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同伴与小偷

作者:blarcher
更新时间:2020-12-13 18:53
点击:247
章节字数:547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进食完毕,黑茧如微尘般随风破碎,龙之魔女意犹未尽地抹了抹嘴唇,漫步踏过横曳满地的女体肉林。


愤怒激红了所有旁观者的眼,丈夫与父亲们痛哭地几近失声,同时也坚定了仇恨的心。


无所谓恐惧了,即便死在这里,也一定要那恶龙偿命!


先前还惜命围观,只敢在远处攻击的人群,此刻如发狂的蚁群汹涌而上,人类从未像现在这般美丽过。


美丽,但还是太渺小了。


魔女露出蔑视的微笑,只微微一抬手,火焰便如洪水将所有吞灭。


所行之处,焦尸遍野,克莱尔目睹着眼前一切,忍不住流下了眼泪。


——为什么,为何世间会有如此残忍的人?


穿行于万民尸骸之上,劳拉宛如来自地狱的女王,鲜血与黑夜是其永远的妆容。


抬起克莱尔那张被眼泪哭花的脸,女王眼中难掩那高傲地喜悦。


“哭什么啊,多不好看。”


克莱尔默而无言,随手拾起身边的石块捅向魔女的腹部,然后不出意外地被抓住。


“你不会真以为这样杀得死我吧。”


抬起检察官那瘦弱的手臂,劳拉忍不住从手背向腋下亲吻道:“大家同病相怜,为什么不能好好相处呢?”


克莱尔难掩生理上的厌恶:“恶魔,你迟早会下地狱的。”


劳拉听罢笑了笑:“哈哈哈,这里不就是地狱吗?蕾不在了,Lancer也快死了,检察官小姐,对我们来讲这里就是地狱啊。”


Lancer?克莱尔猛回过头,此时才发现骑士雪一般洁白的身躯,此时竟开始化作幻影。


“构成灵体的核心,羽斯缇萨的记忆早已消散了,能坚持到现在已经是奇迹。”


而奇迹,总有消散的一天。


“我已试过连通她的回路了,但不愧是那个女人专用型,机体似乎只能主动汲取,无法被动接受,所以缘分尽了还是怎么说。”


望着雪之骑士逐渐消散的躯体,克莱尔眼泪在眼眶中凝住。


“就没一点办法了吗,救救她...”


望着女人绝望的身影,魔女痛快地笑出了声:“哈哈哈,当然有办法啦,不然我救你们干什么嘛。”


只见她妖娆地俯下身,轻轻勾起检查官的面庞,用一种酥媚地声音说道。


“你们可是我重要的玩具,所以,不表示点什么吗?”


检察官耻辱地扭过了头,看了眼正在消却的Lancer,随后紧抿了下嘴唇,放开地向魔女的嘴上吻去。


温热的墙壁,舌与舌忘我地纠缠着,克莱尔流下耻辱的泪水,魔女则从未有过如此兴奋——总算调教完成了。


魔力补充完毕,克莱尔厌恶地推开魔女,随后命令道:“该你了,你答应我要救她的。”


魔女舔了舔嘴唇,意犹未尽地说道:“救得她的不是我,刚刚不是才跟你说吗?”


盛怒之下的克莱尔再次抄起手边的石块,又再次被魔女擒住。


“真是个急性子。安心啦,我救不了,但有的人可以救。虽然设置成对外封闭,但要换做曾与她有过魔力交流的人,被动地汲取也不是不可能。”


说完还意味深长地看了克莱尔一眼,当事人一脸迷茫中。


——你的意思,是我吗?


一脸的不可思议,想想却也是情理之中,但我的魔力已经随着灵体化时回路解构完全消散了才是...


