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Chapter2 龍 (Dragon)

作者:realsoul
更新时间:2022-01-15 01:16
点击:267
章节字数:1000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尤希奇幻架空][ヒスユミ] 轉職失敗的我被流放到森林裡展開甜蜜生活 (希斯特利亞生日賀文)


Chapter2 龍 (Dragon)


POV:希斯特利亞



※※※※※


克莉絲塔


種族:人類


職業:龍儀姬


技能:『治癒LV10』、『大治癒LV10』、『傷害減弱˙強LV10』、『防禦壁LV9』、『聖光LV6』、『辟邪LV6』、『毒識別LV9』、『毒無效LV8』、『腐蝕無效LV7』、『麻痺無效LV5』、『藥物合成LV8』、『龍語LV1』


稱號:『魔物的甘霖』、『勇者的隊友』、『廚師』、『匿名者』




尤彌爾


種族:??


職業:??


技能:??


稱號:??


※※※※※



克莉絲塔撥開了樹叢,將植株拔起。紫色的葉,黑色的莖,紅色的根。「歐亞甘草。」希斯特利亞暗忖。這種草藥很是好用,能夠止血、化瘀、理氣、清熱,克莉絲塔常用來替受傷的夥伴們療傷。


啊,但是現在已經不是同伴了。


克莉絲塔將草藥收起,又向林子內走去。及腰的草與參天巨木幾乎掩去了所有視線,也讓克莉絲塔易於藏身。她發現了一些野生洋蔥,後來又發現了一顆長滿淡紅色葉子的蔬菜,看起來像是某種捲心菜的變種。是什麼都不要緊,因為她吃了之後並沒有身體不適。


來到大森林以來,克莉絲塔都是這麼過的。


大祭司的傳送魔法將克莉絲塔送進了大森林,至今已經有一個星期。幸運的是在傳送的同時,矇住眼睛的布與綁住手腳的繩子也同時解開了。克莉絲塔失去了一切,卻也恢復了自由。大森林裡不乏食物,而克莉絲塔尚且具備分辨果實能否食用的能力。


然而,克莉絲塔也是大森林的食物。


黑影總是在森林裡攢動著。天上盤旋的毒妖鳥,林間遊走的眼鏡羽蛇,沼澤裡爬行的獅蜥。厄特加爾森林裡充斥著掠食者,而掠食者們也彼此掠食著。克莉絲塔憑著敏銳的直覺躲過了數次魔物的捕殺,但是被抓到也只是時間上的問題吧了。


如果是同伴的話,一定可以攻克這片森林的吧!作為斥候的讓可以在魔獸接近之前察覺敵影,阿爾敏和莎夏可以用魔法與弓箭遠距決勝,米卡莎則可以把所有近身的魔獸擊潰。然而克莉絲塔只會治療魔法,而『獸語LV10』則在轉職之後丟失了。坦若遭遇魔獸,大概也只有死路一條吧。


爬獸蠕動的聲音傳來,打斷了克莉絲塔的思緒。


聲音來自不遠處,聽起來竟似垂死的哀鳴。克莉絲塔不自覺地走上前去。她撥開了幾乎高過頭的長草,在一棵希達爾樹下找到了哀鳴的來源。


那是三隻荒原狼的幼仔,身上布滿紫色的斑點。


這是——


「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


狼嚎響徹林間,克莉絲塔猛地轉頭,一隻成年荒原狼正朝克莉絲塔飛奔而來。儘管雙方看起來還相距將近一百尺,但是那狼的速度飛快,且齜牙咧嘴,殺意橫天。


克莉絲塔轉身就跑。


狼與人的追逐戰在林間上演。克莉絲塔不斷閃開石頭、斷枝與樹木,在森林之中開道。追逐戰不會太久,克莉絲塔知道,沒有斥候系技能與刺客系技能的自己,怎麼可能在腳程上贏過以速度著稱的魔物森林狼?用不了幾個心跳,自己就會被追上,然後自己的血肉會被飧食殆盡。


這好像也沒什麼不好。


儘管正在為了生存做最後的逃跑,克莉絲塔卻驚訝地發現自己的心情竟前所未有地輕鬆。我從沒能成為一個合格的馴獸師,那麼我的血肉不正該成為魔物的一部份嗎?這樣的話,魔物們就能填飽肚子,而我則派上了用場,不像從前,一點用都沒有。


