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第四十章

作者:叶钟鱼
更新时间:2021-04-11 15:55
点击:266
章节字数:351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层峦耸翠,密林深掩,偶有几声鸟叫,更显得幽静。

两道人影在林中飞快前进。

师妃暄落在一棵大树前面,俯身查看地上留下的痕迹。

徐子陵停到她身边,弯腰问:“如何?”

师妃暄收回手,道:“才走不远。”

徐子陵欣喜道:“那我们一定能追上!”

师妃暄看向丛林深处,凝眉道:“要在安隆入蜀前截住他,救下青璇!”

说罢,二人继续向前急速掠去。

不多时,就看到安隆一身锦绣华服,但却用臃肿的身躯在树林中轻巧地快速窜跃,同时他肩上扛着一个麻袋,明显是装了一个人。虽看上去滑稽,但即使带一个人也依旧轻松,正显示他作为魔门高手的绝顶实力。

二人离他越来越近,师妃暄先发制人,将色空剑对准安隆后心如闪电般掷出,极准极快,安隆不得不回身拂袖挡开这一剑,趁这个间隙,徐子陵从后面飞身而出,对准安隆面门推出一掌,虽看似缓慢,但其中蕴含万千变化,竟使安隆避无可避,只能一掌迎了上去。

师妃暄握回色空剑,从斜上方疾刺而来,安隆沉呵一声,震开徐子陵,向上跃起,右腿横扫直击剑面,师妃暄借势转身左掌推出打到安隆肩上。

徐子陵也再次出掌,在就要击中安隆的时候,他竟不慌不忙以奇异的身法向上腾起,然后回身落在一边的地上。

“哈哈!慈航静斋以多欺少,胜之不武啊!”

师妃暄剑指安隆,冷声道:“交出青璇!”

安隆摇头晃脑:“石青璇?她不是在蜀中隐居吗?怎么会在我这?”

“我亲眼见你劫走她,还狡辩什么?!”徐子陵不由得怒道。

师妃暄道:“安隆,不止青璇,先前的账我还要和你算!”

安隆哈哈笑:“师妃暄,我就在这,就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饶是师妃暄,此刻也不禁心中薄怒。

自在合肥城遇到四处找石青璇的徐子陵,知道石青璇被安隆设计带走直到现在,师妃暄一行人已经不眠不休星夜兼程了五日五夜。安隆极为狡猾,光了寻找踪迹就苦费了一番力气。他安排了三路商队返蜀,以做迷魂阵,师妃暄一行人好不容易在奔往成都的小道上截住了安隆真正藏身的商队,一路追到这里。

像被他牵着鼻子戏耍,一路溜到这里。

李秀宁因要返长安复命,便留下人手帮忙;寇仲因为组建了少帅军,军中有事需处理,不得不半途先离开;宋玉致则先去成都,与独尊堡解晖汇合,以备安隆先一步到蜀。

徐子陵以如游鱼一般的诡异步法向安隆袭去,眨眼间就倾身窜到安隆面前,安隆因为还要顾着肩上的麻袋,无法完全展开手脚,只能以单手应对。

师妃暄执剑疾刺而来,安隆借胖体用错跌仰抑的微妙变化,堪堪避过几招。但在二人夹击之下,安隆仍处劣势。

“嘭!”的一声,安隆忽然气势大涨,以拳击退徐子陵后随即变拳为爪抓住色空剑,然后用巧妙的气劲迫得师妃暄后退一步。他便趁这个难得的时机腾跃到半空中,将肩上的麻袋朝一边掷出,自己则朝另一个方向扬长而去。

那麻袋被甩到半空中,若这样落下,不知道里面的人会摔成什么样子。师妃暄当下立断,冲过去揽住麻袋。

“既然这么喜欢我的小妾,就留给你们好了!”

安隆的话音落下不久,就已经见不到人影。没有了重物的限制,他终于展露了作为魔门高手的超绝轻功。

徐子陵见追不上安隆,便赶忙到师妃暄身边。

师妃暄解开麻袋,露出里面的人。

一张苍白毫无血色的脸,是个女子,但不是石青璇。

师妃暄探了探她的呼吸,重重叹了一口气:“已经死了。”

徐子陵紧皱眉头,握拳捶地,狠声道:“可恶!”

大巴山险峻无比,却有盘山迂回而筑的人工险道。栈道是在悬崖绝壁间开凿石孔,孔中嵌梁,梁上再置木板而成。

人走其上,摇摇晃晃,一边是凹凸不平的崖壁,另一边就是直落千丈的悬崖。

“如果敢耍花样,这里就是你的葬身之地!”杨虚彦押着石青璇在栈道上前进,石青璇的双手被粗重的铁手铐铐住,铐上接着一根粗铁链,另一端在杨虚彦手中。

石青璇欣赏着一侧的深山高岭,奇峰异石,漫不经心回道:“都这样了,我还能耍什么花样?”

杨虚彦紧盯着石青璇,哼声道:“最好这样!”

