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章 我不。

作者:赋小秋
更新时间:2020-12-20 15:16
点击:250
章节字数:316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叮。新任务触发。‘阻止巴林损毁。’”


齐长老或许并无多少理智,但寻玉他们应该还是有所寻求。如果能把他们引离这里,或许能带着齐长老一起离开。


季无念想定,白衣又红,连着她的眼睛散出魔气。她双手撑在灯台,红眸中映衬跃动魂火。她说得坚定,“月白,我出去,你……”


“我不。”


季无念话都还没说完,这声“我不”还让她以为是自己听错了。可当她转过头来,再问,“月白、你能不能……”


“不能。”


“……”这回她可是看得真切。月白大人双手抱胸,拒绝得毫无犹豫。


“哐哐。”


她还来不及去思考月白奇怪的态度,两声巨响伴随着轻微摇动拉回了季无念与月白对峙的目光。她往上,眼中似乎映现了山柱倒塌、尘土高扬的争斗景象。黑天乌云、风火破空,什么都是阴暗的,一切又都是鲜红的……


她得赶紧去。


“那你在这等我。”


月白这回甚至没有伸出手,急得九一惊叫,“你干嘛呀?就这么让她走了?”


“让。”月白懒得花那个力气去追,站在原地目送。


她是让,可季无念出得去么?


季无念显然知道自己要往哪儿去,朝着灯上竹节的突起方向飞奔。那确实是这房间原本的出口,是这时间塌陷处唯一一处行进的地方。可她不断迈动步伐,那向上流逝的蓝线却没有向她接近。季无念越跑越慢、直至停下脚步,双手慢慢握紧了拳。


出口、变了?


她的心口猛跳,有些不敢回头,但她需要去确认这个事实,确认自己好似完全没有动过一般、停在了离中心竹灯不远的地方。


三丈多些,十步左右的距离。


她刚刚跑了不止百步,可就是停在了这里。


出口变了。


“叮。新任务触发。‘寻路出去。’”


月白看着她迈步走回,再一次踏碎了奔驰的蓝线。笑面不再,某种紧绷感充斥着这人面庞。可当她走回月白面前,她还是会笑起来,半苦不甜,像是又要开玩笑,“看来还得找找路出去……”她往周边看一圈,问月白,“月白,你有办法么?”


当然有,但月白很不想告诉她。


季无念的红衣烧起了月白胸中的火,一股子堵在那里、叫她难受。而这只小狐狸还要笑,还要弯起那双魔气浸红的眼,让她不知从哪儿生出几分失望,冷冷一问,“你出去、要做什么呢?”


被问的人一瞬怔愣,本想笑嘻嘻得回答,却被大人的眉眼打碎了话语。


她要做的无非是以凌洲现身、携圆镜出逃。这是为了引魔修追捕,又是一以身犯险之策。


月白或许可以理解,但月白很不喜欢。


她就在这里。季无念转身问问她、究竟能废多少口舌?


“既然怕死,”月白的声音在这环形的空间里更显清凉,“就不要无意义得找死。”


季无念对上那双冷淡清眸,在寒凉中意识到了浅浅的怒气。这里不是她可以游刃有余的地方,有很多事都脱开了季无念的掌控。她心里压着,难以言说,也没有办法跟月白解释这件事的意义。季仙长泛起了少有的倔,在许多压力下还是撑起笑容,“我不会有事的。”


这个人本质上、是很固执的。


月白无意与她硬碰硬,自己心中叹了口气,在她的沉默里牵起她的手。月白轻轻一拉、将人锢到自己身前。她扶着季无念的肩,让她面对静静燃烧的灯火。


火苗摇动,烟火沉稳。


“这里本该是没有出口的。”


月白的声音响在季无念耳边,她的手从季无念的身旁伸出,停在灯前。


“你能出去的地方、是时灯瑕疵处造成的缺口。那处在里不在外,一旦有所变化,从外观是看不出来的。”


她说着话,手掌往右晃开,那坚挺的竹壁慢慢变得透明、露出了里面的复杂结构。诸多法阵交织,齿轮连杆传动。季无念无法在这短时间内理解其中玄妙,月白也没有办法在这点时间里面解释清楚。


“等空下来,拆一个给你看看。”


“……?”季无念惊讶得转头,却又被月白拉着走。


冷淡的大人带着她走向了石室的另一个方向。季无念低着头,看着自己被牵住的手,映着被两人步散的雾气。


渐浓、渐暗。


这是在出去时应有的场景,是将蓝色的光抛在身后、向着阳光前进的路途。可前路的光染了红色,叫季无念心里一紧、手里一紧。


“出去当心些。”


某人的小心还是让月白觉得有几分欣慰,但她并不像季无念这般紧张。宿主的悠然自得甚至引发了系统的担忧,可真正踏当她们踏出结界、九一也只能跟一旁的季无念一起愣着说不出话来。


红是红的,是天上爆燃的火,中间热成白色,一点点烧开出去。金橘色的部分连接了延伸至天的枝干,在其中显疯狂生长之势。可大地的生命不会屈服于小小的热度,巨大的枝丫丝毫不在乎火苗的灼热、拼命得向前伸展。


围绕在这色彩旁的是一个个狰狞的人,嘶吼、狂叫,目之所及、皆敌!


