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第三十五章

作者:叶钟鱼
更新时间:2021-03-18 17:17
点击:283
章节字数:372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师妃暄收功完毕,感觉到自己虽未完全痊愈,但已没有大碍。

看来在婠婠处潜心休养了这两日,很有效果。

婠婠依旧早出晚归,不知道整日在忙些什么。

师妃暄白日里除了打坐练功,就是在院里转转,吃的婠婠都会提前准备好,从不让她操心。

这样的日子很舒适,但她也没有忘记百业大会的事,她想,今天就该走了。

这样想着,还有点不舍。

她看看空荡的木桌,婠婠喜欢坐在那和自己说这说那,也常常伏案打盹。

师妃暄想,婠婠喜欢吃甜点,买点回来给她就当谢礼了。

这样想着,她出了门。

合肥城中商贩不减,依旧热闹。

糕点铺倒是不少,师妃暄不知道哪家更好吃,迟疑地看了很久,才去了一家人比较多的店。

“好嘞姑娘,要什么?”

师妃暄看着眼花缭乱的各色点心犯了难:“甜口的,哪些比较好吃?”

店家殷勤道:“绿豆糕、梅花糕、黄金糕……这些都不错。”

“好,那就这几样每样来两个,给我包起来吧。”

店家麻利地包好递给师妃暄。

她将点心护在怀里从人群中挤出来,慢慢往回走。

“师姑娘!”忽然有人激动叫住她。

师妃暄疑惑回头,原来是龙游茶铺的小二。

小二上前对着师妃暄深深一揖:“师姑娘,这两天你去哪儿了?!我们可担心极了!”

师妃暄笑笑:“没事,因为别的事耽搁了。”

“那就好!”小二继续道,“姑娘,您救了我们少帮主,就是我龙游帮的上宾!快和我们回去吧,几位贵客可都急得不得了!”

师妃暄不由分说被小二热情地拉了回去。

“这是少帮主的住处。”一处简朴大方的住宅前,小二介绍道,之后就一叠声地朝里喊。师妃暄还没进去,里面就传出惊喜的声音:“妃暄!你回来了!”

李秀宁旋风似的从里面跑出来,亲热地拉住她的胳膊。

“秀宁?你什么时候来的?”

李秀宁拉着师妃暄进门:“到了有两天了。听说你在安宅遇袭,失了下落,真是着急!”

“对不住,让你们担心了……安隆现在怎么样?”

“他呀?哼!一直缩在家里不肯出来呢!不过——”李秀宁突然闭上了嘴。

宋玉致从屋堂内走出来,眼神先落在李秀宁身上,然后才飘向师妃暄。

“妃暄。”她微微颔首。

李秀宁不说话,冷着一张脸,宋玉致也不说话,双手抱臂,偏过身去。

师妃暄感受到她二人间气场不对,但也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就这样三人一起进了屋堂。

泽岳在大堂中等着,亲自迎上来请师妃暄坐下,宋李二人就分立两边,互不干涉。

一番寒暄过后,泽岳终于问:“师姑娘,那天安宅的贼人没有伤到你吧?”

师妃暄删繁就简道:“无事,这几天我和朋友一起,不用担心。”

“那就好!”泽岳点头道,“还好今天师姑娘来了,不然我都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不及师妃暄询问,宋玉致就开口道:“妃暄,此次我代表宋阀来参加百业大会。安隆究竟是不是魔门的人?”

“他是魔门天莲宗的宗主。”

宋玉致蹙起眉:“当真如此?妃暄,我其实有个不情之请,安隆的事能不能暂时不要扩大?他是西南最大的酒商,多个行会的会头,与解世叔交情匪浅,很是亲密,和我们宋家也有交易往来。这件事,我会尽快告诉父亲,请他处理。”

李秀宁冷哼道:“说这么多,还不是因为安隆给了你好处!”

泽岳知趣道:“我去看看怎么茶水还没送上来。”然后离开了堂屋。

“李姑娘,”宋玉致眼神扫过去,“我宋阀需要安隆什么好处?他早已表明不会参加百业大会。”

李秀宁道:“他不参加,是因为他全权授权你代表了。你的态度就是他的态度,你的承诺就是他的承诺。”

“李姑娘,在家父未做决定前,安隆就仍和我宋家交好。我没有道理拒绝他。”

李秀宁冷笑道:“这就是你宋阀处事之道?宁可和魔门的人交易?”

宋玉致并不生气:“李姑娘,荣凤祥到现在也没有退出百业大会。安隆本是南方最有势力的商贾巨首,以他为代表的行会都不参加的话,是要拱手让给你北方商会欺人么?如果荣凤祥也不参加,那我就无话可说!”

“洛阳帮不在我李阀的管辖范围内。”

“那么,”宋玉致无奈冷声道,“我们之间没得谈。”

“好,你是打定主意要包庇魔门了。”

宋玉致回道:“纵使他是魔门的人,他也是商业巨贾,在西南方的影响力不容小觑。人并不是只有正邪之分。很多事,不是按身属正道或者魔门就能处理清楚的。”

李秀宁哼了一声,不置一词。

宋玉致转而看向师妃暄:“妃暄,你看……”

师妃暄听明白她们之间的龃龉,其实是宋阀和李阀的利益之争,只要不让魔门占便宜,自己就没必要插手。

“既然玉致会将安隆身份告诉宋阀主,那妃暄便依你所言,暂时不追究。”

李秀宁叹了口气。

宋玉致拱手道:“多谢!”说完,便转身离去。

宋玉致走后,李秀宁终于放松下来,坐到师妃暄身边。

“明天就在总管府开百业大会了,妃暄,你来么?”

