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章 你不知道?

作者:赋小秋
更新时间:2020-09-30 15:41
点击:382
章节字数:326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叮。新任务触发。‘拿回问天。’”


“问天?”九一一愣,“那是什么?”


月白牵着秦霜往偏殿走,“是慕天问的佩剑。”


“……又偷东西啊?”九一有点一言难尽,“这四处盗宝、她也真是偷不完啊……”要是想要好东西,多讨好讨好月白不就行了?


“估计别有他用。”月白让秦霜坐到桌椅前,给她铺纸研墨,“不然、之前就偷了。”


可那是那人留给天问的剑,这千年来、只有慕天问才能驱使,也不知季无念要来做什么。


“反正又要搞事去……”九一讪讪,“这才没安分两天呢……”


北地之事未完,藏雪内还有余波。不过因为左任陷入昏迷,反倒让内部一些人士抓紧了时机。月白这两日没有去看、只是读一些弟子识海,却还是因为他们行动之迅速而感到些许惊讶。她总觉得那背后有季无念的推波助澜,但目前还没找到什么证据。


正好今晚她要去藏雪,或许可以去看看。


“……偷东西这毛病还传染么?”九一也是心很累,“你要去找什么呀。”


“一把匕首。”


“左任拿出来的那一把?”


“恩。”


月白这几日把左任困在魔气之中,大概也让左任意识到了自己也身有魔气。这不知道刺激了他哪根神经、反正看见月白就疯狂进攻。而月白对左任的基本态度就是轻蔑,虚体而行、跟看笑话似的看他。一直到左任现出一把匕首,月白才变了脸色,甚至再去细细读他识海、寻找那匕首踪迹。


“……那把匕首有什么特别的呀?”九一问得慌慌的。他是不知道月白为什么对那匕首如此重视,重视到好像动了气,在那片幻想中砸下了千百道天雷、也不知道左任还活着没有。


可月白只回他,“很特别。”


那把匕首能伤她神魂,那把匕首是她亲手所做,那把匕首、还是她曾送与胞姐的一份礼。


她姐姐不在这儿,匕首却在。这说明那人当年、不仅偷了她,还把手伸到了她姐姐身上。盗她长夜就够过分了,那人竟然还打上她姐姐的主意……


月白心中再次扬起撕人的冲动,但在那之前、她还得先去把那匕首找回来。左任被她困于识海,东西却还在他自己身上,月白要亲自跑一趟。


正好季无念好奇月白对左任做了什么手脚,听她说要去藏雪、便也说要跟。月白也觉得无妨,但要她换个身份。


“拿了东西,我要再去趟妖界。”一趟走完,把事情都做了。


“找曲似烟?”


月白点头。


季无念一颗化兽丹下肚,在月白面前又现出了狐耳狐尾,面貌一变、便又是那只诱人的六尾狐主。而狐妖娇柔又霸道,将少言的大人按在栏杆上,就着长夜月光吻她。


月白撑在栏杆上的手被狐尾抚过,痒从手背传到胸口,偏偏抓不到、挠不了。


她想躲,手从栏杆挪到了季无念的腰上,而季无念的吻也从嘴唇下落到了她的脖颈。


刺痒点点,不轻不重。


月白大概能想到她留的浅红印记,又说一声“幼稚”。


“那、再留个牙印?”


季小狐狸现出的犬牙太长,月白觉得会疼、还是如此作罢。


月白大概知道那边状况,传送阵直接画到了左任榻前。两人现出的身影让蜷在床边的左千千抬了下双眼,但看是月白、又冷笑了一下,“是你啊……”话说不下去,她又看着月白身后的狐狸发愣,“妖?”


季无念环视四周,看着像个简陋的洞府,不过外面有结界封着、似乎还有人看管。白发老人就躺在一张简陋的石床之上,面无表情、气息极浅,若不仔细、都分不清他究竟是生是死。而蜷缩在石床一边的左千千也没有什么生气,抱着腿缩在一起、连手都没有从袖子中拿出来。


前几日她还是张扬跋扈的左大小姐,现在却是如此一副悲惨模样。


季无念走到她身前,与她面对面坐下,也抱起自己的腿、与她一般坐姿。只是这狐狸眉眼笑开,怎么看都比她愉快,言语也上扬,“你这是怎么了?”


左千千低下了头,“与你无关。”抱着腿的手愈发收紧,左千千又成了儿时沉默不语的模样。她的眼眸垂下,可以看见她环在腿上的前臂。透过那素纹宽袖,她似乎能看见自己皮肤上出现的流纹。她不确定那究竟是不是,可当日左任的话总在她的脑海里盘旋,让她赶紧又侧开了目光。


对面的狐狸看她动作,似在观察又似在感慨,最后呼出一口气,管自己站了起来。她的红衣摆过了左千千身边,与另一人的白衫贴在了一起。


“这是何物?”


“匕首。”


季无念当然知道这是匕首,其形制并不会令人产生误解。可这是什么匕首,竟能劳月白大驾、特意来此?


