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3章 棺材板要压不住了。

作者:赋小秋
更新时间:2020-12-24 14:07
点击:228
章节字数:267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一步踏过,破碎的巴林展现眼前。巍峨的山柱消失不见,石块零零落落得洒在地上。正好天上下雨,把银灰的碎石都沉了颜色。


山谷空迷云气落,峭崖无影也无烟。


巴林本是一个人间仙境,却被仙人毁了个不识人间。


季无念随月白踏在半空,看向这空荡荡的山野。山雨落下,冲刷了粉碎的柱石,又在间隙中汇流聚集,成条条小溪。或许许多年后这里会有另一番湖泽景象,但此时悲凉、不可来时语。


她很早就安排了此处封山,平民伤亡不大。只是寻玉、齐悦等人这么多日不闻消息,应该已是埋于这碎石山谷。还有被元酒拿走的那盏灯……


月白说的后患季无念心里大概有数,应该就是指几年之后这附近有人一夜鹤颜、也会有人返老还童的诸多怪事。不过那时这天下应该已经乱糟糟得一片,或许也没有多少人会注意到此。比起之后的诸多问题,还是眼前的魔气……


魔气?


季无念闭上眼睛感受一下,好像并没有当日来时的屏息难压的冲动。


“月白,你把这里的气息收走了么?”这就是月白会如此伤重的原因?


月白想了想,“不算吧。”她还牵着人,左右看看,落到平坦一处。


季无念认得出此处便是原来那间圆室的入口所在,但不知月白要做些什么、只能在旁观看。


牵着她的月白闭上眼眸,顿然几瞬。周边景物摇晃,似水波般退去,露出无穷的黑底。魂丝倒流其上,又漫入无尽的天光。


季无念忍不住抬头,又忍不住远望。这个地方令人太过熟悉,原模原样、不落分毫。被竖直白光笼罩的竹云灯缥缈蓝火,静静伫立。


“……这里?”季无念惊讶得看向月白,大人却只是牵着她往灯处走。


蓝雾又被拨散,让这阴凉的黑室多几分寒。季无念再次看向月白抓住自己的手,沿着纤长的臂骨向上,扫过她的腰肢与脊背,落在她的肩。


舒展自得,不似有忧。


虽然月白大人几个时辰前才从昏迷中醒来,但季无念有这样一种感觉:这位大人并不在意自己的伤痛,而一切、也都在她的掌握之中。


十步的距离足够让季无念将这感觉深化。再看一眼那个灯,季无笑容有些泛苦,“元酒拿的是假的?”


“嗯,假的。”月白看看这时灯,伸手向前,又将它变得透明。里面符文阵法并未受元酒一掌影响,还在好好运行。原有瑕疵也并不会有大影响,可以先放着。


“……这东西到底有什么用啊?”九一很不懂,总觉得自己这个系统越来越没用。


“规整时光。”月白没有和季无念解释,但和九一却好相谈。


可惜没用的系统还是不理解,月白也不多言。


季无念还有许多不明,“上面迷阵毁了,本是该有气息散溢的吧?”她见月白抬眼,捉住她的目光问她,“真不是你收走了?”


“……不能算我收走了。”这个问题有些难答。月白便直起身来,又往石室边上走,“跟我来。”


她又往出口处走,季无念跟着、越走越黑。数步之后,她意识到了不妥。


“月白,”季无念问,“这条路、是不是更长了?”


“是啊。”月白浅笑,带着她往边上转了个弯,“我在这里加了一个空间……”想到了什么,月白伸出手去,“牵住我。”


季无念隐约觉得这场面熟悉,依旧从善如流。


她们在迷雾浓散之间穿行。季无念不知方向,但已能隐隐感觉到胸中紧致。她好像知道了月白将那些气息放在了哪里,但当真正看到、她的注意力又无法放在气息上了。


齐悦眼还红,长夏扇还开。仙门魔修数十人,七横八竖胡乱飘。


“……”季无念觉得自己此时表情可能有些僵硬,转回来看她,“你是为了救他们……?”


