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第三十六章

作者:叶钟鱼
更新时间:2021-03-23 20:30
点击:151
章节字数:358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合肥总管府中四处挂彩,仆人们来来往往地忙碌。

师妃暄本不属于商帮之人,便换做男装,混在李秀宁的仆从之中。

府中大堂中早已安排好了坐次,各路商帮主事人陆续落座,但李秀宁对面的位置始终空着没人。

李秀宁问过后,才知道那是宋玉致的位置。她不由得略皱眉。

过不多久,到了百业大会的召开时间。

“各位久等!”荣凤祥昂首阔步地走进来,拱手对着众人道。

荣凤祥脸瘦身长,鼻子高挺,额角高隆,一把山羊胡,和气地笑着,圆滑大老板的模样,让人丝毫联想不到魔门。

之前洛阳帮的帮主上官龙便因为受寇仲徐子陵的挑衅而暴露身份,洛阳帮一时群龙无首,荣凤祥趁机做上了帮主。不过荣凤祥与上官龙极为不同,处事谨慎,为人圆滑,黑白两道都吃得开。

上次外面传出他是魔门,他只说一句清者自清,若为魔门天诛地灭,欢迎各方人士列出实证。这副坦荡的样子倒让人不好怀疑。

此时他一身锦绣,泰然地坐下,道:“此次诸位莅临百业大会,荣某不胜欢欣,先谢过诸位捧场!”

然后瞥向宋玉致的空位,奇道:“岭南宋阀日前已致书于我,怎么今日反倒缺席?”

席中有人道:“或许路上耽搁时间了吧!”

荣凤祥捻着胡须道:“确有可能。但是诸位已至,我们绝无因一人不在而推迟的道理!之后若至仍可参与,就先开始吧!”

话说完,旁边的仆从便一敲锣鼓,“铛——”的悠长一声,昭示大会开始。

李秀宁紧盯宋玉致的空位,心中忧疑,愀然不乐。

“首先,虽为商业大会,但为表公平公正,特意请了一位贵宾作为见证人。”荣凤祥中气十足道,“有请辅公佑辅将军!”

在场诸人无不惊疑。

辅公佑是江淮军的二号人物,合肥又是江淮军的底盘,他来参加百业大会实在居心不明。

李秀宁皱起眉去看师妃暄,二人恰好目光相会,彼此眼神会意。师妃暄便趁着无人在意的时候溜出了总管府。

百业大会这样的场合,荣凤祥就是魔门,照理婠婠不会缺席,她却不在,真是奇怪。

师妃暄到了宋玉致的住处后,问过仆人才知晓宋玉致已经出门赴会。

途中必出了变故。

众人登时知道事情不妙,便立刻开始分头寻找。

好在她不是一个人出门,身边还带了四个侍从,这么多人不可能平白无故消失。

师妃暄一路打探,最后来到一处大宅之外。

大宅外是行人街道,总有人来来往往,并不孤僻,隐在市中十分普通,但又透着股神秘劲儿。

师妃暄正思索着,忽有人出现在她身旁,打断了她。

“师仙子!你也来这了?!”

师妃暄回过头,许久不见寇仲,他越发器宇轩昂。

他欣喜道:“师仙子在,那把握就更大了!”

“寇公子是因为玉致……?”

寇仲点头道:“不错!我一路跟到这里,本打算进去闯一闯,但单枪匹马恐怕胜算没有那么大!正犹豫着就碰到你了!”

师妃暄了解情况后便道:“我先进去,你在暗中接应。”

寇仲点头答应,师妃暄便自己推门而入。

进到里面,偌大的空荡宅子,一个人也看不见。

师妃暄提高警惕,步步小心,一路深入,直到大宅堂厅。

宋玉致端端正正地坐在后堂正中的梨木花雕靠背椅上,双手放在腿上,纹丝不动。

“玉致?!”师妃暄惊喜道,“你有没有事?”

宋玉致不回答,只用眼睛使劲看着她。

师妃暄上前两步,还没能靠近,便听到“妃暄,你可真是爱多管闲事啊!”

婠婠从堂内隐蔽处走出来,笑意盈盈地望着师妃暄。

果然是魔门的诡计。

宋玉致依旧一动不动。

师妃暄冷着脸道:“只许你做恶事,不许我仗义行事么?”

“我真是冤死了!”婠婠无奈道,“我不过在这里陪宋姑娘解解闷,也叫恶事吗?”

“既如此,就不要管我。”师妃暄步入堂中。

“那可不行,”婠婠摆了摆手,“受人之托,忠人之事。”

师妃暄拔出色空剑,指向婠婠,眼神锐利。

婠婠不以为意,跃至师妃暄面前,弯腰凑近看了看剑尖。

剑尖离她的额头只有寸许远,师妃暄只要微用力就能要了她的性命。

婠婠直起身子,笑道:“真是一把好剑,想必划开皮肉的时候也疼得很,我可得小心点。”

师妃暄正面无表情地盯着她,忽见她朝着自己挤眉弄眼,看看色空剑,又看自己。师妃暄弄懂她的意思,虽然疑惑,仍顺着她的意思道:“哼,魔门诡诈残忍,婠婠,暂不提你我胜负之约,现在,我偏要带玉致走!”