师妃暄点头:“我会去的。”

“那我就放心些了。”李秀宁看到师妃暄放在手边的小包裹,“这是什么?”

师妃暄想起是给婠婠带的,微窘道:“吃的。送人的。”

“送人?不知道谁这样得你青睐?”

“嗯……一个朋友。最近在她家叨扰。”

李秀宁问:“之前你在安宅遇险,是这位朋友帮你的吗?”

“嗯是。”

“从前看你一直独来独往,没想到还有这样好的朋友!真想有机会见见!”李秀宁叹道。

师妃暄暗想,你们之前在听留阁已经见过了。

“如果不嫌弃的话,你可以过来和我一起住。”

“住朋友那里已经很叨扰了,我的性子还是回庵堂自在。”

“也好。”李秀宁笑了下,“妃暄可知,二哥大败西秦薛举父子,陇右已是我大唐囊中之物。过不了多久,二哥就会班师回朝。”

师妃暄心中一凜:“秦王果真英才,在这么短的时间里便做到了。秀宁放心,慈航静斋必倾力支持。”

李秀宁笑道:“那我就可以放心回去向二哥复命了。你如有任何需要,都可以直接和我说,我一定尽力。”然后叹道,“合肥是江淮军的地盘,还不知道明天的百业大会结果如何。”

李秀宁许久未见师妃暄,就又说了好久的话。师妃暄从李秀宁和泽岳那里把近期情况和明天百业大会的基本情况了解得七七八八。李秀宁有事离开后,泽岳又盛情款待,师妃暄推脱不掉,只能接受了。

是以师妃暄赶回婠婠住处时,天已经快黑了。

院里空无一人,婠婠还没回来。

她把包裹放在桌上,打开后看到点心都没有破损,一个个保持着原样,才松了口气。

师妃暄坐在桌旁撑着下巴看点心,想着之前婠婠吃点心的样子,心想,她见到一定会很开心的。

枯坐许久,不见婠婠回来,师妃暄心下有些急。忽然间她听到外面有动静,之后却又没有声音,婠婠也没回来,不禁心中生疑,便出去瞧瞧。

师妃暄循着婠婠的气息追踪而去。本来她也没有把握,但竟在一处小巷听到了声音。

“哼,婠师侄,你可真是厉害啊!”边不负的声音响起,“外人也能进我阴癸派的地方了?”

“师叔此刻,不应该在洛阳吗?”婠婠声音平淡。

“师侄不用管我。我是不会违逆掌门师姊的命令的!倒是你,”边不负重重地哼了一声,“你救了师妃暄,掌门知道吗!”

“我和师妃暄的事,师尊说了,全部交由我自己处理,不劳师叔费心了。”

“所以你就背叛掌门,背叛阴癸!”

“哦?”婠婠笑起来,“师叔这么说,存心要害死我了?”

“哼,如果我真有这心,就不会这会儿来问你。”边不负语气稍缓,“如果没有合适理由,我便可替掌门清理门户!”

婠婠笑道:“师叔也知,我派和慈航静斋争斗千年,这百年来,都是我派落在下风。我和师妃暄,也是不相上下,难以胜她。”

师妃暄隐在墙角之后,将气息克制到最低。

“这不用你说。”

“多年来,慈航静斋和我派早有约定,不得插手双方弟子争斗。如果师妃暄在外横死,不管是谁干的,师叔以为慈航静斋会把这笔账算在谁头上?”

“这……”

“我派首当其冲。但如果我救她一命,让她欠我恩情,情况就大大不同。余下还需要我多说吗?”

边不负道:“嗯……算你占了道理。”

“师叔,我早就说了,我和师妃暄的事,不懂就不要插手。目前全在我的计划之中,并且效果很好。具体情况,我自会禀报师尊。”

“哈哈!”边不负突然换了语气,愉悦道,“我就说婠师侄不是那种会背叛圣门的人!”

师妃暄如遭重锤敲击,忽觉得眼前心上一片茫然。

当即不再停留,悄然离开。

回到小院房中后,师妃暄颓然坐到桌旁,看着桌上自己买回来的点心,只觉得可笑。

“到时候你被骗得骨头都不剩都不知道!”她脑中回响起石青璇说过的话。

师妃暄紧握双拳,深吸一口气。

自己竟然有片刻相信婠婠是出于真心。

细细想来,婠婠从没说过对自己有情,是自己太过自负,还误以为她倾心自己,实在可笑。

思及近日种种,自己竟然混真将她视为朋友,忘了两方为敌的事,忘了师父教诲。

师妃暄痛定思痛,思绪回转,镇静下来,心中有了决定。


婠婠打发走边不负后,就着急地赶回来。

她一边思索自己哪里出了纰漏让边不负知晓,一边想要不是他碍事,今天能早点回去见妃暄的。

婠婠推开门,便喊:“妃暄!”

里面无人回应。

进去才发现房间里没有她的踪影。

婠婠正失落,瞥见桌上放着糕点,心中一动,凑近去看,旁边果然留了张字条。

今已伤愈,不应多留。恩情必报,谢仪勿却。

她抚上字迹,似还有师妃暄的温度。

婠婠拣起一块点心尝了尝。

嗯,真甜。


师妃暄:小丑竟是我自己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白鸦
白鸦 在 2021/03/16 02:50 发表

标题:_(:з」∠)_

更新QAQ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