这一路上石青璇奇计迭出,杨虚彦和安隆都因此吃了不少苦头,如果不是为了夺取不死印卷,杨虚彦早一剑结果了她。

前方水瀑声轰然作响,石青璇走在前面,渐渐觉得水汽扑面而来。

她见到不远处一道瀑布自断崖的洞隙间奔涌而出,直泻往崖底,汇成翻滚的急流,再依山势奔腾而下,壮美非凡。

“好瀑布!”她大声赞叹。

杨虚彦还没见到瀑布,突然见石青璇身形一矮,一道白练便越过她直袭而来。

因来势突然,杨虚彦无暇出剑,上身后仰避开白练,回身一掌击地一手握剑刺出。

眨眼间与来人连过四五招。

“当!”电光火石间,杨虚彦感觉手上铁链一轻,便见石青璇挣开束缚,带着断了的铁链朝远处逃去。

杨虚彦欲去追击,但栈道狭窄,来人阻住去路,倒令他无法抽身。

“铮——”天魔单斩对上剑身。

婠婠嫣然笑道:“影子刺客,久仰大名!你我同属圣门,只是一直没能见面呢!”

杨虚彦冷笑道:“挡我者死!”

“郎君生得这样好,怎么说话这样凶狠?”婠婠娇声道,“难道忍心让奴家血溅于此么?”随后轻叹一声,“怪道说补天阁的人冷酷无情呢!”

杨虚彦不为所动,举剑便刺。

因为空间狭窄,杨虚彦无法完全施展幻影剑法,但在幻影身法的加持下,剑影绵密,婠婠也靠近不得。

二人在栈道上腾挪跳跃,来回数十招,杨虚彦觑得一个机会,剑如毒蛇般游向婠婠要害处。天魔带缠上剑身,婠婠忽然觉得一股气劲从带上传来,震得手上酥麻,心中暗叫不好时,杨虚彦一脚横扫,欲将她踢下悬崖。

婠婠反催天魔劲,天魔带紧缠剑身,足轻点地,借力飞起,凌空悬崖之上,让杨虚彦这一脚落空。

杨虚彦立刻以气劲震开缠在剑上的白练,婠婠失了着力,差一点就要坠下深崖,但天魔带随即又飘向崖壁上的一根突出的石块,一收一放,婠婠便稳稳地落在摇晃的栈道上。

“若是尊师知道你要杀了他最心爱的女儿石青璇,不知道尊师会如何呢?”婠婠笑靥如花。

杨虚彦脸色微变,但依旧冷静道:“我不过为师父除去心头大患罢了!”

婠婠摇摇头笑:“邪王石之轩的威名何等显赫,若真有狠心,怎么会让石青璇隐居蜀中十多年安然无恙?我这样明白与你说,是省的你被尊师清理门户的时候不知为何而死哩!”

杨虚彦微微愣神,婠婠瞄准时机,急趋近身,天魔双斩直取他脖颈。

“当”的一声,杨虚彦以剑抵挡,一边单斩奇异地绕过剑身一周滑向他的脖子,令他不得不仰首躲过。

正此时,天魔带如游蛇般缠上杨虚彦手臂,紧紧勒得他生疼,同时他感受到以婠婠为中心爆发出的一个强大气劲漩场,整个人被裹挟,难以抽身。

婠婠另一手扯动天魔带,杨虚彦整个人便像轻物一般被甩出栈道,落下悬崖。

婠婠俯身看向崖下,摇摇头喊道:“郎君不如甘心葬身崖底,省得被令师追杀哩!”说完轻笑一声,跃离此处,寻石青璇去了。

走下栈道后是一片一片的树林,林海浩瀚,万木峥嵘。

“青璇,你回蜀中真如鱼归大海,叫我好找。”

石青璇虽已经奔出几里路,但手上仍戴着铁手铐,未能解开,她刚停下片刻,就听到身后传来婠婠的娇笑。

石青璇心中生恼,她原本以为这偌大的林丛能够掩藏踪迹,甩掉婠婠,但显然低估了婠婠的追踪实力。她既然敢放自己走,就有把握再找到自己。

石青璇深呼吸一口气,转身看向婠婠,微笑道:“不过是想晚点见到你而已。”

婠婠从树枝上跳下来,走向石青璇,目光上下打量笑道:“好久不见,怎么每次遇见你,你都这么狼狈?”

“只能感谢魔门对我这样关注了。”

石青璇不禁在心中计算,在这样的情况下,有多大胜算可以从婠婠的杀手下逃脱。很可惜的是,自己处于绝对弱势,根本逃不掉,只能说才出虎穴,又入狼口。

婠婠嗤笑道:“也是,谁让你知道太多。”

石青璇警惕地看着婠婠,她走近自己,伸手扯住剩下的半截铁链,另一只手拿着天魔斩。

难道她并不是来要邪帝舍利或不死印卷的下落,而是单纯要杀自己?石青璇不由得暗自心惊,但想想又觉得不可能,如果要自己的命,那么在栈道上就可以致自己于死地了。

“哐当!”一声,手铐被天魔斩劈成两半,掉到地上。

婠婠从容地收回匕首,满意地打了个哈欠。

石青璇揉着已经被磨出血痕的手腕,略带惊讶地看向婠婠:“你这是……?”

“我不会放了你,但也不需要用枷锁这种低级的方法。”

石青璇将信将疑,又听她问:“你究竟知不知道邪帝舍利的下落?”

竟然如此直白地问。

石青璇板起一张脸:“无可奉告。”

“那不死印卷你又藏在哪?”

“无可奉告。”

婠婠摇摇头:“纵使有邪王的血脉,可算半个魔门,但毕竟是碧秀心养大的,太有慈航静斋的真传了。”

石青璇蹙眉回:“我和慈航静斋没有关系。”

“随便了。反正你的反应也在我意料之中。”婠婠耸耸肩,“看来果然只能你走到哪,我就跟到哪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