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1章 我不困了。

作者:赋小秋
更新时间:2020-12-22 15:19
点击:242
章节字数:308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很难得的,季无念听了话。


月白被周身热度闷醒,呼吸困难、额头湿润,睁开眼前就觉得身上黏糊糊得不舒服。当她试探性地撑开眼皮,又有什么东西刺进眼睛里,一瞬间让她觉得疼痛。这“触感”停留了一会儿,她脑子清醒一些才想起来是因为什么。


长夜不再,日有暖阳。


比起往日清凉孤冷,这温度叫她有些不习惯。但是一旦知道原因,又好像并非不能忍受,甚至带起几丝舒适来。那大概是未知被安抚后的心宁,叫人心思平缓……


“月白!!!!月白你终于醒了!!!你没事吧!!!!月白啊!!!!!”


……哭丧么?


月白觉得吵,可也只能在心中叹一口气,“我没事。”


“真的么?你这都昏了好久了!!!”没用的系统在这段时间深刻地痛恨着自己的无用,九一真心想哭,“你真的真的没事么?”


“……没事。”月白被吵的头又疼起来,眉间不由皱起,“九一、安静些……”


系统立马闭嘴,又有另一个声音响起来,“月白?”


这声音轻柔,混着满满的关心与关注。有柔软触碰她眉间隆起,与阳光一起抚慰她发烫的额头,“有哪里不舒服么?”


季无念不确定她醒没醒,怕她只有呢喃、问得又轻又近。


靠近的温度遮挡了阳光,却不会让月白觉得寒凉。她甚至乐于在这阴影中睁开眼睛,免于刺目的疼痛,浸在另一人的温柔里。


侧耳倾听的季无念没有第一时间对上月白的目光,却让月白看清了她脸颊上的细小茸毛。季小狐狸的骨线好看,每一寸的弯折都叫人赏心悦目的。她还有一颗泪痣点在眼边,叫她认真时候的一切情感深化,便是侧角而看、也能感受到其中的浓浓心意。


月白一下子不想说话,便等着季无念起身时来看自己的眼睛。


远黛挑落明珠散,万语无言刹那间。


观察季无念的诸多变化是月白的乐趣之一,偶尔见得她眸中铺润、月白便会觉得有意思。而大人在这种时候的笑里总有几分揶揄,便是脸色苍白、也会让季仙长不自觉得有几分窘迫。


“……醒了?”


这种时候的秘诀就是不能表现出来,季无念选择了转换话题来达到目的。


不同于回复九一,月白从声带发声就显得有些吃力。只是轻轻的一声“嗯”,她便能感受到自己喉间嘶哑。而当她活动身体打算起身,周身的无力又让她觉得有些艰难。

这次伤得是真的不轻,感觉会需要好一段时间的修养。


季无念帮她,扶她慢慢坐起,软垫靠后、锦被及胸。月白额间本有一些汗珠,此时也消散了。季无念碰了碰她的额头,“烧好像退了一些……”


“……嗯。”月白轻轻得应,动了动空空的手掌。


一直到刚才,季无念还一直握着。


“我给你喂了你之前给我的药,”季无念顺着她的目光,再次按住了她的手掌,“有好些么?”


“……嗯。”那个药有重塑身体的功效,月白之前也自己吃了。毕竟是她躲着天雷拿出来的挂,好一些是肯定的。


不过那些都不怎么重要,月白的视线还是在那只手上。她轻轻合起指尖,指腹碰到了季无念的手背。食指搭在季无念的指节上,可以感受到细腻皮肤下的骨头形状。


“……月白?”


“……嗯?”


心不在焉的大人眼睛都没抬,让季无念又无奈又担心。她靠近些,接过了月白的视线,叫她只能看着自己,“你要不要再睡会儿?”


月白眨了眨眼皮,并没有觉得困倦,反倒是季小狐狸的脸让她起了心思,轻轻一句,“过来一点……”


她的声音有些沙哑,像是完美的表面划过砂砾,留下细碎的伤痕。


季无念贴过去,可眼中流露的心疼被月白忽略。大人想亲她又不想动,便叫她自投罗网。月白只需微微抬头、便能将那对红润的唇夺走。柔软的触感叫人舒服,月白有些不满足于此。轻轻张合、这个吻也就自然而然得深了。


唇齿交缠,某人不敢吻得太重,某人却总要似有似无得勾引。最后总有一个败下阵来,躲开纠缠、又不舍亲密,只能将亲吻移侧、沿着对方颌骨向下、一点点沉入颈窝。她需要在那里调整呼吸与心情,喉口的吞咽又好像暴露了她被大人挑弄的心思。


真的、太坏了。


某人的认输自然让月白心情愉快,她握紧了手、低下了头,用润起来的唇轻轻贴服黑色的发。


“我不困了。”