只是,那些幼狼……


視野忽然寬敞。克莉絲塔發現自己逃入了一塊林間的空地。就在這裡讓荒原狼追上吧,克莉絲塔暗忖,然後了結我的生命。


克莉絲塔停下腳步,回望著掠食者。然而狼只是在林裡,沒有走入空地之中。林裡的牠對克莉絲塔不斷咆哮,卻沒有繼續上前一步。克莉絲塔疑惑,為什麼這傢伙不追出來?


最終荒原狼在一聲長嚎之後離去,消失於林間。


克莉絲塔不明所以,只覺得莫名其妙。她環顧四週,這一個林間空地相當突兀,明明在森林之中,地面卻毫無雜草,遑論林葉。空氣中充斥著灰燼,空地之內所有岩石和樹木均被燒成焦黑色,地上散落著燃盡的碎骨。這裡是什麼地方?克莉絲塔不知道,只是有股氣味瀰漫,克莉絲塔從未聞過,相當陌生,心底某處卻又覺得這味道是自己最為熟悉的味道。


有什麼東西在這裡,克莉絲塔意識到。某種會使用火焰的東西。是人類嗎?如果是的話,克莉絲塔或許能請求她們的幫助,但是也有可能是能使用火的魔物。然而不管是哪個,克莉絲塔都已經累壞了。她決定在此過夜,或許這就會是最後一晚了吧。


※※※※※※※※


克莉絲塔又做了夢。


她本以為自己會夢到被殺的母親、拋棄自己的皇帝父親、抑或是曾經的夥伴們。但是克莉絲塔錯了。


她夢見一個未曾謀面的少女。少女有著即肩的金色長髮,額頭上綁著一條亞麻緞帶,身上穿著奴隸單薄的衣物。少女身形消瘦,面容枯槁,舌頭也被剪掉而無法言語。


儘管少女看上去如此脆弱,她卻居於華位之上。魔龍們圍繞著她,咆哮不止,吞吐烈焰。


同一時間,天現異象。耀眼的光芒橫亙了夜空,氣斥如火,起於北終於南,如騰蛟、如飛縷,七彩變換,乃是克莉絲塔從未見過的艷麗。


「好美啊……」夢中的克莉絲塔不禁讚嘆道。


這不禁讓克莉絲塔想起了耳熟能詳的故事:


上古有龍,口吐烈焰,身披鱗甲,以人為飧食,擄女為新娘。盤山為王,據海稱皇。


邪獸成千,禍世萬年;勇者降生,天現異象。氣赤如火,千里不絕;雲騰如蛟,萬民共仰。


始祖提劍,惡龍落首,八方震動,六合清明。皓日當空,帝國當立;偉哉雷斯,天數所衷。


始祖尤彌爾大人降生之際所出現的異相,是否也象此時此刻如此美麗呢?


然後,魔龍們,開始墜落。


※※※※※※※※※※※※※※※※※※※※※※※


當克莉絲塔醒來的時候,全身正被熱氣包圍著。


怎麼會這麼熱?是自己睡到中午、太陽直射的關係嗎?


不,不對。這種熱比起太陽的熱,更接近火焰的熱。然而在火焰的熱之中,卻有混雜著生物吐息的灼熱感————


一陣鼻息傳來。


克莉絲塔猛地轉頭,並在同一時間呆住。


一隻龐然巨獸就待在自己的後方,凶惡的眼神瞪視著自己。那巨獸全身上下布滿棕色的鱗片,眼睛與脊柱背面則是汪洋一般的黑。巨獸相當巨大,大過克莉絲塔所見過的任何魔獸,光是牠的頭就比克莉絲塔還要打,牠的利牙與嘴彷彿一口就能將克莉絲塔吞下。


