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Chapter1 龍儀姬 (DragonMaiden)

作者:realsoul
更新时间:2022-01-15 01:16
点击:489
章节字数:999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尤希奇幻架空][ヒスユミ] 轉職失敗的我被流放到森林裡展開甜蜜生活 (希斯特利亞生日賀文)


Chapter1 龍儀姬 (DragonMaiden)


POV:克莉絲塔


※※※※※※※※※※※


克莉絲塔


種族:人類


職業:馴獸師


技能:『獸語LV10』、『獸縛LV1』、『獸囚LV1』、『獸召LV1』、『魔獸契約LV1』、『魔獸制約LV1』、『魔獸鑑定LV1』『治癒LV10』、『大治癒LV10』、『傷害減弱˙強LV10』、『防禦壁LV9』、『聖光LV6』、『辟邪LV6』、『毒識別LV9』、『毒無效LV8』、『腐蝕無效LV7』、『麻痺無效LV5』、『藥物合成LV8』


稱號:『魔物的甘霖』、『勇者的隊友』、『廚師』、『匿名者』


※※※※※※※※※※※


上古有龍,口吐烈焰,身披鱗甲,以人為飧食,擄女為新娘。盤山為王,據海稱皇。


邪獸成千,禍世萬年;勇者降生,天現異象。氣赤如火,千里不絕;雲騰如蛟,萬民共仰。


始祖提劍,惡龍落首,八方震動,六合清明。皓日當空,帝國當立;偉哉雷斯,天數所衷。


※※※※※※※※※※※


當克莉絲塔抵達始祖尤彌爾的聖殿時,莎夏與柯尼已經在雕像的下方等候多時,正聊著天。


注意到克莉絲塔的是狙擊手莎夏,「克莉絲塔!」莎夏揮手道,「等妳很久啦!」


「抱、抱歉!」克莉絲塔道,趕緊跑上前,「大家都到了嗎?」


「沒有呢,嘿嘿。只有我們兩個。」莎夏道。


大家還沒道,希斯特利亞暗忖,那就好。轉職儀式一定得等七人齊聚,才能進行,就算有缺人,身為勇者的艾倫也一定得到。


「真不知道會轉職成什麼職業啊!」莎夏道,「『狙擊手』能轉職成什麼呢?」


「那還不簡單,」柯尼道,「『大胃王』、『暴食者』、『霸王餐慣犯』,大概就這些職業吧?」


莎夏歪著頭,「真的嗎?這些跟狙擊手有什麼關係?」


「關係可大了,這些職業才是妳的天職———」


「柯、柯尼妳別開莎夏的玩笑啦,莎夏會當真的。」克莉絲塔趕緊道,「一般來說,『狙擊手』會轉職成『弩弓手』或『神射手』。」


「差在哪裡啊?」莎夏問道。


「『弩弓手』會獲得近戰加護,而且箭的威力也會上升,」克莉絲塔回憶著法典中的知識,「『神射手』則擁有命中加護,能夠百步穿楊。」


「聽起來都好棒啊!真難抉擇!」


「笨蛋,這也不是給你選的!能轉職什麼職業得看祭司大人得到怎樣的神諭咧。」柯尼嘲笑道,「順帶一提,我的『盜賊』,可以轉職成『刺客』、『俠客』、『暗殺者』。」


克莉絲塔點頭,「還有『神偷』。」她補充道。能轉職成神偷的盜賊極少,但仍有先例。


「對對,神偷,妳不說我都忘了,」柯尼興奮地說,「那妳呢,克莉絲塔?『馴獸師』能轉職成什麼職業?」


「大部分是『珍獸師』、少部分會變成『幻獸師』。書中也能記載過『德魯伊』的存在。」克莉絲塔道。


「都很少見啊,」莎夏歪著頭道,「克莉絲塔想當什麼?」


克莉絲塔想了想,「可以的話,果然還是德魯伊吧。」


從使役魔獸的馴獸師變成自身化為野獸的德魯伊,聽起來是有點怪,但是比起讓魔獸們前去戰鬥,克莉絲塔更願意自己上戰場。


這樣的話,魔獸們就不用為了自己受傷了。







始祖尤彌爾的恩賜,讓人們擁有『職業』。


戰士、騎士、法師、斥候、盜賊、狙擊手、僧侶、工匠、學者、農夫、商人、領主。人們或早或晚,在一生中的某個時刻,會得到神諭,獲得『職業』。職業能帶來能力值的補正,比如『戰士』揮出的劍破壞力會上升,『法師』呼喚的魔法威力會更強大,『工匠』打造的鐵器會更為耐用。


