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章 不过死物。

作者:赋小秋
更新时间:2020-12-23 20:56
点击:217
章节字数:282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想我吧……”


对于就在眼前的人,月白还真不想她。不过季无念没有在她昏迷的时候乱跑,月白也乐得给她一些奖励。可惜受了的伤叫她违愿,胸口闷一点、她便只能将季无念推开。


不至于咳血,但呼吸不畅。


“……不知道‘做到发烧’和‘吻到没气’哪个更丢脸一点……”


不要怪九一,吐槽实在是天性,忍不住。


“……”月白不太想理他,深吸慢呼、调整气息。


季无念一直看着她,也将她推开自己的手握在身前。月白的唇色红润一些,脸色也染上几缕红霜、稍稍驱赶了苍白。季无念将自己那些心思收起,坐近一些、抚着她的背,笑道,“不想就不想,也别气着自己呀……”


这欠揍的话总算惹来大人一个眼神,叫季无念笑得更开。


“想不想吃点什么?我去给你做。”


食物不一定能帮她疗伤,但美味确实可以振奋心情。月白心中有想,但在说之前还是问一句,“小霜呢?”


“……在自行修习。”季无念眼中稍沉,半是无奈,“小霜很乖。”


月白一睡十天,照顾秦霜的任务便到了季无念身上。季无念本想找借口说月白不在,可也给不出归期。秦霜曾被“抛弃”,对这种事有些敏感。就算小孩子想尽量不表现出来,那几乎要发抖的小身子也瞒不过大人的眼睛。


季无念还是与秦霜说了真相。小孩子憋住了眼泪,只是说要默默守着、做好神上要她做的事。


秦霜少年老成,已经能看出未来慕天问的坚毅性子。


“我叫她回来一起吃。”月白身体虚浮,但魂力有复。她闭上眼睛分神而去,在那边抱起了扑过来的秦霜。


虽然因此有些耳鸣,但月白觉得没什么问题。


“……真的没问题么?”九一还是很担心的。“你是不是不该用‘魂力’了啊?好好休息吧……”


“在休息了……”月白稍稍活动肩膀,慢悠悠得掀开锦被,挪动自己的双脚下床。她双手抵着床板,用力一撑……起是起来了,一个站不住又掉了下去。


手肘磕到了床边的角,差点没把月白的眼泪疼出来。


季无念去做饭了,急得没手没脚的九一连团团转都不知道去哪儿,“大佬你别乱动啊!说好的‘好好休息’呢????”九一是真的心疼,“为什么这回会伤得这么重啊……月白……”


九一的声音一直不男不女、不尖不高,但一开始哭腔不知道怎么就会让月白想起鸡皮疙瘩。月白忍住自己想抖的冲动,凉凉安抚,“没事。”


毕竟现在的大多结果她都有预料,也就是躺久了的无力感让她有些窘迫。只是稍微再动一动、走一走,她还是能小小得运用一些灵力,让自己的身体舒服一些。


月白走上露台,粉嫩的荷莲绽在她眼前,被日光映得泛白。荷叶的绿色也变浅了,不再是长夜里深得发紫的色彩。它们活得灿烂起来,不再是夜空下安静低沉的模样。


她靠在栏杆、前倾身体,遥望远处深浅映日的竹林。绿色由淡而浓,却从未消失。不像在深沉的黑夜里,什么靓丽都会被吞噬。


可惜对月白而言,这些色彩无差、毫无意义。


不过死物。


“神上!”


真正鲜活的事物出现,月白转过身来,摸了摸秦霜的头。


小孩子一过来便抱住了月白的大腿,一双银灰眼睛由下而上,大大的、闪着光。


日光这点好,可以看清楚别人的眼中湿润。


月白现在抱不起她,只能蹲下与她对视,用手点她眼角,沾了一丝丝湿气。神上温柔地笑着,唤她“小霜”。


秦霜用两只手握住了眼边的手掌,关心切切,“神上、好些?”


“神上没事。”月白将她拉进怀里,就这样抱抱她,顺着她的白发,“无念说,小霜这几日很乖呢。”


“……嗯……”秦霜什么都做不了,只能乖乖的。她拢紧神上的脖子,肩膀有些缩起,“小霜乖,神上……不走。”


“……”有些阴影真的会挥之不去,月白只能拍拍她,安抚她,“不走。”正好有一个人的身影出现在门边,月白看她一眼,又侧过头去亲了亲秦霜的发,“无念做了餐食,我们先去吃好不好?”


