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英灵与魔女

作者:blarcher
更新时间:2020-11-28 21:52
点击:388
章节字数:338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失踪了吗?”


望着发来的英国寄来的照片,远坂一边玩弄着手上的戒指,一边陷入了沉思。


“想不到啊,最先出事的竟然是爱因兹贝伦那边...”


“更想不到,间桐家的老爷子知道竟然比我还快些。”


克莱尔取回照片,随口补充道:“协会传来的消息,凶案现场,走掉的似乎不止小姑娘一个,回路的波动显示着另一非人的存在。”


“英灵?”


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远坂手抖了一下。


“没搞错吧?英灵的召唤,应该是在日本才可进行。”


“现在说已经迟了——艾米莉亚·冯·爱因兹贝伦,那位小姑娘,就是你们提到的小圣杯吧?重要的器皿缺失,这个仪式看来也要终结了。”


如是判断着,克莱尔略显遗憾地说道,远坂脸上却写满了严肃。


“事情没那么简单...如果她能召唤出英灵,说明仪式早就开始了。”


望了眼自己手上的圣痕,一股不祥的预感笼罩在远坂心头。


“呵,这次的圣杯战争,看来要换场景进行了。”


“什么意思?”


“看着吧,要不了多久,协会就会叫我过去了...以英灵为对手,自己这方也得拥有英灵才行,何况走丢的地方还是在伦敦。克莱尔,我方的第二代理人找到了吗?”


“志愿者就那么几位,协会早挑好了...但这么急?教会那边还在甄选最后一人。”


“最后一人吗。”


手上的戒指滑落,变故似乎越来越多。


嘛,管他的,做好自己的事,余下的事就听天命了。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轰隆的火车上,旅途中的两人不见一丝的疲惫。


“我说劳拉,如果有机会见到传说中的人,你最想见谁?”


“废话,这还用问,当然是King Arthur,那位圣剑庇护的常胜之王啊。”


“额,真没创意。”


红衣女子摇了摇头,对女伴的回答明显不大满意。


“抱歉,我就是这么俗气的人啦。”


黄衣女子一边涂着口红,一边随意敷衍道,下一秒却发现同伴不像在单纯开玩笑。


“——喂,我说你不会真想这事吧。”


“工作要求。”


“唉?!天下第一大闲人特蕾莎竟然说工作,要世界末日了吗?!”


“别闹,人家可是很认真的。”


信件大约来自于三天前,只是不同于过往,没被她当垃圾扔掉。


据本人解释,闲了太久,也该工作一回了。


修女特雷莎·修奈德·彭斯,圣堂教会第八秘迹会流动代理,兼任代行者,简而言之,怪胎中的怪胎。


因为其本人十分讨厌麻烦,所以麻烦最后全留给了组织。


详情可参考7年前的约翰手礼事件,普通的盗窃案,犯人躲进了法国东部的某村庄内,慢慢搜查,破案不过时间问题。但只因嫌麻烦,整个村子都被她一把火给烧了个精光,连带被盗窃的圣遗物在内。


如此事件,在修女的履历中还不算过分,真让教会头痛,以至于令其无限期休假的,还是5年前的月光石事件——那也是近年的大工程了,讨伐某个以异端闻名的魔术师组织,只是原计划3个月完成的大案,在某人嫌麻烦的理由下,3天便结束了,代价是除她以外的涉事人员全灭。


无论魔术师还是代行者,所有人就像蒸发了一般,现场更是干净得可怕。具体发生了什么,至今无人知晓,仅存的记录只有罪魁祸首所提供的口供——“反正都会死,一个个太麻烦啦。”


把同伴当工具并非没有先例,但如此规模,实属罕见。考虑到任务的完成度,教会内部对修女特蕾莎.彭斯的处置出现了巨大的分歧——“她的行为里没有信仰!”反对派如是强调,具体又指不出违规地方,于是最终只能裁决,不限期流放。


对此,特蕾莎倒很是很乐意地接受了,过多的管束早让她对教会感到厌烦,所以离开的第二天她立马找上自己的损友,开始了肆意的环球旅行。


但5年的时间,无所事事也该腻了。


“让我看看,什么工作。”


黄衣女子突然从座位上跳起,轻快地跑去对面,一把搂住女伴的肩。


“这次是去哪儿?”


“嗯,我看看。。。先是得去趟伦敦,再是东边一个叫日本的地方。”


“没听过....要做什么?”


“参加什么仪式吧,老头子们的意思是让我鉴定下里面的魔术成分,并视情况回收或破坏。”


“什么样的仪式?”


“就刚讲的那个啊。。。英灵召唤,很奇怪是吧。”


“英灵?英灵性质的使魔,还是真正的英灵?”


“信上有特别强调,应该是真正的英灵。”


劳拉松开手,魔术师的她比特蕾莎更能理解那意味着什么。


“那可说得上魔法了啊!”


慵懒的某人只瞥了坐在自己腿上的人几眼。


“这样啊。。。很特别吗?”


