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第四十一章

作者:叶钟鱼
更新时间:2021-04-12 12:02
点击:259
章节字数:342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石青璇瞥了一眼身边的婠婠,再三确定这是正在真实发生的事情。

她一脸悠然地跟在身边,自己不说邪帝舍利或不死印卷的下落,她也不再问,只是如她所说,自己走到哪里就跟到哪里。

石青璇恍惚觉得婠婠比安隆或者杨虚彦还要难缠。

虽然蜀中山川自己十分熟悉,但是在这里面兜圈子也很难摆脱婠婠,更不可能带她回幽林小筑,还是直接去成都城更有可能脱身。

“听说你在慈航静斋住过?”婠婠突然发问,打破了二人一直以来的沉默。

石青璇暗想,婠婠一定是想通过自己了解慈航静斋的情况,便闭口不言。

“慈航静斋的人都像妃暄那样吗?除了她我还没见过别人。”婠婠继续问。

石青璇保持沉默。

“当年你娘背弃静斋和邪王在一起,她们什么反应?”婠婠再问。

石青璇终于忍不住,横了婠婠一眼,道:“若非他先趁人之危玷污娘亲,娘亲也不会被迫离开静斋。”

婠婠好奇笑:“难道你也信慈航静斋说碧秀心是舍身饲魔,为了阻止邪王一统圣门,危害正道,才舍弃自己,牵绊住他,与他产生感情纠葛?”

石青璇不说话。

“如果制止邪王需要慈航静斋的弟子以身相献,那只能说白道虚伪懦弱,除了会牺牲女子其他一无是处。”

石青璇不禁握紧拳头,瞪着婠婠。

婠婠哂笑道:“看来你心里也明白的。那静斋其他人,究竟对门下弟子和魔门中人在一起是什么态度?”

石青璇眼神飘向别处:“难以接受,恨之入骨。”

“这样啊。”婠婠微愣,又问,“难道也会恨碧秀心么?但是我听说静斋还是对她甚好的,甚至在她过世后,要把你接回静斋抚养。”

石青璇扯出一抹自嘲的笑:“表面上自然不会这样,可是……娘亲终究背叛了静斋,即使没有人会当面说什么。”

婠婠若有所思:“确实,慈航静斋多年声名,虽然未毁于一旦,但也受到影响。”她顿了顿,再问,“你娘她,会为此痛苦吗?”

石青璇一怔,未想到婠婠会这样问。想到旧事,她几乎觉得眼泪涌上眼眶。

这样的事,没有任何人问过她,她也不会主动说。她自然不会和魔门有往来,可是正道或视她为邪王之女,不屑言语,或对此事讳莫如深,绝口不提。

石青璇垂眸回道:“娘她,很痛苦。”

婠婠意想中的答案,亲耳听到也并不觉得快乐。

石青璇叹口气:“娘亲自幼长于静斋,虽然被迫离开静斋,与旧日同门也不再有往来,但终究难以忘怀自己一直以来所受的教导。但是她也对我很慈爱……”

“一边不忘自己是正道弟子,一边又深爱魔门邪王么?”婠婠若有所思道,“确实煎熬。”

“不!娘亲没有……”石青璇激烈回道,但又神情一黯,喃喃道,“但,也许,娘亲她……”

石青璇虽然明白娘亲的心情,可是绝不愿意承认。她太恨那个男人,既然令娘愿意背负骂名,叛离师门,和他共结连理,却又在被“散真人”宁道奇袭击后远遁,决绝地离她们母女而去,留娘亲一人抚养自己数年。最后虽送来不死印卷,却让娘亲研读后,因欲想出破解之法心力交瘁而早逝。

这到底算哪门子的爱?石青璇不明白,她实在太恨。

婠婠唏嘘道:“碧秀心是上一代的奇女子,听闻兰心蕙质,不输妃暄,却是这样猝然早逝的下场。”

石青璇本沉溺于追思亡母的悲伤回忆中,此时听到“妃暄”陡然回过神来。

本以为婠婠是想打探慈航静斋的情报,但是她问的几乎都是娘亲的情感旧事。石青璇联想到自己母亲和师妃暄的相似,许久没有出现过的担忧再次从心底升腾而起。她几乎是压抑着颤抖问:“妃暄她,难道喜欢上了魔门的人……?”

婠婠好笑地看着石青璇,道:“你这样紧张她?怕她重蹈你娘亲的覆辙?”

石青璇看婠婠调笑的样子,懊恼自己担心过了头,竟想相信魔门中人说的话,到时候直接问妃暄就好了。

婠婠看着石青璇的表情觉得很是有趣,最后才笑道:“据我所知,目前还没有。你爱信不信罢!”

石青璇看婠婠笑意盈盈的,心里犯了迷糊,不知是真是假,转而觉得自己的情绪一直被婠婠牵着走。又想起师妃暄之前和自己的对话,心想自己这样怀疑妃暄也太过不信任她了,她该是和娘亲不一样的。

等下,婠婠是不是直接叫她妃暄?是魔门中人习惯这样亲昵的称呼吗?