對於一般人來說,『職業』偶爾會帶來生活上的小便利,比如說教會喜歡接收『僧侶』作為神職人員,而『工匠』往往會被收為學徒。然而,小便利只是小便利。真正受『職業』影響最大的,是冒險者們。


在討伐魔獸、對抗魔族的路上,職業的加護,將是決定生死的關鍵。


對於被始祖尤彌爾大人選上的克莉絲塔等人來說,更是如此。


克莉絲塔抬頭望向聖殿前的雕像。始祖尤彌爾大人英姿煥發,高舉寶劍指天,腳下踩著惡龍的首級。


世人們總是傳唱著始祖尤彌爾大人的事蹟。兩千年前,惡龍禍世,民不聊生,蒼天泣血,大海乾涸。惡龍成千上萬,焚燒莊稼,詛咒大地,隨意擄走男童幼女,以男童為食物,以女童為新娘。母親們寧可悶死自己的孩子,也不願見他們被惡龍玩弄。


在那樣一個絕望的時代,世界上第一個勇者尤彌爾大人挺身而出。那約略是兩千年前的事情,始祖尤彌爾大人佩上寶劍,騎乘駿馬,帶著獵犬,與一群同伴朝荒原啟程。她翻山越嶺,擊敗敵人,最終斬下了惡龍之王的首級,令龍族滅絕,讓安全與溫暖重新降臨人間,也建立了艾爾迪亞帝國,而她的血脈至今仍居於王座之上,統治著這個帝國,而人們也以始祖尤彌爾大人為核心,建立了廣大的信仰。


魔王降生、魔族興起、魔將橫行、魔獸作亂,都是許多年以後的事情了。從不知何年開始,魔王統治了大陸的東方,不斷威脅著帝國邊境。帝國舉兵反抗,雙方互有往來,但是軍隊們聽命於貴族,人民唯有求助於冒險者。不同職業的冒險者們組成小隊,小隊們組成冒險者公會,接受委託,剷除魔獸與作亂的魔族。


但是,近年來,魔王步步進逼,人類節節敗退。人類需要逆轉的契機,就如同始祖尤彌爾大人在惡龍禍世時挺身而出那樣。人們如此祈禱著,而彷彿是回應人們的祈禱,兩年前大祭司宣示自己得到了神諭,從全國召集被選上的七位勇士,這七位勇士將給人類帶來永遠的榮耀和平。


這七人分別是『戰士』米卡莎、『法師』阿爾敏、『斥候』讓、『盜賊』柯尼、『狙擊手』莎夏、以及繼時隔兩千年,再一次獲得『勇者』職業的男孩——艾倫˙耶卡。


還有……『馴獸師』克莉絲塔。





眾人陸續抵達聖堂外之後,阿爾敏清點人數。「大家都到了呢!」阿爾敏道。


「既然到了,我們就趕快出發吧。」艾倫道,「一想到轉職,我就迫不及待呢。」


米卡莎抓住艾倫,「你慢點,艾倫。之前跟四天王的萊納與貝爾托特戰鬥他們戰鬥留下的傷還沒痊癒吧。」


艾倫甩開米卡莎,「都是一個禮拜前的事情了!」她說道,「那種傷早就沒事啦!」


兩人的對話讓克莉絲塔想起了那場惡戰。當時小隊已經深入了魔族領地,一口氣遭遇兩個魔族四天王——『盔甲天王』萊納與『超大型天王』貝爾托特。雖然成功擊退兩個四天王,但是大家也都受了不等程度的傷,剛好此時大祭司捎來了新的神諭,將大家召回了帝都,集合到聖殿之前。


