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夜与混沌

作者:blarcher
更新时间:2020-12-10 15:53
点击:304
章节字数:420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数月前,小亚细亚半岛希萨利克的荒野,喧嚣的晚风夹杂着四散的尘土,希腊最伟大的英雄降临于此。


“。。。也就是说,只要令咒存在,你就无法忤逆我?”


魔术师好奇地看着手上的血印,英灵对此不屑地笑了笑。


“理论如此,但仅是威慑。说到底,尔等只是凡人,如果愿意,我有无数种方法可杀了你。”


“还挺直白的。”


魔女也不屑地笑了笑:“那就让我看看吧,这份契约之力。”


语罢瞬间,一股热流瞬间席卷Rider全身,宛如洪水般冲击着英灵的心口,令咒生效的前兆。


英灵单膝跪地,痛苦地捂住胸口,眼神讥讽地看向魔术师:“想不到啊,你竟如此胆小,就这么怕吗?”


魔女对此无所表示,只伸出左手,随后居高临下地下达指令刀:“希腊的英雄,吾仆阿喀琉斯啊,现以汝主特蕾莎.彭丝之名下令...”


“且慢!”


仪式被声突然的呼喊打断,只见劳拉轻快地跑到特蕾莎身边,拍了拍她的肩膀,御主与英灵都满是好奇,不解地看向这位突然的闯入者。


“我要是第一个!”


劳拉不容辩驳地要求道:“说到底,还是我带你来这里的,怎么能忘了我呢?”


修女日常叹了口气做出妥协,劳拉则兴奋地走至特蕾莎的跟前,开心地握紧女伴左手,并举至英灵跟前。


“希腊的大英雄,吾仆阿喀琉斯哟,现以汝主劳拉.坎贝尔之名在此下令...嗯,先把这身衣服换了吧,太难看了。”


任性的话语,让英灵一时怀疑是不是耳朵出了问题,特蕾莎则摇了摇头,觉得脑袋有一点疼。


“这。。。你是不知道令咒有多珍贵吗?”


换下一身战甲,用魔力具现出了现代一点的便装后,对于刚才的命令,Rider好奇地询问道。对此不等劳拉回答,特蕾莎抢先解释道:“别管她了,她就那样。”


“仪表可是很重要的。”


仔细观察过Rider新的容装,劳拉满意地回道:“这身还不错,不愧是英灵,换衣服这么方便。”


对于某人的感慨,主仆二人意外地达成了共识,决定彻底地充耳不闻。


Rider更是幸灾乐祸地向修女问道:“怎么办,只剩两条了,还要用吗。”


修女回的也异常果断:“当然,我还没试出结果呢。”


并且不待Rider有所反应,余下的指令便已下达——“第一条,不要暴露自己的弱点,第二条,不要受除我之外的任何束缚,这应该没问题吧。”


奇怪的指令,但不等Rider回过神来,三条血痕便从修女手背上彻底消失。


回过神后,英灵突然大笑了起来:“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有意思,太有意思了!好,我承认了,从今日起,你就是我的御主!”


而对此强烈的肯定,修女却显得不屑一顾:“什么废话,我本来不就是吗。”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不要暴露自己的弱点。


暧昧的话语,暧昧的范围,事实上连Rider自己都没有发觉,契约的功效是何等的强大。


尤其是对阿喀琉斯,这种弱点全世界皆知的英雄,收益更是明显。


事实上无论Saber、Archer还是现在的Lancer,对所谓阿喀琉斯之踵,都从未轻视过,但目标越是明确,却越是进攻不到,所有人都只当是Rider武艺高超,丝毫未考虑过对方动作不协调之处。