“哈哈,妃暄你不要说大话,今日,你带不走宋玉致!”说着,婠婠又使了个眼色。

师妃暄冷哼一声道:“那可由不得你!”说完举剑便刺。

天魔带缠上色空剑,两道丽影缠斗到一起。

“婠师侄!可要我祝你一臂之力啊!”又有个人影出现,那人穿着棕灰色道袍,身量高挑,脑袋光秃但鬓角却保留两撮胡子一样垂下的长发,极为奇特。

“还请左前辈看好宋玉致才是!”

师妃暄心下一凜,原来魔门八大高手之一“子午剑”左游仙也在此处。

“哈哈!放心!”左游仙捻着自己的长发阴笑两声,然后走到宋玉致身边坐下 。

婠暄二人打得难解难分,在偌大的院子里上下翩飞,最后直飞出院子,不知去哪里了。

左游仙哈哈笑:“年轻人就是气盛!”

宅外无人巷道,婠婠打了个呵欠:“诶,你总算来了,我盯着宋玉致无聊死了。”

师妃暄看婠婠对着自己毫无顾忌的样子,暗想她不知自己已经发现她的阴谋,仍旧蓄意向自己示好,不如顺水推舟,将计就计,说不定最后还能反制魔门,便面色缓和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怎么会在那里?”

婠婠叹口气:“我本来以为这趟可以轻松点的,又没有我阴癸什么事。谁知道又是救人又是看人的,可把我累坏了。”说着便靠近师妃暄一步,伸手替她撩开鬓边的一缕因打斗而杂乱的发丝。

师妃暄未料到这亲昵举动,下意识地去掸开婠婠的手,二人目光不巧相会。

婠婠视若无睹,坦然将那发丝捋顺后才收手,道:“这样才符合你圣女的形象嘛!”

“你正经些好不好?这一切究竟……?”师妃暄不由嗔道。

“那——你是在求我?”婠婠笑。

师妃暄撇开脸:“你若不想说,我也不强求你。”

“好了好了,逗你呢!”婠婠伸了伸懒腰,“我本是荣凤祥请来充数的,不过他要我帮个小忙,我也不能拒绝吧!”

“你不用太担心宋玉致,她只是不能动弹,没什么大碍。”

“原来是这样,多谢。”师妃暄松了口气。

安隆不在,宋玉致就代表了南方最大的势力,她缺席百业大会,对于荣凤祥而言更有利。只是宋阀阀主“天刀”宋缺一直在江湖上很有威望,没想到竟然敢动宋玉致。

婠婠不说话,就只是瞅着师妃暄笑。

师妃暄被她看得无措起来,问:“笑什么?”

“没什么,就是觉得你很好笑。”

“我哪里好笑?”师妃暄还第一次听人这么形容自己。

“嗯……真是说不出来,只可意会。”婠婠摇摇头,又道,“你们白道不是常说什么朋友道义么……唉!都是你,累得我也多管闲事起来!”

“你做事,还非要赖到我头上……罢了!我还要去救玉致。”

“只有你一个人么?那可救不出来。”

“还有别人。”

婠婠悠悠道:“不愧是圣女嘛,帮手还挺多。”

宅内。

左游仙在宋玉致旁阖目静坐,片刻之后,婠婠回来了。

“这就回来了?”

“是。我担心师妃暄调虎离山,所以赶回来守着。”

左游仙晃晃脑袋:“依我看不必担忧!”

正说着,“嘭”的一声,大门被人用力踹开,寇仲虎目生光,昂首阔步地走进来,死死地盯着左游仙。

“哈!若是识相,赶紧把玉致送出来!”

婠婠上前一步,嫣然道:“寇郎别来无恙。”

寇仲哈哈笑道:“婠大小姐好!不过今日我可无心和你叙旧。”

婠婠道:“寇郎想要英雄救美,可没那么容易!”

“哈哈,不过一个你,再加一个没用的老头罢了!又有何难!”

左游仙听后怒目圆睁:“你说谁是没用的老头?”

寇仲傲然道:“老家伙,谁要与你说话!”

左游仙噌得站起,对着寇仲道:“小子,今日便让你知道厉害。”

寇仲不耐烦道:“老家伙,快让开,只有婠妖女堪当我的敌手!”

婠婠道:“左前辈,他显然在激你,不知道背后有什么阴谋,还是不要动怒吧。”

左游仙睨了婠婠一眼道:“哈哈哈,激又如何不激又如何,师侄且休息一会儿吧!”说完,长剑如蛇般朝寇仲袭去。

婠婠双手抱臂,站在堂里看二人打得不亦乐乎。

正看得开心,“轰隆”一声,师妃暄从侧面执剑刺来,婠婠侧身躲过。

四人分两处打在一起。

忽然寇仲从外间抽身往里面撞向婠婠,婠婠本在对付师妃暄,不得不抽手应付寇仲。

师妃暄就趁着这个空隙揽住宋玉致,闪电般朝外掠去。

等到左游仙赶到堂内时,不仅宋玉致,连带着师寇二人的踪影也没有了。

“左前辈,是我无能!”婠婠一脸痛心疾首道。

左游仙叹了口气道:“哼,白道狡诈,竟让他们得逞!”

婠婠亦深叹道:“这下可怎么回复辟尘师叔啊!”

左游仙捻了捻胡须道:“呵,这有什么好怕的!辟尘老道让我们帮忙而已,我们也帮了,难不成真成了他老君观的手下?”说罢便摇摇摆摆地走出了大堂,不知往何处去了。

婠婠看着左游仙消失不见,眉眼弯了弯,心想该回去告诉辟尘了。


婠婠很努力了!
(提醒下辟尘就是荣凤祥,笑)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