那边有个魔修,一把剑已经插进别人的胸膛,剑尖正从后背突出;这边有个弟子,正惊恐回头、想要看看是谁一只手挖穿了他的小腹。真正对战的两方仙长,剑抵折扇、相持空中,齐悦疯得要笑起来;长夏上嘴唇一边上扬,一张俊脸全是狰狞。


多么生动的一幅画啊,就这样映现在那里。


九一咽了一口不存在的口水,颤悠悠得问,“月白、你能停止时间?”


月白站在出口,是巴林中不起眼的一座峰。她轻轻得答,“在这里的话、可以。”


神息为界,时灯为芯,又是以她的魂火为能。月白对这个结界内的一切有基本的控制权,把这里当成第二个长夜也不为过。


就是消耗大些,会让月白有一点点胸口闷疼。


“叮。‘阻止巴林损毁。’任务完成。”


月白轻轻捂住胸口,侧目看一眼季无念。她还在震惊中没有回神,一双眼睛盯着空中的人、毫无反应。


至少她的心愿达成,也算值得。


“叮。新任务触发。‘进入偃城。’”


……还真是不消停。


月白环视四周,得见许多倾倒的山柱。那些本是阵的一部分,现在全部成了破碎的岩块。月白在省力和消耗神息中犹豫了一下,考虑到自身消耗、还是先选择前者。她伸出手来,翻转手掌。只见多处岩石倒飞、细碎随往,那些被火苗和生命打碎的裂痕一道道封起、宛若不存。


“……”九一已经惊得说不出话来。他到底绑架了个什么样的大佬????


季无念这时也注意到周边巨变,眼睛随着一块巨石自下而上,看着它卡进上下之间。她再慢慢转回,眼眸中映入月白身影。


大人还是那副淡淡的模样,浅眸之中划过飞舞的巨石,却都没怎么看在眼里。她只是偶尔将注意力停顿,动动手指、便将一切回往。


这些对她都是平常,不值惊异、不值动容。


唯一值得她说句话的是身旁这个人。不可一世的大人会看似无谓的瞥来一眼,又把眼神移开,问一句,“这些人怎么办?”


她没有继续看着季无念,轻柔得像是炫耀。


季无念无法克制心中升起的那一点点讽刺,上前一步、将自己靠在了月白大人的肩上。背对会将她的表情隐藏,埋入肩头可以将她的眼神阖起。她说,“杀了他们也会有其他人来寻,还是要让他们找到点什么、回去交差。”


“你确定他们不知自己找的是什么?”月白没有动,只是仰头皱了眉。


“……”季无念想起那身“苍鹰破空服”和穿着它的长夏,自嘲一笑,“不确定……”


寻玉确实是不知的,可他的阵营里有人知晓。月白先前知道季无念看着某个人发了楞,此时读他识海、便觉得有异。


长夏的识海中很空,但确确实实得知道自己在寻找什么东西。


这很奇怪,但月白没有过多的时间在此探寻。


“等着。”


月白闭上眼睛,一下竟似没了气息。季无念此时也调整好自己,自大人身后绕前,仰首再看这一切停顿。不仅是人、事、物,连她能感知到的一切气息都停止了流转。


时间止步在这里,真真切切得停了。


空旷、孤独,只有她一个人。


季无念低头,突然听见身后的声音。


“拿这个糊弄一下吧 。”


“……”糊弄?


季无念回看,只见月白手中一盏一模一样的灯。她接过来,翻底查看,连灯底题诗都是一模一样。


“……你姐量产的么?”九一吐完槽还觉得奇怪,“你究竟是从哪儿拿出来的……”好像神魂空间里没有啊……


“……这有什么区别?”季无念上下看了两圈,根本一模一样。


“……那是我姐姐做的,这个是我做的。”月白从她手里把灯拿回来,让它在手中漂浮,而后消失。“若是用这个,就做不成这样的事了。”


季无念再次看向漫天静止,问一句“为何?”


“……因……”月白刚想回答,突然头上一疼,胸口猛得一紧。她身子一软,赶紧前踏半步稳住。


“月白?”季无念赶紧去扶,架住她的肩按她胸口,“怎么了?”


月白咬住牙,眼中少现锐利。


“……有人来攻。”


啊、突然意识到更新拖了好几天(捂脸
接下来没有那么忙!我尽量多更!!!
关于这篇文的世界,大家可以发挥一下联想,大部分的线索都给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