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Chapter4 龍的新娘(Bride of dragon)

作者:realsoul
更新时间:2022-01-15 01:17
点击:719
章节字数:697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尤希奇幻架空][ヒスユミ] 轉職失敗的我被流放到森林裡展開甜蜜生活 (希斯特利亞生日賀文)


Chapter4 龍的新娘 (Bride of dragon)


POV:希斯特利亞


※※※※※※※※※


克莉絲塔


種族:人類


職業:龍儀姬


技能:『治癒LV10』、『大治癒LV10』、『聖治癒LV4』、『傷害減弱˙強LV10』、『防禦壁LV9』、『聖光LV6』、『辟邪LV6』、『毒識別LV9』、『毒無效LV8』、『腐蝕無效LV7』、『麻痺無效LV5』、『藥物合成LV8』、『龍語LV6』、『龍之血LV1』、『龍之夢LV3』


稱號:『魔物的甘霖』、『勇者的隊友』、『窺夢者』、『廚師』、『匿名者』、『待嫁未婚妻』



尤彌爾


種族:龍類


職業:古龍˙幼


技能:『龍鱗LV9』、『龍之血LV10』、『龍怒LV4』、『龍焰LV10』、『龍之威壓LV7』、『毒耐性LV5』、『雷耐性LV3』、『斬擊耐性LV2』、『飛行LV10』、『兇惡眼神LV10』、『人語LV4』


稱號:『古代種』、『魔王的敵人』、『窺夢者』、『爛好人』、『謊言殺手』、『奪婚者』




??˙芬格爾


種族:[屏蔽]


職業:[屏蔽]


技能:[屏蔽]、[屏蔽]、[屏蔽]、[屏蔽]、[屏蔽]、[屏蔽]、[屏蔽]、[屏蔽]


稱號:[屏蔽]、[屏蔽]、[屏蔽]、[屏蔽]、[屏蔽]、『王子』



※※※※※※※※※


五指王國的芬格爾王子是一個相當優雅的人。


此時此刻,王子正坐在餐桌的對面,與克莉絲塔共進晚餐。克莉絲塔完全沒學過任何貴族餐桌禮儀,冒險者小隊裡的大家都是平民出身,因此克莉絲塔完全不懂這種場合該如何用餐。


她穿著一身鑲白貂皮的黑天鵝絨舊禮服,這是皇宮的侍女總管幫她換裝的。「克莉絲塔小姐很漂亮,就是身材平板了點。」總管如此評論,「這是公主陛下以前的衣服,應該很適合妳。」


總管指得應該是克莉絲塔同父異母的姊姊,王女弗利妲˙雷斯吧?


「克莉絲塔公主,有人說過您的眼睛相當漂亮嗎?」王子道。


尤彌爾說過。「沒、沒有的……」克莉絲塔道。


「是嗎?」芬格爾王子陛下放下餐具。「那麼,那個人有告訴您,您相當不擅長說謊嗎?」


「欸?」克莉絲塔瞪大雙眼,「你、你、你……」


「看來果然如此啊。」王子淡淡一笑。芬格爾王子相當年輕,可能只有十七八歲,身形苗條,臉蛋細緻,有著一頭黑髮與一雙散發著慵懶、時常半睜不開的眼睛。儘管如此,他的眼睛仍然十分美麗,是一種與尤彌爾截然不同的美。


被抓來與他國王子聯姻什麼的,克莉絲塔始料未及。本來這種事是不可能會落到私生女頭上的,但是皇帝陛下五個子女都已經有婚約了,父親又貪圖五指王國的先進造車術,所以才把克莉絲塔這個私生女抓回來,冠上公主的頭銜,許配給五指王國的芬格爾王子。


