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第二十三章

作者:叶钟鱼
更新时间:2021-01-04 13:22
点击:251
章节字数:437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猛烈的冲击让二人都无法站稳,四周是光滑的铜壁,没有可以抓手的地方,只能在这狭小的空间里左右摇晃。

这密闭铜匣的移动出乎意料,不知道是要往哪里去,婠婠下意识拉住师妃暄的手,两人各自背靠铜壁,同时依靠对方的力量勉强在匣中维持平衡。

这样运行一段时间后,铜匣忽然猛然左转,然后又右转,最后“咚”的一声侧面倒地。

婠婠没想到贴着的铜壁有这样的变故,猝不及防地也跟着铜匣后仰倒到地上。因为还牵着师妃暄的手,便也因着惯性让她向前倾倒。

婠婠整个人重重地背部着地,还没有来得及喊疼,便感觉眼前一个人影朝自己扑过来。

黑暗中,师妃暄的眼睛还是那样好认。

婠婠瞧着师妃暄离自己越来越近,刹那间就近在咫尺。她瞪大眼睛,呼吸一滞,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已是她无法预料的。

“噗通”一声,师妃暄整个人都重重扑倒在婠婠身上,落地的瞬间,她及时将脸侧开,和婠婠的脸错开。

婠婠尚拉着师妃暄的手没有松开,她却无暇顾及手边,因为她感受到耳边师妃暄微促的呼吸和温热的气息。师妃暄几绺头发散乱地砸在她的脸上,她觉得有些痒,又觉得有阵好闻的清香。

明明只一瞬却无比清晰的漫长。

更要紧的是身上,自己胸前这柔软的触感是……什么?

婠婠自然知道是什么。她听到自己的心跳得很快,稍微想想,师妃暄整个人扑倒在自己身上这种情况,虽然事出危急,但也从未设想过。

婠婠侧头问:“师……”才发出一个音,却又愕然停止,因为她感受到自己的唇角触碰到一片温软,虽极轻极快,却不是错觉。

师妃暄懊恼地将脸侧得更开,心想刚刚自己为什么要偏过头看向婠婠,不然也不会……

婠婠暗忖,刚刚太快,都不知是师妃暄的脸还是唇,如果问她,她也肯定不会回答。莫非自己是第一个可以和慈航静斋圣女有这样亲密接触的人?想着想着,嘴角不禁上扬。

师妃暄已经觉得耳朵发热,心想还好这里没有一点光,不然就太丢脸了。

二人各怀心思,竟一时保持着这个姿势没有变。

师妃暄还是从震惊中反应过来,用手撑着坐起来。

她整理了下自己的衣衫,平复了下自己的心情,背对着婠婠。

“诶呀,好痛!”婠婠在身后喊。

“你没事吧?”

“我摔得这么重,还给你当垫子,你觉得呢?”

师妃暄听得她语带调侃,想到刚刚不禁脸又一红。她想自己不应该这样忸怩,但如何应对这样的尴尬,师门也从未教过,还是应该装作什么都没发生比较好?

“妃暄,你扶我起来吧。”

师妃暄虽然知道以她的功力不会这样狼狈,但终究还是转过身去拉她起来。

婠婠借力猛然坐直了身子,故意靠近了师妃暄。师妃暄担心发生之前的意外,特意控制距离。

婠婠莞尔问:“师妃暄,害羞了?”

“没有。”师妃暄嘴上这么说,心下却有些紧张,虽说是意外,却是真实发生了。

“哦?”婠婠笑,“那便好,意外而已,你不用放在心上。”

师妃暄尚是第一次知道自己的脸是很容易红的,不过一片漆黑,婠婠也看不清。

二人一时没有再说话,气氛陷入莫名的尴尬。

师妃暄率先四处摸索,看能不能有出口。

“你为什么要跳下来?”

“如果不跳,你我就要分开,各自找各自的死路了。”婠婠顿了顿问,“妃暄,倘若我们两个困死在这里,算不算死亦同穴?”

师妃暄一怔,这话说得有几分道理,但隐隐又有些不对。

婠婠又笑:“不过我和你如果窝囊地死在这里,传出去可真要被笑掉大牙了。”

师妃暄回:“我们能出去的。”

