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7章 背后有人。

作者:赋小秋
更新时间:2020-12-13 13:59
点击:501
章节字数:341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离开冷羡的季无念更往深去。无人跟随,她便走得更加快些。周边依旧是山柱擎天,但其中氛围又有些许不同。分明是冲天伸展的高耸,在此处的狭隘里、却像是会从两边向自己压来。


有些不舒服。


季无念深深得吸了一口气,只是胸口有些发闷、并不难压下去。月白开始教她的法门她有在勤加修习,这才让她轻松许多。她小心翼翼得避开空中巡视之人,在山林阴影中隐密前行。她偶尔见得手拿罗盘的人遇见飞过,便止住身形、将气息收敛。这时候她便希望月白在了,画个黑圈、省去她许多路程……


……还真是被跟习惯了。


“……她在笑什么?”九一现在有点觉得宿主和任务对象大概都是脑子有问题。一个躲在石头缝里傻笑,一个看着她躲在石头缝里、远远得当个阿飘偷窥。


知道什么叫“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么?


这绝对不是什么良好的示范。


九一在心中默默进行着无止尽的吐槽,以此来躲避月白不太美丽的心情。自家宿主很少给季无念提什么要求,而这屈指可数中就有季无念不听话结果差点死掉的那一次。说真的,九一觉得月白还会放她出长夜都是月白脾气好,不然这只小狐狸哪里逃得出月白的手掌心……


可面对这样的月白、季无念还是敢不听话。


九一觉得季无念也真的是个厉害的仙长,就不知道继上次被放置了差不多一个月之后,这次月白又会怎么罚她。


滴蜡?字母?下不了床?


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已被荼毒的系统发散起了自己的思维,毫无愧疚得思考着如何在月白大人的惩罚上再浇把油、最好折腾到小狐狸再也不敢不听话,免得自家宿主又总是千里迢迢得赶过来、就怕她出事。


不过换个角度讲……月白对她好像也真的有点保护过度啊……


“诶?”不知道飘到哪儿去的系统突然回神,觉得不对,“她怎么停下了?那棵树咋了?怎么还……”


九一反应过来,剩下来的三个字就有些问不出口。


怎么还、流血了?


他其实看得有些差了,那些确实是血液、但已经停止了流动,不过是污垢一般得帖在树皮和树叶上。要不是这棵树看着鲜绿,那些黏附的东西可能都不会让人注意。不过它还是有特别之处的。枝干上挂着的皮肉还带着三清弟子服的碎屑,不知是不是生长时撕裂开的。


月白在季无念离开后才靠近观察。九一趁机问一句,“这谁干的啊?”


“齐悦。”


月白站在原地,看向的地方是浓密的树林、季无念的身影已经消失其中。她一开始的惊讶月白看在眼里,之后的平静就显得生硬。或许看见这个之前她还有偷笑出来的心情,但之后、只怕就没有那样轻松的盈余。


她又是哪一步算漏了呢?


“……你不去追么?”九一见人影都没了,有些担忧得问她。


追是肯定要追的,但月白在追之前还去扫了几个魔修的识海。他们确实跟随寻玉而来,到此寻找某个他们也不知何物的珍宝。只不过这次的队伍也不完全是寻玉手下,还有他们的魔尊漆墨不知如何收服的无极之人。那位被季无念赞为仙门四美的长夏长老也其中,还在之前与前来探查的三清齐悦长老起了正面冲突。


此事就发生在前两日,两位元婴仙长在此争斗一时,却未打得多么厉害。齐悦长老在短兵相接后便快速溃走、率弟子逃窜而去。他们这些魔修不仅在找宝物,也在寻找那些脱逃了的三清人。同时,他们还要寻找从这山石迷宫中出去的方法。


自从跟着罗盘深入巴林,他们便困在了此地,而手中罗盘也有些不受控,忽左忽右、并不好用。但他们的主子寻玉前日触怒魔尊,这次是立了军令状而来,不论如何都要找到那宝物带回。虽心中有疑惑,他们也不得不从。


这点倒是与季无念跟冷羡说的一样,月白也不知道她是从哪儿得知的。而后月白又搜六离识海,发现他并没有跟季无念说过齐悦也来了。不要说与季无念说,六离自己都是在齐悦离开后才被弟子告知。说是齐悦长老要去看看那群引人入魔的狗崽子,还要看看他们手里的罗盘是个什么鬼东西,这便自行前去了。


……或许是这个算漏了?


月白还不知道,便先跟着。


季无念路上又遇到了几具尸体,只是稍稍驻足便又前行。她对此处地形显然是熟识的,绕的几个弯都正好在结界流动的时候。月白跟她跟得太远,有时被结界挡住去路、还得画起黑圈传过去。


九一看她这么麻烦,但看周边几乎一模一样的景色又有点迷惑,“这里这么复杂的么?”


月白答非所问,“这里的东西很重要。”


因为很重要,所以柬衣用了复杂而流动的结界。这里看似景致类似,实则所处空间都在不断变换位置,此时的左边不是另时的左边,那时的前面可能就会是下一瞬的后面。季无念似乎是在寻着变化的间隙向前,大致能保持一定的方向。


可与这复杂的结界对应的、便是十分浓郁的神息以及内里暗含的魔气。再加之诸多魔修在此,季无念自己体内的魔气也有翻腾气象。


她又拐了个弯,停下来按住了自己的胸口。几个瞬时过去,她缓和下来,慢慢探出头去、遥看空中往来的魔修。他们手中多有罗盘,似乎在寻找什么。有一个人站在那里,穿着“苍鹰破空服”,一身阴阳斜切,背后飞鹰由黑展翅、撕裂苍白。


……那身衣服、现在就出现了么?


