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章 三人成行。

作者:赋小秋
更新时间:2020-10-01 18:30
点击:366
章节字数:334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曲似烟一见到月白就注意到了她红润的双唇和脖子上淡红的印记,然后再看她身旁一只甩着六尾的狐狸,一下子就明白了劲儿来。她蛇信一吐,笑眯眯的,“之前便听闻月白姑娘身边有一只六尾狐主,此时一看、果真是亲密非常……”


蛇妖扭着胯过来,却略过了月白。一只纤长手指挑上狐狸的下巴,蛇信的尖尖似乎碰到了她的嘴角。这条妖媚的蛇用眼睛勾着狐狸,“这位狐主也是好看,不如……我们来个三人行……”竖瞳横移,落在一旁的月白身上,“也免得您、妒火中烧?”


“……呵,”红狐狸低头一笑,“不过是玩乐时不小心,妖医见笑。”她也看了一眼月白,眼神回去时、身形也向前了一步。狐狸搂住了这条蛇的腰,巧妙得避开了她的蛇信子,却也贴得近,双唇几乎要碰在她脸颊上。她笑着,一双眼微微阖起,略带迷离,“我家大人身子虚……妖医若有兴致,绛绡可代为奉陪……”


蛇眼一亮,曲似烟顿觉这狐狸有趣,“倒是也可。”


软蛇对妖狐,空气流淌在细小的空间里,带起一点点暧昧的颤动。


九一倒吸了一口凉气,“我觉得你的这个修罗场、气氛有点奇怪……”好像都快亲上了……


管自己落座的月白一点儿也没有九一那样的起伏,在曲似烟问她“可否将绛绡狐主相让”时,她还能颇为无所谓得答,“若是她愿意,随你。”


正好一旁的小妖来给月白奉茶,瑟瑟缩缩的、眼睛却不断在月白和那边两位妖主之间转动。月白注意一下,竟是之前见过的兔小。他依旧有着一对长耳,此时软绵绵得背在身后。月白不再理会那一蛇一狐,转而问起小妖,“你还记得我么?”


兔小拿着托盘,整个人缩得紧,小幅度得点了点头。这人曾陪了凌洲一夜,兔小远远得也看了她一夜,自然记得。


月白并未多想,只是浅笑,“你为何会在此处?”


“这小妖想学我医术,”曲似烟代为回答,舍了那只狐狸、还是来找月白。她弯腰时也弯起了嘴角,眼中却是吞杀的冷光,“也不知是谁告诉了他我山前阵法解法,竟让他闯了进来……”兔小抖得像筛,曲似烟却站直身体、又一派轻松样,“反正我这儿也缺一个打杂的,就留了。”


“……那只能是季无念告诉的吧?”九一已经熟知套路。


后面那只狐狸上下甩着尾巴,六条狐尾在背后火红的一片。她的眼神在兔小身上稍作停留,一会儿便跳回去与月白目光相接、结结实实得给了她一个媚眼。


九一起了一系统的鸡皮疙瘩。


吐槽的话还来不及出口,曲似烟突然往月白腿上一坐,整个人都贴她身上、让九一也随之“嘶”了一声。


这该死的修罗场。


怀中蛇妖身子柔软,臀部与她大腿贴合,身上曲线亦攀附与她。月白低头,正好见她一双金黄竖瞳,伴着鲜红蛇信,就在离她分毫之处。她笑意延绵,似勾似媚,言语亲昵,“月白姑娘若是对这小妖也有兴趣,不如拉他加……”


“妖医才刚说要我相陪,怎么这一会儿就去找了别人?”


红狐狸走过来,勾起蛇妖的手,弯起蛇妖的膝,轻轻一用力、便将这妖娆的蛇女打横抱起、扣在自己怀中。她起身时,狐耳还划过了月白喉咙、一路挑到她下巴,让月白抬了头、才能避开那瘙痒。


被抱起的曲似烟有一瞬间的怔愣,在狐狸的微笑中又成了玩味的打探。


“绛绡狐主这般性急,是月白姑娘没喂饱么?”


……啊、又出现了,这些虎狼之词。


九一这个纯洁的小系统简直想把自己埋起来,“月白啊,你怎么还能听得这么淡定?”


“不是挺有趣的?”月白一口清茶,对季小狐狸对付曲蛇妖的办法十分感兴趣。


这蛇妖一看便是那种越躲越缠的,季无念这样以进为退倒也是一种方法。月白还打算看看她如何收场,会不会真被曲似烟……


“她身子虚,自然喂不饱。”


“……”过分了。


茶盏落下,月白清凉开口,“说正事吗?”