那場戰鬥令克莉絲塔背負了深深的罪惡感。自己的治療速度太慢了,追不上兩個四天王所造成的傷害,所以才只能打成兩敗俱傷的局面。如果自己不是『馴獸師』而是『僧侶』,如果自己的魔力更強一點,或許在打倒兩個四天王之餘大家也能保存更多的實力,然後一舉攻進魔都,打倒魔王。畢竟,包含之前已經打敗的『女型天王』亞妮,四天王已經有三個落敗,只剩最後的四天王與魔王。


就只差那麼一點點。


所以,自己不努力不行呢。


隨著眾人打鬧、克莉絲塔思考的同時,聖殿的們已緩緩開起。修女們吟唱的聖歌飄出,那是頌讚始祖尤彌爾的人的美麗詩歌。


於是,大家先後步入聖殿之中,迎接由神諭所指示的、本次召集最重要的目的——『轉職』。


步入聖殿的一瞬間,光芒迎面而來,奪去克莉絲塔的視線,一如第一次來到此處一般。




※※※※※※※※




光芒散去之後,克莉絲塔發現自己置身於一片迷幻與歪曲的空間之中,就像上次一樣,同伴們被帶入了不同的空間,與自己的祭司單獨見面。


「嘿,我們又見面了,克莉絲塔!」


帶著眼鏡的祭司地招招手,而克莉絲塔也趕緊迎上去。「漢吉大人。」


「啊~克莉絲塔長大了呢。十五歲?」


「十四歲。」還有三個月才是生日,克莉絲塔暗忖。


「是這樣嗎?嘿嘿。我還記得上次見到妳時,妳還是個孩子。」漢吉道。


漢吉是聖殿的祭司之一。『祭司』是由『僧侶』轉職而來,唯有具備虔誠信仰與卓越天賦之人才能夠成為祭司。帝都的聖殿一共有十三名祭司,而漢吉小姐赫赫有名——她不僅是稀少的女性祭司,更有多次幾乎把聖殿炸毀的紀錄。


漢吉小姐翻開了法典。「妳成為『馴獸師』已經兩年了呢。」她說道,「這兩年來順利嗎?」


順利嗎?克莉絲塔也不知道,「大家都對我很好,」克莉絲塔說道,「不過我沒派上多大用場……」


「確實。沒有收服魔獸的馴獸師冒險者,可是前所未聞呢。」漢吉小姐說道。


克莉絲塔羞愧地低下了頭。


『馴獸師』。為什麼是『馴獸師』呢?馴獸師是個帥氣的職業,克莉絲塔承認,但是當兩年前,克莉絲塔的職業被鑑定為馴獸師時,大事便已不妙。


在旅途中,夥伴們打倒了數量可觀的魔獸:獅鷲、獨角獸、妖馬、彩虹鴉、貝弩鳥、靈龜、大兔、三頭犬、六尾狐、九頭蛇。還有很多、很多很多。希斯特利亞本該驅使牠們掩護隊友,但是她卻沒做到,甚至連與魔獸締結契約、收服魔獸都沒有。


「妳的面板指數並不差,魔力也在平均值以上。」漢吉手一揮,喚出克莉絲塔的能力面板,「但是魔物收服數量為零,而且技能樹……妳這技能樹是怎麼回事?」漢吉皺眉,「『治癒LV10』、『大治癒LV10』、『傷害減弱˙強LV10』、『防禦壁LV9』、『聖光LV6』、『辟邪LV6』、『毒識別LV9』、『毒無效LV8』、『腐蝕無效LV7』、『麻痺無效LV5』、『藥物合成LV8』、『獸語LV10』……」


