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宫宴

作者:陈陈陈陈
更新时间:2021-01-12 21:09
点击:109
章节字数:161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夜色方显,州眠弋草草用过晚膳,在书房待至亥时,听得公输仇从郭府而归,一众婢女皆识相的退了出去


公输仇便直截了当的道:“少主,决不可与李牧结盟!”


早前出门时,这人尚且几分踌躇,转眼便决绝如斯


事情要从赵王即位之日说起,彼时赵迁不足十八,秦赵同俗,二十一岁行冠礼,因此由头,郭开指使韩仓等一班亲信郑重其事上书,言称,奉祖制,王得加冠之年亲政,加冠之前宜行上卿摄政,如此,王可修学养志,赵国朝野可安


赵迁深感郭开一党死力维护之恩,自是欣然允准


国君不谋朝政,朝局由是生乱,然则,无论朝野如何骂声,郭开却因与赵迁素有根基,更兼韩仓在卧榻间为郭开一力周旋,竟然始终蜷伏在王城之内安然无恙


郭开韩仓开心之时,一场以李牧为首的权力阻击已然来临,其首要目标是还政赵王,而后便是施压赵王罢黜郭开!


郭开终日思谋,对朝局人事看得分外清楚,又怎会不明如今形势


而那李牧纵有名将之才具,却不具备郭开的全局洞察,要论领政,李牧显然弱于李牧


公输仇大觉不是路数,肃然拱手道:


“属下以为,北境且不可掺进赵国这蹚浑水,与其被当了棋子,不如依照原先计划行事,至少相对稳妥得多,郭开非是忠直良臣,国之兴亡、联姻成败,于之不过自身利益轻重,只消咱们开的条件足够丰厚,何愁他不动摇?”


台基上点起的檀香烟雾缭绕


州眠弋沉默良久,遂将今日与公主商谈内容一一告之,得知结盟已成,公输仇心中满是纳闷,又不好细问,只道少主向来沉稳,或许只是权宜之计


春草新绿,邯郸王城的林下草地上一片喧哗熙攘,捻指过了四五日,宫里终于来人传旨:太后寿诞,盛邀北境州氏前去赴宴


殿内的金漆雕龙宝座上,坐着的便是赵幽缪王与那盛年妖娆的转胡太后,底下歌舞升平,鸣钟击磬,席间觥筹交错,言语欢畅,其乐融融,


笑声未落,人圈外有尖锐声音高喊:北境城主携使觐见!一行人相应进了大殿,领头的抬了抬手,随行小厮便高举着寿礼呈上前去:

“北境州氏,献蝴蝶鎏金嵌玉镯一对、金彩宜春南漆方胜式香几二对...恭祝赵国太后万寿无疆,圣体康泰!”


转胡太后打量两眼,只得问个好,笑容可掬的让人赐了坐


州眠弋谢过,由着内侍带领,坐到了靠主台位置,正对面便是呈衍公主,小公主一袭喜庆的玫红色拽地长裙,面上略施粉黛,额间点着一颗朱红的美人痣,浅红色的腮红涂在脸颊,一抹朱唇不点自红,二人稍稍点头示意,未作多言


从其左侧视去,又见得一人,眼如丹凤,额阔顶平,皮肉天仓饱满,坐定时浑如虎相,战国之世,名将如云兵家似雨,战功巨大如吴起、田单、李牧,自不待言,不论站队与否,州眠弋也是肃然起敬


“久闻将军之名,今日得见,何其有幸...”


“少城主谬赞”李牧笑得合不拢嘴,却又十分谦虚“令尊当年威震天下,万夫莫挡之勇,方令老夫望尘莫及!”


二人皆是发自内心的奉承,你来我往中,忽而又听得殿中传来吵闹


那人一溜碎步跑来,胶成团的内侍侍女们连忙散开,恭敬地让出一条甬道


“老臣来迟,望君上恕罪”


赵王面不改色,丝毫没有怪罪之意,只询问道“上卿何故来迟?”


“禀君上,老臣早地入了宫门,没来得及来觐见便收到信儿,来人称章华台贵客有恙,臣甚为忧,便立马改道前去探望...”


“章华台?”赵王皱了皱眉,将视线投向州眠弋处“那不是北境贵子的住所麽?”


州眠弋心下了然,面上却作大惊失色


“是,情况较为严重,臣也只是隔在宫外听人通传,据说,贵子面部浮肿、发红发光,似酒醉面容,身上生斑,有的斑块象癣,医官查探后...”


州眠弋慌忙问:“怎样?”


“说是麻风病...”


殿中哗然,不知是谁议论了句:麻风乃不治之症!


州眠弋瞬间快要崩溃的表情,脸立刻被悲伤笼罩着,两眼泛起闪闪的泪水,快步行至殿内中央,行了大礼不说,连称呼也一并改了:


“望君上怜惜,请准将贵子交予北境”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