见同伴不甚重视,劳拉刻意地提高了音调。


“真召唤英灵的话...岂止特别,简直就是奇迹。”


“那...你也要来?”


“当然啦你个蠢货!”


劳拉·坎贝尔突然站起来,神情激动地对同伴说道:“如果是真的,这可是与传说人物的接触,你都不觉得兴奋?”


特蕾莎白了手中信件一眼:“总感觉,你喜欢的东西会很麻烦。。。”


“亚瑟王,一定得是亚瑟...啊,不对,Sir兰斯洛特也想见见啊,查理曼大帝也是...”


“抱歉打破你的妄想...但上面有说明,并不是你想见谁就能见谁的样子...虽然有提高几率的办法,但看上去挺麻烦的。”


特蕾莎有气无力地解释道,早知道就该把信当垃圾扔了。


蒸汽的火车穿过两旁绿油油的农田,这一日阳光明媚,恰如此刻特蕾莎·彭斯的心境。


多好的天气,忽略掉满火车的死尸的话。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这样啊,仪式果然提前了。”


感受到咒印中魔力的波动,远坂总算开始面对现实。


间桐家的老爷子都已经向协会报案了,Saber与Assassin吗,运气挺不错的嘛。


逃掉的那只职介不明,爱因兹贝伦第二位确定参战的是Lancer。


三骑士职介,只剩下Archer了。


克莱尔认为,再怎么懒散,事已至此,他也该认真下了。


应检察官要求,采用圣遗物召唤,但结果却令她始料未及。


“我说,这就是你找来的圣遗物?”


揣摩着眼前这块不知道哪捡来的破石头,克莱尔迷茫了,实在想不出这会召唤出什么东西。


但远坂却是一脸骄傲的神情:“对啊,哪里不妥吗?”


“你。。。该不会在耍我吧?”


“哪有的事。”


远坂赶忙解释道:“这石头可是我精心挑选出来的。”


检察官又气又好笑:“就这?你是想召唤哪个英灵啊?”


“嗐,这种事,随缘啦。”


远坂一如往常般戏谑着,克莱尔气不打一处来,但自己毕竟只是看客,无权干涉当事者的选择。


只是这圣杯战争,开始变得有意思了。


尤其得知,教会指派的是那位龙之魔女以后。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架不住同伴的激动,召唤在圣痕出现后立马进行。


希萨利克的荒郊,月圆之夜,天空死一般寂静,两位魔女正高声言语着。


“其实吧,我还是觉得亚瑟王比较好...”


“又来了,急着要看的是你,咱们哪来的时间找圣遗物。”


“好吧好吧,只要是英灵就行。”


仪式进行中。


“准备好了吗?”


“恩,我看看。。。时间,OK;地点,OK;法阵,OK;Master,OK...OK OK OK!”


无力吐槽,早完早收工算了,特蕾莎在心中腹诽到。


掌心慢慢聚集着魔力,话说召唤魔术,自己有多久没做过了?


对了,咒语是什么来着....


——宣告!


——汝身听从吾令,吾命与汝剑同在!


随着咏唱的开始,素银的法阵浮现出血一般的猩红,并以术者为中心,血色蒸汽如螺旋般升起。


夜空之中,破碎的雾气红白交杂,在月的浸染下晶莹透亮。


——应圣杯之召,若遵循此理此意志,回答我!


——在此起誓!


——吾乃成就常世尽善之人!


——吾乃诛尽常世尽恶之人!


——缠身三大言灵之七天,来自抑止之轮,天秤的守护者啊!


魔力的暖风聚集在螺旋的最高处,白与红的球型闪电相互纠缠,终于在咏唱的最后一并爆破,轰鸣声震彻天地。


“咳咳,竟然搞出这么大动静。”


“你没事吧。”


“咳咳,还好意思说,你咒语念漏啦!”


“这种小事。。。而且你看,不是成功了吗。”


灰尘散尽,月光下,应邀之人的轮廓渐渐凸显。


——女人,是你召唤的我?


出现在劳拉·坎贝尔面前的,是个有着黑色卷发,容貌俊美,却无处不散发着野兽气息的男人。


多么干净纯粹的声音啊,这就是英灵?


“喂,别搞错了,你的Master在这边。”


不同于呆住了的同伴,特蕾莎·彭斯默默点了跟烟,一脸淡然地站在英雄的身后。


英雄转过身,名义上的主仆二人四目相视,眼神中透露着相同的不屑。


servant率先发出讥笑。


“怎么还是女人,这时代的男人都是废物吗?”


master也毫不客气。


“那被女人抽到,莫非你也是个废物?”


空气瞬间变得凝固,随即又开始缓和。


“有意思。”


英雄面带笑容地伸出手。


“这时代的礼仪,没错吧”


三个月前,英灵阿喀琉斯与魔女特蕾莎·彭斯的初次见面,劳拉在一旁看得傻眼。


直觉告诉她,这两人应该很合得来。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