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受伤

作者:陈陈陈陈
更新时间:2021-01-30 12:54
点击:91
章节字数:240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少年郎并非表里如一,反而邪气乖戾,行事手段更令人不齿,小姑娘失望极了,泪脸比挨霜打的芭蕉叶还要蔫黄


思绪间,车辇已经缓缓停下


沥庭内灯火通明,远远便能瞧见那院里儿的丫头小厮忙成一团,顿时,什么底线修养,皆是抛诸脑后,化为过眼云烟


“大哥这般着急离开,可是有何招待不周之处?”


来人并非兴师问罪,反而笑脸盈盈,州眠弋不寒而栗,面上却是不动声色:“妹妹言重,不过是春秋令会召开在即,我只怕耽搁久了,再生什么变故而已。”


她忙又将人请至内堂


北境得以侥幸,源于赵王荒诞不堪,然李牧之流却不定善罢甘休,如今联姻不成,却不碍随便再寻个由头又将他滞留在赵国为质,朝中有郭开周旋,左右倒是不惧那李牧作祟,只这样一来,却不免要耽搁她北境不少事情


族辈魂锢异乡、尸骨未寒


一日不报得大仇,终一日不得安稳


呈衍饮上一口茶水,顺着她的话头说了下去:“三宗出关,即召诸子百家于小圣贤庄,这事儿早已传得沸沸扬扬,就连家师数年未曾出谷,此次竟也带了几位师兄前去赴会,却不知大哥何要忙去凑这热闹?”


三宗分别为道家、儒家、墨家

道家天宗————北冥

稷下学宫————况卿

墨家巨子————杨朱


三宗百年不合,一朝同心便掀起巨大风浪


“谁嫌得去凑那热闹!”州眠弋语气颇为愤懑“数年前先师祖爷与那墨家巨子演示机关决斗,九战九输,师祖不仅郁郁而终,师门也从此一落千丈,如今门中只余我与家师二人,承令之事自然落到我的头上!”她盗用公输仇的话又添油加醋的继续说道:“传言春秋令之所以受百家重视,归根究底是为其蕴藏的道宗秘术,那道家天宗掌门北冥,闭关数十年未见,年岁过百竟无一嫡传弟子,此次出关或有破例收徒之意,难不成,真舍得把那一身出神入化的功夫造诣带进棺材板去?”


她长年居于北境,对这春秋令究竟有何威力虽茫然不知,不过能引天下向往,想是无论如何也不简单


这番顾左右而言他,呈衍听了直接便戳穿她道:“大哥身负血仇,那春秋令会,恐怕只是顺道一去的吧?”


“单单也不止妹妹这般以为”州眠弋双眉拧成疙瘩,面目十分严肃:“齐秦为七雄之首,兵强马壮、国力鼎盛,纵使我北境有心,又怎胆敢与之抗衡?”


生逢乱世,家破人亡的多了,难道个个都嚷着报仇?这理由倒也有迹可循


“无论如何,大哥要做的事与呈衍并无关联,不过萍水相逢、一见如故,自问谈不上全然真诚,却也从无半点敌意,奈何隔家国,或偶有利益关乎,致使大哥始终不肯亲近,呈衍明白,更不强求弹指数日便可消磨隔阂,只如今离别在即,大哥也不得放松些麽?”说完,那一双湖水色的双眸渐渐黯淡下去,小小年纪,竟一副欲诉无言的诱人神情


知对方脾性,呈衍也不欲在这根本得不到结果的话题上多作停留,顿了顿,掏出荷包


那上面锈着的紫堇,乃北境独有


州眠弋眼神微微闪烁


“观大哥神色,或许是心忧夫人?”


州眠弋哎哟一声,连连摆手:“好妹妹,您可别误会了!司夫人不过曾于我府中做活,后因变故分离数载,也就前不久儿,她一家老小突然又来投靠,我本记不得这号人物,谁料她拿出先母遗物,我忽的便想起来了,由念主仆一场,又及先母情分,因此才又将其收留府中,想如今夫人承蒙君恩,这天的喜事也只该恭贺才是!”


如此避嫌,果真不出所料


那声‘好妹妹’喊的呈衍两耳发烫,丝毫不减的防备却也令她不愤,勉强笑了一下,侧过脸去,不经意地觊见院中一道身影,如同雏燕般的轻盈,剑如白蛇吐信,嘶嘶破风,又如游龙穿梭,行走四身,时而轻盈如燕,点剑而起,时而骤如闪电,落叶纷崩


真是一道银光院中起,万里已吞匈虏血


“纵横之剑,是当年第一代鬼谷先生所创剑术,以天地之道分为纵横,横剑攻于计,以求其利,是为捭,纵剑攻于势,以求其实,是为阖。捭阖者,天地之道,历代鬼谷拢共只收两名弟子,远忍为纵,一招百步穿杨,强于百万之师,一怒而诸侯惧,安居则天下息,远忍功夫了得,偏又勤奋得很”州眠弋见她瞧得入神,自顾自地便在旁解说起来,语气无不透着自得骄傲