「……請問王子殿下,我聽不懂您的意思……」希斯特利亞道。


未料,王子只是擺了擺手,「愛情這種東西總是盲目的。人總是會在不自覺間喜歡上某人、被某人喜歡,妳說是吧,公主?」


克莉絲塔立刻羞紅了臉。「您、您、您、您在說什麼啊……」尤彌爾喜歡自己什麼的,怎麼可能———


「但是,王族還是有王族的責任在,比如聯姻。」芬格爾王子忽然正色道。「公主殿下,雖然抱歉,但還是得請您跟我結婚。我們國家鄰近魔族領地,需要立刻與艾爾迪亞帝國建立邦交。」


克莉絲塔心一沉。「……您說得是。」


王子拿起紅酒,輕啜一口,「請您別難過,公主。明天的結婚典禮後,我就會帶您回到我的故鄉。」他頓了頓,「五指王國是個好地方,民風純樸,人人安居樂業,您那麼漂亮,人民一定會喜歡您的。」


克莉絲塔抬起頭,「明天就起程嗎?」


「婚禮後就立刻起程。」王子道,放下酒杯,「當然,如果您喜歡,您也可以帶上您的愛人,一同前往。」


克莉絲塔瞪大雙眼,「您說什麼?」


「您的愛人擔任您的侍衛隊長,你們可以在我的王宮裡一起享受美好的風景與食物,或者是……其他事情。」王子笑著說。不得不說,他的笑容相當好看,「聯姻就是這麼回事。很不巧的,我沒有霸王硬上弓的習慣,所以如果與愛人相伴可以讓您開心一點,我可是舉雙手贊成的。」


克莉絲塔趕緊搖頭,「沒有、沒有的事,愛人什麼的才沒有呢。」這個傢伙到底在說什麼啊,尤彌爾才沒有……才沒有把我當作……


「是這樣嗎?」王子道,微微一笑,「那就當我沒說吧。希望我們有一場愉快的婚禮。」他舉起酒杯,「乾杯嗎?」


「……嗯。」


而後,克莉絲塔將紅酒一飲而盡。




※※※※※※※※※




婚禮在王宮外的廣場舉行。無垠的天空之下,賓客萬千,熱鬧非凡。克莉絲塔從沒有看過這麼多王宮貴族齊聚一堂,就連勇者小隊擊敗魔族四天王、凱旋回城時也沒有。


克莉絲塔穿上了象牙色絲衣和蕾絲裙,裙上無數顆小珍珠組成各種花朵。他的新娘斗篷由綠天鵝絨製成,繡有一百朵金玫瑰。這比昨天的衣服又更高級了,克莉絲塔暗忖,腦中卻仍嗡嗡叫著。昨天是她第一次喝紅酒,直到現在仍有醉意。她全心全力不讓任何步驟出錯;她生怕弄髒了新娘服,更怕惹父親生氣。


芬格爾王子看起來也同樣堂皇,身穿暗玫瑰色外衣,披掛紋飾著手指紋飾的深緋紅色天鵝絨斗篷,王冠瀟灑地戴在卷髮上,金色的冠冕與黑色的頭髮融為一體。


「您比昨天更美麗了,克莉絲塔小姐。」兩人交換誓言時,芬格爾王子小聲道,「您的禮服相當漂亮。這讓我不禁嫉妒起搶在我之前稱讚您的眼睛的那個人呢。」


「沒、沒有這回事……不過,謝謝您的稱讚。」克莉絲塔道。


「這可不是場面話的讚美詞啊。」王子道,「您讓我不得不擔心,等等的挑戰環節會不會有人提出挑戰呢。」他輕鬆地聳了聳肩,「說來慚愧,我的劍術不太行,若被人挑戰,可是會丟大臉的。」


「不會有這種事的啦。」克莉絲塔輕聲道。挑戰環節是婚禮的一環,由主持人詢問賓客間是否有人想要挑戰新郎、搶奪新娘。坦若有挑戰者,新郎便必須接受挑戰、爭奪新娘。當然,根本不會有什麼挑戰者,畢竟這可是皇帝陛下安排的聯姻,而克莉絲塔也不是什麼值得爭奪的美人。


