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死与新生

作者:blarcher
更新时间:2020-12-10 00:22
点击:400
章节字数:418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蕾,你说我死的时候,会不会和她们一样。


中世纪遗留下的魔女审判场上,面对无数死状凄惨的骸骨,劳拉曾这样问过我。


罕见的,对于死亡,她竟会感到恐惧。


然而就当我如此好奇的时候,接下来的话,证明了实属我想的太多。


——难看,太丑了。


所以比起死亡本身,死状的难看,才是她最难接受的。


说起来也并不奇怪,毕竟为了维持美貌,她将全身都换成了我的血,某种意义上比我更像个怪物。美丽对劳拉而言,可说是生命唯一的意义,对此我甚至有些嫉妒。


因此我也不甚理解,既已永葆青春,常人而言,下一步就该追求不死了才是,劳拉却不这么想。


难度是一回事,更重要的,在她看来,没有死亡的人生,根本毫无美丽可言。


用她的话讲:“没什么是比不朽更无聊的了,生命的美丽正在于其仅此一次,因此才有挥霍的价值。”


站在魔女的角度,追求的便是本世纪最伟大的亵渎,我是这般理解的。


所以也不难想象,其中的过程将是何等的违背常理。于是我被送进了圣堂教会,成为了一名代行者,用她的话讲,迟早有一天,她会被教会的人盯上,而到那时,她希望死在我手里。


——下手要轻点哦,蕾,我可是很怕疼的。


但现在来看,她简直错的离谱,不单单是自己的死因,更包括我对她的感情。


“你压根就不明白,我是有多么爱你。”


而且就算是有所察觉,她也不愿意相信。


“我是不会让你死的,即便那有悖你的希望。”


所以一早就准备好了,不死之术,你我永不分离之法。


并且烈火之中,我仍能感受到,她还未离我远去,


“吃了它,这是我的血,也是我的肉。”


吃我血、饮我肉之人,她将住在我裡面,我也将住在她裡面。(约翰福音,6,56)


血与血相互交融,灵与肉化为一体,圣子遗骸将化做七目七角之龙复活于大地。


而那,便是我送你的最后一份礼物。


沉睡,并再次苏醒吧。


致我所爱之人。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几乎火光迸发的瞬间,全船人都感受到了一股奇怪的震感。


不同于海风或是巨浪,震荡的根源,来自于船的内部。


强烈的摇晃后,是人心细微的颤动,震耳的呼鸣,听起来宛若魔兽的低吟。


会议室内,会谈本已达成共识,却被这突然的巨响完全打断。


众人慌忙跑上甲板,所见却叫所有人呆若木鸡。


无月之夜,如今已被火光照的透亮。


火光之下,却是一副难以言喻光景。


无数的,沼泽般冒着气泡的褐色肉浆,如同爬山虎般布满了船体半身,给人的观感,比先前Berserker的诅咒还要污秽。


凯文最先发出感叹:“这...是什么鬼东西?”


Lancer随后意识到了什么,奋身朝肉船冲了进去。


提耶利尔则完全看的傻眼,今晚的面谈,他构思了无数种可能,但现在的情况,着实令他感到意外。


船舱内,撕心的哭喊不绝于耳,明明几分前仍是一派歌舞升平,但随着那次震动,无数肉触手破壁而出,共庆这最后的晚宴。


弗洛伦丝至死都不敢相信,自己明明什么都没做错,为何会遇到这种遭遇。


但触手直穿她腹部而过,内脏犹如被热水贯穿般滚热,好在痛苦持续不久,她连眼泪都只挤出一半,立马便化作一滩血肉,成为了触手的一员。


原本光鲜亮丽的舞会,瞬间充满了血与肉的欢愉,尖叫、哭喊声此起彼伏。


狂乱的血气之中,一道淡蓝闪光在肉与肉之间不停穿梭着。


“这也太突然了吧。”


一面抓紧披在身上的床单,一面将寒气聚积在掌侧劈断袭来的肉柱,奔逃之余,克莱尔无心地抱怨着,却迎来了身后Rider无情地嘲讽。


“早告诉你,要逃快点。”