倒是个护短的...呈衍腹诽着“大哥身边既有如此人物,怎又旁的去觊觎那道家功夫?”她天生一副甜软腔,哪怕是在揶揄,听着也是别有一番风味


州眠弋只惭愧道:“天下武功各有所长各有所适,我资质平庸、又吃不得那练武的苦,多年来竟也赶不上远忍万分之一,只好把目光放在那道家秘术上面,若能探得其中奥秘,或许也能一步登天。”


这人鬼话连篇,呈衍也不予置评,只忽的话音一转:“今日一别,不知何时能再相见,呈衍瞧着,司妤姐姐也是个可怜之人,不妨便做回人情,替大哥把司妤姐姐救出来,就...当作离别之礼如何?”


“当真!?”


州眠弋大惊失色,随即便又冷静下来,人世间所有事情,终归敌不过一个利字:“妹妹如此相待,我却无法坦然受之”她定定的凝视着远处潇洒飘逸的身影,忽然有了主意


家国横生战事,君王却夜夜笙歌,想必对方也是心力交瘁,正缺用人之际


忽而她又想起一事,嘴唇下意识的蠕动了两下


这贵子究竟是如何从燕国转到了赵国手上?


呈衍是赵国公主,却又师从燕国的阴阳家,可师门与家国之间总有取舍,她总不至于亲疏不分,而去勾结外人罢?那么,便只剩郭开有那通敌之嫌,再说以郭开为人,倒确确实实容易被人收买,可事情真有那么简单?


州眠弋一时也毫无头绪,几番思量,终究还是没有开口


夜里凉风袭来,不知何时下起了密密麻麻的小雨


邯郸城外


惊鲵心急如焚,焦灼地在一边踱来踱去,时而朝城门处瞧着,时而又抬头望望满天星辰


又半个时辰,终于,远处一辆马车缓缓驶来


惊鲵立刻迎了上去,州眠弋紧随其后


那驾车的护卫面色看着十分紧张,州眠弋正觉狐疑,惊鲵已经着急忙慌的掀开车帘


乍见之下,那车内女子竟浑身是伤


青衫也几乎被鲜红的血液染透


护卫霎时跪倒在地,一边磕头,一边大呼饶命


“怎么回事!!??”


州眠弋眼睛像要喷出火来,青筋暴起,抬脚就踹了过去,护卫被踹得老远,口中喷出鲜血也全然不顾,立马又撑着爬回州眠弋的脚下,不停讨饶道:“大人,小的不过奉命将这位姑娘送出城来,其他一概不知!望大人明察!!大人明察啊!!”


“我没工夫听你这狗东西在这哭地喊冤!这事儿要是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只管等着给你自己收尸!”


“小的当真不知啊大人!!!小的接到这姑娘的时候她便已经是这幅样子...大人,小的可是奉的公主命令!”


州眠弋哪里听得进去,丝毫不为所动


她眸如冷电,手腕轻轻旋转,只见剑光一闪,殷红的鲜血顺着脖颈流下,护卫应声倒地


狂风呼啸,忽然,一道闪电划破漆黑的夜空,紧接着,就是一个震撼大地的响雷,霎时间倾盆大雨直泻下来


由于鲜血已经布满了整条右腿,基本上分不清到底是只有一个伤口还是有着无数条伤口,李桑只管着不断地用水擦洗着多半麻木到不会感觉疼痛的伤口


榻上的人突然发出一声轻哼,李桑赶紧附耳听去


“少主,大人...大人让您先出去...”


“为何!?”州眠弋示意他先闪开,挪过去握住司妤的手“姐姐,你可是生我的气了?”


“少主,大人倒不是那个意思,大人是说不想让您看见她这幅样子...怕您担心...”李桑赶忙在一边解释着


“这都什么时候了!?姐姐,你好好的,就让我在这守着你,千万别再说话。”说完,州眠弋往旁边挪了点位置出来,对着李桑又嘱咐道“快!赶紧瞧瞧。”


司妤挣扎着从床上坐起,苍白的面庞因痛苦而扭曲,细细的汗珠从额头渗出,好似每移动一下都是巨大的折磨


“阿弋...”


“姐姐你别乱动!”


“阿弋。”司妤嘴角还残留着一丝鲜血,眉头皱了皱,额头布满丝丝冷汗:“别担心...没事的,我,我这幅样子,实在...阿弋,我本以为,这次你会丢下我自己走的,如今我便只有知足,又怎么会生气呢?你乖...听...”


没待说完,怀中的人像断线木偶,除了唇色越来越苍白,再没有任何反应


州眠弋猛的怔愣,下意识就松开了手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