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往事

作者:陈陈陈陈
更新时间:2021-01-30 12:55
点击:90
章节字数:190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当时是十冬腊月天,雪堵着窗户,冰溜子像透亮的水晶小柱子,排排地挂在房檐上面


自窗口望去,赫然能发现一队坐骑正连绵不绝的涌入王府之内


飘扬在空中的旗帜,正是代表着齐国战旗的火金德旗!


自晋朝以后,阴阳家学说极盛,对各国旗帜颜色与服饰主色都极有讲究,讲究该国的天赋德命,任何一个王朝和邦国,都有一种上天赋予的德性,这种德性用五行来表示,就是金木水火土五种德性


小女孩明显感觉到握着自己的那双手剧烈颤抖了一下


她不解地扬起眉来,那人却一言未发,脸色却变得十分苍白


对面马背上的中年男子眉梢一挑,嘴角扯一抹阴暗的笑容:

“想必这位便是州二小姐?还请上前些来。”


州眠弋莫名感到害怕,下意识就往老人身后躲去


喉结上下滑动,有声音轻轻传至她的耳边“小姐别怕,属下陪您过去”听罢,州眠弋这才稍稍提了勇气


中年男子手又一抬,数名身穿戎装的齐国将士捧着托盘便站了出去


老头眉头紧紧皱在一起,不祥的预感登时袭上心头,突然,眼前一道身影闪过,还好州眠弋反应足够迅速,一把将那身影拉了回来


“远儿!不许乱跑!!”


彼时的州眠弋不过十一,家中最小的弟弟州澄远也才七岁


州澄远年纪小,力气却是出奇的大,只挣扎两下便将已经学过武功的姐姐甩到一边,他飞快又跑下台阶,指着那些奇怪的盒子,竟这样数了起来


“一、二...十二、十三,一共十三个!”州澄远又回过头,稚嫩天真的面庞上皆是好奇,全无惧意:“仇叔,这盒子里装的啥咧?啥好玩儿的东西麽?哦!莫不是送给二姐的?怪不得二姐不让我看!”


“不许胡闹,这没你的事儿”州眠弋又把将弟弟拉回身边“来人!快把少爷带回屋去。”


好玩的?男子嗤笑一声,双眼目视前方,顿时铿锵又道:“州二小姐,速速上前启盒!”


“田炐!”公输仇握紧手掌,青筋崩显“你究竟想干什么?”


“田某只是奉命行事”说着,齐军已将他二人重重包围,随即又上去两名将士,直接将州眠弋从公输仇身边抱走


“我来!”一个清脆的声音突然响起,众人齐齐转头望去,一袭白衣腾空而起,刚好落在田炐面前


田炐惊了一下,随即便回过神来


“原来是南麟剑首———方暨方大侠,哟,江湖中数十年未见方大侠身影,竟是躲到这北境来了,怎么,方大侠是什么身份?可以代替北境做主咯?”


“我没有身份,只有一把剑,谁要阻拦我,便问问我手上的剑...”说完,方暨便朝着最近的一个盒子走去,众将士你看我我看你,竟无人敢上前阻拦


咔嚓一声,方暨打开了第一个盒子,随后,第二个...第三个,咔嚓声不绝于耳


“可以了,还要作什么?”方暨依旧面无表情,声音却已抖得不成样子


“哈!”田炐不屑地哼了一声,当即大声吼道:“一群废物,还不把东西拿出来,让我们州二小姐看看清楚!”


听罢,众将士齐齐把手伸进盒子


众人双眼陡然大睁,只听州眠弋喉间发出一声惨烈的叫声


盒子里的东西...竟是一个又一个的人头!


方暨和公输仇同时呼出一声,只见州眠弋瞬间挣脱束缚,没等走出几步,她陡然又摔在地上,公输仇见了,登时冲出士兵的包围,几步跑上前去,扶住州眠弋的身体,紧张的问:“小姐,你怎么样?”


“宣旨”田炐依旧冷目,一字一顿的缓缓说完,一名将士走上前去,摊开竹简开始念道:

“北境城主州喏、妻州元氏、长子州恪之、次子州守之、长女州宓...”


“住口!住口!!啊!!我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州眠弋陡然间双目如火,喉咙间再次迸发出一丝野兽般的惨叫,又欲要站起身来冲上前去,将士齐齐上前围住,倔强的孩子终于再也忍耐不住,眼泪扑朔而下


“既然二小姐不愿配合”这番举动似乎惹怒田炐,他狠厉一笑“去把刚刚那小子带来,那才是咱们北境未来的主人,州氏一族未来的希望呐...”


“不要!”州眠弋声音凄厉,跪在地上,死死抓住田炐衣摆,又用头一下一下拼命的砸在石板上,鲜血淋漓却仍不自知,见马背上的那人丝毫没有反应,她又扑到前去抓人的一名将士脚下“别...别...不要...我求求你,我给你磕头,求求你们,有什么就冲我来,全冲我来好了!!”


小将士目光透着一丝不忍,抬眼朝田炐望去,州眠弋又爬回了田炐身前,不停乞求道“弟弟年幼,受不得这种刺激,求求您,您有什么不满,有什么事,全部由我承担!”


“田炐!你别太过分!!大不了今天鱼死网破!谁也别想走出北境!!”方暨常年居于北境,为人孟浪,潇洒不羁,从没有人见过他真正发怒


田炐似乎有些觊觎方暨的实力,权衡再三,才又命人继续宣旨


“北境州氏,豺狼丑类,敢悖天常,不知复露之恩,輒輒猖狂之计。拒捍成命,焚劫邻封,诖误我平人,残伤我赤子,县邑黎庶,号呼屡闻。寡为人父母,得不兴愧?亦尝告谕,曾靡悛心,稔慝挻灾,日滋月甚,实罪无可赦,遂正其刑书,与众弃之,兹为国典,宜准法处斩,其余支党,并从别敕处分,念及其一双儿女尚幼,以幼子为质以齐,幼女置北,永不得踏出北境半步”


州眠弋紧抿着嘴唇,眉心几乎皱在一起,巨大的不安和恐惧无法抑制的袭在心头,甚至连回答一声都显得有些吃力,寒风打在身上,她只觉得阵阵发晕


突然,眼前一黑,霎时倒了下去


写东西太费脑壳了,求收藏,求评论,哭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