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8章 你想灭世么?

作者:赋小秋
更新时间:2020-12-18 14:29
点击:290
章节字数:264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月白的原话是“若遇到北地祭坛那样的地方,不要自己进去”。季无念这次本就没打算真正进入这个房间来,都没有想过会惹到月白不快。然而月白说的范围不止于此,她连外面的迷局也全部算在其中,与季无念的认知产生了些许偏差。


在“她在诡辩”和“她是真的不知”中,月白选得有点艰难。


“你若不打算进来这里,那你要干什么?”


“……寻玉要找东西,又不知自己在找什么,”季无念笑着拿出当时在北地的圆镜,“我就打算用这个骗一骗他……”


月白看看那枚刻着自己名字的丑镜子,突然明白了当时季无念为什么会对常冕他们手下留情。寻玉是没有见过这里的灯台,他的下属常冕却见过北地的圆镜。在不知自己寻找为何的时候,一样的线索引导至类似的器物是十分合理的选择。


可这说起来简单,做起来却有很多问题。“你要怎么骗他?”


“……本来找个地方埋起来就是了。”季无念浅浅笑着,在这冷光中暗淡。她看向月白,眉眼强撑着弯,“不过事情有变。你就是不来找我、我也打算走了。”


“……”倒是很识相。


识相的季无念还笑着,眼角泪痣隐在了阴影里。她知道魔界在找凌洲,便以无念的身份来,把冷羡留在外面也是要隐藏自己。


月白的目光落在了她肩上的云纹,那里的金丝反映着魂火的光。


她转身向中心走,似漫不经心得问,“又是哪里出了意外?”


“……齐悦长老来了。”季无念低着头跟她,每走一步都会踏碎流淌的蓝线。那些延伸的线条在她的脚步中散成雾状,似被带起的水、又落回不断的静流。她若停下,胫处前便会堵起一个小弯股,丝散雾停、环绕而去。


月白转过身来,“只有这一件?”


“……他们来的人也比我预想的多。”季无念又迈两步追上她,笑着说,“看来无极一事,给他们补充了不少人员……”


“……她不也灭了人家的‘乌岚纵’么?”九一不知道这算不算……某种交换?


月白停下脚步,正在那柱形白光之前。这光芒透明,让她能见内里灯台。台上有一盏不算大的灯,底座圆而刻云山纹,再以缥缈云气向上、环绕竹节。魂火凌空立,火焰向上、散出的气却向下,全进了竹节里、再从底座云出、顺灯台而下。


季无念看过的那句诗刻在底座下面,不拿出来、是看不到的。


“他们要这个做什么?”月白问她。


季无念在她身边,也跟着她往里看,“在这种地方放着的必然是宝物,谁会不想要呢?”


这话说得有几分道理。月白再问,“他们会用?”


“……用?”虽然早有这个推测,季无念此时心头还是泛起些无奈来,“月白、这个又与你有关么?”


“我姐姐的。”月白不骗她,最好她也不要骗自己,“你呢?又与它有什么关联?”


“……我睡了她妹妹?”一见月白挑眉,识相的季仙长赶紧认真回答,“我与它没什么关联。只是知道它在这里、被许多幻境与结界藏了起来……”她的目光从月白的脸上回到白光之中,看着那燃烧的蓝火,“我猜它是很重要的东西,但除了散发魔气、我不知道它还有什么用处……”


月白侧目,在她的脸上看到了与语气一致的低落。她的这束目光被季无念捕捉且回应。季无念笑着问她,“月白、这是做什么的呀?”


月白正要回答,周边突然“哐”得一声。整个圆室内的线条都被震散,雾了瞬间。月白魂力瞬展,即刻将那些散去的丝线凝聚,再凝成顺滑流出的细线。还好白光内的魂火摇晃一下、很快稳定下来。


月白松一口气,却发现季无念仰着头、死皱着眉头。


“外面打起来了!”九一大叫,拉回了月白的注意力。他听月白的话一直监控着她打上印记的魔修识海,现在出事了连忙报告,“好像是齐悦不知道从哪儿扑出来了!跟他们打起来了!”


系统聒噪还慢,月白自己去读。


她透过一魔修识海,直接取得对方视野。只见山峦变色,灰白的山柱被生长而起的巨大藤植环绕包裹,成支撑、被挤压。其碎裂之中也没有阻挡那巨物迎天而去,似凶恶的蛇般吞去与它对峙的人。


那人样子月白还来不及看清楚,藤蔓前伸中段突然涨开、撕裂成一条一条排列纠缠的纤维。在那些涨起的缝隙中,隐隐有红光显现。


涨愈开、光愈盛!


