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第四十二章

作者:叶钟鱼
更新时间:2021-04-13 14:39
点击:152
章节字数:373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婠婠笑问:“妃暄,你看着可真有点憔悴,忙什么忙成这样啊?”

师妃暄神情如古井无波:“拜魔门所赐。你倒是游山玩水,不亦乐乎。”

婠婠看着桌上的菜,突然反应过来道:“诶呀,忘了你吃素斋,这桌上可真没什么你能吃的。”

“不必。”

婠婠挑眉:“妃暄,你又是这样无情。我需要声明,不是我劫走青璇,我可是从杨虚彦手上把她救下来了!一路上都把她照看得好好的,你多少是不是应该感谢我,对我温和几分?”

石青璇心头一颤,婠婠原来就是等着这会儿向妃暄邀功,如果她有尾巴,此刻已经翘到天上去了。

“青璇,你觉得呢?”

石青璇只能开口道:“这一路上她确实没有为难我,不过一直监视着我。”

“功过相抵,看来我不必感谢了。”

婠婠招呼小二再上一些素菜后,才笑着看向师妃暄:“妃暄,是否今天有外人在场,你才这样端着?”

师妃暄微愣神 ,接着又听婠婠道:“我与青璇坦白了我们之间的关系,倒也不用担心她。”

这个外人是指自己么?石青璇在这一瞬间觉得世界安静了下来,她不动声色地看着师妃暄,却见她的脸上浮现出一丝可疑的尴尬。

“我与你没什么要避人耳目的关系吧。”师妃暄咳了咳道。

“这样吗?”婠婠用手撑头,“比如,我是你的救命恩人?”

石青璇本正在喝水掩饰尴尬,差点喷出来,幸亏修养好,还是咽下去了。

师妃暄眼神移开道:“那次倒是……”

“以及百业大会?”

师妃暄最终无奈道:“这些,也不需要瞒着青璇。”随后向石青璇投去一个抱歉的表情。

石青璇犹在惊愕中,因为这些事,婠婠从来没对自己说过,但看妃暄的反应,这些都是真实存在的。婠婠什么时候救过妃暄一命?二人好像还有别的合作?

她想到之前自己就告诫过师妃暄不要再和魔门中人合作,大脑中各种消息碰撞着,思绪反复跳跃。

她首次后悔在山林中没有逼问婠婠她到底和妃暄有过什么经历,也怪自己完全没想到妃暄能将慈航静斋的规训置之度外。

“妃暄,不用这样板着脸吧?”婠婠莞尔道。

师妃暄叹了口气:“你想如何?”

小二将加的素菜送了过来。

婠婠指了指桌上:“好酒好菜,当赏好景。”

师妃暄面色稍微缓和下来,动箸夹菜。

婠婠起身给师妃暄倒水:“在酒楼喝茶多奇怪!知你不喜饮酒,将就着喝些水吧。”

旁人如果不知,一定会以为她们是亲密好友吧!

石青璇埋头吃菜,持续观察师妃暄的动向。妃暄并未阻止婠婠的行为,只是在婠婠俯身倒水的时候抬眼看了下她,随后又收回了眼神。

“我在山中走得挺慢,还以为在林间就能遇见你呢。”

师妃暄吃完一口道:“路上耽搁了,为了应付曹应龙抽不开身,才来晚了。”

石青璇心里再一颤,看了左右二人好几眼,才问:“你们……早就约好了?”

“没有!”二人异口同声回答,说完又下意识对看一眼,然后都挪开眼神。

师妃暄向石青璇解释:“你被劫走,我自然是要寻你的,没想到你和她一起。”

婠婠面露得色地笑。

石青璇暗想,怎么互为宿敌还有这种使用方法?婠婠简直就是吃定了妃暄一定会找过来。她完全明白了婠婠选在张仪楼的用意,就是生怕师妃暄不知道她在哪里。

“那一定很久没有好好吃一顿了,都清瘦了!多吃点!”婠婠撑头看着师妃暄宠溺地笑。

石青璇无语地看着婠婠的眼神,她明白赤裸地紧盯着师妃暄看,自己这会儿就算溜走她都可能不会在意。再看师妃暄,她倒是坦然自若,仿佛习以为常。

真是神奇的搭配,这两个人,真不简单。

石青璇原本对婠婠的坦白还充满了怀疑,但现在已经没什么好怀疑的了,因为空气中尽皆弥漫着自己是多余之人的气息。

石青璇很少见到父母一起,但是婠婠的眼神还是让她想起了娘亲深夜里在油灯下,抚着不死印卷时充满爱怜和回忆的眼神。

是爱吧。

但与娘亲不同的是,更为年轻更为蓬勃也更为炽热。

原来两个女子间真存在这样的爱,石青璇本就是叛逆的结晶,遇见这样的事后,震惊之余还是全盘地接受了。

但比起婠婠喜欢谁,石青璇只在乎师妃暄的态度。

饭桌之上,几人都是不涉及正邪两道的闲聊,不时欣赏楼外的美景,分寸处理得很好。

吃完片刻后,婠婠才不情不愿地把目光移到石青璇身上,含笑道:“青璇,不死印卷我会一直盯着的。这么烫手的东西,早些丢出来吧。”

说完后,她起身对着窗外美景伸了个懒腰,才恋恋不舍地对师妃暄道:“妃暄,现在算是完璧归赵了。我也忙得很,之后再见吧!”

师妃暄“嗯”了一声,婠婠便先离开了张仪楼。

石青璇愕然看着一切的发生,婠婠真就这样轻易地放过自己了?自己仿佛成了让她二人见面的……借口?

