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司妤

作者:陈陈陈陈
更新时间:2021-01-16 16:22
点击:135
章节字数:164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赵王亲政半年,一次朝会不行,只在王城与行宫胡天胡地,哪里又拿得了什么主意?他下意识就把眼神飘到郭开身上,郭开当即帮腔接道:“麻风乃疫症,如若扩开甚至祸及朝野,且难以医治...”


言下之意,既为不治之症,留着死人还有何用?


“君上仁义!若贵子幸而痊愈,日后尚可再行商议联姻!如若...如若贵子无福...北境也定感念君上今日恩德,永为赵国后盾,年年上贡!岁岁来朝...!”州眠弋乘势追击,一番巧言令色说得那昏君似有动容,眼看便要成人之美,李牧适巧站了出来,竟是假模假样的劝慰问道:


“少城主暂请宽心,病虽凶狠,却非毫无对症之法”


郭开鼻端一哼“只晓将军用兵如神,这等胸有成竹,莫非是对医术也有涉猎?”


李牧不理郭开话中揶揄,言称自己少时不慎,亦身染麻风,请大夫吃药不知花了多少银子,凭他什么名医仙药,从不见一点儿效,后来亏了一江湖巫医,称专治疑难杂症,因请他看了,竟是妙手回春、药到病除


“哦?”赵王目光一亮“却是何处高人?”


“活神仙———桑田巫!”


郭开听的蹙起了眉头,反对道:“巫医有别,名医秦缓就曾有言,信巫不信医,六不治也,君上,老臣以为不可!”


“同为医者,又何妨一试?”


赵迁听得厌烦,骨碌碌转着眼珠拍着王案,未及定夺,殿外又是一声尖锐高喊,一女子径直入了殿来,近得一看,生的纤巧削细,眉如墨画,说不出的柔媚细腻,别说北地罕有如此佳丽,即令江南也极为少有


“司妤见过君上,请太后安”女子莞尔一笑,一双充满生气的眸子又在州眠弋脸上飞快地溜了一圈儿“城主也在,君上怎的也不告知一声?”


州眠弋慌忙回礼,见赵王了无愠色,眼中霎时只有柔情甜蜜


“没规没矩,这几日教的可都忘啦?”


“妾身失礼”司妤折纤腰以微步,行至赵王跟前,玉臂轻舒就环住了赵王脖子“君上可要怪罪?”


赵王非但没有怪罪,竟还当众动起手脚


这般放浪形骸,毫不避讳场合,此等国风之下,也难怪赵国上下乱得离奇失谱,司妤微微赧然,掩饰的沏了杯酒水,双手捧到赵王面前“挺多人呢,君上又想作甚么坏事?”


赵王接过茶来,顺势一扯她的玉手,司妤便娇呼一声,翘臀一扭,轻轻巧巧地坐在他的大腿上,双手环住了他脖子,漂亮的脸蛋儿有些晕红,呼吸也急促起来,昵声对赵王道:“君上...”


“你可真是要了本王的命...”赵王脸色稍稍沉静几分,才悠悠地道:“州城主远道而来,一直礼数周到、竭诚相待,又为寡人献上如此佳人,贵子之事,便依从北境”


原来这女子便是公输仇动用机关鸟连夜从齐国接来的芙姬,不过几日,竟能把赵王哄得神魂颠倒


金银财宝,比不过美人三言两语...


州眠弋慌忙拜谢,李牧还欲阻拦,转念一想,竟是突然呵呵一笑:

“天公既不作美,实乃憾事,只是瞧着实在可惜,老夫冒昧一问,少城主可有婚配?”


州眠弋脸色一变,未等作答,郭开面色凌厉、两手一挥,竟是要替州眠弋解围:“少城主品貌非凡,若能促成一桩良缘自然美事,只城主确实年幼了些,几位公主都未能与之适配,再者,少城主既已与我赵国诚意相交,大将军又何必强求联姻?”


李牧被堵得哑口无言,众目睽睽之下,也不好显得自己泱泱大国再那样上赶着巴结那区区北境


“上卿盛誉,实是眠弋平庸,不敢高攀公主”州眠弋象征性的自贬一句,事态发展到这个地步,她已经完全站队郭开一边,闻言立即谋定,助郭开削弱李牧兵权“听闻大将军与庞少将军近来出使各国,可是合纵一事已有进展?若是如此,北境也十分荣幸为抗秦出一份力”


州眠弋状似无意,却是狡诈至极,当即提醒了众人李牧本分应在合纵一事,如今就算联姻不成,北境如此示好,实则联姻与否已无甚重要,反观李牧,出使六国,除了楚国较为有意,其余皆碰了一鼻子灰,如今竟然还敢多嘴干涉联姻,只见郭开与州眠弋一唱一和,立马接道:“君上,秦军桓龁部近日很不安分,留给赵国时日已经不多...”


“莫非合纵并未促成?”州眠弋故作惊讶,一副十分关心的模样,又道“既如此,大将军不妨专心促成合纵,抗秦之事,交由上卿大人分担也好”


赵国臣民对赵迁早已大失所望,举事大臣们更是痛感被郭开算计,一班被悼襄王赵偃罢黜的王族大臣们相继出山,以春平君为轴心屡屡密谋,欲要酝酿发动兵变拥立新君,而又正是由于近日秦军来袭,这拥立新君的事才又拖延变成罢黜郭开


毕竟秦赵之仇不共戴天,抗秦大计立成朝野关注中心再是自然不过


“放肆!城主还须牢记自个身份,干扰他国朝政可是大罪!”李牧脸色难看到了极点,不由地又冷笑一声“哼,让老上卿带兵,笑煞六国也”


“城主与我等为友,出些主意倒也无妨”郭开依然敦厚如故地堆着一脸笑意“君上,臣闻将军扈辄壮勇异常,或能解我王之忧”


赵国尚武,又素有兵变之风,要稳妥当国,便得有军中大将支撑,否则终究不得长久,基于此等评判,郭开早早就开始了对军中将士的结交,将扈辄等一班四邑将军悉数纳为亲信


赵王早已听得厌烦,恨不得早早了结,当即便听凭郭开下令召见扈辄


扈辄原是镇守武安要塞的将军,生得膀大腰圆黝黑肥壮,行走虎虎生风,站立殿堂如同一道石柱,只一声参见我王,便震得殿堂嗡嗡作响


赵偃一见其势态,心下便是大喜,又得司妤在旁煽了两句,竟也不做任何考校,立即下令扈辄做了邯郸将军


由此,郭开非但没有如愿还政,更是掌握了赵国部分兵权,举殿大臣无不愕然失色,只不知那呈衍公主葫芦里卖什么药,这出戏唱到最后,居然自始至终都未曾出场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