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第二十二章

作者:叶钟鱼
更新时间:2021-01-01 18:24
点击:127
章节字数:360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婠儿,如果动情该如何?”祝玉妍背着手问。

十二岁的婠婠用略显稚嫩的声音回答:“派中弟子应当绝情弃义,是以应当亲手杀死令自己动情的人。”

祝玉妍点头满意道:“好,不错!”然后看婠婠似有所惑的样子,就问:“婠儿,你有还什么不懂的地方?”

婠婠犹豫再三终究问:“师尊,什么是情?”

祝玉妍一怔,抬头不知看向何处,冷然道:“情是天底下最险恶的东西,会让人变得不像自己。情会给人一点甜蜜的错觉,然后就是无尽的折磨。”

“那怎么知道谁是让自己动情的人?”

祝玉妍目光幽远:“那人会是你能杀死,又杀不死的。”祝玉妍弯下腰拍了拍婠婠的肩,“婠儿,现在还太早,我虽希望你永不明白,但你绝不能忘记今天为师的教导。遇上这样的人,绝对不能心软。”

那时婠婠听不太明白,很干脆地回答:“是!徒儿明白。”

天魔刃尖与师妃暄太阳穴差之毫厘,停在极近的地方。

婠婠看着师妃暄宁静祥和的面容,她仍不觉有异。

婠婠第一次这么近地端详师妃暄的容颜,可以嗅到她身上似有若无的淡淡清香,可以看到她细密的睫毛轻颤。

她紧握天魔单斩,心中万千思绪翻腾。

差之毫厘,失之千里。

自己已经杀不死师妃暄了。

婠婠收回了天魔单斩,颓然后退几步,站在另一边沉思。就是刚刚那一刹,令她更深刻地领悟到那日师尊所教诲的深意。

但其中还有太多的困惑令婠婠一时不能理清,她需要好好思考。

不知过了多久,师妃暄终于运完功睁开眼,看到婠婠背对着自己站在一旁出神,不知道在想什么。

她试着动了动左肩,已经大好了,不枉这次摒除一切杂念完完全全地细致运功疗伤。

“妃暄,怎么样?”

“好多了,毒素已经清了。”

婠婠沉默了一下,突然问:“那时候,你为什么要救我?”

师妃暄一愣,随即反应过来婠婠在问什么:“我们不是合作了么?而且你救了觉照师父两次。”

婠婠没有回头,轻声道:“师门中有一种筛选,通过抽签二人一组,谁能杀死对方,谁就能活下来参加下一次。曾经有两个人关系很好,约定过绝不会互下杀手。结果那两个人碰到的时候,却是武功更差的那个赢了,只因为武功更好的那个遵守了诺言。”

师妃暄先是觉得阴癸派不愧是魔门,竟有这样残忍的训练手段。接着想到故事中的人不会是婠婠,她只是想把这样的故事告诉自己。

师妃暄温声问:“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

“随便相信人,会死的。”

师妃暄笑了一声:“善恶报应,祸福相承,身自当之,无谁代者。那便是我信错人的代价,亦无怨悔。”

婠婠一阵沉默,之后长长叹了口气:“师妃暄,你这个蠢人。”

婠婠的语气令师妃暄心中一动,她不由得问:“那你又为什么要救我呢?”

“我……”婠婠一愣,“那是因为两个人出去机会更大。”

师妃暄听出这是个借口,却也不打算拆穿:“原来如此。”

与婠婠独处却运功疗伤,是极危险的,但若任伤势存在,危险只大不小,而且她有一种直觉,信任婠婠不会伤她,竟真赌赢了。

师妃暄既没有大碍,二人的重心都放在找到房间内可以触发的机关。

“咔嗒”一声,婠婠竟然扳动了油灯的简易木制底座,二人惊讶对视之时,便又听“轰”的一声,进来时的通口落下一道厚重石门,将这个房间完全封住,成为密闭空间。

师妃暄更靠近,就去看石门,却见严丝合缝,不留一点空隙,看完朝着婠婠摇了摇头。

婠婠露出尴尬的表情:“妃暄,我不是有意的。”

师妃暄走到婠婠身边:“这也是没办法的事。”然后也研究起了油灯底座。

婠婠一开始是把它往左边扳动了一个小角度,师妃暄伸手试图再次扳动,但是却纹丝不动。

师妃暄看向婠婠:“这种机关你可有了解?”

婠婠无奈笑:“如果我了解,刚刚怎么会把门封起来。”

两人相视一笑,师妃暄道:“那么我们再找找别的吧。”

两个人又将房内一寸一寸地搜遍,房顶和地面都不放过,可也一无所获,只能又围绕到油灯旁边。

婠婠道:“恐怕机关还在这油灯上。”

师妃暄点头:“上次扳动没有效果,或许应该采取别的方法。”

婠婠伸手去摸上油灯,然后给了师妃暄一个眼色,师妃暄会意,警惕四周,然后婠婠就旋动了油灯。

但是旋转之后,也没有什么变化。

婠婠奇道:“怎么会这样?已经转动了呀。”

师妃暄略加思索,伸手将油灯底座向右扳动,这次竟然能够扳动,油灯又回到了正中间的位置。

婠婠朝她点点头,师妃暄就又把底座向右扳去。

“咔——”的一声,随后房间正中的地面缓缓打开一道口子。

二人围了过去,却不是什么通道,而是一个方方正正的铜盘,正中的十字形铜块凸出,不能挪动,但十字有一边色泽更红。周围则是密布的分散铜块,不能取出,盘中有只留一块空格,正可以移动这些铜块。而铜块上有的有刻痕,有的没有,不知道代表什么。

婠婠看着铜盘发呆:“虽然看出这是个机关,但究竟是要做什么?”