季无念的指尖微微用力、扒皱了指尖触碰到的云纹。喉口的吞咽也是无意识的,伴随着微微咬紧的牙关。她觉得自己必须立刻离开,一定要像来时一般不被人察觉……


背后有人。


季无念直觉性得出手,掌中长剑未现就被打碎灵力。肩上的力道也让她想惊呼,却被什么东西堵住。来不及细想,季无念猛得转身、顺力横踢,直冲那人腰腹、“哐”得一下将她砸向山壁。


季无念受的力道是松了,月白的冷汗也疼得下来了。


白衣染尘,季无念一下瞪大了眼睛。


“月……”


“谁!”


月白忍着疼拉住她的手腕,身旁黑圈一划、拉着她坠入其中。


身边环境变换,季无念却没这和个心情再去关心。她连忙扶起一同倒地的月白,看她死皱着眉头,面色有些苍白,一阵心疼,“月白,你没事吧?”


“……”你让我踹一脚试试?


月白的眼神不像没事,手也一直放在腰上。季无念知道自己刚刚踢得重,伸手想去帮她揉,语气愧疚,“抱歉……”


“……”月白庆幸自己刚刚打散了她手中灵力,不然她觉得自己可能会被季无念刺个对穿。而此时虽然是被踹了一脚,但至少季无念没有用上太多灵力、内伤不算重。


可是疼啊。


“……还丢脸。”九一默默加一句。


月白理都不想理他,拍开了季无念的手,自己挣扎站起。她还站不太直,捂住左边腰腹侧弯起身体。


自知理亏的季无念连忙站起搀扶,但也堵在了她的身前不让她走。这回轮到她来强硬,顺着月白的腰滑到月白的手掌之下。她稍稍按得重了一些,疼了的月白又弯起身体、埋进了她的怀里。探入灵力,季无念小心得替月白修复。


怀里人弯曲的脊背让她自责,季无念低下头去、轻轻亲吻她的头发。


“月白……”


愧疚的声音在这空荡中缥缈震荡,让这份自责显得更加幽远。


月白一手攀上了她的肩,在好受了一些之后、站直身体。对面人的眼中当真是担忧,眉间鼓起的两个小山包之中还有些别的忧愁。月白叹了一口气,语气不太好,“过来一点。”


季无念哪敢不从。


她们本就近,季无念再前一步就几乎贴在月白身上。她的手还放在月白腰上,月白的手也顺着她的腰线上移。月白大人的眉间有因刚刚疼痛而生的微微隆起,眼中的冷淡被替换成了上下跳动的躁、需要安抚……


“月白……”


她的语轻,她的唇近,她的眉微蹙,她的眼略苦。


月白在接近她时舒展,慢慢向前,意料之中的、没有触碰到柔软。


“哎哟!疼!疼疼疼!!!月白!!!!疼!!!”


啊、报复,多么美好的感觉。


在欣赏够了某人龇牙咧嘴、鬼哭狼嚎、东倒西歪、还恨不得躺到在地却又不可成行的悲惨之后,月白松开了捏在她腰间的手,拍了拍某个挂在自己身上抽泣呜咽的人,“起来吧。”


季无念捂着腰想哭,可是没有眼泪。


“月白……”她只有一点点哭腔,心中的无奈冲掉了其他所有情感。


月白现在剩下的也只有愉悦,很好心情得提了语气,“嗯?”


她再“嗯”季无念也没有话回她,嘴巴张张合合,最后也只能因为大人这孩子气笑出声来,苦兮兮得问一句,“你不生气了吧?”


“……”月白看着她想了一会儿,在季无念站直后才跟她说,“还有一件事。”


季无念腰间的感觉刚过去,现在好像又回了几分来。她捂住自己的腰,稍显警惕,“还有什么事啊?”


月白挑眉,“我说过‘不要自己进来’的吧?”


“诶?”季无念疑惑,下意识又看了看周边。


蓝丝成圆,全部向上延伸,直至顶端一个清亮圆盘、没入其中。那圆盘又反馈下一道白透的光来,将圆室中心摆放的灯台笼罩。那灯台无烛,只跃魂火;其也无光向上,而是一切如雾一般下沉。那些谜一样的东西自那白光的底部溢出,又变化成不断向四周流去的水,无声、无形,穿过了挡在中间的月白她们,奔向圆室角落。在那里它们化作了向上的丝线、飞向高空中的光。


季无念确定自己在月白说过之后还没有来过此处,此时看月白便有些无辜。


“不是你带我进来的么?”


剧情估计到百分之七十五了吧,大家看到现在有什么感到迷惑或者想要解答的地方么?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真的不能再吃了
真的不能再吃了 在 2020/12/13 16:10 发表

马甲不再随便穿了XD

Evie
Evie 在 2020/12/13 12:48 发表

当然有想问的,但涉及剧透所以还是先靠猜的好蛤蛤

显示第1-2篇,共2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