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内疚

作者:陈陈陈陈
更新时间:2021-01-16 22:18
点击:100
章节字数:202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赵迁玩心入骨、油滑纨绔,又刁钻多有怪癖,不到半年,王城已相继抬出数十具女尸,其中出身贵胄的夫人嫔妃占了大半,女子惨叫声昼夜可闻


惊鲵抗命前来,所求不言而喻


不料没说得两句,对方挥着精瘦的双手便是一阵吼叫:你若有本事便自去那王城救人,半夜急吼吼找来疯了!不然再把我换了去!一个贱婢,是死是活干我鸟事!


惊鲵被吼得愣怔,半晌,二话不说的退了出去


“少主分明忧思,凭地又说出那般气话来麽?”


“哟,惊鲵是谁下属?若非有人故意纵容,怎会惹得咱们少主一大早就大动肝火?”公输仇面色凛然,语气也有些生硬“这样也好,往后路还长着,少得受那些无谓的良心折磨!”


方暨微微皱了皱眉


于公,齐地几处暗桩均以摘星楼为首

于私,少主与大人有两小无猜之情分在


若真有法子,少主又岂能放任不管?


公输仇软了语气,又是宽慰道:”如今大仇未报,只不可再多生事端,所受屈辱不过暂且忍了,早晚...”


“远忍”州眠弋突然打断了那二人的窃窃私语


“是!”


“可知秦军现今到了哪里?”


“启禀少主,秦军三路攻赵,西路主力大军进逼方向毫无隐晦地直指井陉山,南路出河内逼邯郸,北路出太原逼云中”方暨唏嘘答道


“这邯郸城内一派歌舞升平,倒丁点不像快要打仗的样子呢...”州眠弋眼眸闪过锋利的光,将视线又转向公输仇“你即刻赶往井陉山求见王翦,就说,赵国南抗强秦、北击强胡,素以雄武强势之道立于天下,秦军纵为虎狼,终难其轻,北境愿为之援手,不求所益,不图大业,既盟之后,戮力一心,同讨赵贼————”


公输仇惊道“后胜田炐未除,少主不宜于此时分心呀!”


分心?赵国内忧外患已时日无多,向秦示好,不仅是大势所趋,日后谓它等伐齐也是有益


州眠弋两眼一闭,不欲多费口舌


“少主深谋远虑,只是卒然示好,那王翦难免有疑...”方暨怯怯抬起头去,刚说完,一个茶杯朝他头顶飞过,嘭的一声砸在门板四分五裂


方远忍顿作鸵鸟状,公输仇皱眉不语


“何为同仇敌忾?哪怕赵燕也曾放下成见联手抗秦,相较之下,秦国与北境那些鸡毛蒜皮根本不值一提,近年秦国四处征战树敌,想那王翦也不会不明白这道理?你只需告知一点,外施压而内分化,一则加速赵国覆灭,二则减少秦军伤亡;献计王翦之后,再快马赶回赵国继续协助郭开,尤其是那庞煖,决不可使他与李牧同心,实为协助,却也起着监视的作用,赵国一旦城破,立刻再瞅准时机诛杀郭开...!”


吩咐完这诸多事宜,侍女刚好来传早膳


侍女唤作玉儿,自芙姬离开以后便由她全权负责起州眠弋的饮食起居


这姑娘胆子小,反倒显得比别人听话


州眠弋没有胃口,吩咐说:撤下去


一句多余话没有掉头就走


干脆利落,既没有方远忍唠叨,也不如公输仇执着,更不像芙姬那般暴力,她敢不吃饭,芙姬就敢把她的房顶掀喽


再不吃,拆的便是骨头


思起芙姬,州眠弋又是愁云笼绕,转移注意力般又操持起人员调配的事儿来,如今最要害的还是如何将贵子安全送回北境,包括她自己也不能耽搁,还须尽快启程赶往齐地


王城之内


锦衣男子赤膊散发,突然往前猛的一扑,在那女子两座高耸的*峰和诱人的**上胡乱地rou了几下后,便迫不及待地抓住女子两只秀美的脚踝,将她两条双*大大分开...