石青璇想起伏魔洞中和现在,婠婠都对自己有手下留情的意思,而妃暄又曾和自己说过她和婠婠合作过。她们二人应属敌手,又是正邪两道的杰出弟子,都是聪明的人,照理说不应该会有这样的关系。

现下婠婠又在打探慈航静斋对于弟子与魔门的人交往的反应……

一个极为荒谬的念头在石青璇的脑海中如流星一样飞速划过,被她敏锐地抓住。

石青璇半是开玩笑道:“那就好。你怎么想着问静斋的这些事?难道你喜欢妃暄?”

“嗯是。”

“哈,我就说……”石青璇刚准备笑两声驱逐这个可笑的念头,然后怔在原地,“嗯?你刚才说什么?”

婠婠歪头看着石青璇,露出一副纯真无害的表情:“我说我喜欢她,有问题么?”

一连串炸雷在石青璇脑中轰隆隆地响起来,她愣神了半天,才艰难道:“你,喜欢妃暄?”

婠婠看似很认真地点了点头。

“嗯,妃暄确实是个好人,佩服喜爱她很正常,都会想和她做朋友的吧!”石青璇自顾自地解释了起来,她一时觉得语言组织起来有些混乱。

婠婠看着石青璇实在忍俊不禁,最后盯着她道:“什么朋友啊?就是喜欢啊。”她顿了顿,“你父母间的那种喜欢啊。”

石青璇的大脑开始空白,自己今天到底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这也是可以的吗?不是自己被盯着逃不出去吗?现在是什么情况?

她觉得自己的世界突然变开阔了。

“所以,你喜欢上了妃暄?”震惊过后,石青璇重新开始组织语言,“你喜欢你的死对头?”

“是,不可以么?”

“喏,也不是不可以……”石青璇的脑子缓慢地动了起来,虽然她们分属正邪,是死对头,又都是女子,但好像也没有绝对不可以……

“妃暄知道么?”

婠婠笑了笑:“虽然我没说过,但她知道,早就拒绝了。”

“唔,这样啊……也正常。”石青璇松了口气,脑子逐渐恢复了运转。

自己这是在和魔门中人交心谈天?一定是哪里搞错了。

“所以你对我多次手下留情,也是因为妃暄吗?”

婠婠一副当然如此的表情:“是。你是她很重要的朋友。”

石青璇盯着婠婠,似乎想找出话中的破绽,她一定是想博取自己的信任。

“可是阴癸派不准门中弟子动情。”

“是啊,没错。所以可能会受罚的。”婠婠云淡风轻道。

石青璇思索着,婠婠并没有理由编这样的谎话来骗自己,根本毫无益处。

“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

婠婠斜睨了她一眼道:“因为你嘴很严。”

这种原因?石青璇哭笑不得。

“不过你也别想着逃,我不会因为她就放你走的。”婠婠一副公私分明的样子。

石青璇腹诽,真需要一段时间消化下这些信息。

这样过了数日,二人终于走出蜀中山林,缴税入了成都城。

偏居一方的成都城显示出极为少见的繁荣升平,与世无争。

大街两旁层楼复阁,店铺林立,皆张灯结彩。虽然白日里人流并没有那么多,但单看行人脸上的淡定从容,就可知城中百姓因为远离战火而颇为悠然。

只是不知道平静之下,是否暗流涌动。

入城后,婠婠便不让石青璇自由行走,而是不由分说地带着她径去南市方向。

“这是要去哪儿?”石青璇问。

婠婠悠然回:“运气好的话,你就不用再整日陪着我了。”

这几日的相处,让石青璇对婠婠产生了一种非敌非友的奇怪感觉,而且她行事实在难以捉摸。

二人直接进了西南方最高的张仪楼,待到了最高层,婠婠才临窗而坐,出手阔绰,甩下一小锭白银,唤小二上一席上好的酒菜。

石青璇靠着婠婠坐下,凭窗远眺,可以望见百里外终年积雪的玉垒山,亦可俯瞰从都江堰分流而出盘绕城周的内江和外江,景色极好。

石青璇知道张仪楼的美名,是成都揽胜的佳所,婠婠于此设宴实在十分招人耳目。

不一会儿,酒菜就摆了上来。

婠婠伸筷子夹了个肉片放入嘴中。

“嗯,味道真是不错!”她十分满意道,“青璇,你看着做什么?也尝尝吧!”

石青璇沉思片刻,方爽然道:“那我就不客气了。”说罢,就动筷开吃。

婠婠让石青璇讲解些古蜀逸事,二人便边吃边说。

饭到酣时,一个白色的身影款步移近,卓立于饭桌一旁,婠婠对面。

婠婠笑着招手:“妃暄,你实在到得太晚,坐吧!”

师妃暄的目光从婠婠身上移到石青璇身上,似在询问是否安好。

石青璇瞪大眼睛惊讶看着师妃暄,然后点点头,师妃暄便翩然入座。

婠婠和师妃暄一派从容地面对面坐着,石青璇坐在中间,不再吃东西,眼神在二人身上不断梭巡,生怕遗漏了一点细节。

原来婠婠想方设法在等妃暄?她心想,今天一定要好好看看这两个人到底怎么回事。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