“你不知道?”月白反问。


“……我怎么会知道?”季无念觉得好笑,狐耳随之跳动,“大人真觉得我无所不知么?”


讲真,月白是有这个怀疑的。


“这是左任妻子从秘境中带出来的匕首。”月白的话让左千千又抬起眼眸,听她继续,“他一直自己留着、悼念亡妻。”那双清冷好看的眼眸转过来,对上左千千,“与你、算是同源。”


“……哈?”九一懵了,“你在说什么?”


左千千霎时白了脸色,“你怎么知道?”


……知道什么?


季无念眨巴眨巴眼睛,作为一个局外人、本只打算默默看戏。却不想月白大人投过来一个眼神,“她的事、你知道么?”


“……她母亲寻死那件?”季小狐狸甩甩尾巴,有些不确定月白问的是什么。


月白对她摇了摇头,“她的身体。”


“……身体?”季无念也往左千千那边看,看小姑娘脸色煞白,还是疑惑,“你说她儿时受惊的事?”


“……好像是真的不知道诶……”九一这样感觉。


看着不像装傻,月白也就不再多问,反而转头去看左千千,“你是想呆在此处自生自灭,还是跟我走、我教你控制之法?”


“……!”左千千睁大一双眼睛,“你……”她突然又想起什么,眉头紧锁,“你、你也……?”


“……我不吃人肉。”


话音刚落,小姑娘突然捂住嘴巴,朝向一旁干呕。她胸口起伏剧烈,腹部一瘪一平,好似要把内脏都挤出来。可就算如此,她也还是口中空空、什么都没有。


她很久没有吃东西,可真的好想吐。


一只手抚上她起伏的背部,左千千下意识得要挥,却被紧紧得抓住了手腕。她被拉着转身,看见了那狐狸一张严肃下来的脸。被触碰的地方有暖流侵入,似是在安抚她痉挛的器官,可她急促的呼吸停不下来、那种油然而生的屈辱充斥着她的一整颗心脏。那些暖的地方好像就要融化,她开始猛烈挣扎,“别碰我!别……”


“咔。”


月白一记手刀,任这姑娘倒进了季无念怀里。她拍了拍手,“太吵了。”


“……”季无念护着人,面色有些凝重,仰目望向月白,“人肉?”


“柳云霁。”月白看了一眼左千千,“她以神息铸身,但并不稳固。柳云霁血肉里融了神息,能助她。”


“……”这一层季无念是真的不知道。她眉间微微皱起,“所以左任……喂她……?”


“她平日吃的丹药里都有。”月白肯定了她的猜测,又说,“不过最近没了。”别说人肉,连丹药都没了。


“……”季无念沉了眼眸,抱着左千千沉默许久。待她开口,问话轻盈,“又为何、要告诉她呢?”


“柳云霁不在,瞒不住吧。”


月白见她有些凝重,坐到了她身旁的地上,也靠着背后石床、手指玩儿起了她的尾巴,“怎么了?”


那对厚实的狐耳先是左右摇了摇,又往前去、稍稍下垂,声音随之响起,“只是在想,世间残酷、求不得十全十美。”


柳云霁的离去或是死亡,都会是左千千的梦醒。在季无念没有意识到的地方,左千千已经被残忍的真相刺得遍体鳞伤。


月白并无过多感受,回她一句,“总有取舍。”


这个季无念很明白,也并不纠结,只不过是突然意识到这个、便升了一分情绪。她放下左千千,贴到了月白身旁,尾巴甩到另一侧、又绕一圈盖上两人腿部。她将脑袋靠在月白肩上,一只狐耳戳着月白发线,一只弯在她的脸侧、厚软得贴着。她问,“那你带她走么?”


六条尾巴束成一束就好大一团,月白抱得很舒服,还拿手指蹭她的尾巴尖,边点边说,“带。”到底是和神息有关之人,月白愿意帮一帮。


而她的一个字也换来一个轻柔柔的吻,两瓣唇就轻轻贴在她脸颊上、正好是刚刚狐耳弯折的位置。


月白转头,见季小狐狸满目星光,伸手摸了摸她的狐耳。


“……死毛性恋。”九一毫不客气。


被摸的人倒是毫不在意,还刻意低下头来让大人能摸个尽兴。毕竟这对狐耳手感绝佳,不管是毛毛的厚度还是耳骨的软度都让人爱不释手,月白光捏她耳朵尖都能觉得愉悦,便是在被季小狐狸扣到角落夺取双唇,她也不舍得放开。


“死毛性恋。”九一再说一遍。


毛性恋月白才不理他,毕竟季小狐狸的亲吻舒服。而当耳朵因为位置离开了她舒适的把玩位置,季小狐狸也会很上道得用尾巴包她,很懂得讨她欢心。


愉悦的月白双唇泛红,眼中有淡淡笑意,清冷下的柔情露出了小小的一角、叫人总算得见真容。


季无念再轻轻亲她一下,笑道,“去找曲似烟?”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Cryogenic
Cryogenic 在 2020/09/30 22:14 发表

幸福的毛性恋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