克莉絲塔與王子一同接受著祭司的祝福。克莉絲塔望著王子,然而眼中的王子卻成為了另一個人。那個人眼神兇惡,笑容輕挑,有著一頭黑髮與黑色汪洋般的黑眼珠。啊……如果尤彌爾是人類的話,大概就是長這個樣子吧?或許還會再有一些雀斑。沒錯,雀斑,尤彌爾就該有雀斑,這真是個好點子,克莉絲塔不禁佩服著自己。


這場婚禮堪稱奢華。皇宮大廚準備了七十七道料理,總管安排了七十七位歌手,七位祭司一同為婚禮祝福,而兩位新人之間則交換了七重誓言。一切鋪張浪費至極,彷彿皇帝陛下是刻意想要藉由這場婚禮向全天下炫耀皇宮的財富一般。


米卡莎她們都沒有來。想必他們今天仍然在前線奮戰,對抗魔王,或者是四天王。四天王中大家已經打敗了三個,分別是亞妮、萊納和貝爾托特,而最後一個四天王遲遲沒有出現。大家會怎麼打敗最後一個四天王呢?克莉絲她思考著,然而她覺得比起打敗四天王,大家——尤其是莎夏——大概會更想來這裡大吃一頓吧。


漢吉祭司也沒有來,估計可能是在聖堂留守什麼的。這是克莉絲塔的婚禮,她認識的人卻寥寥無幾。


儀式進行著,就好像一齣戲。克莉絲塔與芬格爾王子發下七重婚誓、接受七層祝福、交換七次承諾。接著便是交換斗篷的環節。皇帝陛下站了起來,全場隨即素靜,而他則伸手移去了克莉絲塔的新娘斗篷。芬格爾王子從隨從手中接過了另一件白色斗篷,將之抖開,並以這金天鵝絨料的斗篷包裹住克莉絲塔,傾身向前,在她咽喉處繫緊,代表從今以後代替岳父永遠守護克莉絲塔。


斗篷繫緊之時,響起一片掌聲。芬格爾王子牽起克莉絲塔的手向來賓們致意,引起一陣歡呼漣漪。


「新人已經交換誓言,在始祖尤彌爾大人的祝福下,這兩個靈魂將會合而為一。」尼克祭司高喊著,克莉絲塔則是不自地抬頭仰望著天空。今天是相當好的天氣,烈日當空,萬里無雲,不得不承認是好日子呢。


……太陽的中間好像有個黑點?


「若有人質疑這場受始祖大人祝福的婚姻,就提出挑戰。」祭司誦道,全場僅有歡騰喧嘩之聲,而挑戰什麼的,自然無人提出。「既然無人挑戰,那麼我以始祖尤彌爾大人之名宣布,五指王國的芬格爾殿下與我國的克—————」




黑夜降臨。


克莉絲塔瞪大雙眼。


寂靜充斥整個廣場、整個宮殿、整個皇城。一切是那麼的安靜,除了翅膀擾動空氣的咻咻聲以外再無任何聲響,彷彿整個帝國一起陷入了沉默。


除了克莉絲塔以外,所有人都不約而同地瞪著空中發呆。皇帝陛下張大嘴巴,尼克祭司渾身發抖,肯尼則露出了笑容。


最先出聲的,是芬格爾王子,「哎呀,」他說道,一貫的慵懶,「這挑戰者還真不妙。」


賓客爆出驚恐的慘叫,接著是人潮推擠的聲音。所有人都在奔跑,王侯、貴族、歌手、侍從、宮女、僕役。七十七道大餐通通被掀翻在地,桌椅碗盤倒得倒碎得碎。逃跑、尖叫、然後還是逃跑。


克莉絲塔還想要出聲讓大家跑慢點,否則會踩死人的,然而強勁的風迎面而來,吹飛了她肩上的斗篷。白色的斗篷迎風而起,直直撲道了皇帝陛下的臉上,皇帝陛下腳步一個不穩,跌倒在地,大聲痛罵著。


