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第九十四章

作者:叶钟鱼
更新时间:2021-08-05 22:45
点击:467
章节字数:385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饮马温泉名不虚传,泡一阵就觉通身舒畅,神清气爽。身体污垢被温泉水荡涤,舒适光洁有如重生。

二人都难得享受这样的美好时光,不由得贪恋温泉,泡了许久才回房休息。

师妃暄今晚格外有兴致和精力,虽然记着骚娘子的话不敢弄出太大动静,但还是把婠婠折腾得够呛。

二人侧着身,师妃暄从后伸手揽住婠婠的腰,身体紧紧地贴着她的背,在她耳边问:“你会去见他吗?”

婠婠没有立即回答,先是伸手向后回揽师妃暄腰股,然后才微不可查地轻叹道:“妃暄,我想他是大明尊教的人。”

师妃暄的手顺着她的肚腹向下,婠婠忍不住加重喘息。

“你怎么知道的?”师妃暄的声音听不出起伏。

婠婠想了想小心道:“师尊在时,大明尊教就和阴癸有过合作,大明尊教也属魔门,所以他身上有种很熟悉的感觉。”

“而且我是阴癸派的人,他知道我身份……”婠婠被师妃暄的动作搅弄得话都说不连续,过了会儿,才平复喘息继续道,“却还明目张胆示好,绝非正派中人,应属魔门。”

师妃暄闷闷问:“所以……你要去?”

婠婠沉默一会儿,忽觉吃痛,忍不住道:“妃暄……轻点儿……”

师妃暄收了手抱紧她:“抱歉,我不是故意的。”

婠婠翻过身看她,抚上她的眉梢,很温柔道:“妃暄,你没必要那样在意他,我只喜欢你。是我做了什么吗,让你不相信我?”

“没有……”师妃暄推开她的手,平躺下来,望着空中虚无的黑暗。

“婠婠,我不该这样的,可是……我忍不住去想。”她叹了口气,“从前只会希望你好好的,能和你见一面,就是值得开心几天的事。在一起有那么多的阻力,我从来不敢去奢望。怎么走到现在,我现在回想也觉得稀里糊涂。”

“能和你在一起,是我做梦也不敢去想的好事。可是美梦成真,又觉得不真实……我总害怕失去你。”

婠婠笑:“师妃暄,你听听你说的是什么话?!是谁重伤得差点死掉,叫我担惊受怕好几天。中间甚至还要假死吓人,专意折磨我……到底是谁会失去谁啊?你是不是忘了自己身上还有续命蛊?”

婠婠伸手扳过师妃暄的脑袋,轻轻捏了一把她的脸:“从前和大明尊教的来往都是师尊亲自去的,具体的我也不清楚。如果烈瑕真是大明尊教的人,就不用我们费力气去找了。你的蛊毒也能尽快解开。妃暄,他奈何不了我的。算算时间,再过几天你身上的毒又要发作了……”她凑过去吻了几吻,轻柔道,“我才是很害怕失去你。那次的事,我到现在还会做噩梦,惊醒过来都要确定你在我身边,有平稳的呼吸,才安心。妃暄,你能明白我的心吗?”

师妃暄张了张嘴最后又闭上,最想问的始终没有问出口。

婠婠已经如此明确表态,自己再问就太无理取闹,也太不信任她了。

她黯然自责,自己怎么会变得这样疑神疑鬼?明明没有什么还要向婠婠使小性子,让她安慰,全然失了平时的气度。

原来爱情就是这样一种奇妙的东西,让人忽悲忽喜,患得患失,变得不像自己。

师妃暄重新拥住婠婠,感受她的身体,她的肌肤,她的体温,她切切实实就在自己身边,没有什么好害怕的。

她又搂紧了几分,在婠婠耳边轻声道:“我明白。你去吧。”

饮马驿站里的商队来来往往,始终住着的不过几个人。一般人住的都是广场围墙边上的客房,很少有人可以住在二层土楼里。

但烈瑕就是这样特殊,恐怕和骚娘子有什么不为人知的关系。

婠婠一边想着,一边走进土楼。

骚娘子正在楼中柜前看账本打算盘,见是她努力绽出一个亲近的笑容迎上来:“哟!婠姑娘啊!是来找烈公子吗?”