感受了一下,此刻却已沛盈着。


魔女轻松地笑道:“准备已经做好,方法刚刚也教你了,该怎么做就不用我细讲了吧。”


而抱起此时已无比轻盈的Lancer,克莱尔全身都在发抖。


这位从小就蔑视众人的理性派才女,还是第一次如此害怕失去某人。


亲吻的瞬间,月光总算是突破云层,还大地仅存的一丝光洁。


美,实在是太美了。


魔女站在一旁不由自主地赞美,脸上却是瘆人的微笑——正是如此,才有她玷污的价值。


宁静却在一瞬间被打破。


黑色剑光宛如一道鸿沟,将整片土地划为两半。


剑轨的正中心,龙之魔女没有一丝防范,也不需要防范。


只见她随意伸出单手,轻易将攻击丢向夜空。


无聊的偷袭,但触感却令她觉得诧异。


自己的手臂,竟会感到酥麻,能发出这种程度攻势的,印象里只有被圣杯附体的Lancer才对。


回头凝望,一位白衣少年跟黑色骑士缓步而来。


“不愧是龙之魔女,浓缩了我20颗宝石的攻击,竟然单手就轻易化解了。”


“远坂久。”


看清了来人的脸,劳拉露出了充满鄙夷的轻笑。


“真是奇了怪了,记得御三家之中,你该是最怕死的才对,现在怎么有胆出现在我这里?”


少年优雅不失从容地笑了笑:“冬木好歹是我主场,你们远到是客,我岂有不出来招待的道理?”


无意义地狡辩劳拉根本不放心上,令她在意的,还是Saber刚才的攻击。


模样未曾改变,但气息很不一样,仿佛重生了一般,又或者那才是他本来的面貌。


“几天不见,你们变化挺大啊。”


龙女甩了甩自己麻木的手,将克莱尔等人护在身后。


“那么是怎么个招待法?我还蛮期待的。”


“国有国法,家有家规。冬木原本是很欢迎外人入场的,但遗憾的是,你们玩的也太大了。”


远坂望了望四周的惨相,随后接着讲下去:“无论是谁,总得为自己任性付出代价,您说是不?”


“哈哈,就这么个招待法吗?”


龙女听完忍不住笑出了声。


“所以,你打算让我付出什么代价?”


无言的杀气在焦土之上蔓延,连远坂自己都好奇,自己到底哪来的勇气,觉得能杀得了对方。


Saber倒无所顾忌,眼神里仍是坚毅的光,没有丝毫的退意。


“要上吗?”


摆好架势,英灵的询问打破了片刻宁静。


远坂顿时回到了现实:说的也是,来都来了,还想那么多。


“去吧。”


就在命令下达的那一刻,柳洞寺的爆炸声传来,一条纯黑的巨龙盘旋至燃烧的山头,而它周围闪亮的光点正不断向外侵袭。


所有人都为那突然的激荡吸引,克莱尔看得目瞪口呆,劳拉却只觉得不可思议。


随后再次笑出了声:“哼,当小偷动静还这么大。”


随后转头问向远坂:“所以你的目的是拖住我吗,好让你的朋友偷到圣杯?”


远坂没有否认也没有承认,眼神里却闪烁着微光——老头子果然靠不住啊,偷个东西都还能失败的。


那条巨龙,毫无疑问是Assassin了。


而那光点,还没出现的人,大概率是那个Rider。


麻烦了啊,如果拿不到圣杯的话...


而柳洞寺这边,万物皆化为火海,间桐艰难地向圣杯靠近,路途却持续受到提耶利尔的阻拦。


受秽体附身的他,体能跟先前很不一样,只见他右手持枪,不停向间桐射击。


堕天使的外壳承受不住圣灵弹的净化,间桐除了躲避便只能拔出身上的武士刀迎击。


但距离还不够,以刀对枪的话。


躲避秃露的岩石后,间桐细心计算着两人的距离,好在双方的目标都是圣杯,所以他一定会过来。


百步...五十步...三十步...就是现在!


