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第三十七章

作者:叶钟鱼
更新时间:2021-03-31 22:30
点击:196
章节字数:379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还有谁有意见?”

辅公佑目光锐利地扫视堂中一周,淡淡地问,他身边的护卫兵士亮出兵刃,寒光摄人。

堂中众人噤若寒蝉。

荣凤祥作为百业社社长,先陈述众帮加入百业社的好处,再许以诸多好处许诺。虽有仗势欺人之虞,但在乱世之中,各地割据自专,加入百业社多了一层庇护,确实利大于害。

在一番唇枪舌剑之后,在场诸人几乎都同意加入。

不过龙游帮泽岳提出若南方商帮加入,须重新商定谁为百业社社长。荣凤祥并不反对,愿意大家共商。

可是推举出的数人,都被荣凤祥的拥护者以不同的理由驳斥,例如李秀宁接触商业时日尚短,无法处理繁杂事务。荣凤祥什么都不用说,只是坐在位置上微微笑,就已经胜券在握。

七嘴八舌地争论许久后,辅公佑面露不耐烦的神色,提议继续由荣凤祥管理。有人说一两句反对的意见,辅公佑就冷冷地看过去,身边的兵士都抽出了兵器。

荣凤祥见状连连劝慰辅公佑道:“辅公莫要动气。”然后站起身来,对着堂中诸人深揖道:“诸位如不嫌弃,荣某可暂代社长,日后如果有能才,荣某愿拱手让贤!”

场中即刻有几人恭维荣凤祥,说他胸怀宽广,眼界开阔,堪当大任,然后就蔓延成了一片夸赞声。

辅公佑面色稍缓。

李秀宁环顾四周,泽岳焦急地看着自己,另外还有几人面色铁青,不愿附和。

宋玉致的位置仍然空着,师妃暄也没有回来。

突然有人匆匆进厅在俯身在荣凤祥耳边说了些什么,他脸色稍变,后又恢复如常。

李秀宁知机,整理了下自己的衣服,然后起身对着荣凤祥道:“荣帮主,大会已经开了近两个时辰,大家都很累了,不如暂且休息,一会儿后继续。”

随即有一人跳起来喊道:“秀宁公主莫不是因为眼看着李阀占不到便宜,就故意拖延时间罢!”

李秀宁冷眼看去,又是荣凤祥的狗腿。她微微笑着看向荣凤祥:“秀宁是后辈,亦不敢以阀门托大。不过是为了荣帮主着想。宋玉致身兼宋阀与安隆身上多个行会,却缺席大会。百业社缺了这么多南方商会的加入,岂不名不副实?”

荣凤祥面不改色哈哈笑道:“多谢秀宁公主为荣某担心!但宋家无缘无故缺席大会,恐怕是荣某终入不了岭南宋氏的眼,不好强求啊!”

李秀宁玩味笑道:“天下哪有无缘无故的事?荣帮主不加求证就这样自轻自贱,岂不是让信任帮主的人寒心么?”

荣凤祥摸了摸胡须:“秀宁公主高门贵女,想必不知阀门势重,我等就算是帮主会首,仍属寒门平民。宋姑娘缺席,除了看不起我荣某,还有别的原因么?难道是我绑了她不让她来不成?”

李秀宁挑挑眉:“那秀宁可不知荣帮主,是否有这样的手段魄力。”

“你这话什么意思!空口就要污蔑荣帮主么!”狗腿们立刻大叫起来。

李秀宁油然坐下:“秀宁只不过不清楚荣帮主为人所以不敢妄言说罢了,何来污蔑?”

荣凤祥哈哈笑道:“秀宁公主够直爽!哈哈!荣某最喜欢和直爽的人打交道了!那荣某便也直爽一番了!”他顿了顿道,“阀门之间互通有无乃是常事,听闻公主与宋玉致相交颇深,也难保李阀宋阀同气连枝,借机支使天下商帮了!”