直到此時,克莉絲塔才記得要抬起頭。


棕色、黑瞳的巨龍降落在了王宮之上。牠的雙翼遮天蔽日,阻絕了陽光,彷彿宣告邪獸的重生、災厄的歸來。牠的爪利如矛,牠的鱗堅如甲,牠揮動尾巴,將門口皇帝陛下的雕像拍得粉碎。原本還在咒罵的皇帝在雕像破碎的那一刻停止了叫罵,看著巨龍,大氣不敢喘一口。


「女孩,」巨龍道,竟然是人類的聲音。「我的,」是技能,克莉絲塔意識道,『人語』,尤彌爾什麼時候學會了這個技能?「新娘。」


「新、新娘?」克莉絲塔傻了眼。她感覺到自己的臉迅速發燙。


「這算是挑戰嗎?」芬格爾王子笑著搖搖頭,舉起雙手,「那麼我投降了。我可還想要命啊。」


「『上古有龍,口吐烈焰,身披鱗甲,以人為飧食,擄女為新娘』!!」尼克祭司顫抖著大喊,「你、你、你、你是龍!惡龍!始祖大人的死敵,被詛咒的魔龍!」


「呦,羅德,我能夠殺了這怪物嗎?」肯尼掏出匕首,「這可能是烏利死掉以後,我最興奮的時候了。」


皇帝氣急敗壞地開口,「笨蛋,給我住手!你一出手,牠就會吃了我!這怪物是為我來的,你看不出來嗎?不要惹怒牠!」


「是、是她帶來這惡龍的,陛下!」尼克祭司忽然指著克莉絲塔道,「她是『龍儀姬』!被詛咒的職業!與惡龍交媾的娼婦!肯定是她帶來了惡龍,想要毀滅您的帝國!」


跌倒在地的父親瞪向克莉絲塔,「是妳把牠帶來的嗎?」


克莉絲塔慌了手腳,「我、我……」


「滾。」曾是父親的那個人說,「給我滾,給我滾!」


克莉絲塔聞言,先是一愣,隨即轉向尤彌爾。尤彌爾沒有再說話,指是垂下了一邊的翅膀到克利斯塔的面前,暖意隨即從克莉絲塔心底湧出。


她沿著龍翼爬上了尤彌爾的背。


尤彌爾隨即振翼而起。她那巨大的雙翼引起的巨風將皇宮庭院裡的樹全都吹倒,華美的雕像們則一座座倒下,碎成齏粉。克莉絲塔沒有再回頭,她只是緊緊伏在尤彌爾的背上著,感受著尤彌爾的溫暖,還有她體內熊熊燃燒著的龍焰。


她們兩,一人一龍,越飛越高,越飛越高,很快地繁華的皇城也成了地上的小黑點。


她們向北而去。



※※※※※※※



「走了呢。」


龍與女孩遠離之後,芬格爾王子慵懶地道。


「這真是一場鬧劇。」羅德自碎石中站起,憤怒地整理衣物。肯尼冷眼看著這個阻止自己的傢伙,心中滿是嘲諷。這傢伙不只跌倒,還尿了褲子,在場所有人都注意到了,只是不說而已。


「芬格爾王子,那妖女不過是個次級品。」羅德道,「五指王國與我國的友誼不應改變。我即刻安排宰相的女兒與您結婚———」


「陛下,您什麼都不懂。真正重要的是那女孩;她可是『龍儀姬』。」芬格爾王子說道,「她是這個世界上唯一的龍儀姬,也就是唯一可以操縱巨龍的存在。誰能夠得到這個女孩,就是將重新現世的魔龍納入麾下。」


芬格爾王子冷笑道,隨即扯下頭上的金色王冠,黑色的長髮如瀑布散落,「那可是足以毀滅世界的力量啊。」


濃烈的味道撲鼻而來。肯尼一瞬間全都懂了,這傢伙身手不凡,居然可以用魔法把魔族的味道全數掩蓋,就連肯尼也沒有發現。他不禁露出笑容。或許這女的比剛剛那條龍更難對付、更值得自己殺呢?