牠有一對翅膀,此時正收著,但是克莉絲塔猜想若是這巨獸張開雙翼,恐怕連陽光都會被阻斷。煙從他的鼻孔間冒出,骨頭則散落在他腳下的地板上,被燒得焦黑、踏得粉碎。


克莉絲塔本該顫抖的。本能告訴她,她該這麼做,因為自己無論做什麼事情都無法從這巨獸的利牙間生還。然而,在克莉絲塔記得害怕之前,她先注意到了巨獸背上的傷口。傷口看上去有一段時間了,卻還留著血,這是當然的,因為一柄大的不像話的大劍正插入傷口裡,劍身完全沒入,直達劍柄。


這巨獸受傷了。


巨獸盯著克莉絲塔,一動也不動,只是靜靜地呼吸。然而光是呼吸,她的鼻息便捲起陣陣熱風,幾乎要將克莉絲塔烤熟。


「你受傷了?」克莉絲塔不自覺地道,話出口瞬間克莉絲塔才想起自己已經失去『獸語LV10』了,自然不能夠象過往那樣與魔獸對話—————


『技能達到指定熟練度,等級提升。』在聖堂裡聽見過的神之聲於克莉絲塔心底響起,『『龍語LV1』提升為『龍語LV2』。』


克莉絲塔愣在原地。『龍語』,為什麼是『龍語』的技能等級會提升?所有的龍都已經被始祖尤彌爾大人消滅了,而現在這裡只有魔獸以及……


克莉絲塔彷彿是想通了什麼,抬頭望向眼前的巨獸。


「……你是龍嗎?」


巨獸的眼睛扎了扎,巨大的頭微微一歪,吐出鼻息。好熱啊,克莉絲塔思考,好溫暖啊。


「龍?」巨獸說道。其實牠發出的聲音比較類似嗚噎,但是在克莉絲塔腦中卻成了可以理解的詞彙,就好像過去能夠溝通的野獸們一樣。


「恩,龍。」克莉絲塔說。


「我沒聽過什麼龍。」巨獸說道,「我叫做尤彌爾。」


『技能達到指定熟練度,等級提升。』神之聲再次響起,『『龍語LV2』提升為『龍語LV3』。』


※※※※※※※※


關於克莉絲塔遇見的『龍』,有兩件事情很詭異。


這頭龍說牠的名字叫做尤彌爾。


然後牠不知道自己是一條龍。


這兩件事都很詭異。


說尤彌爾是一條龍很奇怪,畢竟世界上沒有人見過龍。然而故事書裡敘述過魔龍的外貌:四足著地、背生雙翼,牙齒利若彎刀、鱗甲堅比鋼盾,頸部細長如絲縷,吞吐烈焰似惡魔。傳說龍殘暴之餘,動作還相當優雅。


克莉絲塔不知道尤彌爾是否殘暴,但是牠絕對稱不上優雅,尤其是進食的樣子。然而除此之外,尤彌爾的外貌與故事書中描繪的惡龍如出一轍,毫無差距,再加上能與擁有『龍語LV3』的克莉絲塔對話,克莉絲塔便決定當尤彌爾是條龍了。


問題在於『尤彌爾』這個名字。始祖尤彌爾大人是人類的英雄,帝國的建立者,也是人們敬拜的神祇。眾所周知始祖尤彌爾大人殺掉了所有的龍,然而眼前的巨龍卻自稱為尤彌爾。


不過這一切也都無所謂了。自己被冠以詛咒之職業『龍儀姬』,遭到皇帝驅逐,被流放到厄特加爾大森林之中。想必早已失去始祖尤彌爾大人的加護了吧?事已至此,那麼遇上一隻名為『尤彌爾』的巨龍,又有什麼關係呢?


