、『窺夢者』、『爛好人』、『謊言殺手』


※※※※※※※※※※※※※


「『勇者降生,天現異象。氣赤如火,千里不絕;雲騰如蛟,萬民共仰。』」


克莉絲塔混和著藥草,回憶起了所有人從小耳熟能詳的英雄故事,「始祖尤彌爾大人出生的時候,諸神降下了祝福。北方的天空上,長達千里、祥瑞的浩光符現,就好像飄在空中的絲縷,也像是翻騰的蛟龍。」


「蛟龍,」尤彌爾的聲音透過『龍語LV6』傳入了克莉絲塔心中,「妳說我是龍,所以妳的意思是,妳們的始祖大人出生的時候,天空出現了長得像我這樣的光嗎?」他轉頭看來看自己的身體,拍拍翅膀跟尾巴,「還真他媽的難看。哪有這種光啊?」


「嗯……我想還是不太一樣的。蛟應該比較像是蛇。」克莉絲塔拿起樹枝,在地上劃出一條身形扭曲的蛇,「像這樣。」


尤彌爾皺眉,「這些傢伙我在沼澤裡看過,多得是,又醜又難吃,舌頭還分岔。」


她說的是沼澤蚺,克莉絲塔知道。「我也沒見過故事中的浩光呢,」她說道,「要是這光真的很漂亮就好了。這樣的話,始祖大人時代的人們,就可以看到很漂亮的景色。」


她抬頭望向天空。厄特加爾的夜晚與王城大有不同,王城內,火魔法點綴的燈火將黑夜照亮如白晝,但是在厄特加爾,照亮森林的乃是天空中的繁星點點,翠燦耀眼。真要比較,克莉絲塔更喜歡這裡。


尤彌爾盯著克莉絲塔看,一動也不動。「不然我載妳去看看?」


「咦?」克莉絲塔微微一驚。


「北方,不是嗎?雖然我沒去過就是了。」尤彌爾道,甩了甩巨大的翅膀,捲起一陣風。「現在就走?」


克莉絲塔看著尤彌爾衝自己露出一臉壞笑。說尤彌爾在笑很奇怪,畢竟克莉絲塔從沒有見過其他龍,遑論在笑的龍。龍在笑是什麼樣子,克莉絲塔怎麼會知曉呢?然而,克莉絲塔就是覺得尤彌爾在笑。


或許這也是職業『龍儀姬』的特殊能力吧?


惡龍是人類的死敵,是始祖大人窮畢生之力剷除的邪獸,龍的笑應當使弱小的人類膽顫心驚。然而看著尤彌爾,克莉絲塔竟感到心裡湧現一股暖意,很是舒服。她想起了那一天,尤彌爾啣著自己在森林的上空翱翔,那時的感覺是克莉絲塔前所未有的。那是她第一次感受到世界的寬廣,也是第一次在心中浮現了『自由』這個名詞。


如果可以再一次的話……


「呀,痛!」


正當克莉絲塔這麼想時,尤彌爾忽然嘖聲。克莉絲塔望去,只見尤彌爾已經收起翅膀,伏在地上。「哈、哈、翅膀甩得太過頭,動到傷口了。」她說道,「不過我想不礙事的。倒是妳,考慮得怎麼樣?要不要去北方看看?」


她的視線落到了尤彌爾背上的傷口。魔劍已被拔出將近三個月,傷口正在癒合,卻仍未痊癒。


「還是算了吧,天冷了,會感冒的。」克莉絲塔說道,拿起混和完成的藥草,「來吧,我繼續幫妳處理傷口。」


「……嗯。」


尤彌爾伏在地上,讓克莉絲塔靠到她的身上,以便將藥草敷上。雖然『大治癒』、『聖治癒』這些技能可以促進傷口癒合,但是這種方式生成的組織其實並不堅實。魔法的治療適合用於處理戰鬥中的傷害這種需要立即治療的場合,但是長期而言,配合藥物才是真正完善身體修復的良方。


克莉絲塔這樣每日替尤彌爾換藥已經持續了三個月。在尤彌爾的傷口逐漸改善的同時,克莉絲塔也漸漸適應了森林裡的生活。或許是因為尤彌爾作為龍的威壓,只要克莉絲塔不要離開尤彌爾的棲息地太遠,就沒有魔獸會襲擊克莉絲塔。


倒是克莉絲塔反過來認識了不少小傢伙,之前的荒原狼與她的幼仔、沼澤裡的沼澤蚺、成天睡覺的四臂樹懶、擁有兩條尾巴的影子山貓等等。克莉斯塔意外地發現,就算沒有『獸語LV10』,魔獸們依然是些可愛的孩子,總是會在不知不覺間黏上克莉絲塔、帶克莉絲塔找到安全、好吃的樹果與野菜。有幾次,克莉絲塔回到尤彌爾身邊時,肩上背上頭上總會多了些小傢伙,直到尤彌爾對著牠們使出兇惡眼神,才會離開。