师妃暄叹道:“应该是要拼成什么图案。”

婠婠看着铜块上杂乱的刻痕,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什么也看不出,怎么拼?”

师妃暄蹲了下来,开始移动铜块,苦笑道:“没有办法,只能随便试一试了。”

婠婠看着师妃暄移了一会儿铜块,觉得有些头晕脑胀,便离开到一边道:“妃暄,你先拼吧,累了我换你。”

“好。”

师妃暄试了许久,都没有看出什么头绪。不知道时间流转几何,当她觉得眼花缭乱,需要休息一下的时候,却看到婠婠靠在一边阖着双目小憩。

呼吸平缓,玉容沉静,一副十分无害、与世无争的模样,谁能想到她是以一人之力倾覆竟陵的妖女呢?

师妃暄摇了摇头,自下来之后精神一直高度紧绷,便是铁打的也该累的。

此处并没有旁人,师妃暄不由自主地细细打量了几眼,然后又想到婠婠接住自己的时候。虽然很短暂,但是却让她无法忘怀,也许因为第一次被人这样抱着,也许是险象环生的刺激之下,她感觉到那是温暖有力的臂弯,让人安心,触电一样产生奇异的信赖感。

师妃暄暗叹还好那时没有光亮,不然那刻不符合静斋弟子身份的脸上一热都要被一览无余了。

师妃暄收回目光,让婠婠再休息一下吧。至于二人的敌对关系,出去再说吧。

婠婠回复精力后,却见师妃暄还在那里聚精会神地拼铜块,心想不愧是佛门弟子,定力真非常人。

“怎么样,有头绪吗?”

“没有。但我隐约觉得就要找到破解的关键了。”

婠婠伸了个懒腰走过去:“我替你吧。”

“好。”师妃暄起身,把地方让给婠婠。

婠婠对这些铜块没什么耐心,也不想着什么样拼凑比较可能解谜,随意地挪动了起来,显得十分随心所欲。

师妃暄看着婠婠这样不禁摇摇头,这样随意怎么找到最后要拼出的图案,也不知道还要在这里困上多久。

她闭目养了会儿神,再睁眼朝铜盘看去,也许是因为站得远些,角度不同,竟见到盘上被婠婠摆出了一个异常熟悉的图案。

“等下!”师妃暄按上婠婠肩膀。

“怎么?”婠婠疑惑抬头。

师妃暄俯身仔细看了看,惊喜道:“这是坎卦。”说着指着九块铜块组成的图案。

婠婠看去,果然中间三块形成一道横直的刻痕,上下三块中间空白,两边有刻痕,正形成坎卦。

“难道要拼的是八卦图?”

师妃暄沉思了一会儿道:“很有可能,也许和奇门遁甲有关,而且我怀疑,中间十字的红色所指应该是某个卦象。”

随后喃喃道:“八门中开、休、生三吉门,死、惊、伤三凶门,杜、景门中平。”

婠婠对奇门八卦只是有耳闻,问:“那就是红色指向开休生三吉门的话,我们就有机会出去了?”

师妃暄拧眉道:“如果有八卦,也就代表着会有八种选择。每种都不同,不知道鲁大师是简单地以吉门放过,还是非要我们死里求生呢?”

婠婠想了想便觉得复杂异常,八卦并非她所擅长。

“妃暄,你定就好。”

师妃暄知晓婠婠信任自己,点点头:“好。”

说完之后,师妃暄再一次投入了拼凑铜块的浩大工程中,婠婠就在一旁瞧着。

有了思路之后,师妃暄的行动就快速了许多,没过多久就有了八卦图的大致轮廓。

“开门大吉大利,对应乾宫,我试试这个。”

“好。”

师妃暄心中有谱,手下如飞,专心致志,倒显得气定神闲。婠婠不由得欣赏地看了眼她,此刻有师妃暄这样认真靠谱的人在,倒真觉得有希望出去。

过了约莫一炷香,铜盘上出现了一副拼凑好的八卦图。

师妃暄凝眉深呼吸一下,以掌按了下红色对准的乾卦,铜块下陷。

二人站开,却见铜盘缓缓左移,彻底显露出一个通往下方的开口。

婠暄探头下视,底下是一块长宽高皆半丈许的空间。

师妃暄道:“不如我先下去看看。”

婠婠点头道:“好,看看有没有线索。”

师妃暄纵身跳了下去,开始四处查看。就在这时,铜盘开始右移要关闭开口。婠婠以掌力迫住铜盘,却只顿了顿,随后铜盘又以更大的力量闭合。

婠婠抵挡不住,心下一横,也跳了下去。

“通”的一声,开口完全封住,婠暄二人都困在了这丈许的空间里。

“婠婠,你——”师妃暄话还没说完,这个密闭空间忽然猛烈抖动了一下。

婠暄面面相觑,还不等两人想什么,这个密闭形成的大匣子就猛烈摇动向前冲了出去。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