初見尤彌爾,儘管被眼前的巨龍所困惑,克莉絲塔仍自知死期已至。如果尤彌爾真的是龍,那麼牠就是傳說中以人為飧食的惡龍,吃掉自己也是理所當然的。


然而,不知為什麼,尤彌爾沒有吃掉自己,或許是因為自己塞不了牙縫,所以不值得入尤彌爾的口。牠甚至把吃剩的帶骨肉就這麼放在一邊,彷彿是留給克莉絲塔的。


那天的尤彌爾也沒有多理睬克莉絲塔,就只是一直睡,一直睡。龍會打呼,這件事故事書裡沒有提到,讓克莉絲塔長了知識。


然而,儘管尤彌爾睡著了,牠背上的傷口仍然潺潺流出紅色的鮮血。


克莉絲塔望向那傷口與傷口上的大劍。


那樣巨大的傷口早該要了魔獸的命。灌入身體的武器若不拔出,不僅會傷害魔獸的內臟器官,更會干擾魔素的流動,早晚致命。


克莉絲塔看著沉睡的巨龍與背上那巨大的傷口與劍,思緒百千。最後,也不知道是哪裡來的勇氣,克莉絲塔竟然踩著巨龍的爪子與肩膀,一步一步爬到牠的背上。


如果尤彌爾現在醒過來,肯定會一口吞了我吧。但是尤彌爾最終還是沒有醒過來。


她來到尤彌爾背上,那巨大的傷口與劍就在眼前。劍相當大,光是劍柄就達到克莉絲塔的腰部,整把劍怕比克莉絲塔高出兩到三倍。鮮血流出,黑色的氣息遊走於劍的周圍,不斷破壞著尤彌爾的血肉。


「這是……」克莉絲塔察覺異常,決心一試。她將手抵住龍背,「『大治癒』。」她默禱,同一時間鼓動體內的魔素,符文開始浮現,圍繞著傷口。那巨大的傷口開始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癒合著;血管、神經、肌肉、筋腱,血止住了,傷口也逐漸縮小……


……然而黑氣猛然暴起,劍身亦開始震動,本已癒合的傷口被重新劃開,鮮血再次湧出。


是魔族的把戲,克莉絲塔判定。纏繞魔氣於武器、持續對受傷的敵人傷口造成破壞,是魔族常用的咒術。在之前與魔族的戰鬥之中,勇者小隊的大家多次遭遇這種棘手的敵人,負責治療的克莉絲塔稱得上是經驗豐富。


然而,這次的魔氣量乃是前所未見的大,甚至勝過了四天王的萊納和貝爾托特。誰能夠擁有超越四天王的魔力?難道是魔王嗎?


克莉絲塔不知道答案,但是她只知道一件事:若是放任傷口不管,這把纏繞魔劍的魔氣遲早會殺死尤彌爾。


不知為何,克莉絲塔沒有多想便決定要幫助尤彌爾。事後想來,這想法還真是來的莫名其妙。龍在克莉絲塔熟悉的信仰中應當是惡獸、人類的死敵、為諸神所不容的存在,用牧師的治療術來幫助一條龍,還真是諷刺的極點的一件事情啊。


「『聖光』。」克莉絲塔呼喚魔力,溫暖的光輝與符文符現,纏繞劍身,壓制劍上的魔氣。失去馴獸師一職後,克莉絲塔丟失了所有馴獸師專屬技能,但是其他的技能卻保留了下來。「『辟邪』。」再加上一道咒術,克莉絲塔全心全力壓制魔氣。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魔力逐漸減少,但是魔氣也漸漸被壓制了下去。距離尤彌爾受傷肯定已經經過一段很長的時間了,劍上的魔氣量雖大,咒術強度卻有明顯衰弱的痕跡。若非如此,克莉絲塔不可能應付地了這種等級的魔劍與魔氣。


當魔氣被壓制地全部退回劍身內時,克莉絲塔知道時機已至。她握住劍柄,用力向上一提,「喝!」她大喝。巨劍本完全沒入龍背,克莉絲塔全力一拉也只能拉出三分之一左右,然而在拔劍而出的一瞬間,尤彌爾醒了過來,發出慘烈的咆哮,「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或許是『龍語LV3』的關係,尤彌爾的咆哮聽起來就像是人的慘叫,「妳這個臭矮子在搞什麼麼麼麼麼—————」


「笨蛋,不要亂動!」克莉絲塔吼道。她最不能忍受的就是有人在她進行治療干擾她。她還記得她唯一一次對柯尼動怒,是因為柯尼在她治療莎夏時不斷搗蛋。


不知道是克莉絲塔的怒吼奏效,抑或是太痛所以暈了過去,總之尤彌爾是不再掙扎了。克莉絲塔努力的拔著劍。劍身很大,遠超身高,因此克莉絲塔必須抓著劍脊的部分把劍拉出來。經過幾個循環,巨大的魔劍終於離開了龍背,克莉絲塔立刻把劍甩到地上,接著抓起身上最後的草藥往傷口裡塞,然後用盡全身的力氣按住血湧如注的傷口。