孩子在第一瞬间还是抱紧,而在她挣扎着松开的时候,又有另一个温度贴上她的后背、安抚她的臂膀。无念在她身后轻轻说,“神上特意点了小霜喜欢的水晶饺,叫我费了好多功夫呢……”这个声音总是携着温暖的笑意,会把神上偶尔令秦霜害怕的淡漠冲走。


秦霜或许留不住神上,但是无念可以。


三人好像许久同桌吃饭。一张四方桌上,摆了水晶饺、蒸排骨、素炒鳝丝。季无念另做一道莲子膳粥当做主食,都清淡。秦霜看看神上再看看无念,最后只能看着自己碗中的水晶饺,粉皮透薄、虾仁粉嫩。


她独自坐在一边,用自己的筷子和勺子、吃自己的水晶饺。


季无念知道她乖,但与月白对个眼神,还是将自己的碗筷放下、翩然站起,又到了秦霜身后。


小孩子不明所以,一下被钳住腋窝,没怎么反应过来就被转了角。再好好坐下时,她的屁股底下就垫了无念的大腿,与她一起坐在了神上的同一边。


刚刚在用的碗筷被拉在原地,现在一桌三人只有月白手里还有餐具。季无念自然而然张开嘴巴,“啊——”


月白才懒得理她,夹了一个水晶饺,用筷子截成两半,只挑起半边的皮肉、吹了一吹、递到秦霜嘴边。“小霜,啊。”


小孩子有些惊喜,乖乖地张嘴,惹来身后一点不满,“神上、那我的呢?”


月白瞥她一眼,连回都不想回。她的视线还在碗中另一半的虾饺。粉色的虾肉露在外面,还沁了鲜美的汤汁。季无念做这道菜的方法与她有些不同,会往里加别的料提味。月白猜她是加了其他的海鲜干货,但都打成了泥、吃不出来是什么。


月白喂她半个,算作之后问她的贿赂。


“也不是什么特别的。”季无念在饭后笑回,“不过是和面时用得汤水,所以皮也有鲜味。虾泥里放了一点马蹄,口感会脆一些……”


月白看她,轻轻一句,“你倒是用心。”


“……呵,也不是我想到的。”季无念凑她身边,与她一起靠在栏杆上,“还记得在山风阁见过的那位主厨么?这是他的手法,我也就是学了些……”


山风阁便是元宵后她们去的那家,还遇上了季无念想要培养的沈若。月白确实记得那位主厨的手艺惊艳,只是那日都点大菜,没有尝到这道水晶虾饺。月白低笑,“若得机会、合该去请教请教。”


“任厨的手艺我可都学得差不多了。”季无念戳她一下,笑道,“叫声‘师尊’,我来教你。”


月白现在不想叫,就不理她。而说到教导,屋里秦霜正在盘腿修习。因着诸多事情,她对秦霜身上的神息梳理已有一段停滞。除了秦霜,她也没忘还有左千千和柳云霁需要教导。她们在曲似烟那里,对那条蛇也要有一些驯化……


事情很多,她不能一直那么虚弱……


“月白。”


“嗯?”正好被季无念叫回,月白便侧头看她。


季小狐狸好似此时才敢严肃一些,“那日究竟发生了什么?你怎么会伤成那样?”


季无念是真的不知道,也难以想象。她从六离那里知道了大致的结果,从冷羡那里得到了一堆的奇异。而这都与她曾有的认知相违背,左左右右、上上下下得合不起来。


他们都只是“知其然”的无知人,真正的原因、还得请月白大人明示。


这个问题倒是与月白的目的相符。她说了一句“跟我来”便步入屋内,看一眼盘坐的秦霜,以魂力向她传言。再往外走,月白在踏出竹轩范围的时候回头,还叫季无念一惊。


“怎么了?”季无念步进到她的身边,却发现她的目光也只是跟着自己,“月白?”


“没事。”


大人抬起无人握的手,随意挥了一个传送阵。


“你要出去?”季无念这下起了一分心急,“你才刚醒,伤……”


“无妨。”季无念自己要抓她,月白便从善如流得牵住。金光闪烁中,大人低低声语。


“去走走、就会好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