多虧了尤彌爾也多虧了小傢伙們,克莉絲塔在森林裡已經堪稱衣食無虞。她有也會想起過去的同伴們。沒有自己跟在身邊,大家還好嗎?冒險肯定是沒問題的,少了自己這個拖油瓶,現在說不定都攻到魔王城了,但是大家吃得好嗎?莎夏吃得飽嗎?雖然已經不再是同一個小隊的成員了,但是還是會擔心啊。


尤彌爾則是另一個需要擔心的傢伙。尤彌爾在森林裡似乎沒有對手,她餓肚子時總是會自己去弄些東西,然而就算尤彌爾是森林裡的惡霸,她卻對食物不甚講究。『這有毒!』『這壞掉了!』『妳不是會噴火嗎?烤熟再吃啊!不然會有寄生蟲!』這些話克莉絲塔幾乎每天都要對尤彌爾說過幾次。


「繼續跟我說說那個傢伙的事情吧。」尤彌爾道。


「誰?」克莉絲塔問。


「尤彌爾,」尤彌爾說,「始祖大人。」


克莉絲塔一面處理尤米爾的傷口,一面跟尤彌爾一搭一搭地聊著。這已成為她們的日常,聊日間種種、聊神話故事、聊克莉絲塔的過去。尤彌爾對克利斯塔的事情似乎很有興趣,之前還問了克莉絲塔的生日,然而每次談到尤彌爾自己的事,她卻都避重就輕,草草帶過。


或許尤彌爾也有一些不想說的事情吧……就像那柄魔劍一樣。


「尤彌爾大人在諸神的祝福中長大。」希斯特利亞道,「她生來便注定是個勇者。她碰過的穢水都成為甘泉、她走過的死地都成沃土。祭司說,始祖尤彌爾有著七彩的虹瞳,是諸神祝福的象徵。」


尤彌爾甩了甩尾巴,「那種眼睛多噁心啊。」牠說道,「我倒是覺得妳的眼睛好看得多。」


克莉絲塔感覺到臉上一熱,只得趕緊說下去,「當時,人類跟龍族是敵人,龍族以人類為飱食,還會搶走年輕漂亮的女人當作自己的妻子……」故事書中,惡龍總是把高貴、美麗的公主從城堡之中擄走,讓人民痛哭、國家動盪。


然而,下一個瞬間,克莉絲塔腦海中繪本上的公主與惡龍竟然變成了自己與尤彌爾。克莉絲塔一時感覺臉上一熱,連忙甩了甩頭,把那可笑的畫面甩出腦海。自己既不高貴,也不優雅,遑論美麗,怎麼可能被尤……怎麼可能被惡龍看上呢?


「克莉絲塔?」


「啊、啊,抱歉!」克莉絲塔趕緊道,「始祖尤彌爾大人為百姓的遭遇感到痛心,所以她佩上寶劍,騎乘駿馬,帶著獵犬,與一群同伴朝荒原啟程。」她說著所有人都耳熟能詳的故事,「她翻山越嶺,擊敗敵人,最終斬下了惡龍之王的首級,令龍族滅絕,讓安全與溫暖重新降臨人間,也建立了帝國。」


「所以,這個尤彌爾殺死了所有的龍?」尤彌爾道,甩了甩尾巴,「還真是厲害啊。」


克莉絲塔看著尤彌爾,不知自己是否該發問。「尤彌爾,妳……」她頓了頓,仍決定繼續說下去,「妳的同胞都是被始祖大人給……消滅了。雖然這是兩千年前的事,但妳會不會恨……」


「同胞?別笑死人——我說,別笑死龍啦。」尤彌爾噴了噴鼻息道,「我打出生來沒見過任何龍,也沒見過什麼始祖尤彌爾大人。我為什麼要去恨一個跟我八干子打不著邊、還死了幾千年的傢伙呢?」


克莉絲塔不知道該說什麼。或許龍的家庭觀念跟人類不同。然而,另一個問題攫住了克莉絲塔的心。「尤彌爾,妳為什麼叫尤彌爾呢?」她問道。


尤彌爾轉過她修長的脖子,看著自己背上的克莉絲塔,「什麼意思?」


「是誰把始祖大人的名字給妳的?」克莉絲塔問,「這太弔詭了……明明龍族跟尤彌爾大人應該是敵人……」但是如果所有龍族都跟眼前的尤彌爾一樣溫柔,那麼人類跟龍族真的有必要做敵人嗎?「為什麼妳叫尤彌爾呢?」