到达一个极限,只听“嗙”得一声巨响,火球从中炸裂、向着藤蔓两端迅速灼烧。一边全成了灰烬,一边烧出了熔岩。


有一人从中飞跃而出,他手中执一把硬骨扇,左右三扇、风火更胜!


“好!”声音是这魔修自发,他被这火激励了胸膛,只觉得心火从丹田烧到了喉口。


风穿堂、火熔浆,前路不畅、便杀他个无人敢挡!


“月白。”


月白将注意力从那个明显疯狂起来的魔修那里收回,正对季无念这一脸严肃。季无念好像也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直问,“你能先把这个带回长夜么?”


“……”月白有些复杂得看着她,问,“你想灭世么?”


季无念一下睁大了眼睛,“你什么意思?”


“……如果你不想灭世,这个东西就不能带进长夜。”月白仰头,看那高处的光亮,“它甚至不该被带离这里……”


季无念听不懂,刚想再问,周边又是“哐哐”两声。


神魂一展,月白赶紧先将此处的所有流动安抚下来。她身旁的季无念却有些失神,晃了两下差点站不稳。她下意识得一撑、手穿过了白光按在了灯台上。


……柬衣的结界还真是、一点都不拦她。


九一可没时间来感叹月白的吐槽,他不知为何觉得焦急,“月白、现在怎么办啊?要做什么呀?”


月白要做什么是以季无念的意志定的,可这位关键之人好像在关键之时失了神,要月白点她两下才能回来。而此时的季无念明显刚刚神思飘远,这会儿就算拉回来也需要反应一下。


等着她的月白也将她所有的变化看在眼里,在她顺口说出“我知道”的时候将这句话放在了心上。


晚点再和季小狐狸深究,此时她们需要解决这里的问题。


“若只是带去一下呢?”季无念问。


“它不能离开此世。”月白直言,“长夜不算此世。”


此路不通,季无念再寻,“那先把它带去别地?”


“离这里远了,会有后患。”月白坦白说道,“具体是什么不知道,但一定会有后患。”


季无念可能知道这个后患是什么,默默咬紧了牙。


在她沉默的时候,又是“哐哐哐”三根山柱倒塌。月白想说柬衣的结界太脆弱,但仔细想想、他们又还没有冲到最伤人的地方。


她们现在所处的是山柱的底下,深入在坚实的岩层。这看似封闭狭小的圆室实际上包裹了整个巴林的范围,所以那些探测魂力的罗盘在这里根本派不上指明方向的用场。对柬衣来说,上面的迷阵是劝人回返的温柔,这个房间本身、才是对觊觎者杀无赦的残酷。


神息充盈,魂火永燃。


这本是令人心安的支撑,可在神息染魔的现在,上面的巴林结界被毁就意味着此处的神息逃逸。此时的月白光是处理一派一门就十分吃力,如果这里暴露、会出大事。


季无念也知道不能任其发展,可她飞快得转动脑子、却好像越想越糊,脑海中很多的东西都纠缠到了一起,前前后后的撕扯叫她理不出头绪。


她深深得吸了一口气,将这里寒凉的雾吸进肺里。


冷静一点。


现在最重要的,是让上面停下来。


其实这是昨天的问题了。
和朋友聊到了这篇文会让人看不下去的地方,虽然知道在这里问可能有点怪拉,但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感觉到类似的地方呢?
我是认真想问问大家觉得可以改进的地方的!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Evie
Evie 在 2020/12/14 20:35 发表

没加群,在这边评论区里说似乎不大礼貌,但也发出来了;希望作者不要讨厌我啊蛤蛤。
啊(啊什么呢我),其实在我看来这本书真的有一些难以避免的很难处理的要素。我写的时候(虽只是一些中篇)一般习惯用人物的往事和心理来塑造人物形象,并且力求让配角都有鲜明的特点(标签)。
但作者这本有悬疑的成分(至少有些要点您现在还不愿意揭露出来啊2333,不知道我说的对不对)所以心理和往事似乎都不是很合适过多地写出来。人物塑造在这里就很难处理。至少我不知道我戴着这样的镣铐该如何跳舞,幸亏作者文笔很棒能弥补不少。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