“不是。”月白否认,“顺手而已。”


她同意季无念说的,要让对方带点东西回去,不然会没完没了。当时元酒猛攻,月白倒是也可以一战,只是必然消耗颇大。若之后再有人来,月白无余力去阻。而元酒一击必然毁灭上层迷阵,到时时灯会不会被拿走另说,散溢的神息月白也会处理得十分吃力。


还好她之前拿出了“微尘”,可以由上层空间延展增加,在不扰乱时阵的情况下于上下层之间填入一个空白的空间。这样便能让元酒抹去上层迷界而不伤及下面阵法,也能在神息散溢时禁于这个空间之内。至于这些人,不过是月白心念一动、顺道带走。毕竟其中还有对她友善的齐悦长老,能救就救了。


当时冷羡看到的灵气穿过自身便是在“微尘”展开空间的时候,他们与元酒既在一起、又不在一起;虽能看到,却伤不到。


“……”九一刚刚就在问月白什么叫“加了一个空间”,这时看到听到、只觉得自己的知识体系有一点点崩塌……


“我觉得爱因斯坦的棺材板要压不住了。”


“……何止爱因斯坦,”月白轻飘飘得回,“麦克斯韦和普朗克也能被我气活过来。”


“……”九一惊住,“为什么你会知道这两个人?”


“你不是第一个这样说我的人。”


月白反正无谓,对九一的震惊半点不在意。她捏了捏季无念的手,一抬下巴,“这些人、怎么处理?”


“微尘”展开空间的过程会对月白造成极大的消耗,现在维持在这里也会有负担。更不要说此处时间还停,种种消耗、压得月白好不起来。早点把这些人处理了,月白能好得快些。


“……”季无念的脑子现在也有些凌乱,月白大人的能力通天,做了许多她根本无法想象的事情。但有时也太出乎她的意料,让她不知下一步该怎么走。


比如说这些人吧,魔气蒙智、嗜血好杀,放出去也是祸害。就算他们能清醒过来,也是被仙魔两界当做已死的人。要解释其的出现,必然自费一番口舌,说不准还会将月白暴露在魔尊视线里……


“……”季无念难得踌躇,无奈一笑,“大人这题出得难了,我得想想。”


“我可以除去他们身上魔气,扔出去。”月白考虑自身消耗,这些人处理得越快越好。她看了看这些人,“或许可以留几个给曲似烟……”曲蛇会需要身染魔气的人试药,这些人都可以用。


曲似烟的劣迹深深刻在季无念的记忆里。她捏了捏月白的手,挑眉看她,“你当时、为什么会救他们啊……”


“……顺手。”真的只是顺手。“微尘”的空间空荡,延展空间的时候把人带上也无需多余动作。“而且齐悦仙长也在其中……一下就都救了。”她想起之前季无念站在“人树”前的怔楞,转头问她,“你不想救?”


“……”季无念一愣,低着头笑,“我救不了。”


救不了,就不想了。


月白对她的无力并不能感同身受,也并不想认同她的答非所问。大人说,“你可以请我救。”


“……然后看你满身是血?”季无念提起语气和眉毛,“你都不知那有多吓人……”


“我知道。”


月白的目光转向,看往悬空的人。她再问一次,“你想救么?”


季无念从一瞬的怔楞里清醒,低头笑了笑。她知道自己的“想不想”是连接着月白的“做不做”的。月白这样问,她也懂她的意思。月白一直牵着她,她便用另一只手按住月白手腕,好好地问,“你撑得住?”


“……”她真的是被小瞧得十分严重。月白扫过一眼,“把他们扔出去,我会好得快些。”


骄傲的月白大人不喜欢质疑,冷淡的表面下有颗争强好胜的孩子心。季无念觉得她可爱,捏了捏她的前臂。


“三清的放回去,魔界的交给曲似烟。寻玉留给我……”


她眼神变了一变。


“长夏、杀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