“事已至此,再说这个有什么用。”


逃进大厅的拐角,用力斩断面前的肉壁,所见却是众生被吞食的场景,原先富丽堂皇的大厅,此刻如屠宰场般血肉横飞,满地胃肠一类的秽品。


克莱尔捂住嘴呆住了,仅是看便令她忍不住恶心想吐。


一时的破绽,瞬间被地板下袭来的肉刺串了成肉棍——如果没被Rider后拉一下的话。


“留心点,女人。”


对于servant的告诫,检察官明显不放于心,只是摆着绝望的神情看着前方:“没救了,已经出不去了。”


原先空旷的大厅,此刻拥挤的像储肉柜一般,蠕动的肉块像蛆团一般恶心,也难怪检察官会得出如是结论。


Rider只笑了笑,随后拿起了克莱尔的手:“抓紧了,当心别掉下去。”


于船舱外,远坂等人只见一道雷霆闪过,随后蠕动的肉壁被轰出一道缺口,英灵阿喀琉斯带着惊慌失措的克莱尔坐在神马之上逃了出来。


众人相见,面面相觑,一时竟不知如何开口。


而从马上跳下,Rider显得无比从容:“哟,大家都在啊。”


话音刚落,一道银色寒光从他背后闪过,Lancer不知何时又冲了出来,枪尖直比Rider,将克莱尔护在身后。


Rider高举双手以示投降:“先说明白,我可是救了她的。”


短短几分钟,场景就已几次瞬息万变,提耶利尔此时才反应过来,于是上前问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后面的那个,究竟是什么东西?”


面对迫切的逼问,Rider只撇嘴笑了笑:“这个嘛,只能说,我们都倒大霉了。”


与此同时,船体又开始剧烈摇晃,天地间回响着猛兽的低吟。


趁着重心的失衡,Rider摆脱了Lancer的枪围,直接跳上了另一艘船只,并冲众人高喊着:“不想死的话就赶紧过来。”


待到众人都已撤离,只见其冷静地命令道:“所有人跟我一起,把那艘船打沉。”


突然的建议,让全部人听的迷茫,协会之人更是抗议道:“你疯了吗?你知道那艘船上都是哪些人吗?!”


对此Rider只简单回了一句:“没了,在那上面,已经没有可称之为人的生物了。”随后看了Lancer一眼,“我需要你帮忙。”


场面过于慌乱,提耶利尔也肯定了Rider的做法,本能的,他能感受到栖息在那船上怪物的危险。


克莱尔一并握紧了Lancer的手,从流入的魔力,Lancer感受到了克莱尔的看法。


“Tyrhung。”


魔力解放,银之骑士换上了暗黑的甲胄,冰之圣枪也化成了诅咒的魔剑。


而Rider早已准备就绪,苍穹之下,迅捷的惊雷附着于奔腾的神马。


“Thrud。”


随着Lancer一声令下,黑白两道光波径直向巨大的游轮袭去,爆炸的气旋在海面上掀起一阵阵巨浪,伴随通天的轰鸣,残破的游轮慢慢向海底沉去。


而在巨浪翻弄之下,协会的船摇晃许久才停住,惊慌失措的众人总算安下了心,随后最为关心的,仍是提耶利尔刚刚提到的那个问题。


Rider被众人困在其中:“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


而扎紧了床单,克莱尔突然现身Rider周围:“不用问他了,我来告诉你们,发生了什么事。”


于是把特蕾莎殉情,遗体突然怪物化的事讲了一遍,众人无不听得惊奇。


最令提耶利尔想不到的是:“什么?你说劳拉和艾米莉亚都已经死了?”


