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第四十三章

作者:叶钟鱼
更新时间:2021-04-14 12:18
点击:163
章节字数:347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独尊堡位于成都北郊万岁池南岸,全以石砖砌成,固若金汤,如一座小型皇城。

师妃暄通过横跨护堡河的吊桥,来到敞开的堡门口。已经有个锦衣大汉在门口恭候,他开口道:“我是独尊堡管家方益民。师姑娘大驾光临,实在是我独尊堡的荣幸,请随我来。”

师妃暄点点头,就跟着他进入堡门。入门即是一座巨大的照壁,照壁之后,是一座高大的石牌坊,上书“忠信礼义”。牌坊后接着一道笔直的石铺通路,两边苍松翠柏,前方正中的建筑群楼阁峥嵘,雕梁画栋,十分富丽雄伟。

高楼主堂的石阶两侧各蹲着一座高达一丈的巨型威武石狮,更添威严。

方益民领着师妃暄拾级而上,直入正中主堂。

入堂后,师妃暄便见到一个身材高大的中年男人立于堂中,他皮肤黝黑,额高鼻挺,与方形的脸庞合成硬朗的轮廓,不怒自威,正是独尊堡主“武林判官”解晖。旁边还坐着包括几个年轻人,为首的男子应是他的儿子解文龙,紧挨着解文龙的女子酷似宋玉致,应是她的亲姊宋玉华,宋玉致坐在最末。

“妃暄见过解堡主。”她拱手施礼道。

“师姑娘远道而来辛苦了,请坐!”解晖大手一挥,转身坐下。

“多谢。”师妃暄再一拱手,并向坐于两边的人点头见礼,才施施然入座了。

不等师妃暄开口,解晖便抢先道:“师姑娘此次若是为李阀而来,大可少费口舌了!”

此间形势十分明了,岭南宋阀的人占了一半。但巴蜀地势险要,资源富足,又有十分重要的战略意义,必不能失,这也是师妃暄入蜀的另一重要任务。

师妃暄微笑道:“解堡主,我非为李阀,而是为成都百姓而来。”

宋玉致伸手接过茶盏,掀开茶盖喝了一口。

解晖沉吟片刻,道:“愿闻其详。”

“现在天下纷争不断,关中李家,江淮杜伏威,洛阳王世充,至于南方萧铣、林世宏等等大小势力不一而论。”师妃暄侃侃而谈,“虽则成都可以共治承平,偏安一方,但终究不是长久之策。”

解晖点头道:“确实如此。”

“虽表面看上去各方争夺不休,但实则已显统一之机。”师妃暄顿了顿,“北方薛仁杲已败,李氏尽得关中之地,声势如日中天,兵强马壮。更兼秦王李世民文韬武略,爱民体恤,经营有方,遍观群雄,无有胜之。”

解晖虎目冷静盯着师妃暄道:“师姑娘,还是要为李阀做说客了。”

师妃暄摇摇头:“慈航静斋不会因为私心去做某一方的打手。只因李阀已用实力向我证明,他们有统一天下的能力,时间或早或晚而已。静斋要做的,只是尽早促成此事,令天下重归太平。”

解晖道:“天下风云形势变幻莫测,师姑娘岂能肯定李阀就是最后的赢家?最近也冒出来了一些新兴大有可为的势力,譬如寇仲以梁都为基础建立的少帅军。”

“也许寇仲是难得的帅才,但是太晚了,现下少帅军所占领的地方与李阀完全不可以相提并论。静斋只是会根据眼下形势选择最为适合的方法。少一年的战乱,就可以少一年的杀戮,这是静斋所有的出发点。”师妃暄不卑不亢道,“如果李阀有所失,不再有能力统一天下,静斋亦会重新审视,另择他人。慈航静斋并非是忠于李阀的家犬,亦不惧天下非议。但这之前,只要李阀势盛一日,静斋就会全力相助。”

解晖喟然长叹:“姑娘这番话,倒显得老夫心胸狭窄了。”

师妃暄笑道:“解堡主当年力排众议,主张以独尊堡、川帮、巴盟三股势力共治成都,不称王称霸,可知是心系百姓,胸怀大义之人。也正是堡主治下,成都才能像如今这般免于战火,繁荣安乐。”

解晖苦笑道:“姑娘将我架到这个高度,是否是想让我记起曾说的‘静待明主’之语?”

“妃暄倒未有此意。”

“慈航静斋乃武林共仰的圣地,白道之首,现在既然全力支持李阀,那么可见他是静斋认可的明主了,独尊堡尚未妄自尊大到不服静斋。”解晖语有松动。

师妃暄趁机道:“亦非要堡主无条件归顺李阀,巴蜀自可开出条件后再议不迟。”

“李阀毕竟只占北方关中之地,我不能擅自决定,需与川帮、巴盟共商。”

师妃暄心中松口气,解晖在巴蜀举足轻重,他不点头绝不可行,既然已经没有之前强硬,这代表很有机会。

“好,等三方共商,妃暄仍愿再陈述利害。”

解晖点头道:“既如此,姑娘可在堡中暂住几日,我将尽快召集三方商议。”

