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宴席

作者:陈陈陈陈
更新时间:2021-01-12 21:10
点击:117
章节字数:218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郭开在赵国可谓声名狼藉


赵人最为愤愤然的骂声是:“大阴老鸟,乱我大赵!”


大阴老鸟者,郭开也,大伤阴骘(阴德)之谓,战国之世,最入骨的骂辞便是大阴人,郭开之前,惟有秦国的嫪毐获此恶名


一来,此人当年拥戴新太子赵迁,其母赵悼倡后原为市井舞倡,因深得赵悼襄王宠爱,赵悼襄王废嫡妻所生子嘉,转立迁为太子,而赵迁,向来就以品行不端闻名,即位之后,昔日尚存畏惧的诸多约束一应云散,行事作风便更为变本加厉


二者,亦是流传最广,赵国名将廉颇,辗转各国几受迫害,幕后始作俑者可想而知


恶臣郭开善于弄权,弄臣韩仓鼓荡邪秽恶风,赵颓败之势,已不可逆转


方暨语毕,已是咬牙切齿、义愤填膺之态


州眠弋抿了抿嘴唇,却是得意起来“此等奸滑小人,于它国不幸,却为我等幸甚...”


方暨不解,一副求知若渴的眼神,几乎要将州眠弋给盯穿了去


“为人不忠,尚可贿,若刚正不阿,遂只得杀之,郭开位高权重,你说,哪个容易?”


“是也!是也!郭开贪财倒也好办,只宴会宾客名单中亦有韩仓,此人爱好...咳,不如,即刻快马加鞭传信摘星楼,让人尽快挑选一批面首前来?”


州眠弋稍稍沉吟,道:“两地相距甚远,一来二去难保误事,再者,这韩仓昔日服侍赵悼襄王,想是偏好阳刚,面首恐不合其胃口,直接从罗网各部召集人选或许更为合适”


时间紧迫,方暨唯恐误事,当即领命出去安排事宜


三日后,州眠弋一行如约赴宴,夜笼长巷,高檐低墙悄悄隐匿于夜幕之中,石板路映着月光向远方延伸去,不远处红灯高悬,热闹异常,寻着女子或软糯或清脆的吟笑声,众人眼前豁然一亮,只见殿内云顶檀木作梁,水晶玉璧为灯,珍珠为帘幕,范金为柱础,地铺白玉,内嵌金珠


战国大破大立之世,礼崩乐坏,风习奔放,赵与诸胡多有渊源,胡服骑射之后胡风犹烈,行事开放犹过列国


楼内歌舞升平,香烟缭绕,楼上楼下香艳妩媚,男来女往搂搂抱抱


州眠弋自诩英才,所见所闻甚广,是今居然也束手束脚起来,想来,北境偏远寒地,长年不是狼怪出没便是白熊捣乱,何曾又有过此等风月?思绪间,一阵疾风自旁而过,州眠弋站立不稳,好在身后侍从眼疾手快,一把将她接在怀里,几人正欲追上去诘责,那冒失之人竟自己退了回来


“方才些许匆忙,莽撞之处,望公子海涵见谅!”


州眠弋但觉这男子声儿怪里怪气,那人已抬起头来,同样面露惊色


“州公子!”


“郑姑娘?”


方暨更是一脸喜色,抢话道:“郑姑娘,你怎会在此!?还这幅打扮?”


“我...”


郑楚桐来不及答话,方暨立马又是责备:“这哪里是你一个女孩子该来的地方!”


“前辈...”


“嗐!莫要这般客气!不妨唤我一声大哥、或是哥哥,怎么都行!”


“方大哥,州公子他...”


“我们少主看着虽小,实际应该还是比你大个两岁,你一并称呼大哥就行,是吧少主?”方暨回头一扫,嗯?少主人呢??


这郭开不说亲迎,少不得使个小厮在门口候着,州眠弋正奇呢,转过西边一扇屏风,就看见了那糟老头子正跟几个年纪相仿的官员在喝茶谈天,瞧见他过来,忙上前招呼,那态度殷勤得也还可以,州眠弋一时完全不明白对方卖的什么关子


待再转到内阁时,方暨也已跟了上来,居然还牵着那小姑娘手,小姑娘一看见州眠弋仿佛就拘束起来,眼睛眨了眨,深深地吞了一口气,终于,磕磕巴巴的唤了声‘州大哥’


方才犹州公子,这会儿乃州大哥也


别说她实则身为女子,便算她是个男子,也不可能同方暨那老变态般,对个毛都没张齐的小丫头生出些龌蹉想法


“你跟来干嘛?”州眠弋声音颇大,小姑娘给吓了一跳,赶紧退到方暨身后,也不待得人答话,州眠弋又干脆挑明:“姑娘聪慧,那日早有一番见识,今日与我这番作为,或有亲近之意,只是我等不欲多事,还是少接触为妙!”


言下之意已是要‘开门送客’,嫌她碍眼了,如此不解风情,听得一旁的方暨都心生怨气,待要帮言几句,郑楚桐却道:“州大哥不待见,楚桐自然也不想令你生厌,只恐此时也走不了的”


话音未落,东首的郭开便嚷着‘殿下,殿下’


州亦还未及反应,郭开就再次证实了郑楚桐的说法,他唤了半天,赵国各个官员也都反应了过来,忙都起身拱手行礼


“殿下,您回来不直接进宫,怎的又乔装成这个样子在四处晃、晃...闲逛?”


“呈衍受君上之命,替大人一同招待贵客,有何不妥?”言罢,凑到郭开身前耳语几句,郭开便立马赔笑,一边朝角落小厮使了个眼色,接连替席间众人盏内斟满了酒水:“是,是,如此老夫便来为各位引见”


郑楚桐,先国君赵悼襄王之女,现赵幽缪王之妹,号呈衍


六国时期,有称号或者封号的女子,上至王宫贵族,下到平民百姓,不论阶层嫡庶,皆是屈指可数


“既是公主,为何会?”


郑楚桐抢先道:“呈衍不在宫中长大,散漫惯了,多有失礼...”


“是眠弋失礼,言语冒犯”


州眠弋连连摆手,态度转变之快、为人做作之姿,令在场人等皆是瞠目结舌,连方暨都不得不在心里暗叹一声,‘绝’!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