小公主心智早熟,却也不由地面颊发烫,双唇紧抿,脑子里一片空白


恍神间,人已置于殿内


对方倒自若得很,面不改色的给自己套上寝衣


“见过王兄~~”


“免礼...呈衍何事来寻寡人?”赵迁生得俊郎,却由长年纵欲,已是泪堂发黑眼白泛黄之态


“许久不见王兄,呈衍特来问安。”呈衍抿嘴笑着,娇俏的模样惹人怜爱“呈衍给王兄带了个好玩的东西,虽是母后所赐,却思虑王兄或更为中意,只好借花献佛咯”


赵迁好奇的凑近了些,那箱子赫然关着的,竟是一只全身毛色火红的狐狸,像涂了一层油彩,在阳光下闪动着华丽的光泽,身段优椎,四肢匀称,两只肉感很强的耳朵挺神气地竖立着


狐狸并不稀奇,奇的是这狐狸有三条尾巴!


《吕氏春秋》记述,大禹为治水,年三十而尚未成婚,行至涂山时,遇到一只九尾白狐,能变形为人,这是狐狸成精的雏形


赵迁乍见大喜,乐得下嘴唇往上嘴唇包,脸蛋儿耸成个肉疙瘩


“呈衍好意,寡人自然心领”


“蒙王兄厚爱,这小东西娇弱得很,又珍贵至极,王兄可要怜惜着些”她眼神恰恰视向赵迁身旁那衣衫不整的艳丽女子“母后近日贵体抱恙,司夫人凑巧在这,不如随呈衍一同前去看望?”


以物喻人,其所致也,赵迁自然也是明白,大手一挥,欣然便允准了二人离开


司妤脸色有些难堪,衣衫扯得不成形状,她随手捡了根布条遮住风光


来不及细细琢磨,只见小公主突然解下自己的披风,往她身上一套,司妤受宠若惊,忙的道谢


“不必谢我,夫人赶紧回宫去吧,若以后再有麻烦,尽管吩咐人去承阳宫寻我。”


“太后那...”


“脱词而已”小公主无所谓的笑笑“呈衍还要赶往麒云山一趟,夫人可有何要代为转告?”


听到麒云山,司妤这才想通其中关节,她下意识蹲身行礼,腿间一阵疼痛钻心而来,不知是该羞耻还是庆幸,赵迁好歹于她有着几分迷恋,依靠这份特殊的迷恋,她暂时还没有成为众多女尸中的一具


“这里面放了少许麝香,少主常年噩梦缠身,麝香用以催眠安神最适,她脾气不好,一生气便折腾自己身体...另外这封信只好麻烦公主去找一个名叫玉儿的姑娘,上面记了一些关于食物草药的秘方,公主送去之前可以先行查看,司妤在此,便先谢过公主了。”


“夫人...不为自己考虑?”呈衍接过香囊信封,正迟疑着,只见那女子摇了摇头,幽幽的望着这座孤城


“公主抓紧去吧,迟了,恐怕便见不着人了...”


王城余晖下衬着她苍白的肤色,令人心生怜惜,呈衍紧皱眉头,照理说,这女子屈身献媚,必定也是命不由己的可怜之人,这般看来,她倒是心甘情愿,甚至对始作俑者毫无怨言


呈衍心中有了一丝惆怅


烁彤辉之明媚,粲雕霞之繁悦


这只是一个模糊的概念,因为她尚未看清那人容貌便草草垂下眼睛,难以掩饰的羞赧:自己分明隐在人群,为何不敢多看他一眼?


那人擦肩而去、目不斜视...


她的愤怒写在脸上,更有一种失落结结实实地压在心头,一种霎那间落空的情愫,那情愫简简单单:


未曾相逢先一笑,初会便已许平生


只缘感君一回顾,使我思君朝与暮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听夙
听夙 在 2021/01/09 14:27 发表

有点心疼芙姬大人了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