「『大治癒』,」鮮血不斷湧出,比之前更加快速,「『大治癒』,」這是因為把劍拔出來的關係,是必須的過程,因為不拔劍,尤彌爾必死無疑,「再一次,『大治癒』!」給我停下來、停下來啊,「『大治癒』!」


『技能達到指定熟練度,等級提升。』神之聲,『『大治癒』滿級,獲得新技能『聖治癒LV1』。『聖治癒』冷卻時間五分鐘,消耗MP一百二十點,副作用為——』


「可以了,閉嘴,讓我專心!」


喝斥之後神之聲也不再吵鬧。「『聖治癒』,」聖光符文並現,驅散了最後殘存的魔氣,組織開始癒合,但是鮮血仍未止,濺到了克莉絲塔身上,「『聖治癒』,」符文湧現,環繞傷口,血流開始減少。是減少,還是視線變得模糊?「『聖治癒』,」克莉絲塔感覺道胸口彷彿有一顆大石壓住,全身上下的力氣似乎要被抽乾一般,整個人昏昏欲睡,「『聖治癒』!」頭越來越重,但是就快好了,再一下下,再一下下,只要再一下下,「『聖治癒』——————」


『技能達到指定熟練度,等級提升。『聖治癒LV1』提升為『聖治癒LV2』。』


『技能達到指定熟練度,等級提升。『龍語LV3』提升為『龍語LV4』。』


『解鎖新技能。獲得技能『龍之血LV1』。』


這是克莉絲塔在意識墜入黑暗之前,所聽見的,最後的聲音。




※※※※※※※※※※※※※※※※※※※※※※※




克莉絲塔又做夢了。最近做的夢特別多。可這次的夢與之前又不相同。


她既不是克莉絲塔,不是龍儀姬,她沒夢見皇帝父親、詛咒自己的母親、以及不再是夥伴的同伴們。


她也不是舌頭被剪掉的奴隸少女,天上也沒有美麗的異相。


她只夢見一片黑暗。徹頭徹尾,將自己完全包覆起來的黑暗,溫暖如子宮,但是不知過了多久,裂痕出現在黑暗之上,然後那黑暗就像殼一般逐漸剝裂開來,光芒透入,是白天和雲,以及熟悉的日與月。


視野變換萬千,克莉絲塔只覺得『牠』在草原山林河湖間不斷的遊盪。有那麼一天,眼前出現了幾個傢伙。那些傢伙很奇怪,雙腿站立,身上沒有鱗片,毛髮也只有頭上比較多,住在石頭裡,身上還照著奇怪、可迅速穿上脫下的皮。那些小傢伙非但行動詭異,還很煩人,不斷圍著牠看,嚷嚷著,日復一日,夜復一夜。


然而牠沒有再離開這個地方。彷彿在這兒住了下來,同小傢伙們嬉戲著。小傢伙們比牠高大,總是說著牠聽不懂的話。偶爾會有一些更大的傢伙——彷彿是小傢伙們的放大版——前來拉走小傢伙們,但是小傢伙們卻還是不斷跑來他的身邊。


有那麼一次,一個頭上毛髮特長的小傢伙直勾勾盯著牠,嚷嚷著什麼。牠聽不懂,也就嗚噎嗚噎的叫。毛髮特長的小傢伙歪著頭,想了想,『尤——彌——爾——,』小傢伙說出了幾個毫無道理的音節,然後自己在那邊笑,『尤彌爾!擬救較尤彌爾!根駛阻大仁醫恙得明自!』


牠還是聽不懂小傢伙們在說什麼,但是牠記住了這個詞。『尤彌爾,』牠低誦,『尤彌爾。』





『達成指定稱號解鎖條件。獲得新稱號『窺夢者』。』


『解鎖新技能。獲得技能『龍之夢LV1』。』




※※※※※※※※





當克莉絲塔醒來時,巨龍已經不見了。


那難道都只是夢嗎?克莉絲塔如此自問,躺在身邊的魔劍敘述著一切並非虛假。


那條龍……尤彌爾……這塊林間空地肯定是尤彌爾棲息的地方吧。在大森林裡,所有生物既是獵手也是獵物,正如克莉絲塔蒐集樹果,荒原狼獵食克莉絲塔。但是龍?有任何生物可以獵殺尤彌爾那樣的巨龍嗎?


