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第二十四章

作者:叶钟鱼
更新时间:2021-01-13 00:24
点击:135
章节字数:373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婠婠搭上师妃暄的脉搏,经脉有几处将断未断,同时多股真气乱窜,如不立刻调理,必会真气爆断经脉而死。

她强行压下体内未定的寒热真气,向师妃暄体内输入一道平缓的内劲,帮助引导师妃暄体内的真气,同时利用真气维护几处欲断的经脉。

这样虽然有损自己内力,还会导致内伤,但与师妃暄的生死相比,仅是一点代价。

如是输入几次,师妃暄终缓缓睁开眼睛:“婠婠?”

婠婠一手抵着师妃暄后背继续输入真气,一边看着她轻声道:“妃暄,你醒了?”

师妃暄勉力支撑起自己,虚弱道:“婠婠,我现在可以自己调息了。”

“好,你有几处经脉将断未断,需以真气不断流转,以候修复。”婠婠虽嘴上这么说,但手下未停。

师妃暄闭目凝神,自己运气调息,不再说话,她体内乱窜真气逐渐安定,同时周周流转不息,婠婠这才安心放手。

心中重石坠地之后,婠婠忽觉得胸前一痛,喉头一腥,口中皆是鲜血,看来内伤比自己想象中严重。

婠婠到另一侧阖目打坐调养,回复元气。

不知过了多久,她听到另一边寇仲的声音:“呼,这和氏璧真利害!差点死在它手上!子陵,跋兄,你们怎么样?”

因在调理养伤,正是真气运行的紧要之时,能听到外面,却不能随意停止,否则动辄走火入魔。

徐子陵道:“我已经没事了。”

跋锋寒道:“虽然过程凶险,但现在觉得耳清目明,功力大进。”

婠婠思忖也许因为他们是三个人,所以承受异能未有大恙。

“师姑娘?!”徐子陵惊道。

那边三人就朝这边围过来。

寇仲讶道:“师仙子看上去似内伤严重。”

徐子陵好像查看了师妃暄经脉,惊道:“竟有几处经脉将断,且有要紧之处。”

跋锋寒道:“婠妖女好像也受伤了。不如趁此机结果了她。”

寇仲道:“确实是好机会!就让我们为竟陵诸人报仇!”

徐子陵想了想道:“寇少,虽然这是好机会,但可记得我们第一次见到婠妖女?”

寇仲叹道:“怎么会不记得!那时她装作沉睡,体内毫无内劲,引我们输入真气试探,险些丧命。”

徐子陵道:“婠婠诡计多端,我们贸然动手,恐怕反遭毒手。”

寇仲赞同道:“不错,她功夫远在我们之上,也许她现在的模样正是引我们中计。”

跋锋寒道:“那就算了吧!唉!趁人之危,又是美丽女子,并非大丈夫所为!”

寇仲道:“不错!陵少,我们先为师仙子疗伤。”随后又嘿嘿一笑。

徐子陵不满道:“寇少,你不要露出这副表情。”

寇仲道:“哈哈,陵少,这是正当和师仙子接触的机会!”

徐子陵道:“你少说话!”

之后过了一会儿,就听到跋锋寒问:“好了?”

徐子陵道:“是,已经用长生真气替师姑娘将经脉接续稳固好了。”

跋锋寒道:“这么快?!长生诀真的是门神奇的功法。”

寇仲道:“这也是我和陵少在使用过程中发现的,长生诀用来疗伤效果极好。”

又过了一段时间,便听到徐子陵关心道:“师姑娘,如何?”

师妃暄道:“多谢,现下好多了。”

几人又说了几句,婠婠也休养完毕,收功睁眼。

寇仲警惕道:“婠妖女!”

婠婠起身笑道:“怎么?想我了?”

寇仲努努嘴道:“哈!确实想美人儿了,因为你我之间还有旧债未算!”

婠婠心想现在对方四人,自己落单,动手自己并不会占上风,况且内伤初愈,便嫣然笑道:“好久没见了,干嘛就要一下子又要打打杀杀?”

寇仲却慨然道:“婠妖女,竟陵一事的仇我们还没报呢!”

徐子陵微笑道:“方庄主、商家二老等人的死,我们定要血债血偿!”

跋锋寒跟着道:“天魔大法我愿意继续领教!”

婠婠知道对方不肯轻易放过这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皮笑肉不笑道:“你们说打便要打?还需要看我心情哩!”

寇仲上前一步道:“这恐怕由不得你!”

气氛骤然紧张起来,此时师妃暄却歉然道:“我与婠婠有决一胜负之约,但依照师门和阴癸派一直以来的旧例,我们的交战决不能有其他人插手。”

“这……”寇仲垂头道,“原来如此。”

这样说来,寇仲明白如果自己三人动手,师妃暄不会插手,这样就丧失一大助力,以师妃暄的为人,也不会偷袭或者暗下杀手。以己方三人合力是否能一举击杀婠婠,是难以预料的。而如果让师妃暄和婠婠在此处对战,她大伤初愈,亦是有风险的。

婠婠知道师妃暄是实诚人,不会诡计,暗舒了口气,笑盈盈道:“这和氏璧效果真的不错,我真觉得体内真气无处施展。”顿了顿又道,“虽然我没有心情,但非要打的话试试也不错。”

寇徐跋三人听到心中一凜,原本婠婠就魔功玄妙,如今吸收和氏璧的异能,不知道又会进步到何种境地。

此时师妃暄又道:“现在找到出去的路最要紧。便是分出胜负困死在这里又有什么意义?”