——不要暴露自己的弱点。令咒强化,再加上阿喀琉斯神性加持,就连阿喀琉斯自己都未意识到,如是的指令早已超脱心理暗示,甚至上升到了因果律的范畴。


而配上自身B级的幸运,表现出的便是类似“幸运A以下的英雄,针对阿喀琉斯脚踝处的攻击必不可命中”的功效。


所以越是急于速攻,越是看不见希望,此时的Lancer便陷入了如此的困境。


她迫不及待地想甩开Rider,但越是瞄准,攻击便越是失手,结果反是自己露出了破绽。


黑的泥已裹附全身,诅咒的侵袭与克莱尔的背叛无不腐蚀着她的理性,终于剑光一闪,瞄准对方弱点的剑再度刺空,对方的剑却牢牢地刺进了自己的腹中。


痛,从未有过的,仿佛全身的血管都被撕裂,血液瞬间绽向四方一般的痛。


而跪坐在地,身体如泥一般软化,才发现一切都是现实,自己双眼正流着血泪。


“弱,太弱了,真不尽兴。”


英雄收起自己佩剑,面对自己曾经的强敌,无比失望地感叹道。


“但无所谓光不光荣,赢就是赢了。”


随后转身看向自己新的master,自己得胜的关键:“如何,要杀了她吗?”


克莱尔没有回话,只是径直走至Lancer跟前。


曾经的雪之骑士,那双血红的眼,于Rider交战中至始至终都在注视着自己。


没有憎恶,没有怨恨,所见只有无尽的哀怜。


而面对克莱尔居高临下的身影,Lancer声音开始颤抖:“连你也要抛弃我吗?就和羽斯缇萨一样...”


原先颤抖的双手,此刻无比平静,就连克莱尔自己都感到惊奇。


但犹豫只一瞬间,转身便向Rider命令道:“动手吧。”


手起,剑落,却被一声枪响打乱了节奏。


提耶利尔慌忙逃窜于乔恩与协会的围捕之中,并从人群的间隙打出关键的一枪,击偏了Rider的剑围,Lancer也顺势回过神来,拉开了与那两人的距离。


“欸,真是便利的武器啊,好想要一个。”


对于提耶利尔的手枪,大英雄发出如是的感慨,随后立马俯冲了上去,开始第二轮的搏斗。


而不远处,弓兵与剑士的厮杀也刚好进入白热化。


诡异的英灵,明明是弓兵,使用的却是刀剑在战斗。


并且不单单是拙劣的模仿,那份剑技甚至不在自己之下。


几番对攻后,Saber得出了如是的结论,并加大了双手的力度。黑的剑锋从红色英灵眉梢前略过,察觉到攻势的加强,弓兵谨慎地后退了两步。


“双刀流,单剑也有如是的威力,不愧是与光之子齐名的英雄。”


并奉上最由衷的赞美。


随后再从手中,具现出新的长剑出来。


但刚打算继续攻势,眼神便为周边所吸引,随后叹了口气。


御主那边,远坂久悠闲地坐在高台之上,四色的精灵宛如浮游炮一般环绕在他身边,不对,不用宛如,就是浮游炮。


随着命令的发出,四色的球体,随机地闪裂出一色光束,精准又快速地打击着远坂所指的地方。


高台之下,自然是凯文不停躲闪的身姿。


“真是狼狈啊。”


一刀挡过袭来的光束,Archer出现在凯文身前,略带讥讽的嘲笑道:“这就是你说的不要帮忙?”


随便找了处掩体躲下,对于英灵好心的帮忙,凯文只觉得无比不耐烦:“多管闲事。”


“真是不可爱啊。”英灵抬起头看向高处的远坂,“战力上看,对面毕竟有两匹英灵,分开战斗我们只会更加劣势。”


“你是想让我配合你吗?”


“或者我配合你,你是御主,战术就你决定吧。”


掩体外caster的闪击连绵不断,Saber也与之相互汇合,唯一可庆幸的,因为心智不稳定,那个Assassin是大概率不会放出来了,如是的话...有胜算。


对于凯文坚毅的眼神,Archer难得地表扬了起来:“哦?这么快就想好了吗,不愧是我的御主。”


没有沟通,也无需言语,凯文迅速地从掩体内闪出,伸展的双臂露出了银白色的两柄袖剑。


“Time alter(固有时制御)!”


两倍速的加成,令凯文如同红色幻影,径直地向远坂所在的高台袭去。


而目标的彼方,远坂也早已等候多时。


“总算出来了。”


随后伸出的手中,五只精灵围绕成圆形,如同五道流矢一同向凯文闪去。


“得手了。”


就在元素们命中的瞬间,诡异的一幕出现了,爆炸的火光之下,承受攻击的并不是凯文,突然之间,变成了一脸茫然Archer。


“还有空发呆吗?”