祭司抬起頭來,看向克莉絲塔,「除了『獸語LV10』以外,妳根本沒有鍛鍊其他馴獸師的專屬技能。」漢吉小姐說道,「反倒是僧侶系的技能練了個大半。怎麼,妳想改行?」


「……看來我沒有做馴獸師的天賦呢。」克莉絲塔苦笑道,「漢吉大人,以前有過在轉職中更換職業體系的先例嗎?如果可以的話,我也想做僧侶。」


「那是不可能的。始祖尤彌爾大人降下的神諭不曾出錯,但是妳的狀況確實前所未見,」漢吉抓抓頭,「轉職不能轉換職業系,但是『馴獸師』的轉職結果嘛……或許你會轉職成『獸醫師』?」她說道,「算了,多想無益,問問始祖尤彌爾大人吧。準備好了嗎?」


「嗯,隨時可以開始。」




漢吉小姐開始了吟唱,符文充斥在扭曲的空間之中,圍繞著克莉絲塔。歌聲傳唱,似詩如曲。初次在此鑑定、見此場景時,克莉絲塔害怕不已,而漢吉小姐則告訴克莉絲塔,這是始祖大人的擁抱。此時此刻,經歷場場冒險的克莉絲塔已不再害怕,心緒卻飄到了過去遇見過的孩子們身上。


魔獸們之所以被稱為魔獸,只是因為牠們不同於豬狗牛羊,擁有了魔力,威脅了人類與魔族,因此被稱為魔獸。事實上,通過獸語,克莉絲塔認識了那些被同伴們打倒的魔獸,牠們大多都是因為不得已的理由才為魔族效力,就好像有些魔獸被人類的馴獸師強行束縛、驅使一樣。


因此,克莉絲塔總是厚著臉皮希望同伴們放被打倒的魔獸一條生路。幸好大家都是好人,雖然偶有抱怨,但是也守住了不少孩子的命。曾有幾個孩子表示願意跟著克莉絲塔(這些事克莉絲塔沒有告訴過同伴),比如那隻可愛的六尾狐,但是這些孩子已經戰鬥過了,義務已盡,他們應當為自己而活而不是繼續捲入戰場,因此克莉絲塔拒絕了所有締結契約的要求。六尾狐那一次、獅鷲獸那一次、妖馬霜蹄那一次,每次都一樣。


克莉絲塔不只一次懷疑神諭出錯了。神諭絕對錯了,自己這樣沒有覺悟的人,怎麼可能是什麼被選上的勇士呢?然而,兩千年來的神諭不曾出錯,至少祭司們皆如此宣稱,父……皇帝陛下也這麼說,因此自己才咬著牙,繼續用克莉絲塔這個名字跟著大家前進,拖著大家的後腿。


作為一個沒能使役魔獸的馴獸師,克莉絲塔將所有的力氣投入了治療魔法與輔助魔法上。這是她少數可以幫上大家的地方了。除此之外,便是日常生活的打點,整理行李、保養武器、煮飯燒菜什麼的。大家真的是好人,沒有嫌棄這樣的克莉絲塔。


符文圍繞著克莉絲塔,散發著溫暖的光芒。如果始祖大人聽見了我的祈禱,請讓我成為僧侶吧。克莉絲塔如此祝禱著。


『鑑定終了。』女聲響起。這並非來自漢吉小姐,而是自克莉絲塔心底發出的聲音。『轉職完成。』成為『馴獸師』的那一天克莉絲塔也聽過這個聲音,這應該就是所謂的「神之聲」吧?



當符文散去,克莉絲塔張開雙眼,漢吉小姐正在眼前。「看來是完成了呢。」她道,「到底轉職成了什麼呢?果然是獸醫師嗎?」


「我立刻看看……」克莉絲塔道,喚出能力面板。


然後,瞪大雙眼。


「欸?」


「欸?」



※※※※※※※※※



「居然是『暗影刺客』!」柯尼興奮地抓著讓大叫,「我是『暗影刺客』、『暗影刺客』啊!超帥的,不是嗎?」


「我也不差啊,『蒼穹獵手』,直接從『斥侯』變成『蒼穹獵手』啊!」讓也不遑多讓,「這可是傳說中的職業啊!我出運啦。」


「我是『遊俠』!」莎夏也在歡呼,「帥斃啦!」


「『狂戰士』是什麼啊,阿爾敏?」米卡莎問道。


「狂戰士……嗯……比牛與熊更強壯、不畏刀劍與火焰,」阿爾敏道,「這就是詩歌中的狂戰士。狂戰士是很稀有的戰士系職業啊。」


「是這樣嗎?我倒是感覺不出有什麼改變。」米卡莎道,「那你如何,阿爾敏?」


「我成了『大賢者』,以後魔力消耗會更少,術式構築也能更快,更重要的是,能夠學習的魔法種類也會更多,」阿爾敏的聲音難掩興奮,「總有一天,打到魔王之後,我們可以去大陸盡頭看海……」