然而傻胖子羅德還沒搞清楚狀況,「你是什麼意思?」他說,「等等,你是女人?」


「陛下,這傢伙是魔族!」尼克祭司大喊。到底是個祭司,可以洞察魔氣啊?「而且是非常強的魔族,四天王等級的,請陛下迴避!」


「我對你的命沒興趣。」芬格爾道,退開一步,張開黑色的雙翼,身邊浮現魔族的符文,「倒不如說,你繼續統治這個國家,對魔王陛下更有利呢。」


羅德˙雷斯再次嚇得坐倒在地,也再尿了一次褲子。「妳、妳、妳,妳到底是誰?」


芬格爾歪著頭想了一想,「告訴你也無妨;我是四天王皮克˙芬格爾,亞妮的同事。」她笑著說,同時符文開始旋轉,「如果勇者大人回來了,替我向他們問好啊。」


語畢的瞬間,轉移魔法發動,而皮克已經消失,徒留一枚黑色羽毛。


至於三日之後,邊境傳來五指王國早已在數個月前就歸順魔王的消息,就又是後話了。


※※※※※※※


「尤彌爾是怎麼找到我的呢?」克莉絲塔伏在尤彌爾背上問道。


尤彌爾翅膀微微一震,將飛行的高度又往上一升。「妳說過妳老爹是皇帝。」她說道,「我本來只是想來找他要線索,誰知道妳就在這裡。」


「是這樣啊。」克莉絲塔道,但是她還有一事掛心不下,「那頭荒原狼……」


「我把妳用剩的草藥都給他了。有藥跟希達爾樹,那傢伙不會有事的。」尤彌爾冷冷道,「滿意了吧,傻矮子?就知道擔心別人,妳可是被綁架了啊?擔心一下自己好嗎?」


尤彌爾果然是好人,克莉絲塔暗忖,超級濫好人。「我不擔心,」她故意說道,「因為我知道尤彌爾會來救我啊。」


「妳是不是想要我把妳丟下去?」


「尤彌爾才不會這麼做呢,」克莉絲塔輕聲說道,「因為尤彌爾才是心腸最軟的那個好人……好龍喔。」


「……就知道耍嘴皮子。」尤彌爾道,繼續平穩地往北飛。


克莉絲塔靜靜地趴在尤彌爾背上。夜晚的高空本該寒氣逼人,就算因此凍死也不意外,但是尤彌爾的體內燃燒著龍焰,龍軀也相當溫暖,而她的吐息則把空氣烤得暖烘烘地,令克莉絲塔昏昏欲睡,卻又捨不得這鏡花水月般的美好時光。


這一切還真是不可思議。三個月前,自己在聖堂轉職成為了龍儀姬,這就是一切的開始。那一個時候,自己還不斷猜想始祖大人的神諭是不是搞錯了,現在看來,自己與尤彌爾的相遇,這一切曲折離奇的事件,難道說一切都是始祖大人的安排嗎?