「妳的意思是,我該換個名字嗎?」


尤彌爾忽然道,語氣卻冰冷異常。克莉絲塔嚇住了,一時之間她還以為自己的血液會就此凍結。


「我……我不是這個意思……」克莉絲塔想解釋,卻嘴拙,「我只是覺得……應該有更適合妳的名字……」


「更適合的名字?」尤彌爾冷冷道,「妳有資格這麼說嗎?把名字藏起來的傢伙?」


「欸?」克莉絲塔一愣。等等,不該是這樣,「妳、妳在說什麼……」


「別小看野獸……別小看龍的直覺,小不點。」尤彌爾道,「我問妳名字的時候,妳說謊了吧?」


「我、我才、才沒有說謊……」不能說。父親說過了,那個名字必須帶進墳墓裡的。


「看,妳根本不懂說謊。」尤彌爾甩了甩尾巴,「妳不想說,那便罷,但是我跟妳是不一樣的。我不會放棄我的名字,」她說道。「用『尤彌爾』這個名字活下去,就是我對這個世界的復仇!」


第一次,這是第一次,克莉絲塔在尤彌爾那黑如汪洋的雙瞳中看見怒火。幾天前,尤彌爾無意間稱讚克利斯塔的雙眼很漂亮,那時候的克莉絲塔慌了手腳,胡亂說了些搪塞話,最後卻忘了告訴尤彌爾,其實她的眼睛才更漂亮。


然而此時那雙漂亮的眼睛卻充斥憤怒。


「與之相比,妳又如何?隱去姓名、放棄生命、時時刻刻想著自殺,就像荒原狼那一次,」尤彌爾道,「我不知道為什麼妳要藏去自己的名字,也不知道是誰指使妳這樣做的,但是那些傢伙肯定是混蛋,而妳則是混蛋中的混蛋,」她抬起頭,幾乎要噴出火,「如果妳有自殺的膽量,就把殺意對著那些傢伙啊!假如妳有這股氣勢,應該連命運都可以改變的吧?」