恐怕除了始祖大人以外,沒人做得到吧。


克莉絲塔上前查看魔劍。那劍相當巨大,全長超過十六尺,幾乎是克莉絲塔的三倍高,上面刻滿了克莉絲塔不層認識的咒文。此刻魔氣雖然已經散去,巨劍上仍散發出不詳的氣息。


魔劍以外,空地上只剩下焦黑的獵物屍骸,恐怕是尤彌爾吃剩的食物。傳說中,巨龍能噴火,恐怕尤彌爾的習慣是把東西烤熟了吃。這樣也好,不熟的食物容易有寄生蟲,對於傷口復原也不怎麼郝。


但是,尤彌爾為什麼沒有吃掉自己呢?


啊,大概是因為自己的肉太少,連給巨龍塞牙縫都辦不到吧。


就算尤彌爾不在,也沒有其他魔獸闖入空地,吃掉克莉絲塔。大概正因為這裡是巨龍棲息地,所以當初追殺克莉絲塔的荒原狼才不敢進入的吧。這麼說來,反而是尤彌爾救了克莉絲塔一命呢。


那頭荒原狼……


克莉絲塔心中一冷。思緒在她心底轉過、掙扎著,但是她到最後還是站了起來。


她走入林中,跨過斷木與殘枝,循著她來的道路向林子深處走去。她還記得那一條逃命的路,昨天,她正在這條路上與荒原狼展開殊死追殺。


憑依著記憶,克莉絲塔找到了希達爾樹。那三隻荒原狼幼崽仍然在樹根處嗚噎著,唯一不同的是紫色的斑點已經擴大為斑紋,幾乎爬滿了全身,而牠們的嗚噎也明顯地減弱,彷彿隨時就要停下。


希達爾樹是少見的植物,枝幹白若冰霜,葉片紅如鮮血。希達爾樹僅見於森林之中,卻也被認為是「受始祖祝福的樹」,因為希達爾樹能夠散發出一種特殊的孢子,治癒樹周圍的生物身上的傷口與病痛、強化生命力。在聖堂,也有種植一棵巨大的希達爾樹。


克莉絲塔蹲了下來,「『毒識別』。」她低語,而充斥華光的符文隨即湧現。


異常狀態警示果然浮現在三隻幼崽身上。『異常狀態:刻心蟲。』


猜中了,克莉絲塔暗忖,「『毒無效』、」她鼓動魔力,取出水袋,「『藥物合成』。」


符文纏繞著三隻幼崽,華光凝聚,幼崽們開始流汗,大口的喘著氣,牠們身上的紫斑們也迅速攢動,在皮下鑽來鑽去,最終如同逃亡一般匯聚到了幼崽們的吻部。


成功了。「來,喝點。」克莉絲塔輕聲道,讓三隻幼崽喝下水袋中的藥物,三隻幼崽開始劇烈咳嗽,先後嘔出黑血。黑血之中,啃食心臟的黑色蛆蟲們蠕動片刻,便停止了掙扎。


蛆蟲名為刻心蟲,是流傳於狼與犬間的寄生蟲。這些寄生蟲會潛伏於血夜,進入心臟時攀附於心壁,啃食宿主的心臟,並將紫色的毒血輸送到全身,造成體表的紫斑。


寄生蟲系的疾病,不能以單純的『治癒』處理,因為提高生命力會加劇寄生蟲的活性,反過來造成更大的傷害。必須先對抗寄生蟲的毒,再以藥物逼出寄生蟲。


那一頭成年荒原狼大概是這三隻幼崽的母親,因為幼崽病弱才將幼崽至於此處,希望借助希達爾樹的治癒之力治療孩子,卻意外加劇了病情吧!


