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登高

作者:陈陈陈陈
更新时间:2021-01-15 17:02
点击:107
章节字数:223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九月乙末,隔日即是重阳,因日与月皆逢九,故又称为‘重九’


适巧公主差人捎来了信,邀她届时一同前往麒云山登高祈福,此为重阳习俗之一,民间另有游街赏菊、饮宴祭祀等若干庆祝方式


州眠弋遂将此事说与众人商议


“公主年纪不大,却似乎心思颇重...相较郭开小人之流,前者的锋芒不露倒更为令人忐忑...”公输仇语毕,他的老对头立马跳了出来,提出相反意见道:“公主暂且不论,单说李牧,大将军之德高望重,较郭开那厮可谓是大相径庭、天壤之别!”


“德高望重又如何?品性败坏又如何?说到底皆为外人,于我等也不过利益之分。”


“既要结盟,自然要挑选这结盟对象是小人或是君子吧?”


“方统领,结盟非结亲,乱世之中向来不分正邪只论敌我,只消有利于北境,纵使与小人合作也未尝不可。”


自古文臣武将龙争虎斗,既存在互利共生,也存在竞争机制,那二人各抒己见、争论不休,商议到头仍旧没得出个结果


重阳当天


公主出行护卫随从众多,但大部分也都与车辇一同留在了山下,这要源于数十年前麒云山被划为‘天家风水禁地’,自那以后,除却山内少数学子,便只允许王公贵族或得了特批的人方可出入


时日将午,好在秋日凉爽,山路也并不崎岖


行至半山腰处,遥遥立着一座别致庭院,小公主心跳突的快了一拍,不自觉的,步伐也随之增快


另一边,州方二人早早到了庭外候着,少顷须臾,不远处行来一翩翩公子,青衫折扇,可却步履轻盈、体态婀娜


分明是女扮男装!


州眠弋撇了撇嘴,忍不住的嫌弃道:“这公主好生奇怪,偏喜男装,可惜扮得又不高明,一眼叫人家识破了去,起什么作用?”


“少主您小声些...”旁边的方暨忙将她拽了一拽,又毕恭毕敬地拍着马屁“少主呀,那寻常女子怎能都如您一般,生来便是英姿飒爽不同凡响,少主您可是女中豪杰般的人物~~~~”


“多嘴!”州眠弋哼了一声“我自然没有那寻常女子的扭捏姿态”


小公主转眼到了跟前,二人连忙噤声,拱手行礼,小公主略一躬身,回礼道:“劳二位久等,呈衍实在过意不去”


“说来惭愧,本该下山去迎公主,奈何我二人皆对这麒云山尚不熟谙,唯恐走错了道,反倒误了时辰...”论装腔作势,州眠弋最是擅长


小公主倒浑不在意,只关注在特殊的点,眼角含笑道:“几日不见,大哥竟又变得这般生分。”


“一时忘却,还请妹妹见谅!”州眠弋赶忙改了口,见天色不早,闲言少述,又吩咐着下人们收拾收拾赶紧出发


气氛继而开始沉闷,就连一向豪放不羁的方大首领都变得拘谨起来,而今身份有别,借他十个胆子,他也不敢再拔云撩雨的去调戏人家公主,最后还是小公主非常突兀的找了话题出来,询问北境是否也有重阳习俗,州眠弋一一作答道:

“诸如重阳、寒食,包括周朝的中秋清明,几乎是不落的,毕竟北境祖上就是晋国,民俗节日又是传承历史文化的重要载体,没理由不好好延续下去”


“呈衍孤陋寡闻了呢”


“哪里”州眠弋摆摆手“偏远之地,是以中原所知甚少罢了!”


“倒真想去瞧瞧那塞北何等风光...”才养了如眼前这般风姿的少年郎呢


州眠弋敷衍的笑了笑,没有再答


将至酉时,几人终于登上麒云山顶,山虽不甚高,但是也有峻崖峭壁,兀突石骨,特别是满山郁郁葱葱的松柏和浓荫中常见的清涧流水,幽径曲桥,更给攀登的人增添一股神秘的情趣


登高望两处,两处今何有,烟景满川原,离人堪白首


负责开路的护卫寻了一处破旧的亭子歇脚,州眠弋刚坐过去,就见小公主拿来一堆大大小小的包袱,便好奇的凑了过去


“妹妹这是...?”


“一些糕点酒水,每逢重阳,百姓有食蓬饵饮酒之俗,登高远眺,为时宴之游赏,以畅秋志,酒必采茱萸、菊以泛之,即醉而归...”小公主耐心解释着,向旁随从使了个眼色,登时那堆乱七八糟的东西便都就地摆了上去,她又亲自斟上酒水,递过去,州眠弋抿了一口,那酒清凉带甜,还带有点糯米的味道


“该不会是妹妹亲手酿的?”州眠弋随手又递给方暨“关于这酒我真是外行,一窍不通,远忍可有见教?”


小公主眼睛掠过他俩,略停了停,不过转瞬之间,便又露出得体的笑


“确实是第一次酿,惶恐极了,竟忘了招呼方大哥,可别怪罪才好...”


方暨连连弯腰,诚惶诚恐道:“属下不敢造次,好酒香醇甜净,入口醇和而味长,公主心灵手巧、技艺超群!”


“算你还会说话”州眠弋笑骂


“方大哥手下留情,呈衍可不敢领这赞誉”小公主说着,替州眠弋又斟上了酒,慢悠悠的说起了正事儿“大哥,重阳一过,接着即是太后寿辰,宫中诸如此类的紧要盛事,大部分护卫或者侍从都安置在宴会附近,彼时外围戒备便最为松散,也是我们行动的最好时机。”


州眠弋挑了挑眉,嘴唇微动:“妹妹有何计划?”


“大哥一旦进宫,行动想是不便,况且大哥对于宫中路线调配完全陌生,若要亲自救人未免冒险,呈衍想,大哥届时不妨便安心在宴会上应付郭开,救人一事只全权交由于我,郭开对我没有防备,待他有所察觉,想必人已经送出城外,大哥只需派人在城外侯着”


“可我又如何出宫?郭开一旦发现贵子失踪,只怕会当场将我拿下”


“贵子失踪,实为郭开保护不力,大哥只需将其反咬一口,剩下的事便全由李牧将军出面摆布,彼时郭开自身难保,想是无暇再去为难于你。”


好一招借刀杀人...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