「艾倫啊,艾倫啊,」讓不懷好意地湊到艾倫身邊,「你再說一次,你的新職業是什麼?」


「關你什麼事啊?」艾倫生氣地說。


「說嘛,艾倫,我也想聽!」柯尼說道。


「真是的,我才不要說!」


米卡莎走上前來,「我剛剛沒聽到;我也想知道艾倫的新職業。」


「連米卡莎都……好啦,我認輸啦!」艾倫氣急敗壞卻又無助地抱怨著,隨即擺出手勢:用右手抓起自己的左手,放在胸前,「『進擊的勇者』。」


「『進擊的勇者』。」讓道,擺出了艾倫的手勢。


「『進擊的勇者』。」柯尼跟進。


「『進擊的勇者』。」莎夏跟進。


「嗯,果然很中二呢。」讓與柯尼同聲道。


「不是你們叫我說的嗎?而且,蒼穹獵手跟暗影刺客不也很中二嗎?遊俠不也很中二嗎?」


「不會啊。」莎夏道。


「不管怎麼想,都是『進擊的勇者』更中二吧?」柯尼道,「還有專屬手勢咧。」


「可惡啊~~你們這群傢伙!!!」


那邊的四個人吵成一團,令克莉絲塔不由得微微發笑。


「克莉絲塔,那妳呢?」米卡莎道,「妳成功變成『僧侶』了嗎?」


「這……」克莉絲塔欲言又止,最後只得直接點開能力面板。米卡莎與阿爾敏隨即湊了上去。


望著陌生的職業名,阿爾敏呆了一夥兒。「……龍儀姬?」他疑惑道。


米卡莎歪著頭,「什麼是龍儀姬?」


「果然阿爾敏也沒有聽過嗎?」克莉絲塔道。這跟他第一次看見這個名詞的時候,反映一模一樣。


「我沒聽過……等等,」阿爾敏按著頭,「我沒記錯的話……」他隨即送出咒語,一陣煙霧隨即出現在他前方,接著煙霧聚集,在阿爾敏手上匯聚成了一本厚厚的書。這是阿爾敏的空間系魔法『收納』,能夠將物品儲存在魔法空間中,阿爾敏在裡面存有大量的書——雖然他已經幾乎都記在腦子裡了。


「果然我沒記錯。」阿爾敏道,將書轉了過來。古老的羊皮紙上,陳舊的墨跡勾勒出了惡獸的輪廓,以及與之相比,小的不成比例的女孩之形。


克莉絲塔不解。上面的文字乃是遠古的符文,小隊裡唯有阿爾敏讀得懂。「這是……?」


「在始祖尤彌爾大人誕生之前,惡龍以人為飧食,擄女為新娘。」阿爾敏道,「在那一個年代,人們活在巨龍的陰影之下,而唯有一小部分的孩子,他們的祝禱能夠巨龍所聽聞,甚至能夠撫平巨龍的憤怒,讓前來掠奪的巨龍轉身離去———當然,只在巨龍願意的時候。」他說著,「這些人無一例外是女孩,而她們就被稱為『龍儀姬』。在那一個時代,龍儀姬是人類與巨龍唯一的溝通橋樑。」


克莉絲塔點頭,漢吉小姐也是這樣告訴自己的。然而,漢吉小姐同時也這樣說,『其實也算不上溝通,』她是這麼說的,『只是讓惡龍聽懂我們這些小蟲子到底在哭什麼罷了。』


「所以說,克莉絲塔可以跟龍說話了?」米卡莎道,「就像妳可以跟魔獸說話一樣?」


「我……我也不知道……」克莉絲塔道。


「只怕我們永遠也不會知道,畢竟世界上已經沒有龍了。」阿爾敏道,「況且龍儀姬應該是歷史名詞,但是職業『龍儀姬』……我從未見過這樣的記錄。」


漢吉小姐也說,她從未聽過有人的職業是『龍儀姬』。然而,神諭是不會出錯的,始祖尤彌爾大人的所思所律必然有其意義。從『馴獸師』變成了『龍儀姬』,這到底是好事還是壞事呢?