走出主堂后,师妃暄在方管家的带领下踏上通往侧园的羊肠幽径,两旁绿荫宜人,花卉争艳。

宋玉致从后面赶上,与师妃暄并肩而行。

“李阀得慈航静斋支持,真可胜十万雄师。”宋玉致感慨道。

师妃暄道:“若谁可得岭南宋阀支持,亦不输静斋了。”

宋玉致若有所思,沉默下来。

师妃暄叹口气道:“玉致,令尊观望这么久,也该出手了。若我猜的不错,宋缺前辈定不会支持李阀,很可能会支持寇仲了。”

宋玉致垂下头:“妃暄,其实我很赞同慈航静斋的观点和做法,如今看来,李阀最有希望,早一点停息战争,对百姓很有好处。但这不是我的私心可以决定的。我爹他向来固执,自视岭南宋氏汉人正统,他实在不能支持受鲜卑影响的李氏。”

“宋缺前辈向来这样固执,这也是特点之一了。”

宋玉致锁眉道:“不过爹他仍未决定,一切都有转圜。这次我已经向解叔说明安隆是魔门中人,石姑娘也安然脱困,我不能多留,得回岭南去了。”

“嗯,放心,这次多谢你。”

“妃暄,如果爹他决心与李阀作对,你能不能帮我把这个交给秀宁?”说完,她从脖间解下一块玉坠,递给师妃暄。

玉坠碧绿纯粹,圆润光洁,上刻一个小小的“致”字,仍带着一点温度,一看便知是宋玉致贴身已久的物件。

“这……东西贵重,还是你亲自交给秀宁为好。”师妃暄迟疑道。

宋玉致苦涩笑道:“若以后李宋两家对立,我实在很难再见她了。而且……”她语气转低,“她身上有与柴绍的婚约,这次回长安,可能要完婚了。”

师妃暄看向宋玉致,她脸上溢出一丝悲伤,难以掩饰。

师妃暄察觉到一点什么,道:“一切未有定局,仍有机会的。”

宋玉致抬眸无奈笑:“妃暄,你应该很难懂我与秀宁这样的世家贵女的烦恼吧。我们的婚事都不是能够自己决定的,父母之命,家族利益,政治联姻,影响得实在太多,反而自己的想法是最无关紧要的。我姐姐就是这样嫁入解家的。也许不用多久,爹也会为我安排一门婚事。有时候,我真的很羡慕你,至少可以一个人自由自在的。”

师妃暄闻言心中惘然,低声问:“玉致,我们究竟为什么只能按别人安排的路走?”

“不知道。”宋玉致露出痛苦的表情,“我不知道为什么,也许,这样是最好的。”

对他人好,可是对自己好么?

“秀宁她,知道么?”师妃暄忽然问。

宋玉致微怔,没料到短短几句师妃暄就听出自己的心意,脸微红道:“她,该是不知道的。我……我不敢。”

师妃暄将玉坠收好,认真道:“玉致,我一定会送到的。”

“好,妃暄,多谢!”宋玉致终于释然松了口气,向师妃暄告别。

望着宋玉致离去的背影,师妃暄愈发觉得果真如佛言,众生皆苦,无人自在。

解晖行事很快,不过两日就召集了川帮和巴盟到独尊堡共商此事。

会议上进行得很顺利,川帮本来就偏向李阀,而独尊堡已经被师妃暄说动,不再抵触,但是巴盟提出一个条件,需要满足这个条件才愿意继续谈之后支持李阀的事。

“曹应龙这恶寇与我巴盟有不共戴天之仇,我等日日夜夜恨不得啖其肉饮其血为同胞报仇。”巴盟首领之一“猴王”奉振咬牙切齿道,“前些日子曹应龙已经被少帅军和飞马牧场的联军杀败,但曹应龙却被徐子陵放跑!”说到这里,他愤怒地一拍桌子,发出巨响。

“倘若能交出曹应龙或徐子陵,我们就愿意继续谈!”奉振最后总结道。

师妃暄心下盘算,当时曹应龙以魔门秘密和巨额藏宝为交换,加上自散魔功,命不久矣,徐子陵才心软定下日期,放他归蜀看眼妻儿。现在徐子陵和曹应龙应该都会来到成都,捉住曹应龙应该不难。

“好。”师妃暄一口应下。

这项事商议完毕后,他们又继续讨论三方联合在成都举办灯会的事宜,应是要以灯会形式显示三方的和睦团结。

解晖最后向师妃暄邀请道:“师姑娘,这次灯会应该会狂欢好几日,还是十分值得一看的!姑娘既在成都,可千万别错过了!”

师妃暄含笑道:“那是自然,我听说已久,但总无缘一见,这次终于有机会了!”

“好!姑娘便安心在堡中住下!”解晖爽然笑道。

师妃暄收到石青璇的消息,再次上街的时候,人们已经开始忙忙碌碌地准备灯会了,这里挂上一盏灯,那里绑上几根彩带。

完全沉浸在即将节日的狂欢前的氛围里。

和平总是有这样迷人的魅力,倒让师妃暄也不禁沉醉,心旷神怡起来。

她来到茶楼的时候,石青璇已经坐好恭候了,身边赫然坐着多日未见的徐子陵。

师妃暄点头见礼入座后,几人开始聊起最近见闻和计划。

当师妃暄说起曹应龙,徐子陵垂头丧气道:“曹应龙应该已经入蜀,但是他却陡然失了踪迹!”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