婠婠看她仍在努力寻找出路,不禁低头笑了笑,自己竟有一瞬觉得和师妃暄地久天长地困在这里,也不失为一件乐事。

不过……还是出去更好。

于是也开始和师妃暄一起寻找出路。

二人摸到一个侧壁,互相眼神示意,同时出掌拍向侧壁,“啪”的一声,侧壁向外展开,通向了外面。

二人相继爬了出去,终于脱离了逼仄的空间,可以好好站着舒展。

婠婠在墙壁上寻到一盏油灯,便取了下来点亮。

师妃暄适应了下亮度,朝婠婠看过去,却发现婠婠也在看自己,二人对视数瞬,师妃暄不由得又想起在密闭空间中和婠婠的亲密接触,不由得尴尬将视线转移。

婠婠看师妃暄没了平时的坦然自若,心下更觉得好笑。

什么嘛,嘴上说不在意,其实还是很在意。能见慈航静斋传人这副模样,也算不虚此行了。

婠婠不由得笑意深沉。

二人虽然不知道这是被大铜匣送到哪里,但还是继续沿着路向前走。

师妃暄默然落在后面,虽知之前一切都是情势所迫,但心中还是万千杂绪。

正在烦恼间,师妃暄忽然感受到一阵熟悉的异能,竟然是和氏璧。

她不由得抬头看了眼婠婠的背影,如果见到了和氏璧,那自己和婠婠短暂的合作就要终结了。

下来之后种种事情在脑海中晃过,心里竟没由来的怅然,但这是迟早的事情。

“婠婠,”师妃暄不打算隐瞒,“我感受到和氏璧了,它确实被藏在这底下。”

婠婠步伐稍顿:“是吗?你可以不用告诉我的。”

师妃暄撇开头道:“以你的敏锐,也会感觉到的,不如明白告诉你。”

婠婠沉默一阵子,笑道:“师妃暄,就算我们是敌人。我也不得不说,你是个很特别的人,很容易让人欣赏。”

师妃暄一愣。

“真叫人不想和你为敌。”婠婠叹了口气。

她们都心知肚明见到和氏璧就是二人合作关系结束的时候,都不再说话,只默默地继续朝前走。

终于来到了一个大的洞室,洞室正中有一块巨石,巨石之上安放着一块散发着奇异光芒的美玉,便是和氏璧了。

婠暄二人对望一眼,便知已经互生警惕,就这样慢慢朝和氏璧靠近。

离和氏璧还有几丈远时,忽的又听到“轰隆”一声,却见一边的石壁破了个大洞,冒出三个人来。

“跋兄,子陵,我们终于闯出来了!”寇仲兴奋大叫道。

三人纷纷站起来抖落身上的灰石,看到婠暄二人时候不由得都愣住。

“啊!师仙子!好巧!”寇仲喊道,“哈!婠妖女,这底下机关也未弄死你吗?!”

徐子陵呆愣愣看着师妃暄。

跋锋寒将目光移到别处,大喊道:“和氏璧!”

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地聚到和氏璧之上,个个都蓄势待发。

“师仙子,和氏璧原为你所有,我们三个帮你抢回来,免得落入婠妖女之手!”

婠婠盈盈笑道:“寇仲,最初也不知道是谁去盗和氏璧,现在又充什么好人?”

徐子陵微笑道:“那总比落在你手里好。”

婠婠看向师妃暄:“妃暄,看来很多人想抢啊,你得小心点。”

师妃暄扫视各人,之前徐子陵将前因后果告诉自己,虽然并未明说,但师妃暄推测出他们之所以去盗取和氏璧,是因为寇仲想要参与天下之争,不愿和氏璧被交给李世民。

现下情况,一个也不能尽信。

“我自有分寸。”

诸人对峙片刻,跋锋寒先拔出剑向和氏璧斜冲出去,天魔带自婠婠袖中飞出,卷上跋锋寒的剑尖,使他剑势偏离,不能直冲玉璧而去。

寇徐趁跋锋寒和婠婠僵持之时,从跋锋寒两侧掠起,朝和氏璧袭去,师妃暄举剑而出,刷刷两剑逼退寇徐,自己则飞身朝玉璧掠去。

婠婠撇下跋锋寒,丝带逼向师妃暄后心,迫得她转身举剑回挡,婠婠便借力飞起,朝前方袭去。

寇仲大喝一声,和徐子陵合作把他向前掷去,半空中徐子陵以掌和婠婠交手数招,师妃暄便趁此机会飞身至和氏璧之前,跋锋寒却也赶到。师妃暄一个旋身向跋锋寒出剑,另一只手直接朝和氏璧伸出,就在这时,一条白丝带卷住和氏璧,将它拉出石台。

在婠婠以天魔带取璧之时,寇仲又劈刀砍上丝带,虽然不能砍断,但却改变了丝带走势,徐子陵立刻顺势抢走被缠在天魔带末端的和氏璧。

和氏璧刚落入徐子陵手中,师妃暄也伸手去夺,二人各执和氏璧一边,就在这时和氏璧异芒大作,玉内蕴藏的奇异能量排山倒海般涌入二人体内。

师妃暄虽以体内真气抵御,但蓬勃的寒气自和氏璧内侵袭而来,同时奇怪而陌生的景象纷至沓来。凶猛的异能寒气似脱缰野马般自手心袭入体内大小经脉,登时便觉得极为难受,仿佛要经脉寸断。