「總之,大家都成功轉職了,能力值與技能樹也多有更動。」阿爾敏說道,這時艾倫等人也鬧夠了,紛紛湊了上來。「今天就此解散,整理自己的新能力也好好休息,畢竟,明天早上還要接受召見呢。」


※※※※※※※※※※※※※※※※※※※※※※※


回到了旅社,克莉絲塔倒在床上,回想起今天的種種,然後叫出了能力面板與技能樹。


能力值在轉職後得到了更動,對於克莉絲塔來說可說是大有收穫。防禦與敏捷提高了,而更重要的是魔力量幾乎翻了一倍。雖然這樣的增幅遠遠比不上同伴們(阿爾敏的魔力值翻了五倍,讓與柯尼的攻擊力則翻了三倍。唯一的例外是米卡莎,攻擊力與防禦力完全沒有上升,因為打從一開始能力面板就讀不出米卡莎的攻擊力與防禦力),但是對克莉絲塔來說已經夠了。


畢竟,克莉絲塔戰鬥中大多負責治療魔法,魔力的增加就代表治療量的增加,這樣的話,雖然不是僧侶,但肯定能夠比以前更加幫助大家了吧。


令克莉絲塔煩惱的是技能樹的部分。『獸語LV10』消失了,沒有鍛鍊過的『獸縛LV1』、『獸囚LV1』、『獸召LV1』、『魔獸契約LV1』、『魔獸制約LV1』、『魔獸鑑定LV1』也都消失了。


這還真是奇怪啊,轉職而來的職業應該是原職業的上位版,技能應該是可以保留的。然而,此時與馴獸師有關的技能全數消失,一個不留。


至於新技能……翻遍了全技能樹,克莉絲塔也只找到一個『龍語LV1』。這還真是好笑吶,惡龍們早就被始祖尤彌爾大人給滅絕了,現在就算學會龍語,也沒有多大的用處。


失去了『獸語LV10』,似乎就不能與魔獸對話了,這可不是件好事。有那麼幾次,一行人在迷宮中迷了路是靠著魔獸的指點才得以脫身的。


克莉絲塔在床上翻來覆去,思緒萬千,最終終究得以入眠。


入眠的克莉絲塔,久違地做了個夢。


她夢見的是過去的自己,被放逐於都城跳蚤窩的馬廄之中,吃喝醒睡都在牲畜的排泄物中度過,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她被奪了姓名,以及生而為人的權力,只因為她是當今皇帝容不下的皇室私生血脈。她的母親——一個因臉蛋被皇帝看上、卻沒有自知之明的僕役——甚至在她的眼前被殺,而母親死前仍然痛訴著對於生下自己一事的後悔。


克莉絲塔本不該存在。她早該死去,無聲無息地消失,死於飢餓、疾病、瘟疫、或者是跳蚤窩裡屢見不顯的鬥毆。但是神諭來得就像是諸神所開的玩笑,竟把克莉絲塔選為七位勇士之一,得了職業『馴獸師』,並與艾倫、米卡莎等人共同踏上了討伐魔王的征程。克莉絲塔深知自己配不上大家。自己並無發揮任何『馴獸師』的專長,而作為治療師克莉絲塔也難稱優秀;冒險者公會裡赫赫有名的牧師多的是,他們中的任何一個都能發揮更大的作用。


大家都是好人,對克莉絲塔很好。然而克莉絲塔知道,私底下,大家果然還是會想換一個更靠譜的夥伴吧。


『如果沒有生下,』夢中斷頭的母親如是說,『如果沒有生下妳的話————』


『妳的出生是個錯誤。』夢中的父親如是說,『隱去妳的名字,遠離我的視線,這樣的話,我就放妳一條生路。』


父親與母親的眼神冷冽如霜,彷彿克莉絲塔是路邊的石子而非人類,然而倏忽間兩人的身影又變成了米卡莎他們。


始祖尤彌爾大人吶,您為何如此要開這麼一個無聊的玩笑呢?