检察官语气不带一丝犹豫:“没错,我们赶到之时就已死去。”


听闻此话,凯文暗叫不妙,并在心里向Archer传话道:“不好了,要开打了。”


果不其然,乔恩顿时站了出来,走到提耶利尔身边:“对不起,和谈已无必要了,我们将以绑架之名对你进行逮捕,希望你多加配合。”


无数藤蔓从乔恩身后发出,但还未靠近提耶利尔,就已被黑色的剑刃斩断,乔恩也顺势向后退下。


Lancer横亘在提耶利尔跟前,给人宛如大山般的威压。


“那还真是遗憾呢。”


提耶利尔从口袋里摸出一根烟,慢条不紊地点燃,随后低声笑道。


“但魔女已死,我也没必要跟你们客气了。”


头一次,这个男人曝光了自己的真实面孔,何等冰冷的气场,就连与他同边的凯文都觉得有点不寒而栗。


但有个人没有退缩。


只见克莱尔漫步向前,没有丝毫的怯懦。


“哦?检察官?这次轮到你出头吗?”


对于提耶利尔的嘲弄,克莱尔没有丝毫反应,只扶了扶眼镜冰冷地说道:“原则上,作为监视者,我本不该干涉你们的任何举动,即便在被绑架的那段日子,我也是那般认为的...”


“哦?那你现在的意思是?”


“...但现在,情况已经变了,事情的发展超乎了我个人的意志。”


风总算停了下来,月也冲破了云的桎梏,重返了这苍茫的人世间。


月光如流水一般倾泻在检察官身上,而看清了她的身体,Lancer最先察觉到来者的异样。


“克莱尔,你....?!”


面对Lancer诧异的面庞,检察官冰冷的无动于衷。


只见她缓缓将左手举起,映入众人眼帘的,是三条雪花痕迹的血之圣痕。


“不光被特蕾莎托付,看来连圣杯都选中了我呢。”


Rider应声单膝跪在克莱尔跟前:“Your majesty...走个过场就差不多了吧?”


才几分钟,局势又突然巨变,凯文不禁向Archer苦笑:今晚是真不太平。


Archer忍不住也笑了一声:“啊,但你觉得仅此而已,那可就大错特错了。”


至于克莱尔这边,刚上任的master,立马对自己不怎么忠诚的servant下令道:“抓住他,那个爱因兹贝伦的叛徒,圣杯战争的犯罪者。”


战事一触即发,Rider与Lancer,两名骑士交手的瞬间,周围的人纷纷开始了自己的动作。


“说起来,这是我们第四次交手了呢...”


挑开Lancer的剑,Rider如是开玩笑到。


“...所以,不会有下一次了,你我之间的争斗,也该画上句号了。”


出乎所有人预料,Rider竟轻易便将Lancer打飞,不同于过往时的被动。


然而就算是局外者,所有人都不难看出,Lancer内心里的动摇。


同Rider短兵相接,她的视线却是紧盯在克莱尔身上。


“不出五十回合,Lancer必败。”


高一层的甲板上,坐山观虎斗的Saber得出了如是结论,并向一早就溜开的远坂报告道。


“能再激烈点就好了...嘛,反正今晚已经够幸运的了。”


魔女身亡,Rider与Lancer互斗,就算是做梦,远坂都没想过会发生这样的好事,而且自己都不用出吹灰之力。


正当如是感慨之时,一柄利刃却径直向其面部袭来,好在被Saber快手抓住。


“鹬蚌相争,渔翁得利,想的倒挺周备的。”


黑暗中人影慢慢朝远坂走近,不等露面,远坂便猜出了是谁。


“哟,凯文君,想着你也该出现了,还没感谢你当在魔女手中救我一命呢。”


一上一下,四目相对,年纪相仿的两人,心中想的也是差不多的事。


杀死对方。


于远坂一方,虽然不清楚为何,但对方散发出来的杀意却是切实的,早从他登上提耶利尔的船时,对方目光就一直在自己身上。


杀人的理由,有这个就够了。


“Archer。”


红色骑士应声而现,手持黑白双刃站立在凯文面前。


“命令只有一个,别误伤了远坂少爷,他的命我要亲手拿下。”


“真是麻烦呢。”


口头上虽如是抱怨,行动却无比迅速。只见红色的背影一跃而上,黑与白两道剑风瞬间向Saber袭来,迸裂的火花在这满月之夜别有一番风味。


混乱的战场,喧闹的人群,厮杀着的英灵,不平静的夜晚,还有,被遗忘的亡魂。


深海之下,是古老无底的混沌之渊。


生命终结于斯,生命也起源于斯。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