婠婠拧起眉勉强点了点头。

骚娘子忙不迭地送她到楼梯处,指了指楼上一间房:“喏,就是那间。”

婠婠不再理她,自顾自提裙上楼。

“嘿,这才对嘛!两个女人……”

婠婠停下脚步,冷冷望向她:“若不想要舌头,你大可继续说。”

骚娘子顿时吓得咋舌岔开道:“我还一堆事呢……婠姑娘自便。”说完就又跑回柜台处,继续拿起账本。

婠婠又瞪了她一会儿,才按下心中的火气,上了楼。

“婠婠姑娘,愚蒙就知道,你会来的。”烈瑕打开门含笑道,汉语字正腔圆,一袭素纱薄袍,隐隐露出其内健美的身材,神态慵闲。

婠婠面无波澜:“烈公子这般不冷么?”

烈瑕作出向内请的手势,轻松道:“屋内燃了火炉,一点都不冷,婠婠姑娘进来吧。”

婠婠顿了顿,步入烈瑕的房内。

墙上悬琴,案上燃香,火炉熏得屋内暖洋洋的。

烈瑕关上了房门,引婠婠入座。

他翩然坐到婠婠对面,为婠婠倒茶:“这是北疆上好的茶叶,婠婠姑娘尝尝吧。”

“不了,我不喜饮茶。”婠婠干净利索道。

“哦?竟是这样,我听说姑娘四处寻过茶楼,还以为……”

“妃暄喜欢。”

烈瑕放下茶壶,摇头笑了笑:“这样。”

“现在我来了,烈公子可以能够坦白相告了吧?”婠婠开门见山道。

烈瑕身体微向前倾:“婠婠姑娘,太过心急了吧?和我说几句话,又不会怎么样。”

婠婠心下明白烈瑕不是好对付的人,太过急躁恐怕适得其反,不如虚与委蛇,好好套出他的话。

她扬眉笑道:“烈公子已经摸清了我的底细,我却对公子全然不了解,这样不是很不公平吗,我们还能聊什么呢?”

烈瑕若有所思地点头:“姑娘说得是。先前因为闲杂人等太多,难以和姑娘尽兴谈天,愚蒙才不愿说,还请恕罪。”

他又正襟危坐道:“愚蒙烈瑕,身属大明尊教,是大明尊者和善母座下五明子之首的妙空明子。”

婠婠的心放了下来,烈瑕果然是大明尊教的人,还是五明子之首。

大明尊教分明暗两系,明系以善母和五明子为首,负责传教,暗系以原子和五类魔为首,负责铲除异己。

所以烈瑕地位颇高,应该知道续命蛊的事情。

师妃暄在房内踱步。一想到婠婠独自去见烈瑕,她的心里就涌现出强烈的不安。

烈瑕是个很危险的人,她的感觉从来没有出错过,而烈瑕对婠婠的贪婪之心,更是显而易见。

婠婠去见他,是否会变成羊入虎口?

虽然婠婠再三说过她有能力保护自己,但是师妃暄反复思索,越来越觉得这算不上一个好的决定。

更何况……

她又想到那个没能问出口的问题。

婠婠是魔门中人。

魔门行事从来不拘道德礼数,于感情的事,远比正道开放得多。

不说闻采婷专攻男女媚术,就说祝玉妍先后与石之轩和鲁妙子有情感纠葛,但却和她最不喜欢的霸刀岳山做了一夜夫妻,有了女儿单美仙。关于这段秘事,石青璇曾说过,祝玉妍选择岳山就是因为她本身讨厌岳山,所以纵使发生关系,也不会爱上对方难以自拔。

这种有乖人情天性的事,在魔门却很是常见。

祝玉妍生下孩子是为了培养一个继承人,虽然后来不如她意……但婠婠是否也会有这样的想法呢?