不過,克莉絲塔相當幸運,可以在荒原狼回來以前完成治療。


三隻幼崽恢復了少許力氣,水汪汪的眼睛盯著克莉絲塔。克莉絲塔無奈一笑,我可沒有食物給你們啊?儘管幼崽們仍然虛弱,紫斑卻已完全消失,接下來只要交給希達爾樹就可以了。


現在,只要離去就可以了。


然而,正當克莉絲塔想要轉身時,荒原狼卻出現在了視野的另一邊。


……為什麼總是在這種時候回來呢?


快跑,克莉絲塔告訴自己,快跑!


然而當她真的想要跑的時候,卻發現雙腳軟的無力。「欸?」她先是疑惑,隨即想到自己從昨天開始就沒吃什麼東西,而施展魔法總是會大量消耗體力。


腿軟的她只跑出不到十步便跌倒在地,撞在一棵樹上。早知道就把尤彌爾留下來的食物吃掉了。下一個瞬間她被按倒在地,荒原狼以兩隻前足扣住了克莉絲塔,壓在克莉絲塔身上,張開血盆大口猛力咆哮。


終點已至,克莉絲塔知道,一切終於結束了。然而在這最後她想起的卻是尤彌爾。自己到底有沒有成功治好尤彌爾的劍傷呢?就算成功,尤彌爾也需要靜養,早知道就留一張紙條給他了。不對,我寫的紙條尤彌爾看得懂嗎?『龍語LV4』可以翻譯手寫的文字嗎?說起來尤彌爾是否識字,克莉絲塔也不知道。龍族有文字嗎?


「叹叹叹叹……」


希達爾樹的方向傳來低鳴聲,令荒原狼停下了動作。克莉絲塔循聲望去,只見那三隻幼崽探出了頭,對著母親小聲卻持續的叫著,其中較為強壯的一隻甚至慢慢地爬了過來。


荒原狼停下了動作,瞪視著克莉絲塔。儘管失去了『獸語LV10』,克莉絲塔依然可以從荒原狼的眼睛中讀出「怎麼可能」、「莫名其妙」、「開什麼玩笑」等等情緒。


我是不是該說點什麼呢?然而,在克莉絲塔得以反應前,黑夜就降臨了。




沒錯,黑夜就這麼降臨了。




就算在森林,陽光總是能抓到一些空隙撒入地面,然而那一個瞬間陽光卻完全消失。希斯特利亞本來還以為是世界末日什麼的,下一刻強烈的暴風卻席捲而來,樹木搖搖晃晃,葉片漫天飛舞,克莉絲塔與荒原狼雙雙抬頭望去,那本該是太陽與藍天的地方只看到了棕色的龍鱗、遮天蔽日的雙翼以及黑如汪洋的眼。


鼻息從尤彌爾的面前湧出,捲起無數塵土,而被尤彌爾踩住作為立足點的樹木們則顯得搖搖欲墜,幾乎要被攔腰折斷。尤彌爾巨大的身軀遮住了日光與無垠的天空,將荒原狼、克莉絲塔、希達爾樹還有所有的一切都淹沒在她雙翼的陰影之下。


原來尤彌爾這麼大啊,克莉絲塔暗忖,說起來,這還是第一次看見尤彌爾展開雙翼的樣子。


荒原狼望著從天而降的巨龍,似乎不知如何是好,而幼崽———彷彿初生之犢不畏虎,沒有看到頭上的尤彌爾一般,終於爬到了克莉絲塔的身邊,伸出舌頭,舔了舔克莉絲塔的臉頰。好養啊,小傢伙。


荒原狼看看巨龍,看看克莉絲塔,又看看自己那舔著人類的幼崽,千思百轉之後終於做出了決定。她叼起了自己的孩子,緩緩向後退開,退到離克莉絲塔數尺之遙的地方,顫抖地看著頭上的巨龍。


然後,輪到克莉絲塔的叼了起來。


「欸?」


尤彌爾溫柔地啣住了克莉絲塔後頸的衣物,將克莉絲塔就這麼給叼了起來。克莉絲塔被叼至半空中,與尤彌爾一起對望著荒原狼母子。被媽媽叼著的荒原狼幼崽對克莉絲塔吐了吐舌頭,揮舞著四隻,很是可愛。克莉絲塔也不禁對牠擺了擺手。


