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第九十六章

作者:叶钟鱼
更新时间:2021-08-07 22:28
点击:657
章节字数:347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一路上二人都保持了恰到好处的沉默。

婠婠也认真思考了师妃暄说的话。

确实有很多事,是从前没有预料过的,她也明白,师妃暄这样强硬,也是因为真的爱自己,才会认真去思考未来。

爱本来就是让人快乐的事,如果在平时的拉扯中消磨了爱,只会让两个人都感觉疲累。

婠婠一直都跟在师妃暄后面,看着她瘦削的背影,心里忍不住地融化——但是,她不是别人,她是师妃暄,是自己唯一不惜一切去爱的人。

她的心里的答案逐渐清晰,也更加坚定。

婠婠在等师妃暄开口。

二人二马一前一后地走着。

几天后,终于远远地看到山海关的轮廓,官道也开阔不少。

婠婠继续很习惯自然地从后面看她,忽然,师妃暄的马慢了下来,然后她的身子十分异样的一晃,还没给婠婠疑惑的时间,师妃暄就直直地从马上摔下去。

婠婠的动作比脑子更快,她直接从马上飞扑过去,稳稳地接住了师妃暄。

师妃暄脸色苍白,唇上没有一点血色,双目紧闭,身子不停地颤抖。

“妃暄?是蛊毒发作了吗?”婠婠一边揽住她,一边担忧问。

“嗯……”师妃暄紧皱眉头,伸手抓紧婠婠的衣襟,从牙关挤出一个字。

道路上条件简陋,婠婠就直接抱起她在路边荒野中就近找了一片僻静避风、树木丛生的地方坐下,让她倚在怀中。

冷汗不断从师妃暄苍白的脸上滴下,牙关一直在打颤。她的手一直攥着婠婠的衣服,时不时身体剧烈抽动一下,接着是更加用力地、不管不顾地去攥住她的衣服。

师妃暄从来不轻言苦楚,即使现在疼得难受,也不说一个字,但婠婠看得出来,她在经受巨大折磨。

婠婠也被扯得难受,但她一丝都不敢动,怕影响了师妃暄。因为她知道比起师妃暄正在经受的苦楚,自己所受的,难抵万分之一。

她能做的,只有更加紧地抱住师妃暄,凭着这微不足道的温暖告诉她,自己陪着她。

烈瑕说得不错,每一次都比上次更痛苦,婠婠看不下去,只有抬头拼命忍住不哭。

不知道过了多久,怀中的人动静小了下来,婠婠低头去看,师妃暄咬着牙喘气。

她伸手拂过师妃暄湿透的发丝,担心问:“好些了?”

仔细看,师妃暄贴身的衣物都被汗浸湿了。

师妃暄过了很久,手才慢慢松开不攥得那么紧,勉力道:“嗯,好多了。”

婠婠这才调整了下姿势,但仍让她靠在怀里。

师妃暄休息了很久,才慢慢伸手从婠婠腰间环过去,抱住了她。

婠婠手抚着师妃暄的头发,下巴抵上去,轻轻摩挲。

“婠婠。”

“嗯。”

“婠婠……”

“嗯。”

“婠婠……”师妃暄的声音带了一丝哭腔。

“妃暄,我在呢。”

师妃暄再次抱紧,脑袋靠在婠婠胸前,听她的心跳。

“这么多天,你想好了吗?”良久,她才闷闷地低声问。

婠婠没有直接回答,而是问:“妃暄,你有想过离开我吗?”

师妃暄歪头沉默一阵,回道:“秀心师伯为石之轩离开静斋,生下青璇,隐居避世,也不过相守数年。”她顿了顿,继续道,“婠婠,我想到就会觉得害怕,我们能在一起多久呢?我们更加不为世所容,也没办法……有个孩子……”

听到“孩子”两个字,婠婠十分愕然,她没想到师妃暄想得这样深远,她只一心想着要为师妃暄解了身上的蛊毒。

但是提到碧秀心和石之轩,婠婠便明白了为什么师妃暄会强烈的不安,因为那是十分惨痛的先例。也正是因为碧秀心,她们二人才会遭受更大的阻力,更加不被看好。

“妃暄,那你,会想离开我吗?”婠婠很温柔问。

师妃暄稳稳地靠着她,笑了一声:“不会。”

婠婠搂紧她几分:“妃暄,我们在一起,你就要辜负梵斋主的期待,就要离开慈航静斋,甚至还要背负无端骂名,被人指责,你究竟为什么还愿意?”

师妃暄的头小小地蹭了下,道:“我从前也不理解秀心师伯的选择,但现在我懂了。她失去不少,可也得到很多。人本有情,如何割舍?她只是做了自己不会后悔的选择。如果再来一次,也还是那样。婠婠,是你让我明白,做一个有七情六欲的人是什么感觉。”

婠婠漾开笑:“妃暄,又何尝不是你让我明白,这世间,有比利益争夺更加重要的东西。我不再是阴癸派的工具,而是爱你的凡人。江湖血腥,生死只在瞬间,而真情多么难得。你我都是无父无母的孤儿,可是,只要和你在一起,我就有了家,有了这一生的归属。我想和你共度余生,无论多难我也不怕,我只怕你不愿意。”

师妃暄嗤的一笑:“怎么会不愿意?我又不是被你强掳来的,是我自己选的。”她伸出手指在婠婠衣服上画圈。

“妃暄,你别看我很聪明的样子,似乎很懂感情是怎么回事儿,”婠婠有些苦恼地说,“但其实我只喜欢过你一个人,所以很多事都是第一次。我知道我们有很多不同,但是在一起就是这么一回事,你忍让我,我忍让你,在不同中寻求一致。如果我有做的不好的地方,你就提出来,能改的我肯定改,改不了的只能请你多包容!”