“大人的身体也是正事。”某只狐狸不依不饶,分明怀里抱着别的蛇,嘴上却还要一副为大人好的样子。她向怀中妖医报以忧虑神色,看着颇为柔软,“若绛绡服侍妖医得当,便请妖医为我家大人看看、调养调养……”


言语柔软,狐眼狡黠,一句话要了蛇妖、戏了大人,好处都在她那里。


曲似烟原本以为这是只占有欲极强的狐妖,现在却有些看不清楚。这狐狸眼中戏味真实,不能说真的想要,但好像也并不介意与自己有点什么。她对月白也是不吝调戏,并不在意这位“大人”的威严……


曲似烟觉得这狐狸有趣,月白却不想让她们再胡言乱语。


“说正事。”


月白大人不能惹过。季小狐狸深谙此道。她放下了曲似烟、还向她露了个可惜的小表情。


看见那半露的舌尖,月白心中升起一小股闷气。季无念倒也识相得很,见着月白看自己,便乖乖走到月白身后,路过时、还用尾巴碰了她的手背。


可惜、这点点安抚并不能平静月白内心深处的波澜,季小狐狸说的话、她记着了。


晚点再算。


红狐狸的小动作没有逃过蛇妖犀利的眼,她的视线在月白与绛绡之间来回几下,对她们之间的关系大概有了个判断。


“没想到啊、月白姑娘如此人物,竟会被只小狐狸吃牢?”曲似烟在月白对面坐下,只是转个身形,腿又架上了椅子扶手,成了半躺姿势。蛇妖身软,看着柔弱无骨,气质中便有几分慵懒无力。她就这么坐没坐相,看似无所谓得相问,“不知那凌洲知道、又会不会打翻醋坛,再咬你一口?”


此名一出,兔小一双耳朵“唰”得立起,眼睛却还是乖乖得往下看,只敢时不时得偷瞄。


这种动作自然逃不开在场三人探知。曲似烟玩味,月白板着一张脸什么反应都没有,可站她身后的季无念一个闷笑、也让月白有些绷不住。


眼见着月白大人转过来的眼神有变,季小狐狸拿出了不死不休劲头,将手搭在她的脖子、那时咬过的位置,笑着回答,“凌洲咬她,又何须打翻醋坛?”


不是想什么时候咬、就什么时候咬么?


曲似烟“哦”出了一个波浪,目中了然,“原来,是三人早已成行啊?”她眼神一转,身子又往前倾些,“小蛇惭愧,不知、可否成为第四人?”


九一赶紧替月白答,“受不住受不住……”


月白已经有点心累,吐出一口长气后眼神上挑,望向曲似烟,轻轻一句,“第四人与龙鳞,你要哪样?”


“嘶……”九一惊了。


季无念也一道目光投来,稍稍变了色彩。可月白没管她,只是继续对严肃起来的曲似烟说,“你若做出我要你做的,我便给你一片龙鳞……亦或是这‘第四人’的位置,你要哪样?”


曲似烟放下了腿,笑容收敛了些,“龙之一物,早就……”


金鳞一片现,龙气溢满堂。


那边的蛇妖说不出话,这边的月白却手里一松。本只有她一掌大的鳞片飞到厅堂中央,扩展弧形、散溢龙气,片刻竟成一人高。


金光闪耀,正气威威。


“……”竖瞳收紧,曲似烟瞪大了一双眼。


那龙鳞片刻又被月白收起,只留空气中溢满的正经龙气。浅衣姑娘淡淡得说,“做出来,这就给你。”


“月白姑娘当真是神通广大。”曲似烟回过神来,不敢再吊儿郎当。月白似乎对她了解颇深,是抓住了她的所求而来。她虽是笑、却少了刚刚几分自如、多几分戒备谨慎。“不知姑娘要做何物,竟如此大手笔?”


“清除魔气之药。”


季无念抿了抿唇。


“……”曲似烟联想月白第一次在她面前出现,笑道,“那魔气你自己便能收走,要药做什么?”


月白也不避讳,“嫌麻烦。”


“……”太过直白,曲似烟反倒笑起来,“月白姑娘嫌麻烦、便来麻烦我?”


“你不也想知道么?”月白直视她,透过那双竖瞳,直直得看向蛇妖心底。那处没什么医者仁心,却有残酷的好奇。曲似烟想看看那魔气本源,还想看看有什么办法操控。这些月白都能做到,只是懒得自己执行。


“我确实好奇……”曲似烟眼眸沉阴,“但……”


“你就当是我雇你。”月白不太想和她再这样往来试探,“你替我做事,我给你龙鳞。”她站起来,“你若是不愿,我便去找别人。天下之大、也不是就你一个修医的。”


可天下之大,能这样大方拿出龙鳞的、只有月白一个。


“呵,”曲似烟随她站起,面容阴下来,“月白姑娘对我、倒是颇有了解……”她又贴到月白身边,“可是觊觎小蛇许久了……?”


“我对你并无兴趣。”月白冷然,已经没什么耐心,“做、还是不做?”


“月白姑娘如此手笔……”


蛇嘴咧开,曲似烟的笑顿显狰狞。妖气霎时而出,后面季无念刚想出手,身旁却威压一震,月白身前的人直直得跪倒在地、双膝砸出了两个龟裂的坑。


跪伏在地的蛇妖身上犹如万斤重,压着、控着,还有一股本能的恐惧从胸中起,要她浑身颤抖。眼前的浅衣下摆不动,却在她的眼中模糊,只有那冰凉的声音真切、让蛇胆寒。


“不做可以拒绝,出手却会要命,不要再有下次。懂了吗?”


“……”曲似烟艰难点头。


压力瞬消,曲似烟赶紧喘起气来,一身的冷汗。她眼前突然出现了一只白皙的手,随之往上、是月白的肩和弯起的腰背。这修为难测的女子此时似有温和,“我再问你一遍,做,还是不做?”


“……做。”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