李秀宁转眼看向荣凤祥,他继续泰然道:“荣某只是想求公主解答了。”

好一招反客为主。

李秀宁不禁头疼起来,本就因为百业大会的事和宋玉致闹翻了,现在她还下落不明,心想早前还不如按荣凤祥所说和宋玉致联手,至少可以不用吵架,也不知道她怎么样了。

“荣帮主思虑周全,秀宁也不避讳。我与宋玉致确有交情,不过,我两家绝无合作,秀宁愿以性命担保。”

“哈哈哈,公主不必如此言重,荣某不过一说罢了!”荣凤祥扫视一圈,又朗声道,“想必诸位也累了,既无人反对,那荣某便忝居百业社社长一位,请诸位稍后在总管府用晚膳吧!”

不及李秀宁再说什么,辅公佑便霍然起身,道:“就这样吧!这点鸟事竟然要讨论这么久!”

荣凤祥也跟着站起来,一副要散会的样子。

“对不起诸位!我来晚了!”

正在众人要离席的时候,堂外传来清朗的女声。宋玉致大步走入堂内,先对着众人款款施礼致歉。

李秀宁见她一身绛紫劲装,神采飞扬,应无大碍,不禁唇角微微上扬。

荣凤祥见宋玉致到来,仍是一脸镇静,笑问道:“宋姑娘何以姗姗来迟?”

宋玉致眉眼含笑:“玉致虽一心要赴会,奈何被魔门缠上,是以来晚了。”

在座诸人一听魔门二字,不禁都僵在原地,脸色大变。

“魔门?!”荣凤祥眉头皱起,“魔门怎么会盯上宋姑娘?”

宋玉致在仆从的指引下轻松走到自己的位置,朝着李秀宁笑着颔首,李秀宁亦点点头。

“玉致不知,”宋玉致看着荣凤祥笑,“荣帮主或许知晓一二。”

所有人一下子都盯向了荣凤祥,他一脸诚恳道:“我等行商之人,最怕与魔门有纠葛,怎么会和魔门有往来?宋姑娘还是不要平白无故污蔑人的好!”

“就是啊!你有什么证据?”人群中有人大声质问。

“人证在外,不知可否请进来?”

荣凤祥笑道:“清者自清,我没有什么好怕的!”

宋玉致又看向辅公佑,他重重哼了一声:“魔门人人得而诛之,此事还须弄清楚!”

宋玉致便高声道:“妃暄,你进来罢!”

“难不成是慈航静斋的圣女?”在场众人不禁窃窃私语,伸长了脖子去看门口。

师妃暄一身素白裳裙落在门口,白纱覆面飘渺如仙,乌黑长发如瀑垂下,身后背着狭长剑匣,气质脱俗,移步款款,真如仙女下凡一般。

“圣女亲至,荣某有失远迎!”荣凤祥立马起身,欲亲自迎接。

“不劳荣帮主,妃暄只是应玉致之邀,打扰片刻罢了!”师妃暄语气平静,面纱遮挡,看不清她的神情,“不知我为人证,诸位能否相信?”

“圣女哪里的话?圣女愿意作证,我等自然相信。”荣凤祥笑道。

师妃暄点点头,开门见山:“玉致中了魔门圈套,在一处废宅困了几个时辰,我去的时候,碰上了位列魔门八大高手的“子午剑”左游仙和阴癸派妖女婠婠。”

荣凤祥摇头道:“圣女所说,好似与我并无关系。”

“救出玉致后,我担心魔门背后还有什么阴谋,便跟着婠婠,谁知她出了荒宅,一路躲闪,最后进了荣宅。”

师妃暄说完后,场上陷入一片静默。

荣凤祥等了等,问:“就这些?”

师妃暄点头:“是。”

荣凤祥微笑道:“即便如此,也不能说我和魔门有关。我知道了,定是魔门蓄意加害,陷害于我!”