……看出来了。


月白真的是个坏心眼的神上,季无念拿她一点办法都没有。此时此刻,她也只能去给大人倒一杯温和的水,润一润她嘶哑的喉。


“……冷羡呢?”月白低头轻抿,水流划过舌尖、留下丝丝甜味。


“在药庐修养。”季无念收回汤勺,再在碗中搅动、让蜂蜜保持铺散。“他伤得也挺重的……”


“……嗯。”月白并不太在乎,只觉得活着就好。她再饮一口季无念递来的水,视线顺着她的手往上,却也没有在她的脸上察觉出太多情绪。月白顺着话,“他去不了魔界了吧……”


“去不了便去不了吧。”季无念回应她的目光,浅笑间好似比月白还要寒凉,“本就是顺水推舟,能成最好,不能、也没什么影响……”


影响。


“影响什么?”月白问。


“……大势?”季无念也不知为何自己用上了疑问语气,大概是没有其他更好的回答。她浅浅笑道,“元酒入魔,拿了巴林的灯,而漆墨去了舟曲、把那里扇也被拿走了……”


双管齐下,巴林毁成了一片苍凉,而舟曲则更是成了无人可近之地。


他们的动作、比季无念想得要快上许多。


可是走到这步、快慢对她而言已经没什么所谓。比起那些,她或许更加想要在这里的时间……


“……你说的扇,是不是画了图的团扇?”


季无念一愣,情绪被这问话打散,带着好奇回答,“是……”


“……画得什么?”


“……”季无念回忆一下,“好像是‘仕女起舞’?”


“……”月白想了一想,低头一句,“那还好……”


“……还好?”九一听不懂了,“这好么??”


月白先不回九一,向她说道,继续问她,“其他像巴林那样、有蓝线延伸的地方,你知道几处?”


“……嗯?”这问话的走向奇怪。季无念深深看向月白,大人苍白、却是坦荡荡得回望。季无念突然意识到了:月白或许已知“所以然”,只是在问她讨要“其然”验证。她回答,“我知道的,加上巴林、共有十处。”


十?


数字不对,月白先放一边。她再问,“那像北地那样的呢?”


“……四十九处。”


这个数字也不对。月白看她,“你确定只有这些?”


季无念摇了摇头,“我知道的只有这些……”


两人对视,这回换季无念坦然无谓。月白有些疑惑、也有些试探,但她并非认为季无念隐瞒,只是其中有些说不出的感觉、叫她不知该不该问下去……


你是怎么知道的?你知道自己并未找全么?你知道它们的意义么?


你……


月白最终移开目光、也不选择疑问,她只是说,“给我写张清单,修养好了、我去看看……”


季无念看着她,心脏处似是被什么东西捏紧了,可她还是习惯性得笑,“月白,那里究竟是些什么东西?都与你有关么?为什么会放在那些地方?”而且拿走的话、还会灭世?


“那些应该是我和我姐姐的一些东西,被偷走了放在那儿的。”月白挪了挪,再次看向季无念,“我们的能力特殊,做的东西时常被当做阵脚……你就当是‘灵脉’、‘龙脉’一类的阵吧,反正与一世命运休戚相……”她顿了顿,喉咙有些痒,“关”字吞了进去。


季无念喂她一口水,还是心疼占了上风,“累了就别说了,不着急。”


自己常说的话从别人嘴里出来还是有些奇妙。月白摇了摇头,还是说完,“我姐姐做的东西麻烦一些,但如果是我做的东西被拿走了,补上就好……”


“补上就好……”季无念轻轻一笑,“大人做的东西,难道不是独一份的么?”


“以前闲着,做得多些。”月白看她,“而且只是要维持灵阵,并不一定要完全一样。”


“灵阵……”季无念浅笑,深深得吸了一口气,“能维持如此庞大的灵阵,还能偷走你们的东西……一定是个很厉害的人吧……”


柬衣厉害么?


“……还好。”能力相生相克,说不上厉害不厉害。“惹人厌是真的。”


月白说过她不太喜欢那个人,季无念也不多问。她只是低低得笑,捧起了手中的碗。


蜂蜜水入了一人的口,再润一人的唇。季无念依旧吻得轻,只是比之前强势了一些。月白乐见,闭目承受。


季无念低垂的视线里是月白微颤的睫毛,每一分振动、都是因为自己。


“月白,惹人厌的人便别想了……”


别想柬衣了。


“想我吧……”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a12
a12 在 2020/12/22 15:12 发表

好看,很喜欢

Cryogenic
Cryogenic 在 2020/12/21 19:29 发表

有一个疑惑:无念没出去是怎么知道外面的情况的呢

显示第1-2篇,共2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