啊……果然就像漢吉祭司說的,始祖大人的神諭是絕不會出錯的呢。


兩人就這麼在空中向北翱翔,底下的景色也不斷變換。


魔族統治東方,帝國立足西側,北邊則是有去無回的厄特加爾大森林。人們所知的世界僅止於此,但是跟著尤彌爾,克莉絲塔看見了更北方的世界。


燃燒之水。


砂之雪原。


無窮無盡的巨大鹽湖海。


兩人一同略過無數不曾想見的畫面……克莉絲塔從未見識過如此寬廣的世界,她感覺到自己的心悸動不已。


好美啊。


真的好美……好溫暖啊。


「想睡了嗎?」不知過了多久,尤彌爾道。


「還沒,」克莉絲塔說。如此美好的時光,她不忍睡去,「還沒。」


「那麼,就看看天上吧。」尤彌爾道。


「天上?」克莉絲塔疑惑地抬頭。


然後,發出讚嘆。


彷彿少女揮動著長袖在空中翩翩起舞,美麗的光束橫亙天空,延伸到了世界的盡頭。那光芒舞動著,變換著顏色,一開始是翡翠的綠,之後卻又轉為紫綠交錯。那光束如此地巨大,就連尤彌爾也顯得渺小無比;它沉默地跳著舞,萬籟俱寂,唯有風聲,如精靈捎來的婆娑,也有如騰空翻轉的蛟龍。


「好美……」克莉絲塔讚嘆道。


「這一定就是妳說得那個吧,什麼生氣生火,一千隻蛟龍……」


「『勇者降生,天現異象。氣赤如火,千里不絕;雲騰如蛟,萬民共仰。』」


「對對對,就是那個。」尤彌爾笑著說,「我也是第一次看見,真是漂亮啊。」


「……我想起來了,有些故事書裡,給始祖大人降生時的異象取了名子,」克莉絲塔道,「我記得叫做……『歐若拉』。」


「歐若拉,」尤彌爾復誦道,「歐若拉,」又一次,「歐若拉。什麼鬼名字,怪難念的。」


「這倒是。」克莉絲塔笑著說,「不然尤彌爾給她取個新名字。」


「新名字是吧?我想想,」尤彌爾陷入思考,「天空的極盡處所出現的光……就叫『極光』吧。」


「極光,」真好聽啊,克莉絲塔暗忖,「尤彌爾很有取名字的天賦啊。」


「是吧?」尤彌爾得意地說,「妳想要的話,我也給妳取個新名字。」


「不了。」克莉絲塔道,將臉貼在尤彌爾身上,「我覺得……自己的名字挺好的。」


「克莉絲塔嗎?」


「『希斯特利亞』。」克莉絲塔——不,希斯特利亞靜靜地說道,「我叫做希斯特利亞。」


尤彌爾拍了拍翅膀,「希斯特利亞,」她低語,「希斯特利亞,」第二次,「希斯特利亞。」第三次。


希斯特利亞的臉微微紅了起來。「不要一直喊啊。尤彌爾笨蛋。」


「這名字……很美。」尤彌爾說道,「就像極光一樣。」


「……嗯。」


「希斯特利亞,」尤彌爾輕聲說,「生日快樂。」


「……嗯。」希斯特利亞沉浸在尤彌爾的溫柔當中。她本已幾乎忘記自己的生日,卻沒想要尤彌爾也還記得。然而,只要想想尤彌爾的個性,這件事似乎也沒有這麼奇怪了。


「謝謝妳,尤彌爾。」希斯特利亞道,「謝謝妳。」


「說什麼呢,大笨蛋。」尤彌爾笑著說,「想回頭了嗎?既然是妳的生日,就聽妳的。」


「不,」希斯特利亞說,「繼續飛吧,」去世界的盡頭,遠離所有的一切,「就我們兩個。」


「……嗯。」


尤彌爾沒有在說什麼。一人一龍便在浩瀚無垠的夜空與極光下飛行著。夜還很長,天空也沒有盡頭,而希斯特利亞想睡了,只因尤彌爾的背太過溫暖。


「喏……尤彌爾,妳知道嗎?遇見妳,是我一生中最幸運的事情,」希斯特利亞靜靜地說道,「雖然有些不可思議,但是我總覺得只要跟妳在一起,無論面對什麼樣的世界,我……不會再害怕了。」


隨後,希斯特利亞便倚著尤彌爾的後背,在滿溢的溫柔之中墜入夢鄉。


———The END


作者Murmur:

今年的生日賀文是我很喜歡的、龍與少女的主題!