师妃暄心中很乱,因为她不知道,她没有决心去问。她终于真实地发现自己是个很自私的人,也许在爱情里,没有人是不自私的。

她最后决定出门透透气。

“续命蛊么?倒是很多年没有听说过了。”烈瑕露齿微笑,“阴癸派竟然还留着我教的秘术。”

“那烈郎可知道续命蛊的解药是什么?”周旋许久,婠婠终于可以问出她最想问的问题了。

“解药,”烈瑕盯着婠婠,“我是知道的。不过嘛……”

婠婠也含笑盯着他,心中十分警惕。

“续命蛊所需要的解药十分贵重,即使是我,也不能随意予人。”烈瑕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若婠婠姑娘答应与我合作,解药很快就能奉上。”

“合作?”婠婠蛾眉轻挑,“什么合作?”

“姑娘装傻可就没意思了。”烈瑕起身于房中慢慢踱步,“我刚刚已经说过了。姑娘虽然是祝后亲定的继承人,可阴癸派已经四分五裂,并不服你管辖,不如与我教合作。我将助你一臂之力,也会把解药给你,作为合作的条件,也只是要姑娘一夜春宵而已,相当合算。”

“烈郎似乎很自信呢。”婠婠蔑笑一声。

“婠婠姑娘,师妃暄不过是慈航静斋的弃徒而已,”烈瑕负手而立,成竹在胸道,“除了拖累你,丝毫没有用处。聪明人,一眼就知道怎么选才是对的。姑娘何不弃暗投明?”

“如果我不答应呢?”婠婠慢慢道。

烈瑕些微错愕地看向她,随后恢复平静:“婠婠姑娘,再好好想想罢,我不会叫你失望的。”

“烈郎将我看得太过轻浮了。”婠婠倏然起身离席,“也差不多该走了。”

烈瑕伸手拦住她:“婠婠姑娘,你也明白魔门中的男女之事不过娱乐而已。尊师情事,亦是如此,又何必这样烈性贞洁?愚蒙也并非要姑娘朝夕相陪。”他面向婠婠,步步靠近,“愚蒙在此额外告诉姑娘一件事,续命蛊每月发作一次,每次都会比上一次更痛苦难受,虽然说可续命一年,可是没有人能够挨到那时候。曾有人在第五次的时候就因受不了痛楚而自尽。”

听到最后,婠婠握紧拳头,抬眼看他,良久才问:“你说你是大明尊教的明子,又说有解药,我怎么确定你说的都是真的?”

烈瑕坦然一笑,伸手拉开衣襟,露出宽阔厚实的胸膛。上面赫然刺着一个红黄为主的古怪刺青,初看似一个异兽的头,但看久了又似一个青脸獠牙的人像。

这是婠婠见过的,大明尊教的纹样。

“姑娘可以亲自验明真假,莫再说愚蒙骗你。”

婠婠蹙眉伸手,按上那刺青,细细分辨,果然是真的。

烈瑕突然趁机搂住婠婠的腰,她猝不及防,一手撑在对方胸膛上。

婠婠抬头怒视,烈瑕却毫不在意,向前倾身,头凑到婠婠发边,深嗅一下,感叹道:“真香啊……姑娘的回答呢?”

一个极尽暧昧的姿势。

婠婠尽力保持和他的距离,却始终没有挣开他。

她沉默纠结良久,才开口:“我……”

就在这时,门口发出一声异响,好似有个人影飞快窜过。

婠婠受动静影响,一把推开烈瑕,快速开门张望,却没有看到任何人。

“下次再说吧!”婠婠心中担心,甩下这句话就向外追踪而去。

“好!”烈瑕喜形于色,倚住门框朝婠婠的背影喊,“下次!龙泉府!”


快速溜走——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