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第九十五章

作者:叶钟鱼
更新时间:2021-08-06 23:50
点击:274
章节字数:367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妃暄!”

婠婠环顾一周,没有找到那人踪迹,就先冲回了房间。

房内空荡荡的,一个人也没有。

“妃暄……”婠婠又喊,却无人回应。

她心里急作一团,立刻出去找,几乎把饮马驿站翻了个底朝天,闹得人仰马翻,也没有寻到师妃暄的踪迹。

她颓然坐在客房外的椅子上,骡道人见状关切道:“婠婠姑娘,师姑娘一定没有事的。”

婠婠摇了摇头:“是她看到了……她肯定生我的气了。”她抬头望向骡道人,问,“这附近还有些什么地方?我再找找。”

骡道人思索道:“周围就只有些密林溪流。”

“好。”婠婠起身离开椅子,抬头望了望天上月色朦胧。

如果师妃暄躲着自己,自己能找到她吗?

她苦笑一下。和师妃暄真正在一起后,才发觉两个人的生活习惯存在许多差异,毕竟从小成长的环境十分不同。很多事情她习以为常,但师妃暄却接受不了。虽然在希俚村她二人很和谐,但外面的江湖风雨,怎么能和与世隔绝的小村相提并论?会遇见太多的人,碰到太多的事。

师妃暄即便被逐出慈航静斋,但骨子里仍坚持正派道义,行事皆有道德准则。自己一个阴癸派继任掌门,从不在意这些所谓的道义条框。所以往北疆的一路上,大小摩擦发生过好几次。

但是世上本就没有两个完全契合的人,所以两个人一直在寻求互相磨合的相处之道。师妃暄会在合理范围内最大限度不去管婠婠的行事,而婠婠也会努力每次都考虑师妃暄的感受,引她生气的事尽量不去做。

爱是世上最热烈自由的事,但也会给相爱的两个人套上枷锁。

对于烈瑕的提议,若是以前的婠婠,权衡利弊后,她会答应的。毕竟圣门以利益为先,于情爱交合之事向来淡薄,类似的事她见得多了,并不认为有什么不妥。她先前只是因为要修炼天魔大法,才守身如玉。

但是现在不同,她有师妃暄,她必须要照顾到师妃暄的感受。

婠婠在周围密林里寻找师妃暄,可是没有任何结果。

她猜到这种结果,如果师妃暄真的想躲,是找不到的。

她疲惫地回到饮马驿站,坐在客房门口等师妃暄回来。

太阳从东方悬起,慢慢朝中天移动。

驿站的其他人也开始忙忙碌碌,喧嚣声不绝,她索性阖目凝神,不去理这尘嚣。

过了许久,婠婠感觉身上被投下一片阴影,她睁眼抬头,终于露出一个笑容:“你回来了。”

师妃暄脸色也不好,但还是点头:“嗯。”

婠婠连忙凑了过去,只见师妃暄双眼还有些微红肿,心疼问:“你哭了?”

师妃暄闻言下意识抬手摸眼睛:“这样还能看出来?”

婠婠笑:“你有什么我看不出来?”然后又很小心道,“妃暄,都是我的错,对不起,我再不会了……你骂我吧!打我也成!”

师妃暄抿了抿唇,才准备说什么,身后忽传来一声粗犷的招呼:“师姑娘!婠大小姐!”

师妃暄转身去看来人,不由得惊喜道:“寇少?陵少?”

虽然寇徐二人都以面具易容,但都是她们都熟悉的容貌。

婠暄二人都只能暂时搁下烈瑕的事不提。

“这可真巧!”寇仲大步流星地走过来,“刚进来我就和陵少说那两个身影很像你们呢!嘿!还真是!”他随后问,“你们在这门前做什么呢?”

“没什么。”师妃暄遽然道,“我出去透透气,刚回来。”

徐子陵笑意融融道:“师姑娘,可终于见到你了,青璇再没有你的消息,肯定要亲自来北疆揍我了!”

寇仲哈哈笑:“谁叫你在青璇小姐面前夸下海口,说能和师姑娘在北疆互相照应,结果一直没遇上!”

徐子陵露出一个愁苦的表情。

婠婠打趣道:“陵少嘴上抱怨,心里指不定多盼望青璇快来呢!”

师妃暄含笑道:“陵少慎言,依我对青璇的了解,她该做不出揍人的事,这话叫她听了才要生气呢!”

徐子陵脸红嘿然道:“玩笑,玩笑。”

众人哈哈大笑一阵,然后围坐到桌边,互相交换近日见闻。

“讨崔望大会?你们也听说了?”婠婠惊讶问。

“是的。”徐子陵点头,“乐寿城的翟娇翟大小姐是我和寇少经历生死的故交好友,她在北疆开了义隆胜,生意做得极大。但这次却不知道被什么人劫走八万张上等羊皮。现在不仅没货交给人,还要赔钱。”

“这背后极有可能与北霸帮的杜兴有关。北疆情势复杂,杜兴背后是突厥人和契丹人。我们和突厥颉利可汗有过节,她也可能是受我们连累,于情于理,我和陵少都想为她夺回这八万张羊皮。”寇仲抢过话头继续说,“后来的事说来话长,总之我和陵少认为羊皮被劫的事和狼盗有关,想要搞清楚狼盗首领的身份。”

“这次讨崔望大会是一个机会,而且安乐惨案这样的事,我和寇少也不能不理,所以就赶过来了。”徐子陵喝了口水,“你们呢?有大明尊教的消息么?续命蛊的解药呢?”