为蓝色的圣甲所披裹,顺过身前的障碍,重获青春的武士熟练地拔出佩刀。


没见过的招式,眼见附着堕天之力的利刃由下而上,提耶利尔本能地后退以此躲过致命的一击。


但手枪却不意外地被一刀两断。


进入捕捉范围了。


从踏入日本起,修行剑术已超过50年的间桐,没有放过一丝可乘之机。


旋砍,横劈,竖拉,身形随着对方的步伐稳健地移动,最后终于找到机会猛地向前突刺。


将军了——不对,情急之中全身冒出的树枝挡在提耶利尔胸前,卡住了凌厉的刀刃救了他一命。


然而没有片刻犹豫,蔚蓝的天使再次全身在间桐背后具象,刀身的力度随蓝光的闪耀愈发加大。


一刺一抵的拉锯战,毫无疑问,提耶利尔是落败的一方。


嘴角流淌着鲜血,刀刃刺破肌肤的感觉令他无比熟悉,最后甚至抵达了脾脏。


没办法了,本来还想留着这招阴那个魔女的。


紧握住侵犯自己的刀身,提耶利尔露出了诡异的笑容。


随后黑色气息从他伤口向外弥漫,顺着刀身的纹络直袭间桐跟前。


有堕天使的保护,看在老人的眼里不过是一场虚惊,但亡者的气息一点点将其包围,越来越多孤魂疯狂冲击着堕天使的壁垒。


这就是他寻求的附身吗,竟将附近所有的亡灵都吞了下去!


而解放的瞬间,越来越多的黑雾在龙之洞围绕,为惊人的死气吓到,间桐赶紧脱身后退。


腹部的伤口为植物的果肉覆盖,暂时代替着原来的机能,血总算止住了。


提耶利尔艰难地站起,望着漫天飞舞的亡灵,略为难地笑了笑。


“不管看几次,都是这样华丽啊。”


随后一伸左手,幽魂们顷刻迫不及待地涌了上去,纷纷争夺着宿主的肉体,同时给予宿主强化。


表现在间桐眼中,则如同披覆了鬼铠一般,手上还握着柄亡灵的剑。


间桐横挥着刀,堕天使像重影般缠绕在他周围,原先的微蓝逐步凝聚成紫光。


刀与剑的交锋在火光跃起的一瞬。


间桐的刀法凌厉,却不如提耶利尔身形自由。


在无数亡魂的加持下,爱因兹贝伦的浪子全身都得到复数的强化,其中不乏远古的剑豪。


势均力敌,表面看如此,实际间桐却占尽优势,这点提耶利尔自己也清楚——透支生命力换取的机动性,自己随时都有暴毙的可能。


突破不了对方的刀阵,仅是避开刀锋都得万分小心,少数几次的进攻还被轻松化解,这老头果然不是泛泛之辈。


战局慢慢开始僵持住,提耶利尔也放缓了攻势,现在唯一的希望,是Rider能尽快解决那头怪物,回过来帮自己了。


Rider这边也是差不多想法:不妙了,再不来个帮手,自己怕是撑不下去了。


望着眼前闪烁着翡翠光芒的巨龙,英雄全身都兴奋的发抖:不同于劳拉那般庞大的叫人绝望,这种数十米的体型,刚好在他斩杀的范围。


可接受,却不一定就打得过。


数十回合的交锋,英雄彻底摸清了对方的行动方式——近距离的时候习惯用前爪攻击,中远距离首先会喷火,然后起身冲撞,相当死板的攻击模式,但自己硬是无可奈何。


纠其原因,还是绝对力量的差距。犹记得紫色的龙焰喷来,虽有神性加护,全身血液仍像烧开了一样沸腾。


迎面撞击也是,块头那么大,行动起来却异常迅速。好在自己力气也不小,勉强抵消了大部的冲击。


流星枪的攻击还是可以奏效的,投掷起来大概穿透了对面两次,但在那恐怖到诡异的恢复力面前,根本于事无补。


稍微值得庆幸的是,大概为了节省魔力,对面没怎么飞。


但是想捕捉到致命的一击,一个人还是太勉强了。


理性地看,如此大的魔物,维持起来肯定需要不少魔力,光是一发喷火,就抵得了自己一次宝具了。


虽然不清楚间桐家的老头哪来的这么大的储备,但魔力总不会是无限的,因此拖可谓是最优解。


但提耶利尔那边,情况也极其类似。


间桐那边是英灵拖不起,我们这边是御主拖不起,这就十分有意思了。


僵持,两边都陷入无可奈何的境地,所以才说两个人就想拿下太勉强了。


然而不久后才发现,自己实在太天真,竟还觉得能跟它僵持。


艰难地躲过对方绿色的吐息,英灵跳跃到山体间的岩石上。


那头龙,与caster的融合愈发的同步了,红色的带有破魔效果,能够完美消除自己的神性;蓝色的是治愈之光,用以加速他自身恢复;绿色的带有加速的效果,没有提前预警根本躲闪不了;褐色的则是物理物化,可以加强尖爪的穿透力。