婠婠走后,师妃暄才起身道:“青璇,我们走吧。”

二人在街中漫步,周围时不时可见羌瑶等族的少女穿着各自民族的独特服饰欢声笑语地结伴而行,总角的小孩子们也在街上你追我赶,好不欢乐。

“我从曹应龙处听说,杨虚彦十分奸邪,他深信只有除掉你,才能让邪王回复本性,去统一魔门取得天下。”走到人少处,师妃暄才开口。

“呵,”石青璇轻笑,“先是娘亲,再是我,他真是一生困于情,是我阻碍他发挥雄心了。他表面不忍心杀我,他的信徒倒是很积极。”

师妃暄诚恳道:“青璇,我认为曹应龙所言非虚,而且……”

“本就是武林公认的是么?”

师妃暄点头续道:“他这些年隐匿踪迹,未出江湖,或许因心有牵挂。但现在杨虚彦出手,他应该也已经有所筹划。”

石青璇叹气道:“我明白你的意思,杨虚彦虽然让婠婠击退,但听她描述,他并未坠崖而死。上次是不慎着了安隆的道,接下来我会万分小心的。”

“还有不死印卷,”师妃暄锁眉道,“这也是从曹应龙处知晓,邪王的两个传人,杨虚彦传承补天阁,侯希白传承花间派,邪王似要令他们争夺印卷,毕竟印卷在其他人手上也无用处。”

石青璇摇头苦笑道:“妃暄,你们还道他挂念我。连弟子争斗这种事都非要把我牵连进去……好在现在他二人都没能找上来,我就还有先机。”

师妃暄问:“你打算怎么做?”

石青璇眼睛一转道:“婠婠说的没错,不死印卷是烫手山芋,怀玉其罪,不如开诚布公,看着他们争得有趣呢!这事我会好好计划。”

师妃暄看石青璇神情,知道不需要自己过度担心,这么多天心上的重石终于卸下,轻松了些。

“徐子陵为寻你也很是辛苦,四处奔波。本来我和他是一起的,但后来因为曹应龙的事才分开,他应该很快就会到成都来。”师妃暄似有意无意道。

石青璇没料到,有些惊讶地回:“哦,好。”

二人陷入短暂沉默。

石青璇偷偷瞄师妃暄两眼,最终还是按捺不住,开口问:“妃暄,你与婠婠究竟经历了什么事,我看她十分待你不同。”

师妃暄微惊,看了石青璇一眼,才恢复常态道:“我和她……说来话长。”

听了师妃暄的简要陈述,石青璇这才知道她二人远比自己想象的要关系匪浅。竟陵初逢,洛阳地宫相互扶持,合肥相救……几乎可以说,自妃暄出山后,她一直和婠婠交集甚密。

石青璇暗自倒吸一口凉气道:“妃暄,告诉我实话,她对你这般上心,你究竟怎么看她?”

“你以为她心中有我,喜欢我?”

石青璇不置可否。

师妃暄垂眸道:“青璇,你也让她骗了。”

“什么?”

“她并没有喜欢我,只是设计靠近我,想要利用我而已。我依计而行罢了,所以能顺利带回你。”

石青璇惊讶看向师妃暄,她半低着头,不知道在看哪里。

与自己认识的师妃暄相比,此刻的她显得有些陌生。在石青璇的认知里,师妃暄行事向来是干净利落,不屑与魔门玩这种计谋游戏的,而且会把慈航静斋的训导奉为圭臬。

但是……

石青璇决定直截了当地问:“妃暄,你是不是动了情?”

师妃暄错愕转头看向石青璇,怔神几瞬后才问:“青璇,你在说什么?”

“你真的是在将计就计?”石青璇顿了顿,“是婠婠骗了你,还是你自己在骗自己?”

师妃暄沉默不语。

石青璇心中本是猜测,但现在已经有九成把握。

就那一顿饭,瞎子才看不出二人互有情意。婠婠那么明显,而师妃暄虽然十分内敛平静,但熟悉她的人就能知道,她的神情举止,和平时有所不同,就算极力抑制也会不经意流露出来的。

“我没有……”师妃暄过了好一会儿才有些挣扎着说。

石青璇看着师妃暄的表情,认真道:“妃暄,我娘这样的前车之鉴,慈航静斋不愿意见到第二个,你都明白的。况且斋主她又……”

现任斋主梵清惠原本和碧秀心是关系极其亲厚的师姐妹,当初因碧秀心和石之轩的事,她才出山,后来替代碧秀心继任了斋主。梵清惠因此素恨魔门,对弟子的教育也很严格。

“青璇,谢谢你。”师妃暄抬眸看着石青璇,露出一个略显苦涩的笑,“但是我都有分寸,不会逾矩,也绝对不会让那样的事发生的。”

听了回答,石青璇也并没有觉得轻松。她终于明白娘在临终前的嘱咐,让自己自由选择,可以不入慈航静斋。

理智上她不能让妃暄重蹈覆辙,可是情感上,慈航静斋的那条没有选择的路,就该是妃暄必须承受的吗?她也不希望妃暄痛苦。

“你既然都明白,什么将计就计,最好也不要继续了。”石青璇闷声道。

“嗯。”师妃暄的回答听不出感情。

石青璇本来觉得当年娘亲的选择是个巨大错误,但是面对师妃暄的事,她又觉得艰难了起来,好像怎么做,都不对。

爱恨嗔痴,人之常情,发乎自然,来自本性,就算自小生在慈航静斋也不能幸免。

她狠心想,如果一定要有个刽子手,自己当也未尝不可。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