克莉絲塔愣在原地,與尤彌爾對望著。「做不到啊……」她無力的說著,「父親大人……陛下……我怎麼可能……」


尤彌爾重新轉過頭,伏在地上,「如果這就是妳的選擇,那就這樣吧。」她說道,「假名就假名,克莉絲塔這個名字也滿好聽的。只不過,我不允許妳再有那種自我毀滅的想法了。」


「……為什麼呢?」克莉絲塔輕撫著尤彌爾背上的鱗片,「為什麼妳要這麼說呢?」


「沒有為什麼,」尤彌爾道,「妳如果死了,我會很困擾的。」


克莉絲塔道,「困擾什麼?」


尤彌爾回答,「我背上的傷口還沒好。我可不懂妳用的治療魔法,也不會調草藥。」


「可是妳背上的傷口很快就會好了啊?到那個時候,就沒關係了嗎?」


尤彌爾尾巴重重甩了一下,「妳話太多了!問東問西的,煩死了!」


「尤彌爾,」不知道哪裡來的勇氣,令克莉絲塔開了口,「妳是不是想跟我當朋友?」


尤彌爾的身軀猛然一震。如果不是尤彌爾背上的龍鱗凹凸不平,讓自己得以抓住,克莉絲塔肯定會摔下來。


「朋、朋友?開什麼玩笑?混帳東西,笨蛋矮子!」尤彌爾大罵道,尾巴亂甩,打斷了一棵樹,「傷口處理完了就給我下來,否則我把妳吞了!」


「好、好的!」克莉絲塔趕緊爬了下來,接著尤彌爾伸出巨爪,一把拍息火焰,只留下取暖用的火光,「現在,給我睡覺,不准廢話!」


「是、是的!」克莉絲塔趕忙臥倒,「尤彌爾晚安!」


「我說了不準廢話啊!」尤彌爾喊道,然後頓了頓,「晚安!」


兩人的對話便這麼結束了。黑夜與星光籠罩,火焰則映照著克莉絲塔。那是尤彌爾的龍焰,溫暖的很,身與心都是。


將來,會不會有將名字告訴尤彌爾的一天呢————克莉絲塔如此思考著,而在她得出答案之前,她已經在溫暖的龍焰照耀下墜入了夢鄉。


已經很久、很久沒有這麼溫暖地睡著了。




※※※※※※※※※※※※※※※※※※※※※※※※※※※※※※※※




『妳被背叛了。他們在水裡下毒,想殺死妳。人類總是如此卑鄙。』


「關你什麼事?你是誰?你在哪裡?」


『我乃魔王。我在我的居城,與妳相隔千里。我靠魔法跟妳對話,讓妳聽見我的聲音。』


「我不想聽,給我滾!少來煩我!」


『加入我們吧。你不該如此落魄。妳得到了一個巨大的名字,妳應當讓愚蠢的人類顫抖,妳只要願意張開妳的翅膀,所有的一切都會在妳雙翼的陰影之下燃燒殆盡。』


「我沒興趣!走開!」


『妳無處可去。人類不可能容下妳,妳可是他們的死敵。除了加入我們,妳別無選擇。』


「我別無選擇?那我就告訴你我的選擇:別再讓我聽到你的聲音,否則我就飛到你面前,把你吞了!」


『愚蠢。』


語落瞬間,天際風雲捲動,悶雷陣陣,萬里長空為烏雲掩蔽,一個漩渦出現在本該是太陽的位置,雷光隨即匯聚其中。巨龍抬首,猛力振翼咆哮,然而無限的魔氣卻從漩渦的中心湧出,接著一柄巨大的劍如同神話之槍一般從漩渦中直灌而下。


巨龍吐出火焰。龍焰熾熱,媲美烈日,彷彿連地表都能融化,削去了大半魔氣,但是那魔劍仍然直直插入了巨龍的背。巨龍慘烈地哀嚎,口吐鮮血,然後墜落。


『可悲的巨獸。愚蠢的善良只會招來厄運與背叛啊。』








『技能達到指定熟練度,等級提升。稱號『窺夢者』生效,熟練度增幅加成。『龍之夢LV1』提升為『龍之夢LV3』。』



※※※※※※※※※




克莉絲塔醒來時,還沒來得及思考一切,便被抓了起來。


「咦?」克莉絲塔道。


「好久不見,妖女,」男子,不,是名為肯尼的男人說道,「或者你喜歡被稱作雜種?」


希斯特利亞記得這個男人,她叫做肯尼,是父親——皇帝陛下的侍衛。她同時注意到了,自己身下的並非大地,而是石磚;自己身旁的火焰並非龍焰,而是柴火;自己所在的位置並非森林,而是王座廳。


同時自己身邊的並非尤彌爾,而是肯尼,以及大祭司尼克先生。


還有……父親大人,皇帝陛下,羅德˙雷斯。


「祭司大人才剛傳送我們回來,妳就醒了。」肯尼冷笑著道,手上還拿著一把匕首,上面沾著血。「妳可真讓我好找,我在森林裡找了一整個月,幾乎要把森林翻過來才找到妳呢。還有,那頭野獸是怎麼回事?居然拼命保護妳?難道說妳終於開竅了,收了魔獸做僕從嗎?」


克莉絲塔瞪大雙眼。她盯著肯尼手上的匕首,還有其上的鮮血,「你、你做了什麼?妳把她———」


「妳說那個保護妳的傢伙嗎?哈,我廢了牠的腳,削了牠的鼻、弄瞎了牠的左眼。牠倒是很會躲,重傷如此還跟我不斷纏鬥,似乎想把妳搶走似的。要不是祭司發動傳送魔法,我今天晚上就有狼肉可以加菜了。」肯尼道,收起匕首,「怎麼?妳不是龍儀姬嗎?改做野狼的馴獸師啦?」


是荒原狼媽媽,不是尤彌爾。想到此處,克莉絲塔驚訝地發現自己鬆了一口氣。『太好了』,自己心裡居然浮現出了這樣的想法。


「我、我只是擔心您而已。」克莉絲塔趕緊道,「您還有遇到其他可怕的野獸嗎?森林裡到處都是……怪物。」


「還擔心我啊?真是個奇怪的雜種。」肯尼大笑,「還說是最可怕的森林咧,根本沒什麼有趣的傢伙。」


那就好,克莉絲塔暗忖,他沒有遇到尤彌爾。大概是因為尤彌爾剛好去找東西吃的關係吧,克莉絲塔如此猜測。雖然說尤彌爾體型大得不像話,但是克莉絲塔本能性地從肯尼身上嗅到了危險的味道。他散發出一種跟米卡莎相似的氣息,卻更強、更深沉、也更加殘忍。萬一尤彌爾跟這個男人對上,不知怎麼的,克莉絲塔竟覺得尤彌爾會相當危險。


至於荒原狼媽媽,雖然很擔心,但是肯尼似乎沒有殺死牠。這樣的話,希達爾樹的力量想必是可以治好荒原狼的吧。


「閒聊就到此為止了。」皇帝陛下忽然開口,「雜種,妳知道妳為什麼被叫回來嗎?」


克莉絲塔愣住,「啟稟陛下,我不知道……」


皇帝冷笑兩聲,「這可是妳不配擁有的好運氣。」他說道,「妳得結婚,就在明天。」


克莉絲塔瞪大雙眼,「欸?」


『達成指定稱號解鎖條件。獲得新稱號『待嫁未婚妻』。』


「怎麼連這種稱號也有啊!」克莉絲塔無法阻止自己在心中吐槽神之聲。


————TBC


請接下一章~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