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第二十五章

作者:叶钟鱼
更新时间:2021-01-22 13:44
点击:112
章节字数:349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婠婠回到之前阴癸派在洛阳的秘密联络处,却发现已经人去楼空。阴癸派会不定时地更换联络场所,婠婠根据暗号得知了下一个联络点,心想派中一般都是晚上联络,不若白日里再好好调养一番,夜间再和师门汇合。

入夜之后,婠婠潜入新的联络地,来到亮着灯的房门前,刚准备进去,便听到里面传来声音。

“师尊,听闻今日师妃暄一行人已经从地宫中出来。”

婠婠愣了愣神,是白清儿,她不应该在襄阳么?怎么来到了洛阳?

祝玉妍平静道:“师妃暄倒是福大命大,没死在地宫里。”

白清儿道:“她出来后,向外宣告和氏璧已经因为意外毁损,不必再寻找。”

她顿了顿又道:“师尊,师姐失踪这么久了……如今地宫已开,我们不如派人去找找?”

祝玉妍却问:“邪帝舍利的事查得怎么样?”

白清儿一怔,道:“虽有消息,但还未清楚真假。”

祝玉妍道:“交代下去的事还未办好,还操心别的事?”

白清儿连忙道:“师尊教诲的是,徒儿知错,但是师姐……”

“师姐,清儿的担心也有道理。婠儿是派中最出色的弟子,寄予了厚望……”是边不负的声音。

祝玉妍淡淡道:“倘若这么一些小事都处理不好,怎么担得起大任?若没事她自会回来,若有事,也不配为我的弟子。”

边不负道:“虽则如此,但婠儿如果真有三长两短,这空下的位置,谁能代替得了?”

白清儿道:“师叔你这是说的什么话?师姐她武功那么高,吉人天相,怎么会有事。”

祝玉妍道:“派中人才济济,我自有想法。”

边不负道:“这样……婠儿那般花容月貌,可不能有事,不然太可惜了。”

虽知道派中向来都是各自管自己,不会多事,然而地宫之中师妃暄尚且对自己伸出援手,两相对比,婠婠心中不禁生出一阵落寞。

她静了静心,推门而入。

白清儿最先反应过来,朝着婠婠欢喜道:“师姐!你回来了!我就知道你那么厉害,不会有事的!”

婠婠也对着白清儿笑:“师妹,好久不见。你不是在襄阳吗?”

白清儿略微尴尬道:“因为有事要向师尊禀报。”

婠婠轻笑道:“哦?那定是大事了。”

边不负打岔道:“婠儿没受伤吧?不然师叔我可心疼死了。”

“没有大恙,多谢师叔了。”

“婠儿,”祝玉妍开口问,“为何迟迟不归?”

婠婠垂眸回道:“师尊,徒儿一时不慎,被困在白马寺地宫中,今日才出来。”

“那地宫凶险,你能回来,也是不错的。”祝玉妍点点头,“可曾于地宫中遇到师妃暄?”

婠婠点头:“有,但徒儿始终奈何不了她。”

祝玉妍伸手摸了摸婠婠的手腕脉搏,然后道:“实在可惜,罢了,还有的是机会。和氏璧是不是在地宫里?”

“是,徒儿亲眼见它毁灭。”

祝玉妍想了想道:“你刚回来先休息一阵子吧,不用操心别的事,内伤虽然初愈,但还需调养。”

婠婠低眉道:“是。”

离开联络处,夜风吹在脸上有些凉。婠婠想到屋内三人不欲与自己深谈,心绪烦乱,便沿着洛河边前行。

之前提到了邪帝舍利,这是师尊一直在寻找的宝物,为此不知牺牲了多少人力物力。而费心寻找杨公宝库的下落,也是因为有线索说鲁妙子将邪帝舍利藏在了杨公宝库中。

现在却突然说有了邪帝舍利的消息,不知道具体是怎么回事。很明显师尊对于自己失踪这么多天产生了疑虑。

婠婠心下好像被石头堵着,一直以来师尊吩咐的事自己从来没有办砸过,只是这次有了意外。白清儿一向和自己不睦,这次从襄阳回来,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

她突然想,不知道师妃暄现在在做什么。

婠婠沿着河岸走,风吹得树叶簌簌作响,她低头沉思,乍然抬头,便看到远处桥上一袭青衫极为熟悉。

她嘴角弯了弯,怎么想到她,就能碰到她呢?

婠婠脚下轻快了许多,琢磨着要不要吓一下师妃暄,这样想着靠近,却看到师妃暄身边又多了一个人影,她脚步顿了顿,是徐子陵。

她闪身躲在树后,远远地看着徐子陵靠近师妃暄,听不到二人在说什么。

师妃暄转身看着徐子陵说了些什么,眉眼温柔,笑意清浅,徐子陵似乎有些局促,愣了愣神才回答。他说完之后,师妃暄像是忍俊不禁,眼睛笑得弯弯得像天上的缺月。

婠婠看着师妃暄,心下惘然,她和自己说话也会有这样的模样吗?