听到“大明尊教”四个字,婠婠和师妃暄的脸色都变得有些尴尬,不过很快就调整过来。

婠婠平静回道:“我们遇到了烈瑕,他是大明尊教的明子,知道解药是什么。”

徐子陵喜道:“那真的太好了!我会尽快写信告诉青璇,让她放心。”

师妃暄听到“烈瑕”二字时,还是眉头微皱。

婠婠想了想道:“我们本来也想参与讨崔望大会,但是烈瑕留下口信,若要解药得去龙泉府见他。龙泉府离这里还有很远……我想……”

她看了看师妃暄,但师妃暄没有看她,所以她不知道师妃暄在想什么。

“龙泉?”寇仲沉思道,“还真是热闹啊。”

“怎么了?”师妃暄问。

寇仲道:“羯族粟末部的领袖‘龙王’拜紫亭要在龙泉府举行立国大典,建立羯国。”

“羯国?”师妃暄凝眉,“塞外势力盘根错杂,本来以契丹人和突厥人为大势,羯族近年虽然因拜紫亭而异军突起,但龙泉府位于东突厥和契丹之间,他要想立国,恐怕不容易。”

“话是如此,但东突厥突利与颉利决裂,减轻了他的压力,对他来说是个不可多得的好机会。”寇仲道。

“哦,对了。”徐子陵想到了什么,“拜紫亭在龙泉府举行立国大典是北疆难得的盛事,颉利肯定不会放过。我想届时,赵德言也会在那里出现。”

寇仲连连点头:“是啊,颉利在塞外草原上领军游荡,赵德言跟着他,十分难找,不如直接在龙泉府等他。”

“龙泉府……”师妃暄低声念叨,“如果一切都能在那里解决,确实省心。”

“好!”寇仲突然一拍掌,“师姑娘,婠大小姐,你们赶紧直接去龙泉府吧!第一重要的事就是把蛊毒解了,才让人安心!讨崔望大会以及安乐惨案的事么,有我和陵少呢!”他又拍拍胸脯。

徐子陵听了也含笑点头:“是啊,什么都没有师姑娘的安全重要,这边有我们,若是赶巧,龙泉就能再见!”

众人闲说几句,很快就确定了接下来的方向。

才刚重逢,就又要分别,中午婠婠和师妃暄点了一桌好菜,与寇徐畅饮一番。

离开前,骡道人在婠暄的引见下认识了寇徐二人,同时将前往龙泉的路线细细和她们说了。

“二位姑娘,一路小心!”骡道人十分关怀道。

“多谢道长。但愿道长得寇少、陵少帮忙,能够尽快帮陆家报仇昭雪。”师妃暄在马上一拱手。

两方挥手作别,婠暄二人扬鞭驱马,离开了饮马驿站,奔往北疆的最后一站山海关。

出了山海关,就是塞外,龙泉府是嵌在塞外的一块珍珠般的宝地。

“你清楚他的行踪?”赶了一段路后慢了下来,师妃暄终于问。

婠婠好不容易等到师妃暄说话,小心翼翼回:“是他说的,会在龙泉府。”

师妃暄沉默一会儿,问:“你要赴约?”

“妃暄,那件事,我没有答应他。就算到了龙泉,我也不会……”

“你也没有拒绝。”师妃暄直接打断,惨然笑了笑,“如果不是我多事,你会怎么回答?”

“妃暄……我……”

“你犹豫了。婠婠,你为什么要犹豫?让他有机会得寸进尺?”师妃暄追问。

“妃暄,他手里有续命蛊的解药,”被师妃暄逼问,婠婠也有些急了,“我只是想尽快给你解毒,和他多周旋几下……”

“解毒?”师妃暄咬唇,“你只是为了我,一点都不想借大明尊教的力量重振阴癸?”

婠婠怔了怔,道:“妃暄,我是权衡过,但是……”

“因为我吗?”师妃暄勉强扯出一个笑,“如果不是考虑我,你就答应了?”

婠婠被师妃暄戳中要害,陷入一阵沉默,良久才道:“妃暄,我不愿意骗你。圣门对这种事很淡薄,我生于斯长于斯,也难免会那样想。可是妃暄,你在我心里很重要,我……”

“所以你是被我牵绊住了。”师妃暄垂眸低首,“他说得有道理,我确实不能给你任何裨益。我们也有很多观念的差异……我想了一夜,我们都需要时间想一想,这样下去究竟好不好。”

婠婠微张嘴巴:“妃暄……你后悔了?”

“没有,”师妃暄声音低下去,“我只是觉得,对你很不公平。除非我们像当初秀心师伯和石之轩一样隐居,可是不能。你是阴癸派的掌门,你能放弃阴癸吗?”

婠婠愣了愣,叹气道:“师尊托付给我时,阴癸独占圣门鳌头,现在却内斗不止,四分五裂,实力大大削弱。我不能不管……但妃暄,这不冲突啊,我早就想好了,等我将阴癸派整顿好,我就把教务扔给千黛,和你隐居。”

师妃暄轻摇头:“婠婠,那需要很长时间。在那之前,我们会发生很多次类似这样的争吵。就像这次,我知道你是好心,可我还是忍不住生气难过。我绝不会让步,而你会永远忍让么?你本是阴癸妖女,却要为我改变,无限趋近正道的标准,阴癸派的人又会认可你吗?”

婠婠呆住不言。

师妃暄无奈轻笑:“你看,你也没有想好。我想这是个很好的机会,各自都花一些时间想清楚。”


妃暄作为一个好学生举一反三,展开了一些理性的思考XD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