※※※※※※※※※※※※※※※※※※※※※※※


司儀官清了清喉嚨,「授勳禮成,列位英雄請起。」


響應命令,眾人一起站了起來。他們七人在皇帝陛下的面前列成橫隊。艾倫居中,米卡莎與阿爾敏位列兩側,而克莉絲塔則乖乖選了邊邊的位子站,好讓自己不在皇帝陛下面前那麼明顯。


來到授勳儀式的大人物很多。眾多貴族、御前會議重臣、皇帝陛下的鐵衛、皇家大魔法師、御林騎士團、還有大祭司尼克先生。


如此群臣匯聚的場景克莉絲塔未曾見過。七人出發時,皇帝沒出現,僅有祭司與大公主到場,施以儀式性的祝福。此次皇室大費周章安排授勳,阿爾敏認為是因為大家拿出了實際戰功的緣故。「畢竟主動出擊打敗魔族四天王什麼的,可是很少見呢。」阿爾敏是這麼說的。


因此,克莉絲塔在儀式中全力消除自己的氣息。她努力避開大家的視線,尤其是居於王座上的皇帝陛下。那可是她的父親,也是否定她的出生的人。要不是自己莫名其妙成為了神諭中的勇士,也不必再與父親見面。


幸好,一切儀式順利進行,而從頭到尾,克莉絲塔沒有引起半點注意。現在儀式已經結束,很快就可以離開城堡,遠離父親。


「皇室大廚已經被好盛宴,請各位英雄與大人們移駕宴廳。」司儀高聲宣布,「大祭司大人與克莉絲塔大人請留步。」


克莉絲塔瞪大雙眼,彷彿心臟被重擊了一般。冷汗滑落,她猛地抬頭,正好對上了皇帝陛下的視線。她在看我,克莉絲塔意識到,父親他……


「克莉絲塔,為什麼妳會被單獨留下來啊?啊,一定是因為有特別的獎賞要給妳吧!」一旁的莎夏小聲對克莉絲塔說,「真羨慕妳啊!啊,不過這樣我就可以先去吃東西了。」


不、不對。克莉絲塔知道不是這樣,父親……皇帝陛下留自己下來絕非好事,但是這不能告訴大家。畢竟自己與皇帝的關係,克莉絲塔從沒有跟大家提過,也不能提。


柯尼也湊了上來,「妳可要快點來啊,克莉絲塔,否則莎夏就會把食物都吃掉了。」


「我才不會!」


兩人打鬧了起來,而大家紛紛往宴會廳移動,只留下克莉絲塔一人。


大門關上,原本熱鬧的王座聽只剩下克莉絲塔、大祭司、皇帝陛下與皇帝的一名近衛。寂靜充斥,以至於皇帝起身的聲音回響於大廳之中,久久不絕於耳。


克莉絲塔不敢抬頭。她看著地面,希望一切快點結束,但是腳步聲卻來到了自己的面前停下。


「妳還沒死。」皇帝道。


克莉絲塔顫抖。「是……是的。」她說道。


「這不是我期待的結果。」皇帝道。


克莉絲塔不敢抬頭,「您說的是,陛下。」她道。只要這樣回答就不會錯,她暗忖。


「是嗎?我看妳倒是沒什麼自覺。妳若有自覺,就應當在戰鬥中犧牲,省的回來礙我的眼。」皇帝說道,伸手抓起克莉絲塔的頭髮向上拉,「我說過,『遠離我的視線,就放妳一條生路』。妳哪來的膽子敢回到這裡來?雜種?」