师妃暄又认真看着徐子陵,说了一些话,徐子陵似是有些腼腆点了点头。

婠婠可以现身打断二人的交流,但她觉得这样很是无趣,师妃暄总是要和许多人打交道的。

她只是不明白,为什么看到师妃暄和徐子陵站在一起,心里会觉得有些难过。

婠婠背过身去,地宫中模模糊糊所感受到的情绪再次清晰地浮现脑海。她深吸了口气,仰头看向夜空。

天那么黑,明明从前也是这样的天,可是她现在却觉得无比的寂寞。

婠婠知道,不是天变了,是自己变了。她其实非常喜欢地宫中的时光,能够明目张胆呆在师妃暄身边的时光。哪怕不说话,呆在她身边就很好。

可是她明白,已经从地宫中出来,自己就很难再有这样的机会了。谁让自己在阴癸派,而师妃暄在慈航静斋,注定敌对,注定相杀。

为什么呢?婠婠想,为什么自己和师妃暄的命运,是一早就被安排好了的?她垂下头,和师妃暄发生的一切,都让她不禁反复思考,师尊说的都是对的吗?阴癸派中人,既然离经叛道,不顾世俗礼法,为正统不容,那为什么又要断情绝爱,自欺欺人,被自己的枷锁禁锢?

婠婠不由得又朝师妃暄那边看了一眼,她就在那,不远也不近,可是,值得吗?

婠婠叹了口气,转身离开这让她满腹心事的洛河边。

师妃暄处理好这几天的琐事的时候,已经第二日下午了。她没忘记觉照师父对素娘的歉疚,决定去一趟平安巷一十八号。

洛阳城中小巷曲折,师妃暄寻了好一阵子,才找到了,店旗飘舞,红旗上面用黑字写着“张记糕点”。

师妃暄在店前打量一下,确认没有找错,只不过是前店后舍的布置。

她看到店前有一对男女在招呼顾客,暗想那女人多半就是素娘,正准备上前询问,又见到店里一个背影很是熟悉。

师妃暄想了想,还是先靠近那身影,却见婠婠一人独占一桌,面前摆着一大盘点心,红黄白绿各色都有几样,吃得津津有味。

婠婠扬起头朝师妃暄笑了笑:“妃暄,你来了?”

师妃暄微蹙眉头:“婠婠?你怎么来了?”

婠婠歪头笑道:“我不能来吗?这里点心可好吃了!”然后又叠声喊素娘来。

那妇人听到有人喊连忙过来,笑容满面问:“客官是要再加什么吗?”

婠婠嫣然道:“来壶你们这最好的茶,她喜欢。”说完看了看师妃暄。

素娘朝师妃暄看了两眼,欢喜对婠婠道:“原来是这么俊俏的郎君,怪道姑娘等了这么久。”

师妃暄仍是一袭青衫的男装打扮,却不想被素娘认错。

婠婠叹气道:“郎君薄幸,不知道是不是被什么阿猫阿狗绊住了?”

素娘不由得上下打量起师妃暄。

师妃暄无奈白了婠婠一眼道:“你又在演什么?”然后对素娘道:“不用上茶了。而且我并非什么郎君,也是女儿家,只是扮做男装。这次来,是因为觉照师父。”

素娘疑惑问:“觉照师父?”

师妃暄解释道:“觉照师父俗家姓名马大兴。”

素娘闻名一怔,脸色变化几次,终叹气道:“那就请姑娘在这里稍等一会儿。”

师妃暄点点头,然后坐了下来。

素娘走后,师妃暄冷冷地瞥了婠婠两眼,就听得她在一旁笑问:“师妃暄,你怎么这么喜欢男装?叫人误会也是正常的。”

师妃暄敛眉道:“师命不敢有违,男装行走江湖也方便。”

婠婠惋惜道:“女装多好,一定很好看,太可惜了,不如下次让我见识见识。你这一套我都看腻了,要不要我帮你挑?”

师妃暄淡淡道:“这与你无关。”随后又问:“你来这想做什么?素娘应该不是你阴癸派的目标吧。”

婠婠摇摇头:“妃暄,难道我出现一定是奉师门之命行事?不过闲来无事来逛逛而已。”

师妃暄狐疑地上下看了两眼,不再说话。

婠婠将盘子朝师妃暄那边推了推,指指糕点道:“妃暄,你尝尝,这张记糕点在洛阳也小有名气,甜糯可口,各色味道不同。”

“不用了。”

“没有下毒的,你放心。”婠婠又推了一点过去,见师妃暄依旧没有动作,婠婠只得无奈道:“妃暄,地宫之中,你帮我不少,只是吃一块糕点也不行吗?”

师妃暄瞧着婠婠,见她面露真诚,心下不由得软了几分,伸手捻了一块,倒真是入口清甜软糯,味道极好。

“怎么样?”婠婠问。

师妃暄点头道:“确实不错。”

婠婠像是很满意,道:“我就说吧,还有别的口味的,你也可以尝尝。”

师妃暄没有忘记地宫种种,她感觉婠婠也因此对自己缓和不少,或许她和婠婠之间,也能够有不剑拔弩张的时候?

二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过了会儿,素娘走了过来,对师妃暄道:“姑娘,还请到后室一叙吧。”然后又疑惑地看了婠婠一眼。

婠婠连忙说:“我是她朋友,也和觉照师父认识,知道你的事。”

师妃暄没有否认,素娘便点头道:“那姑娘也一同来吧。”


抱歉!因为别的事拖了好久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水樹精靈 赞赏了 500 点“太太我喜欢你啊!”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