声音从后面响起,随后一阵红影掠过,熟悉的面孔再次出现在Archer面前。


“不是你自己说的吗,配合。”


竟然被个小鬼戏弄了。英灵嘴角微微上扬,立马便明白自己御主的意图。


而远坂方,直到现在仍未理解刚刚发生了什么,为何凯文和Archer会突然换位。


但攻击不待犹豫,四色激光不停闪烁,就同Saber一并加入了战场,站在突进的前方,拦腰砍向停不下的凯文。


但又是瞬间,御主与英灵再次互换,而且这次,弓兵是做了准备过来。


“...Unlimited Blade Works!”


无数剑雨与剑士正面相对,剑士却并未退却,纵使被流星一般的剑雨万剑穿身。


纯黑的铠甲被捅的全是窟窿,全身上下寻觅不到一块完整之处,在被光雨沐浴的前一刻,他是真感受到了死。


但时间却在瞬息间停滞,漫天的剑锋距离自己仅一分一毫,却仿佛浸入死水般凝固不前,刹那,身体化作闪电向后瞬移。


意识恢复的一刻,他挡在远坂前方,替自己的代理御主挡下了致命的一剑。


而看见Saber突然出现挡住了自己的攻击,凯文也惊讶了一下,不过注意到远坂手背发生的变化后,立马又恢复了自然。


“切,令咒吗。”


红色幻影迅速后退,而回过神后的远坂,背后惊出了一身冷汗。


他完全没明白刚才发生了什么。那两人第一次互换后,自己全被突进的凯文吸引了注意力,完全没留意Archer什么时候绕到了自己身后。


随后第二次互换,目光被那漫天的剑雨所吸引,等到回过神时,速度强化的凯文已经攻到了自己眼前。


——救我。


几乎本能的,无意识地如是呼救,万幸被令咒所感应,结果反而救了自己与Saber两条性命。


但假如再慢一点,或是临死前想的不是求救,或是令咒未予判定,自己无疑早死在袖剑之下。


后怕,或者说有生以来,距离死亡如此的近。


但命运既然让自己活了下来。。。


另一边,退下的凯文迅速躲进了船舱里,确认周边安全后迅速解除了时制。


\"Release alter!\"(制御解除)


随后钻心的疼痛,从全身肌肉由内向外传来。


“呲...啊...”


苦痛的呻吟令刚现身的英灵欢乐不已:“刚还那么神气,现在却如此狼狈。”


凯文紧抱着双肩,一边倒在地上抽搐,一边颤抖地回道:“太久没用了...没想到会这么吃力...”


“不过真是出人意料。”英灵半蹲在少年身旁,伸出手加速御主的自愈,“竟然连我都瞒着,那个互换的术式。”


恢复好一点后,少年声音明显平缓了下来:“你不清楚的还多着呢,那只是几个基础用法...”


“同调,共鸣,对换...你的魔术是时间性质的吧,没想到能运用到这种地步。”


“嗤,和埃德蒙一样,这点小把戏就让你们大惊小怪。”


一边嘲笑着自己的英灵,少年一边站起身,顺带还整理了一下衣物。


“但太久没用魔术了,身体连这点操作都吃不消,看来先热热身的决定果然是对的。”


对于御主莫名的自信,英灵只笑了笑不置可否。但他所说的若是真的,那自己还真是被个不得了的家伙给抽到了。


“要来了。”


弓兵突然发出警告,下一秒,舱内大厅的天花板被一阵冲击所打破。


破碎的废墟上,远坂与黑骑士缓缓向凯文靠近,元素的精灵徘徊在两人周围。


“真是抱歉啊,先前我竟以为你只是个小角色。”


一如既往,优雅又不失从容的发言,望着远坂那张营业一般的笑脸,凯文只觉得反胃。


“竟然还主动找上门来。你这只狐狸,准备好死了吗。”


随后开启的,便是今晚战斗的第二幕。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