身上的宝石闪亮哪种,都会带来相应的加成。


开始还只能闪亮一种颜色,现在已经开始出现复数了。


红与绿,火红色的龙焰带着绿色的镶边,如同狂风过境摧枯拉朽般袭来,躲不了也闪不了。


艰难挥舞起流星枪,将全身的魔力一并解放,总算抵消了龙焰的攻势。


然后如预料般的,对面必定会俯冲而来。


没想到的是,三色亮起来了,红与褐与绿。


龙形的庞然大物如同迅雷般出现在自己面前,甚至不给调整姿势的机会。


尖锐的利爪刺进英雄腹部,连同身体整个狠狠撞向山壁。


刹那间,英雄仿佛听到了内脏粉碎的声音。


“好痛啊。”


嘴角留着鲜血,露出轻蔑地笑容,身体却整个无能为力。


——我...会输吗?


第一次英雄产生了如是的疑问,但很快便被自己的懦弱逗笑。


死死抓住恶龙的巨爪,英灵念出了今夜最后一次的宝具名。


“Troias Tragoidia(疾风怒涛的不死战车)。”


喷射的白光有如激流向恶龙全身撞击,疼痛令其忍不住哀嚎着,爪子却被扣住抽身不得,最终断下一臂才从山壁上逃开。


到极限了。被断臂钉在山上,英雄垂下了双手,果然还是太勉强了,不过对面是真强啊,好久没这么过瘾了。


死就死了吧,反正又不是没死过。


想到这里,英雄再度抬起头,打算以最体面的方式迎接自己的死亡。


被打断一臂的愤怒完全表现在脸上,恶龙扇动着巨翼,肆无忌惮地咆哮着。


随后身体宝石四色全开,混沌的焰火蓄势袭来。


突然之间,熟悉的感觉打破了死亡前的宁静。


英灵好奇地抬了抬头看,所见的令他感到震惊。


虽然已不是第一次见,但每次看到,都令他由衷的感到震撼不已。


以数十倍身躯的差距,真正的巨龙从天而降,轻易地Assassin踩在脚下。


还好本能的预警让伪龙侧身躲了过去,否则直接就将被踩成肉酱。


龙的身形渐渐缩小,最后再次化身幼女的形态。


“真是狼狈啊,Rider。”


劳拉挥动着双翅来到英灵面前,对自己曾经的同伴发出了羞辱式的感慨。


“要我救你吗,看在以前的交情下。”


“劳拉殿下吗。”


望着面前熟悉又陌生的身影,希腊的古英雄随意笑了笑。


“还真是怀念啊,以前在你们手下的日子。”


魔女拔下了刺在山壁上的断爪,Rider随之一同下坠。


“说实话我也挺怀念的,少了你什么事都要自己做,我都快被烦死了。”


话罢的同时,变身龙女形态的Assassin突然袭来,结果却被劳拉头也不回的一巴掌击飞。


何等绝望的实力差...Rider忍不住笑了笑,一边动用魔力抓紧恢复。


看着Assassin狼藉的身影,劳拉突然若有所思了一会儿,随后开口提议道。


“对了,要不你回来好了,重回我麾下,反正你的新master也在我手里。”


随口想到的提议,意外地让人感到合理,对此Rider轻松笑道:“我有拒绝的权力吗?”


“没有吧,大概。”


劳拉露出了自信的笑容,随后回头走至Assassin跟前:“又是你啊,真是给我惹了不少麻烦。”


被重击打碎了灵核,拥有与劳拉相同模样的亡魂此刻动弹不得,面部却因死亡临近而变得狰狞。


“搞什么嘛,把我变得这么难看,死罪。”


于是不由分说,红色激光从指尖发出,轻易夺取了两位英灵的性命。


Assassin同caster一并化作灵子,彻底地从此次圣杯战争中退幕。


回头借由与Rider前主仆的联系施展魔术,英雄的伤瞬间治愈完成。


“来的几个小偷,全在里面吧?”


拍了拍身上的尘土,Rider简单地回道:“没错,提耶利尔跟间桐脏砚,里面就他们两个。”


“那进去吧,是时候给闯空门的毛贼一点惩罚了。”


话罢劳拉转身像龙之洞走去,英灵一脸无所谓的跟在其后。


——真是叫人熟悉啊,这种什么都不用想,只管跟在她们后面的感觉。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