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公主

作者:陈陈陈陈
更新时间:2021-01-12 21:10
点击:113
章节字数:199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酒过三巡,韩仓姗姗来迟


此人名不虚传,面若中秋之月,色如春晓之花,鬓若刀裁,眉如墨画,若非身着男装,不识者皆足以为是个尤物


州眠弋状似无意的抚着鬓边一束长发


方暨心领神会,当即起身前去相迎


“这位兄台瞧着可面生得很!”这声音似孩童一样稚细却不清脆,又像女人一样尖细却不柔媚,说它嘶哑但又成声,未等方暨自荐,那韩仓突然又捂着嘴笑得古怪“莫不是...楼里新来的俊俏小倌?”


言罢,堂上众人哄笑


“不得无礼”郭开身为今日主位,免不得出来主持主持公道,他先是拉着韩仓按照规矩拜见呈衍,复才为他们几人做了引见,道:“我儿平日服侍君上也算妥帖,只年轻了些,言语有时难免失了轻重,少城主可勿要见怪”


义父发了脾气,韩仓也便正色起来,立马给杯中斟满了酒:“奴婢来迟,当是自罚三杯”


郭开护得紧,三言两语又道出韩仓深受赵王恩宠,州眠弋面上也不在意,陪同着接连干了三杯,韩仓大悦、酒兴甚欢,当即着人直接换了大碗上来,瞧那一醉方休的架势,方暨正欲出来阻拦,不想呈衍公主已先行掩上了对方杯口:


“少城主不与计较,韩内侍也别逾越了好”


“欸,我与大人一见如故,倒是不必这诸般见外!”州眠弋在一旁慌忙摆手,众人皆感马屁拍在了马腿,如何讨好韩仓,也不敢去驳了这公主情面!不料那少城主忽的话锋一转,又道:“得公主宽宥,眠弋属实不胜杯酌,只恐扫了在座雅兴,便由了我这几个部下替得,陪同诸公再喝个酣畅淋漓”


韩仓自然没有异议,从一进门,他的眼神基本就没有离开过我们方大首领


不过须臾,宴席便再次热络了起来


州眠弋坐得有些烦闷,发觉那小公主同样丢了魂儿的样子,一时兴起,扯了她便逃席出去,好在没人发现她的失礼,小公主也不仅没有怪罪,还不带反抗挣扎一下,乖得跟小猫儿似的由着她去了


此时夜近二更,正是邯郸最热闹的时分,以高大的城楼为中心,两边的屋宇鳞次栉比,有茶坊、酒肆、脚店、肉铺、庙宇、公廨等等,街道两旁的空地上还有不少张着大伞的小商贩,街道向东西两边延伸,行人不断:有挑担赶路的,有驾牛车送货的,有赶着毛驴拉货车的,有驻足观赏汴河景色的


露台上的长廊设有廊椅,州眠弋先行坐了过去,小公主随后,只离得稍远,州眠弋便故意又挨近了些,果然,小公主立即张惶起来,掉过脸不好,不掉过去又不行,几番踌躇,才终于思虑起自个的处境来了,问道:


“州大哥,你可是心中还存了疑惑,是以拉了呈衍出来盘问?”


这赵国公主不过十一、二岁,每每见之,时而聪颖伶俐、贵气天成,时而腼腆害羞、天真无邪,其过往经历虽已猜得七七八八,城府深浅却还尚且不明


州眠弋略一沉吟,道:“公主天潢贵胄之躯,盘问一词用得不妥”


“州大哥私下不妨唤我呈衍即可”


“君臣有别,不得逾越”


“州大哥贵为北境之主,又怎可君臣论之?”州眠弋还有犹豫,小公主立即又道:“当日承蒙大哥相救,虽说无意,却也不由心中时时念及,呈衍少而游于江湖,同常人几乎无异,对于身份阶级,更是从未有过在意”


“说到底,那是远忍心存善念”州眠弋叹道:“也罢,呈衍既性情中人,我再推诿,倒显不识趣了些”


“呈衍这般任性,只州大哥不计较便是”小公主终于展颜,两颊笑涡霞光荡漾


“妹妹极好,远胜于我,对了,妹妹可知晓联姻一事?”


小公主点点头,竟是道“此事,呈衍或许帮得上忙”


她不过是想试探试探,没想到对方更是大胆,州眠弋心里一阵发虚,又听见小公主继续说:“赵国危难,朝野上下除却君上皆知,郭开韩仓欲挟前晋制衡北境,李牧庞博亦在计划六国合纵抗秦,这本是好事,然而朝中大臣们却又开始结党营私、文臣武将分拨成了两股势力,各自暗中较劲比拼”


“本以为呈衍今日出现在这,该是上卿大人这边的呢?”


“呈衍只忠于赵国”


州眠弋忍不住挑了挑眉:“既到了这份上,妹妹便直说吧”


“先营救贵子,后斩杀...”


檐台边上就着茶水划出一个‘開’字,虽是稍纵即逝,州眠弋也已看得真真切切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