克莉絲塔大氣不敢喘一口。「您……您召喚了艾倫跟大家……如果我不來,大家會起疑……」


「這倒是。」他將克莉絲塔甩到地上,「有時候,還是得做做樣子給貴族看。」他瞪視著克莉絲塔,「我早該將妳處死……兩年前就該這麼做了,在妳被選上的時候。『受始祖尤彌爾大人祝福的勇士』,這是什麼鬼神諭?祭司們一個比一個糊塗,我說他們弄錯了,他們卻說神諭不可能出錯,才搞成今天這副德行。」他頓了頓,露出冷笑,「我給神諭面子,才沒殺了妳,但是事實證明我才是對的。」


克莉絲塔不明白父親所指,「您是指……」


大祭司尼克先生上前一步,「神諭指示克莉絲塔大人成為馴獸師,輔助勇者艾倫大人討伐魔王,然而克莉絲塔大人罔顧神諭,未盡馴獸師的職責,未有馴服魔獸、放任魔獸作亂,為禍百姓。」大祭司高聲道,「為此,始祖尤彌爾大人降下神諭,對此等罪人灌以詛咒之職業『龍儀姬』,並即刻自勇士之列除名。」


克莉絲塔瞪大雙眼。她沒聽懂,完全不懂。「……詛咒之職業?」她說道,「您說……除名……?」


「『龍儀姬』乃始祖大人誅滅龍族之前,與惡龍交媾的邪惡娼妓。」大祭司道,「克莉絲塔大人被冠以此職,正是始祖尤彌爾大人所降下的懲罰。」


「妳也聽到了,神諭救不了妳。從今天起,妳將被流放。」皇帝道。「妳從勇者的隊伍中被除名了,『龍儀姬』。」


克莉絲塔愣在原地,過了幾個心跳才聽懂。除名,自己因為作戰不力被除名了。曾在夢中出現無數次的場竟來得如此突然,實著意外,然而此時克莉絲塔心中的第一個念頭卻是:必須通知艾倫他們,找一個新的牧師夥伴才行。


「請、請陛下容我與艾——與勇者大人見上一面。」克莉絲塔道,還有很多後續要安排,畢竟大家的日常生活都是克莉絲塔在處理,如果不好好交接的話……


「妳傻嗎?妳的退隊,勇者他們當然早就知道了。」皇帝冷冷道,「妳以為他們當妳是同伴?別開玩笑了,知道妳這個不合格的馴獸師要離開,他們可是各個都開心得很呢。」


克莉絲塔不敢相信。「騙人……」儘管自己一直暗自希望會有更強的人來替代自己,但是大家居然……


「我說的是事實。」皇帝冷冷道,「肯尼。」


隨著皇帝語落,一旁那高大的侍衛上前,抓起克莉絲塔。克莉絲塔還未來得及反應,眼睛便被布矇住,嘴內也被塞入破布。她倒在地上,剛想掙扎,手腳卻已經被用麻繩狠狠地綁了起來。


「有些無知的民眾還當你是英雄,所以你必須默默消失。大祭司會親自用魔法把妳送到厄特加爾大森林。」


克莉絲塔感覺到自己被拎了起來。厄特加爾大森林,她知道這個地方,那是魔族與人類都無能納入治下、唯有無數魔獸橫行、位於大陸北側的巨大森林。進入森林之人從來都是有去無回。


克莉絲塔還想掙扎,卻發現全身都失去了力氣。她腦中浮現大家笑著的場景,以及她們可能獲得的新夥伴。她該生氣嗎?克莉絲塔也不知道,然而仔細一想,皇帝陛下所言句句屬實,而換一個夥伴也更能增加小隊戰力,打倒魔王,拯救世界。


既然是為了拯救世界,那也是沒辦法的事啊。


「妳知道為什麼我沒有現在就殺死妳嗎?」耳邊傳來皇帝陛下的聲音,「是因為你做對了一件事,這些年來,妳唯一做對的一件事,」他的聲音低得只有自己能聽到,「那就是沒有拿出妳那該死的本名。所以,就把這個名字帶到厄特加爾大森林,接著孤獨地帶進墳墓吧,『希斯特利亞』。」


—————TBC


請接下一章~~~~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