順邊參一點最近很毒的退隊流XD

整個故事的大綱是:皇帝的私生女希斯特利亞自幼被奪去真名,本該在陰影下度過一生,卻獲得始祖大人的神諭選昭,成為勇者的夥伴。皇帝不願意與神諭直接唱反調,只能默許克莉絲塔以假名加入勇者小隊,克莉絲塔被賦予職業馴獸師,但是克莉絲塔因為太善良了不願意讓魔物戰鬥,踏上歪路成了補師與輔助。兩年後,眾人獲得轉職,克莉絲塔轉職成為龍儀姬,被視為詛咒得職業,皇帝視之為機會,發動退隊,把克莉絲塔流放到大森林,克莉絲塔也因而邂逅巨龍尤彌爾,而失去克莉絲塔的勇者小隊則攻勢大幅受挫。另一方面,魔族知道龍儀姬真正的價值,所以四天王皮克出手,偽裝成聯姻的英俊王子,嘗試拐走克莉絲塔,卻因尤彌爾攪局搶婚而失敗。最終尤彌爾帶著希斯特利亞飛向了未知的北方,見到了傳說中的極光。

「龍與少女」的原型是什麼,我自己也不太清楚,追朔起來或許得是宮老千與千尋裡面的千尋與白龍吧;雖然是BG,但是那種龍與人互相拯救的感覺,我真的很喜歡XD

這篇故事裡有些其他ACG的影子:退對流參考了「就憑你也想打贏魔王嗎」,技能系統參考了「轉生成蜘蛛又怎樣」,龍儀姬這個詞彙來自轉珠遊戲「神魔之塔」。

眾人皆知(?)我的尤希是尤受希攻,但是這篇尤彌爾少見地不怎麼受(尤彌爾:作者你到底是在胡言亂語什麼啊!),整體而言其實是比較偏向尤赫的。然而這有諸多因素混雜其中,最主要還是因為全文都是希斯特利亞視角,尤彌爾身世未破,俗話說保有神秘感的角色才能維持強度,所以像尤彌爾這種傢伙想要攻,一定不能讓希斯特利亞摸清底細,一旦尤彌爾的過去被揭開、神秘感消失,那麼尤彌爾就只剩下被希斯特利亞按在地上磨擦的份了XD

(尤彌爾:摩擦個毛啊!作者你到底在說什麼啊!)

讓皮克出來假扮王子吊克莉絲塔是我臨時起的主意。原本王子的位置是要讓石頭男來演的,但轉念一想皮克醬不是更適合嗎?皮克醬跟克莉絲塔擺在一起真是美如畫啊,比石頭男什麼的好多了XD

裡邊沒提到,退隊克莉絲塔是皇帝羅德雷斯私下的點子,並沒有告訴艾倫等人,艾倫等人也同意的說法乃是皇帝胡謅。有這樣一個純反派真是很好發揮啊(茶)。是說,讓克莉絲塔退隊的是羅德,讓克莉絲塔去大森林遇見尤彌爾的是羅德,安排婚禮讓尤彌爾搶婚的是羅德,阻止想出手傷害尤彌爾的也是羅德。

原來矮矮胖胖的羅德˙雷斯才是最大的尤希廚嗎!!我是不是洞察了這個世界的秘密了啊!!

(希斯特利亞:並沒有。)

總之就是這樣了,希望大家喜歡今年希斯特利亞的生日賀文XD

期待看到大家的留言呀~~~~

謝謝您的閱讀!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natsu_shiki
natsu_shiki 在 2022/04/30 10:52 发表

标题:好棒!

呜呜呜呜好久没来了,太太还在更新!不管是什么设定总能把握好尤赫在我心里最吸引人的点,这大概就是什么“无论灵魂如何流转,她们总能相遇”的浪漫了,感谢太太

量产白菜
量产白菜 在 2022/01/28 00:35 发表

虽然没有看过巨人,但是写的还是非常戳萌点嘿嘿嘿,表面凶恶的傲娇龙,和温和柔弱的善良女主,感谢产粮

显示第1-2篇,共2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