三人思虑一番,确实如师妃暄所说,就算现在意气之争,拼命杀了婠婠,结果最后都死在这也太没意思,不如省点力气找出路。

徐子陵道:“便暂留你的性命罢!”

婠婠冷笑:“这是我想对你们说的。”之后又看向师妃暄,暗想,此刻无处可逃,又有寇徐跋助阵,可算杀自己的良机,但是她没有,还在极力避免双方争斗,真是个蠢人。

之后师妃暄一直被寇徐跋三人包围着,婠婠独自在另一边,二人之间仿佛划出了天然的界限。

“唉,师仙子,对不住!和氏璧已经化为粉末了。”寇仲叹道。

师妃暄忍不住道:“寇兄,我只是个普通人,不要再称呼我仙子了!”

寇仲脱口而出道:“实在不是我故意这么说的,真是看到师仙子就忍不住这么说!”

师妃暄无可奈何摇摇头。

徐子陵伸出手,手上只剩和氏璧的一个变形金角:“师姑娘……这真是没有想到。”

师妃暄摆摆头:“罢了,和氏璧是奇宝,冥冥中自有天意安排。既然和氏璧已经不复存在,再深究也没有意义了。”

寇徐知师妃暄深明大义,也是洒脱之人,都放了心。

徐子陵问:“寇少,你能找到出口吗?”

寇仲挠挠头:“我尽力再试试吧。”

师妃暄问:“你们来的地方有出口吗?”

寇仲摊手道:“我们在那边困了很久才破壁到了这里,回头路是不能再走了。”又问,“师仙子来的那边呢?”

师妃暄摇摇头:“只有通向这里的一条路。”

跋锋寒道:“唯有先在这个洞室再找找了。”

婠婠不掺和他们的对话,自己开始搜罗四周。

师妃暄看着婠婠的身影,默然无语。

在洞室中困了许久,一行人都没有找到出去的路,不禁都颓然坐下休整。

“难道我们就要困死在这里吗?”寇仲叹气问。

徐子陵道:“还好没有浪费力气打架。”

师妃暄垂眸道:“也不知道陷在这地宫中多久了。”

就在一片沉默的时候,忽然头顶传出一阵响声,众人不禁抬头朝上看。

过不多久,上面被打开一个方方正正的大口子,向洞室内射入大束刺眼白光。

那头顶的洞口外又冒出了两张脸。

“玉致?秀宁?”师妃暄惊喜道。

那二人正朝下面看,听到声音才欣喜道:“师姑娘?!”

众人不禁站起围向那洞口,抬头向上望去。

寇仲看到先后令自己心动的女子同时出现,不禁震惊道:“秀宁公主?玉致?你们是什么时候认识的?”

李宋二人看到寇仲都是一愣,宋玉致岔开话道:“说来话长。我和秀宁好不容易找到这个出口,你们快出来吧!”说完便让开,留下可以出入的洞口,同时还垂下一根极粗的麻绳。

徐子陵叫道:“小心婠婠!”

不等话音落下,婠婠便以鬼魅一样的身法率先从洞口冲了出去。

她动作极快,众人只听她留下一句“今日心情好,放过你们啦!”就再也见不到她。

寇徐皆垂头丧气,一方面庆幸她并未对洞外的李宋二人动手,一方面又遗憾错过了将她截在洞里报仇的机会。

众人都陆续出了洞口,师妃暄见到外面的太阳,不禁有恍然隔世,再世为人的感觉。

“妃暄,还好你没事!”李秀宁拉住师妃暄激动道,“你可知道你们已经困在这底下七日了!我们都很担心!”

师妃暄一怔:“七日之久了吗?”

李秀宁颔首道:“是啊,我二哥和宋二哥之后也进了地宫,不过已经早一日把他们救出来了。按照他们的描述,这地宫中凶险万分,迟迟见不到你们几个,真是担心死了。”

“秦王和宋公子也进来了?他们没事吧?”

宋玉致道:“已经没有大碍了。他们听闻你遇险,分别带人想进来相救,可是又敌不过鲁大师的机巧心思,被困了好久。”

李秀宁接着道:“你们应该是在地宫中走得最远的。”

后来问过李宋二人,师妃暄才知道洞口外是独孤阀名下的一处宅院。自己陷入白马寺地宫之后,陆续有各路英雄赶到白马寺想要进去解救,但不是找不到入口,就是进去之后被困住,李秀宁和宋玉致在外面急得团团转。后来宋玉致在洛阳天街上偶然见到了蒲山公李密麾下的军师沈落雁,因为李密的瓦岗军已经和洛阳王世充军对抗许久,所以心下生疑,跟了过去,这才窥知李密和洛阳城中的独孤阀联手设下了这样一个“荆藏空谷”的迷局,想要引得洛阳城中大乱,趁机削弱王世充的力量。后来她们又和独孤阀多番周旋,这才盗出了地宫布局图,解救被困诸人。

师妃暄感激道:“多亏你们出手相救!不过夜探洛阳皇宫和独孤府都很危险吧?”

宋玉致和李秀宁二人不由得相视一笑,随后李秀宁道:“虽然其中许多波折,但终究让我们找到了布局机关图。”

宋玉致道:“既是朋友,就是应该的!况且我二哥和秦王也是困在里面生死未卜……”

师妃暄瞧着宋李二人的氛围,心想她们现在真有种说不上来的深厚情谊,应该是这段时间发生了许多事。

她不禁想到婠婠,可惜下次再见,仍是敌手。


看到大家的各种评论真的超级激动和感动!有人愿意看并喜欢真的是太棒了!道阻且长我还要继续努力!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