「要保重啊。」克莉絲塔聽見自己說。


然後,巨龍振翼而起。


荒原狼母女的身影很快就消失了,高聳的希達爾樹也轉瞬變得像是雜草一般狹小。在空中俯視,廣闊無邊厄特加爾森林在腳下展開,宛若綠色的瀚海,在陽光之下閃閃發光。


「妳,是笨蛋嗎?」叼著克莉絲塔的尤彌爾忽然開口。


「咦?」克莉絲塔嚇了一跳。她沒想到尤彌爾居然會主動跟自己說話。


「咦什麼呢?」尤彌爾道,聲音直入克莉絲塔心中,似乎是『龍語LV4』的效果,「荒原狼想要吃了妳,妳卻冒著生命危險救了牠的幼崽。這不是笨蛋是什麼?」


「可是……我不幫牠的話,那些孩子就死定了。」刻心蟲致命雖慢,但是那幾個孩子的症狀已接近末期,再晚一點便無可回天。


尤彌爾冷笑兩聲,「這真可笑。降生在世上,就只有吃與被吃、殺與被殺,像妳這樣愚蠢的善良是沒有任何意義的,只會遭到背叛。」她說道。


背叛。這個詞直直嵌入了克莉絲塔的心底。她一直不願去想這個詞,但是一想到曾經的夥伴們,克莉絲塔就一陣心痛。


「沒話說了吧?」尤彌爾道,有些得意,「知道的話就該學著點,笨蛋,別再幹這種蠢事。」


「這是蠢事嗎?」


「蠢地不能再蠢了。」尤彌爾道。「如果我沒有來,妳就會被那匹狼吃掉。」


「……那也不錯啊,」克莉絲塔道,「這樣的話,狼媽媽就能填飽肚子,也會有更多的奶水來讓她的孩子恢復健康吧。」畢竟自己早已沒有繼續生存的意義了。如果能用生命幫助荒原狼母子,何嘗不是一樁美事呢?


「妳這是想自殺嗎?哼,無聊的濫好人。」尤彌爾冷冷道,「妳可別忘了,妳把我背上的劍拔了,傷口還沒全好呢。給我負責到底啊,混帳東西。」


這麼說好像也沒錯。「……對不起?」


「濫好人還懂得道歉啊?」尤彌爾嘲諷道,「妳這種濫好人是最要不得的,愚蠢的善良只會招來厄運與背叛。善良的笨蛋、莫名其妙愛救人的傢伙,總是會最快死掉的呢。」


「但是,尤彌爾也來救我了,不是嗎?」克莉絲塔忽然說。


一瞬間克莉絲塔很明顯地感受到尤彌爾的翅膀亂了一拍,導致這飛在空中的龐然巨獸一時失了速,幾乎就要下墜,幸好她在最後一刻拉回軌道。


「蛤?」尤彌爾道,氣急敗壞?「蛤?」她又蛤了第二次,「蛤?」第三次,「蛤?救妳?蛤?開什麼玩笑?」五次,「我只不過是不想欠妳人情!幫我把那把該死的劍拔出來的人情!妳這個矮冬瓜!我是因為這樣才來救妳的!」


「所以妳還是來救我了,不是嗎?」


「妳———妳———這什麼歪理啊!」


好可愛的一條龍啊,克莉絲塔不禁如此想到,雖然外貌有些可怕。「所以說,尤彌爾也是善良的笨蛋喔。」


「說什麼鬼話!該死的!矮冬瓜!小豆丁!大笨蛋!」儘管不斷叫罵著,溫熱的鼻息不斷吹過克莉絲塔的耳邊,尤彌爾的飛行卻仍溫柔無比,令克莉絲塔不自覺地笑出聲來。


「笑什麼笑,矮豆丁!」尤彌爾怒氣沖沖地說,「該死的,說起來妳這傢伙到底叫什麼名字啊?」


名字嗎?克莉絲塔望向漸漸下山的太陽,陷入回憶。很久很久以前,自己有過另一個名字,卻被父親奪走了,改取了另一個故事書的小女孩的名字來使用。故事中的那個女孩總是善解人意,樂於助人,就算犧牲自己也在所不辭。


就好像尤彌爾一樣。


「我叫克莉絲塔。」克莉絲塔心中暖洋洋的,「請多多指教囉,尤彌爾。」



——TBC


請接下一章~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