“那之前荣帮主的仆人匆匆来与帮主说了什么?大家可都看到了!”李秀宁不咸不淡道。

“帮中事务而已。”

“魔门怎么不选别人,偏偏挑荣帮主下手?”宋玉致虽笑着,但言下锋芒。

荣凤祥泰然道:“百业大会由我召开,之前便有风言风语说我是魔门之人,现在又蓄意嫁祸,定是魔门要破坏大会。”

宋玉致看看李秀宁,李秀宁会意道:“荣帮主说的倒是也有些道理。”

宋玉致便笑道:“玉致知晓后心中甚是犹疑,但没有确实证据,也不敢妄下判断,所以才来问荣帮主。现下听了,倒真觉得帮主或许真被人陷害也未可知。”

荣凤祥微笑道:“宋姑娘明白就好!荣某实在苦谣言已久!”

“不过,”宋玉致话锋一转,“荣帮主的意思,是魔门想搅乱百业大会?”

荣凤祥怔道:“这……荣某确实是这个意思。”

宋玉致转头看向堂中众人:“想必诸位都知晓魔门行事,狠厉毒辣,不择手段。”

李秀宁紧续道:“若荣帮主并非魔门,而是魔门蓄意要利用百业大会的话,那魔门必然暗地里会用许多手段,恐怕不只针对荣帮主这一项。可是从一开始到现在,整个过程却异常顺利。”

座下各帮主事不由得喁喁私语,互相点头赞同。

“之前洛阳帮的帮主上官龙就是魔门中人。现在场中这么多人,不知有几个是魔门伪装的呢!”李秀宁补充道。

“事出反常,但总有合理解释。譬如,魔门暗中布下的人手,已经掌握了大会的走向,最后的结果将会对魔门有益。”宋玉致的目光从荣凤祥身上移到辅公佑:“辅将军,你为百业大会的见证人,倘若百业大会被魔门利用,也脱不开身。”

不等荣辅二人说话,底下已有数人出言支持。

“宋姑娘、秀宁公主说得有道理!”

“魔门诡计多端,怎么能让他们得逞!”

一开始不过寥寥数人,但很快就蔓延成了一片汪洋般的声援,之前支持荣凤祥的数人在此时也不敢开口。

最终辅公佑冷冷扫了一圈,重重咳了一声,声音才渐渐平息。

江淮军一向声名不佳,但辅公佑也不敢公然和魔门有牵扯,于是他道:“宋姑娘的担心有理,我差点就着了魔门的道!”

宋玉致点头道:“若不悬崖勒马,及时止损,反而等到魔门将我们玩弄于鼓掌之中才醒悟的话,就太晚了!”

李秀宁点头道:“我李阀绝不会为魔门做嫁衣,此次,请恕秀宁不能再参与了!”

泽岳连忙跟道:“我龙游帮也是!”

“我们也是……”

…………

荣凤祥脸色变了又变,最后重重叹气道:“唉!荣某本想为天下商帮谋利!谁料到这样的结果!”

宋玉致平静笑道:“荣帮主这样深明大义,真是再好不过了!”

在一片吵嚷声中,荣凤祥不再坚持,百业大会中途夭折。之后荣凤祥还很体面地让诸人留在总管府用晚膳。

师妃暄没有留那么久,待事情解决之后,她就悄无声息地离开了总管府。

想到百业大会的事情告一段落,她终于松了口气。

“姐姐!姐姐!”师妃暄在回庵堂的路上走着,忽然有个小女孩拉住了她。

她看过去,只见那小女孩才七八岁,扎着双丫髻,眼睛澄澈明亮,圆嘟嘟的脸,极为可爱。

“怎么了?”师妃暄俯下身问。

“姐姐能不能去一趟芙蓉巷大槐树下?”脆生生的声音。

师妃暄笑:“谁让你来传话的?”

小女孩头摇成了拨浪鼓:“不行不行,那个姐姐说了不能说的。”

师妃暄抿唇笑了笑,一说就露馅了。


又是一章剧情!笑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