“我有时候会很固执,也请你多包容我。”师妃暄笑,“你终于承认自己笨了?”

“师妃暄,你挑的重点怎么回事?”婠婠假意恼怒。

师妃暄忍俊不禁,过了一会儿又问:“那你不会想要一个孩子吗?”

“嗯?”婠婠极为疑惑不解。

“祝后不是与她不喜欢的岳山生下了单美仙么?你呢,会想要吗?”师妃暄终于问出这个问题,“你们魔门,可以把感情和身体分得那么清楚。”

“哦……你一直担心这个啊?”婠婠这才终于明白是什么让师妃暄困扰这么久,她很可恶地问,“你想帮我带孩子啊?”

“你?!”师妃暄气极乱掌拍打过去。

“别别别,痛痛痛!”婠婠吃痛往后缩,边躲边回,“你怎么只问我这个问题,我还不知道你想不想要呢!”

师妃暄停住手,气鼓鼓道:“若不能和你在一起,我即刻回慈航静斋吃斋念佛,做个彻底的尼姑。男女之事,我从来也没想过。我又不像你……”

“哦~这样啊~候补小尼姑~”婠婠觉得师妃暄可爱极了,伸手去捏她气鼓起来的脸颊,“为了让佛门少一员大将,我一定死缠烂打让你留在我身边!”

师妃暄拍开她的手:“你做什么啊!没个正经!”

“我在你面前要什么正经?哪里没见过?什么事没做过?”婠婠很坏地笑。

师妃暄狠狠瞪她一眼,婠婠这才收敛笑容,重新认真道:“妃暄,你担心的事,实际上我一点都没有想过。那样快乐的事,我只想和你做,谁要和男人一起?师尊虽然有女儿,悉心培养,希望单美仙将来继承她的位置。但后来的事你也知道,师尊几乎被单美仙的出逃气得走火入魔。说起母女之情,我与师尊反而更加贴近。所以,我从来没有想过,因为我不需要为了培养继承人做那样的事。”

师妃暄神情缓和很多,嘴角微扬噙笑。

“实际上我早就考虑了,现在大乱之世,多少人流离失所,子女离散。我只需选择天资很好的孤儿,培养作为继承人,就好啦。”婠婠莞尔,“我还想过,如果你愿意,等我结束阴癸的事,我们就可以一起收养很多战后失去父母的孤儿,一起照顾、抚养他们。”

师妃暄惊讶抬头望着婠婠,她还未曾想过婠婠竟然这样设想二人的未来,她真的愿意放下阴癸,和自己长相厮守。更难得的是,这是她站在自己角度考虑的,两个人都愿意奔赴的未来。

两个人一起。

师妃暄难以抑制胸中情感,与她对视,然后按住她的肩膀吻了上去。

婠婠亦回以热烈的吻。

许久没有过的触碰,使得激情被点燃,像火一样熊熊燃烧起来。

拥吻之余,二人的外衣都被扯落,压在身下。

婠婠按倒师妃暄,手开始不安分地解开她的衣服。

“你想干什么?”师妃暄惊恐按住婠婠的手,“光天化日的?!”

婠婠在她脖间胡吻一通,激得师妃暄无法抗拒,轻嗯一声。她的手如游蛇一样探了进去,狡黠笑道,“天气很好,荒郊野岭,也无人在意。不如以天为盖,以地为庐……”

“你……胡闹!”师妃暄脸红嗔怪,但自己倒也大胆将手伸向婠婠两股间。

“我想你好久了……”婠婠趴在她耳边喘息道。

“哼,贪色毛贼!”师妃暄拍她一下。

风吹林草,簌簌作响,真实地掩盖了一些声音和痕迹。

“那烈瑕的事呢?你打算怎么办?”中间歇息时,师妃暄问。

“只有见招拆招,随机应变了。说到底,大明尊教也不是只有他一个人。再说,我若那样换回解药……”

“我宁死也不要!”师妃暄很快回。

“我知道!放心,妃暄,我都有分寸。”婠婠吻了吻她,“我若废物地受他钳制才能换回解药,也就不配你喜欢了……”

二人又滚作一团。

…………

再出现在官道上时,二人虽各自牵马理装,但均眉眼春意难消,心情极好。

驱马前行数里,雄伟的山海关终于矗立在她们面前。

两京锁钥奔双地,万里长城第一关。

山海关坐落山海间的辽蓟咽地,依山襟海,东临渤海湾,北边万山连绵。城垣从燕山上逶迤而来,沿山脊翻山下海贯穿南北。

任谁见此雄关,都要心生豪情。

二人相视一笑,挥鞭驰进山海关。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Change_S
Change_S 在 2021/08/07 01:43 发表

说开了就好了,婠暄情比金坚~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