婠婠见师妃暄脸色忽红忽白,极为难看,便不假思索伸手欲断开师妃暄和和氏璧的连接,却在右手触及师妃暄的手腕之时,感受到手心处一股汹涌澎湃的寒气真劲席卷而来,同时手一旦触碰就像被禁锢一样,再也无法离开。

另一边,跋锋寒和寇仲见徐子陵情况不妙,纷纷出手助徐子陵一臂之力,也遭遇了和婠婠一样的情况。

在婠婠的手搭上来的时候,师妃暄骤然觉得袭来的寒气被分减部分,稍微轻松一些,但随之寒劲又暴涨数倍,凶猛而来,在体内经脉横冲直撞。

就在她痛苦万分之时,听得婠婠低声道:“妃暄,尽力将全身真气收束到气海下的生死穴窍内。”

师妃暄立刻明白这样做是减少经脉内真气,给和氏璧异能流通的机会。

她依言而行,果然痛楚减轻,但体内寒气愈积愈多,仿佛堕入冰窟中。

正在她想该如何处置体内寒气时,和氏璧光芒更盛,又一股猛烈的热流从手心奔涌而来。

师妃暄暗道不好,立刻便有冷热两股真气在体内碰撞激荡,仿佛要把整个人撕裂。

她“噗”的一声喷出一口鲜血,染红了衣衫。

婠婠立刻将左掌覆于师妃暄后心,神奇之事便发生了,师妃暄体内的冷热两股真气纠缠成一股,然后通过后心汇入婠婠体内,二人的经脉仿佛连成一体,互相贯通。

师妃暄登时觉得体内真气不再积留过多,大大减轻了负担。这是难得的时机,她闭目凝神,头脑清明,即使和氏璧异能的涌入忽快忽慢,但她专心以慈航静斋的修炼之法对付涌入体内的寒热两股真气,将它们熔炼成一体,再输入婠婠体内。

和氏璧爆发出的异能便以这种方式在婠暄二人体内流转,师妃暄感觉到自己将真气送出给婠婠之后,又会有一股平和的真气从手腕处传入体内,必是婠婠又以阴癸派秘法将真气锻炼。

只是真气虽然流转,但只增不减,不知过了多久,便觉得体内的经脉似要被真气涨破。

师妃暄朝婠婠看去,却见她脸色晦明难定,难看异常,想来也极是难受。

与婠婠自相识起的一切在师妃暄脑中如走马灯一样闪过,师妃暄心下慨然,虽然自己和婠婠作为敌手交战许多次,但自陷入地宫后,二人互相扶持,共历无数艰险。也许婠婠有无数机会对自己下手,但是她没有。而此时,面对和氏璧的未知凶险,虽不知婠婠是为何要出手,但她毕竟帮助了自己。

“哗”的一声,婠婠喷出一大口鲜血,将师妃暄衣袖染红,身形摇晃。她的口耳鼻皆有鲜血溢出,已是在崩溃的边缘,随时可能承受不住。

和氏璧有益于佛道之人的修炼,但恐怕对魔门之人有很大负面影响。

师妃暄心生慈悲,便觉万物皆善,婠婠纵身处魔门,亦非十恶不赦之人。既有一念善心之时,也可教化向好。

她意下坚定,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便在经脉将爆未爆之时,沉呵一声,用尽全身力气将婠婠震开,独自面对和氏璧的异能。

婠婠踉跄后退几步,稳住身形,看向师妃暄,就在这时“轰”的一声,和氏璧光芒大作,室内亮如白昼。

婠婠觉得眼前亮光刺眼,便遮目避挡,再睁眼的时候,和氏璧却已经消失不见,师妃暄口吐鲜血,向后跌去。

婠婠顾不得体内真气未定,强行上前揽住师妃暄。

“妃暄……”婠婠见怀中的师妃暄脸色苍白如纸,心上似被狠狠一击。


啊!晚了几天终于发出来了!
元旦快乐!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versuki
versuki 在 2021/01/02 11:12 发表

标题:新年冒泡~

追了好久出来冒个泡,我看剧都没跳坑看你的文居然跳坑了XD,故事设计和感情线都很流畅,两位主角截然相反却又势均力敌的感觉特别好,虽然其他角儿也各有出彩,但就有种除了对方谁也配不上她们俩的感觉。故事有张有弛人物有情有脑,真的很有意思,能看到这么有趣的文谢谢太太,新年快乐!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